|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7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可以杀人的国度 -Jungle's Rule-

原作:时雨泽 惠一


有草原,与湖。
平坦的大地被草叶与树木覆盖,无边无际地延续着。地面的凹陷处有澄澈的地下水涌出,制造出数不清的小湖。
眩目的夏天的太阳,照耀着大地的草木与湖面的水草。天空中没有云。苍蓝,然后干燥的空气无边无际地铺展。
在草原上,有一条道路。
是细细的道路。如同表明车辆通行之少,路上时时处处有草叶覆盖着。道路一边避让着湖面,一边基本上是东西方向地延伸着。
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在道路上向着西边奔驰着。后轮的两侧与上面满载着旅行的行李。被挂在皮包侧面的银色的杯子晃动着。
车手在白衬衫外面,穿着将前胸领口打开的黑色马夹。腰部用宽宽的皮带束紧,右腿边有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指枪械。这里是手枪。)的枪套。在腰部后侧也佩着一把,是细瘦的自动式。
在黑发上扣着有帽檐的帽子,戴着风镜。风镜下的表情十分年轻。大约十五岁左右。
“是马呢。看得见?木野。”
一边跑着,摩托拉德突然说道。被称作木野的车手,在风镜下面眯起眼睛看着道路的前方。
“是啊,看到了。似乎有谁在那。”
木野将左手从车把上放开,确认腰后的帕斯埃达。接下去用右手也碰了碰右腿的左轮枪。
“我会停车,艾尔梅斯。”

路旁,有一匹堆了许多行李的马。正在喝着湖水。马的近旁,将帽子罩在脸上的男人仰面朝天在睡觉。听到了摩托拉德的引擎声将身体撑起来。
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装束是马裤与长靴。穿着比较薄的夹克衫,右侧腰际有汉德•帕斯埃达的枪套。点四五口径的自动式收在里面。
男人对接近的摩托拉德挥了手。

“哟~。”
男人走近停下摩托拉德的木野开口搭话。
木野没有关掉引擎将侧面的撑脚架放下,从摩托拉德上下来。
“你好。”
“您好喽。”
木野,与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各自问了好。
“是就在这前边很近地方的国家的人吗?”
男人询问,
“不是。正在想去那里的途中。”
木野回答了之后,那敢情好啊,男人如此说道,
“我也是正要去那儿。怎么样不一块儿去么?要一块儿走拜托帮我拿一半行李啊。开着摩托拉德,小事一桩轻松得很不是?”
男人似乎理所当然一般问道,
“那个做不到。”
木野似乎理所当然一般回答。艾尔梅斯则是,没错没错,如此说道。
男人露骨地皱起眉头。
“什么呀?真是两个冷淡家伙啊。连那么点小事都不行啊?”
“是的。做不到。”
木野好看地微微一笑答道。
“再说,我会拿了就跑也讲不定哦。先到那里全部卖掉了事也说不定。”
木野用淡淡的口气补充道,男人咋舌。
“算了也好……。顺便我说啊——”
男人伸头如同仔细端详一般看着木野。
“关于那个国家你知道么?是什么样什么样的国家这种听说过?”
男人询问。
“虽说详细是不知道,但是听说是非常绅士的国家啊。”
木野如此回答之后,男人笑出来。轻蔑地笑了一段时间,
“谁啊那是?说那话的谁啊?这不根本完全两回事儿吗?”
“您是,怎么说?”
男人又笑出来。
“嘿嘿嘿。没招儿啊,实在有意思所以就告诉你。那个国家啊——是‘杀人也没关系的国家’这样的啊。”
“什么?什么啊那是?”
艾尔梅斯问道,
“就是没有以法律禁止‘杀人’。虽说偷东西这边是不成的哈。不管伤人还是杀人,彻底完全不会被问罪。是被杀的那边不好,基本就这种样子吧。正所谓城墙之中的丛林。这可是相当有名的传闻那。”
男人似乎很开心似的说道。木野询问。
“然后,就是说您是以那边为目的地?”
“没错,不用说当然就是。打算住在那边。我出生的国家,跟傻子似的治安好得不行,跟呆瓜似的大家都关系好得不行。才稍微动动拳头大伙就拿白眼来瞧人。法律啊法律的烦都烦死了,所以就跑出来了。”
“那,移民住下了要怎么办?”
艾尔梅斯问道。
“谁知道那。暂且先过着日子瞧瞧——”
男人一旦停顿了一下,
“要有瞧不顺眼的家伙大概就宰了他吧。因为那是老子能够保持老子风范的地方啊。”
相当卖帅地说道。
“唔~~~。”
艾尔梅斯仿佛很无趣似地答话,男人做出生气的表情。
“再说了啊,在那个国家里头还有我尊敬的人。想跟那人见个面啊。你们肯定也听说过是不?‘那个雷伊格尔先生’。”
“没有。”“不知道。”
木野与艾尔梅斯简短地说道。
“这土包子还真是土到一定程度啊二位……”
男人一旦摇头不已,然后很开心似的流利地开始说明。
“‘那个雷伊格尔先生’他啊,在南边的一个很大的国家,是作为恐怖分子兼强盗团的党首而非常有名的连续杀人者。虽说被逮住了但是在绳子马上要绕到脖子上之前越了狱,就那么一路逃亡到国外的强悍的人啊。虽说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还没有被抓到这件事,就说明肯定是身在被称为杀人者最后一定会到达的地方的那个国家之中,绝对不会有错。被称为全世界的杀手汇聚的那个国家之中啊。——那一定是自由自在地杀了好多,被大家岂止另眼,另两眼另三眼都不止地相看着吧。真想请他多教我几手这个那个的。”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这就告辞了。”
木野说过之后,跨上艾尔梅斯。
“真是没劲的家伙……。喂。”
男人急急忙忙叫住,木野瞪着他。
“真的什么都不帮我拿啊?”
“是的。自己旅行用的行李,请自己拿着。”
木野似乎理所当然一般回答,立刻就起动了艾尔梅斯。
男人被爆破音包裹着丢在那里。
一边看着开车走远的背影,
“这样啊。……那家伙,进了国家给我等着瞧。”
男人一边笑着一边喃喃道。

