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18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船之国 -On the Beach- [承]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跋 船之国 -On the Beach.a-

前情提要:
-------
“来啦!是船!”

“会成为十五天的贵重的经验那。”

“请多关照,缇。”
“…………”

“……开始,摇晃起来了那。”

“陆。刚才的声音,跟那个很相近的声音以前曾经听到过一次。”

“然后,结果怎样?”
“所有人从大楼里冲出去之后--”
-------

志洲大人与我,在缇的身后走着。
虽然说是走,也是铁板和管道之类的东西复杂交错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作为生活场所的,全是在那些地方,双手双脚全部用上或是往上爬或是向下降或是钻过去之类--“前进着”的说法才是正确答案吧。
虽然缇凭借瘦小的身体与熟悉地形之便是轻快敏捷地在前进。时不时的我的腿脚够不到,虽然非常抱歉但是请志洲大人推我上去。
然后,
“又来了啊……”
志洲大人迅速地察觉然后说道。那个声音再度传来。
又是一样,从哪里传来的这一点完全弄不清楚。也就是说从哪里都传来。简直如同周围三百六十度包围地设置着扩音器一般。
志洲大人将脸凑近附近的铁管子,用手轻轻触摸。
“果然。”
言外之意明白了。那管子应该是在细微地震动吧。
刚才志洲大人在房间里这样说。
“所有人从大楼里冲出去之后,那幢大楼崩塌了啊。有好几十层的大楼完全毁坏。那个象是惨叫一般的声音,是钢铁的骨架扭曲摩擦发出的声音。‘大家快出去。’这样叫道的男人是前建筑技师,知道那一点。因为火灾被烘烤的钢铁骨架强度变弱了。所以说,这里也是,非常-- 不好的感觉。”
然后,
“缇,在这附近一带,有没有构造物崩塌之类损坏之类的地方?如果有的话希望你能带我去。”
“…………”
缇一时之间瞪着志洲大人,在考虑着什么事情。几秒钟后,小小地点了头开始做我们的先导。就那样我们出了房间,在没有道路的道路上前进着。

我们在一段时间之内穿过无人的区划在前进。因为行程实在是太过复杂,已经完全抓不到东西南北的感觉。如果没有缇的话,即使是我也会迷路吧。
终于一路到达的地方,是废墟的入口。
跟到刚才为止的地方还算能够让人通过这一点比起来,现在在眼前展开的这个地方已经是完全乱七八糟了。在与食堂大厅相似的空间前方,被压扁变形的残骸的小山延伸开去。在只有老鼠之类才有可能进入的那个空间当中,有几盏二极管灯如同表现彻底的执著一般发出昏暗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
“果然……。但是这里,从崩塌开始已经过了相当长时间了啊。”
志洲大人想要去大厅而准备下楼梯,抓住了扶手。应该是想要穿过大厅在近处观察残骸吧。但是,
“--唔?”
缇紧紧攥住了志洲大人的连帽衫的衣角。
“…………”
志洲大人满脸吃惊地回头看着缇。缇就那样攥着衣角,仰视着志洲大人,将头部横向晃动。
“--不要去,会比较好是吗?”
“…………”
无言的点头。
“知道了。谢谢你。”
志洲大人从扶手上松开手。缇也是一样,松开了手。
“这个国家,不,这条‘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构造呢。你明白吗?陆。”
我摇了头。既然是漂浮着那么应该是船,但是更进一步就不知道了。志洲大人这一次转而依靠缇。志洲大人向缇询问,即使是一点点也好,有没有能够了解那种情报的地方。
“…………”
缇稍微在思考。志洲大人继续说。
“什么都好。比如说,虽然旧的设计图之类的东西估计是没有留下来,但是记录着历史的书本或者什么别的,象是纪念碑之类的东西--”
缇点了一下头。
然后在前面引路。在这一次的行程中,我们需要出到外面一次。爬上陡峭的楼梯就是甲板。在那里有天空。
隔了好几天看到的天空,
“…………”
是铅灰色的低沉乌云以猛烈势头在流动的坏天气。太阳完全看不见。看上去现在立刻就掉下大颗的雨点也不奇怪。
强风吹过,将处于城墙内侧的这里也卷进去。猛烈的风声。如果说在里面听到的是巨大生物的惨叫的话,那么这个就应该是它吐出的气息了吧。缇的白色头发随风飘拂,志洲大人的连帽衫的衣角上下翻飞。
“天上都这个样子的话,海里波浪肯定也是相当厉害的那。而且还是外海。”
志洲大人这么说着,我表示同意。在城墙的另一边,超过十米的浪头一定是一层层在撞上来吧。
“就这么一点摇晃而已,只有这个国家这样大小才做得到吧。”
确实如此,志洲大人这样说道。问过缇目的地是不是不远了,然后追在点了头开始走的缇身后。
缇从一块铁板走到另一块,一路前行。在前进方向上可以看到的,是细细的高高矗立的塔。
其威慑的感觉相当沉重,时不时地,塔背后的乌云发出钝重的光芒。在高空中应该是有闪电在舞动。
虽然我以为是会就这样一路走到塔,但是缇一转身,下了那里的楼梯。志洲大人和我跟着她,再度进入构造体内部。
“怎么……”
立刻,志洲大人说不出话,停下了脚步。现在走过的是铁板的下面,从甲板应该是只向下走了一点点,但是在那里看到的是水面。本来的话应该是作为现在的生活空间在使用的地方,满满地灌进了海水。
“被水淹了吗……。是这样吧?缇。”
肯定的回答之后,缇开始走。
“这种地方如果很多的话……”
对着这样喃喃说道的志洲大人的背影,我询问道。
“沉没的可能性呢?”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
很快通过了水淹的区划,缇在一扇门前面停下了脚步。然后,
“…………”
无言地指着那扇门。
“这个里面,是吗?”
缇点头,志洲大人将手放到门上。将水平滑动的拉门慢慢地打开。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扭曲,一边摩擦着天花板,好不容易才打开到人能够进去的程度。想要伸头窥探里面的志洲大人先是跟缇确认了一下里面是否安全。
确认过之后进入的地方,是四边每边长十米左右的宽敞的房间。如果这附近有人居住的话,族长应该是选这里作为自己的房间了吧。天花板上的照明也是,等间隔地排列,整整齐齐地全部都亮着。
缇伸手指着的墙壁上,有那个东西。大小有在教室里面的黑板程度的,钢铁制的板。在并非黑色而是墨蓝的那块板上,虽然变淡了