城墙与湖面和水道同在。
将围在国家周围的湖用人工的水道连接,成为了城墙外的护城濠。石质的城墙,高高地白花花地耸立。
木野与艾尔梅斯在近傍晚时到达了城门前。刚一到达,马上护城濠的吊桥就慢慢地放了下来。
艾尔梅斯很开心似地说。
“杀人没有被禁止的国家啊~……。这里面光景说不定非常不得了也难讲啊。”
“难讲啊。”
“心理准备如何?”
“暂且算是准备好了。”
“帕斯埃达的准备不用做也没关系?”
“一直都在做所以没关系。那么走吧。”
木野回答之后,开始渡过吊桥。

“是申请移民定居吗?还是旅行途中的一时滞留呢?”
在位于城门外侧的小小的哨所,哨兵兼入国审查官向木野询问道。
木野说我们是后者,希望申请为期三天的滞留,如此传达。
“这个国家,在法律上并没有禁止杀人这一点,请问您知道吗?不论市民还是旅行者都无关,在这个国家当中的人不论以什么样的理由不论杀掉谁都不会成为犯罪。您理解吗?”
审查官如同反复确认一般问道。
木野点头,
“即使那样,还是真的要入国吗?”
审查官再度询问。

“真是不可思议的国家啊。”
木野一边从艾尔梅斯上卸下行李一边说。
在旅店的房间里,简洁地摆放着椅子与床,墙边是落地灯与电风扇。角落里有因为不用所以封住的暖炉。
“是吗?虽说瞧着也就是很普通的国家。”
在房间角落用中间的两脚架站着的艾尔梅斯回答。
“没错,就是很普通啊。而且市街都很干净,虽是傍晚但是来往的人还是很多。居民也没有什么很紧张的样子,站在街上的警官也很少看到。装着很结实的卷帘铁门的店铺也没有。另外对旅行者也很亲切。”
穿过城墙之后,木野他们在农田地带跑了一段时间。在市街一问起旅店的位置,呆在附近的居民们很开心似的聚集起来,纷纷主动为旅行者出力。
艾尔梅斯询问。
“也就是说?”
“就是说治安非常好的意思。所以是不可思议。”
木野回答,艾尔梅斯道,
“啊,原来如此。因为杀人没有被法律所禁止,所以暴徒们成群结党昂首阔步之类,在酒吧围绕女性问题出手决斗不死不休之类,狗叼着人的手嗒嗒嗒嗒一路小跑走过之类。木野原来是在期待那种的啊。可惜了。”
“不,也不是,虽说也没在‘期待’……”
木野把行李在床边放下,自己摘下枪套脱下马夹。木野将称之为“卡农”的,在右腿边的左轮枪取出来。
“说不定……”
看着幽幽泛着黑光的“卡农”,木野喃喃道。
“说不定?”
艾尔梅斯问道,
“算了没什么。那个今后慢慢就能知道也说不定。”
木野只是那样说了之后就在床上躺倒。将“卡农”放在胸口。
“什么呀那是?~这说已经是问了也白问啊。——晚安。”

第二天的早晨。
木野还是老样子,与拂晓在同时起身。
打开窗子与挡雨板。在眼前可以看到寂静的街道,在天空中可以看到澄澈的苍蓝色与丝丝缕缕的薄云。
木野轻轻地活动身体暖身。然后开始了“卡农”与称之为“森林人”的背后的自动式的训练。反复进行从枪套里迅速拔出来射击的练习,连枪套一起射击的练习也做了。那之后拆开来擦干净,涂上油之后放回枪套。
洗过淋浴之后,木野吃了旅店的早饭。在太阳升高的时候把艾尔梅斯敲醒,从旅店出发。
那是石头搭建的古老建筑鳞次栉比排列的市街。在看上去象是主街的大道,左右排列着店铺,店铺楼上则是公寓住房。
木野进了商店。将不需要的东西和能够卖掉的东西卖掉,购买了需要的东西。了解到木野是旅行者之后,豪爽大方的中年店主打了相当程度的折扣。
他的椅子后面,长长的步枪型帕斯埃达斜靠着。木野询问是否是为了击退强盗,店主摇了头。
“强盗什么的,我们的店也是隔壁的店也是从来没碰上过啊。这个,”
店主回答,
“是为了杀人啊。”
“唔~~。几时?”
艾尔梅斯问道,
“谁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就因为虽然知道但是不知道,所以才总是放在手边啊。”
店主一边笑着回答。
“原来如此。”
木野低声喃喃道。

购物之后,木野与艾尔梅斯在国内跑着四处转转看看。结束了并不广阔的国内的参观,过了中午的时候回到了大道。
找到在大道边排开桌子的餐馆,将艾尔梅斯停在身后在椅子上坐下。阳光的阴影中,凉爽的风通过。
木野向店员打听有没有什么甜的东西,被告知有“郑重推荐”。然后,在完全还没搞清楚的时候就点了那个。
“请,这就是。您慢用。”
“…………”
送上来的,是蛋奶薄饼与奶油层层叠叠交错在大大的盘子上满满堆了一堆的东西,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小,简直是一座山。
“…………”
“木野?”
“不管什么事情,都是需要挑战的。”
木野将那座山,一边用餐刀嚓嚓嚓嚓细细切碎,一边慢慢花了不少时间全部吃掉。艾尔梅斯一边受不了一边看着。
吃完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在木野周围有数位老人组成的团体走来坐下。看到木野,
“哎呀您是旅行的客人?”
其中的一位,穿着鲜艳夺目服装的老婆婆问道。木野表示肯定之后,老婆婆开口说我们这是刚刚结束了业余爱好的舞蹈过来,因为那之后总是在这个店里吃饭所以当然今天也是如此啊,就这样滔滔不绝说了原本并没有问起过的事情。
“旅行的客人啊。这个国家非常的治安良好没错吧?”
老婆婆问道,
“是的。是非常好的事情啊。”
木野老实说道。
在团体中,有位拿着手杖的老人。整张脸都长满了白胡子的那位老人向木野询问。
“不知道您是想要往哪里去啊?”
“不清楚。”
木野回答。
“那么~,摩托拉德先生的话是知道的吧?”
老人问道,
“怎~么会~~。”
艾尔梅斯抬高尾音回答。
老人道。
“唔唔……。那样的话,移民定居到这个国家来这个怎么样呢?”
“没错啊那样最好了就那么办就好了各种事情我来帮忙先是住的地方到明天就找好在行政办事处办手续那个可简单啦就一张纸只要把名字写上去当场就可以——”
将如同机关炮一般讲话的老婆婆柔和地加以无视,
“不知意下如何?这个国家啊,对于象您这样的人来说应该是很适合的,我是这么想的。”
老人对木野说道。
“怎样的人?”
艾尔梅斯从后面问道。大胡子的老人用笑脸回答。
“就是能够杀人的人啊。”
“…………”
木野沉默了一段时间,摇了头。
“这样啊。稍微有点可惜啊……。但是,滞留期间希望您能悠闲地休息一下再走。因为旅行是很危险的啊。希望您能够在这里放松心情好好休整。”
“非常感谢。托福我现在正是如此。”
“这个国家独特的甜品的话意下如何?那可是相当不错的东西。想来能够成为旅行见闻的。作为交换请稍微讲些墙壁外面的事情。”
老人提出建议,木野做出仿佛不甘心似的表情再度摇头。艾尔梅斯说明道。
“很可惜。就是在之前一点点时间,这才刚刚拼死扫平了。”
“噢噢这样啊。——那么,明天上午的茶如何?”

第二天。也就是木野入国之后的第三天的早晨。
木野与拂晓同时起身。轻微的运动与帕斯埃达的训练。仿佛很舍不得似地洗过淋浴之后吃了早饭。
整理好行李之后,堆到艾尔梅斯上结结实实地固定住。
将艾尔梅斯敲醒,前往位于大道边的餐馆。昨天的大胡子老人正在悠闲地喝着茶。
木野对老人讲述了顺道经过的附近邻国的景况。老人对于那些话,将眼睛眯起来,非常开心似的仔细听了。然后,请客招待木野喝了茶吃了甜品。两个人将那山分着吃掉了。
“我们差不多应该走了不走不行。”
大约中午。在渐渐开始拥挤起来的餐馆,木野说道。
“这样啊……。聊得很开心。谢谢你。”
老人表达了谢意,木野回礼。
木野推着艾尔梅斯出去到路上。发动引擎,稍稍有点打扰到周围的引擎声回响。
那是木野对在路边拿着手杖的老人点头致意,正要给艾尔梅斯挂上档的瞬间。
“你个混账!找着你了!给我等一会儿!”
传来了大叫。
“就是你!那边那个骑着摩托拉德的黑马夹!”
一边叫着一边从建筑物里冲出来的,是木野两天前在国家外面遇到的男人。木野关掉艾尔梅斯的引擎。在变得安静的大道上,
“来的正好!你等着!”
那里周围的所有人都注目于男人。男人接近木野他们。木野从艾尔梅斯上下来。放下了侧面的撑脚架。
“请问什么事?”
站到艾尔梅斯前面的木野问,
“把堆在摩托拉德上的行李,全部留下再走。”
站在稍微隔着有一点距离地方的男人说道。
“请问是为了什么缘故?”
“老子来替你收下。旅行的行李一定很重的不是?所以就帮你减轻点负担啊。全部老子都收下,能用的东西就替你用,用不着的东西就替你卖掉。就当给老子添点生活费。明白了没有?”
“是的。但是麻烦您关照到那种程度是不行的。还是免了。”
木野说过,男人嘿嘿~,这样笑了。然后,
“拒绝的话,现在就在这里杀掉哦。再问一次。舍不得性命的话就把行李全部留下再走。甭担心,把身上穿着的也扒下来还不至于。怎么样?”
男人对自己右腰的枪套飞快瞥了一眼。可以看到上了膛的汉德•帕斯埃达露在外面。
在大道上的人们,开始向建筑物中退进去。
“您是入了国对吧。”
木野说道。
“那还用问吗。现在的老子,是这个国家的居民。”
“但是,真是没有这里居民的样子啊。”
木野说,男人皱起眉头。
“哈啊……?那种事情怎么都好。回答是?”
木野看看左右两侧。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建筑物后,与二楼的窗后可以看到人影。
“我拒绝。因为这就要出国了。”
“就是说交涉决裂啊……”
男人将双脚分开到肩膀幅度。轻轻抖动肩膀与手臂。
“艾尔梅斯……。虽说对不住,但是暂时拜托了。”
木野低声说道,
“明白了。事后拜托把洞好好堵上啊。”
艾尔梅斯回答。
男人从腰部拔出了帕斯埃达。木野迅速做出反应翻身跃起,
“?”
在艾尔梅斯背后蹲下藏起身形。
“……?什……,什嘛~?软脚虾!连拔都不拔啊!腰上那是装饰品吗?”
如此吼道的男人,一边用右手的帕斯埃达指着一边朝艾尔梅斯接近了一步。
“可不要怪老子无情。”
男人开口说道的瞬间,箭飞过来。那箭从斜上方刺中了男人的右臂。
帕斯埃达落地。男人向自己的手臂看去。那里插着箭,血液滴滴嗒嗒流出来。
“呜哇啊~!”
与大叫在同时,另一支箭飞来。刺中左脚的脚面,穿透靴子,将地面与脚钉在一起。
“嘎啊~!”
男人弯下身体。脚也动弹不得,手臂上的箭也没法拔出来。
“好痛~~~~~!畜生~!畜生~!”
在发出惨叫的男人周围,居民们静静地聚拢过来。所有人都是平静安稳的表情。然后,在手中拿着某种武器。拿着大型的匕首的大叔。端着帕斯埃达的青年。拿着棍棒的年轻女性。从公寓中,走出拿着十字弓的大妈。
木野对于那个情景,从艾尔梅斯的油箱后将脸伸出一半看着。
“哪~!你们这帮家伙为什么啊~!畜生好痛~……”
拿着手杖的老人,走近男人开口搭话。
“因为是不行的啊……。是不可以的事情。所以说才拦住你啊。”
“什,什么事情不行啊……?畜生!快点给我拔掉!”
“且回答你的问题。”
老人静静地说道。
“在这里,在这个国家啊……,杀人这种行为,是不被允许的啊。”
男人瞪住老人。
“什嘛~?你个混账,少胡扯~!就因为说这儿是杀人没有被禁止的国家这才特地跑过来的啊!”
“正如所言一点都没错。那个并没有说错啊。所以说,我们才这样呆在这里啊。”
从周围的人群中,是的没错,这样传来沉稳的表示同意的声音。
“……在,在扯什么?在讲些什么啊?嗯我说~!你个混账!在胡扯些什么颠三倒四的东西!快点把箭拔掉!小心我空手宰了你!”
“那是不可以的。在这个国家啊,在这个国家里‘曾经杀过人的人’,‘曾经想要杀人的人’,‘打算要杀人的人’,这种人会被大家杀掉,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说那又怎么了啊~?杀人不是违法不是吗?所以才过来的啊!明明杀人没有被禁止啊~!”
头脑变得混乱的男人胡乱叫嚷。静静的老人的声音,接在那叫嚷之后。
“‘没有被禁止’这件事情,并不是说就是‘被允许’这样的啊。”
“……少给我开玩笑!你个混账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啊!”
老人眯缝起被皱纹围绕的眼睛。
“我吗?还不是到被称为大人物那个程度的人啊。单只是一个普通市民,名字叫做雷伊格尔的老头子而已。”
“哪……?”
男人抬头看着雷伊格尔的脸,怔怔地张开嘴。
“真对不住啊。因为小伙子你很危险。”
雷伊格尔拧动手杖的把手处,拔出来。
涂成无光泽黑色的剑现出身形。
雷伊格尔将体重压上去,将剑刺入男人的心脏。拧转之后拔出来。

拿着手杖的老人将尸体的双眼轻轻阖上,那之后周围在场的所有人一起做了默哀。
木野对于那个情景从后面看着。
“伙伴死亡这件事情,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很难过的啊。”
有谁如此说道,大家颔首。国立墓地的安排就拜托了,有谁说道,另外的谁接受下来。
然后,人们各自走开回到自己之前所在的地方。
雷伊格尔向木野走近。
“多保重啊。”
只说了那一句。
“好的。”
木野回答,然后发动了艾尔梅斯的引擎。稍稍有点打扰到周围的引擎声回响。
木野对在路边拿着手杖的老人点头致意,给艾尔梅斯挂上档。

在位于草原与湖水之间的道路上,摩托拉德向着西边奔驰着。跑在湖水边缘的时候,与天空一起映照在湖面上。
“是马呢。看得见?木野。”
一边跑着,艾尔梅斯突然说道。木野在风镜下面眯起眼睛看着道路的前方。
“是啊,看到了。似乎有谁在那。”
木野将左手从车把上放开,确认腰后的帕斯埃达。接下去用右手也碰了碰右腿的左轮枪。
“我会停车,艾尔梅斯。”

路旁,有一匹堆了许多行李的马。正在喝着湖水。马的近旁,将帽子罩在脸上的男人仰面朝天在睡觉。听到了摩托拉德的引擎声将身体撑起来。
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装束是马裤与长靴。穿着比较薄的夹克衫,右侧腰际有汉德•帕斯埃达的枪套。点四零口径的自动式收在里面。
男人对接近的摩托拉德挥了手。

“哟~。”
男人走近停下摩托拉德的木野开口搭话。
木野没有关掉引擎将侧面的撑脚架放下,从艾尔梅斯上下来。
“你好。”
“您好喽。”
木野与艾尔梅斯各自问了好。
“是从这里往东去,很近地方的国家的人吗?”
男人询问,木野摇了头。
“不是。正在旅行。在那个国家呆了三天,刚才刚刚出国到这里。”
“这样啊。……有件事情想问一下。”
“请问是什么事?”
男人脸色阴沉下来,用沉重严肃的口气说。
“那个国家是安全的容易居住的国家,是绅士的地方,我从偶然遇到的旅行者那里是这么听说,于是特地跑过来。”
然后询问。
“……那个是,真的吗?”
“是的。没有错。”
木野如此回答,男人的脸松弛下来。
“至于到什么程度,虽说也是要看您个人的感觉的。”
木野如此补充道。
“是说我的国家吗?是啊,可是个很差劲的地方……。治安是坏到极点。每天都有许多杀人事件发生。我也是为了要保自己的命,落到杀了好些个强盗这种下场啊。虽说他们也不过只是想过个普通的生活而已啊……。已经再也不想杀任何人了。因为讨厌那个所以离开了国家。想要住在安全的国家。”
“是这样啊。那样的话那个国家,想来您一定会中意的。您去找一下名叫雷伊格尔的老人应该会比较好吧。我想您只要讲些旅行见闻的话,他会告诉你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样啊。多谢啦。”
男人说。
那之后木野关于这前面的国家与道路向男人询问了各种事情,知道的事男人老实作了回答。
木野表示了感谢,正要出发的时候,
“啊~,还有件事想问一下来着……”
男人叫住了她。
“其实在附近的国家,听说了一个跟那个国家有关的奇怪的说法,但不知道那是真的吗?如果您知道细节的话……”
“是什么样的说法呢?”
木野问道。男人稍稍吞吐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头。
“不,算了。因为实在是太奇怪的说法,我也没有信以为真。实在是离开常识太远了……。然后这个,是我只要去一下看看的话立刻就能知道的事情。用自己的眼睛,确认看看。”
“这样吗……。那么我们这就告辞。”
“啊啊,再会了。”
摩托拉德跑远,男人跨上马。向着东方,策马前行。
一边在马背上晃着,
“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男人喃喃道。
“说什么在那个国家,会把蛋奶薄饼堆成山端上来。”








(第五卷 第二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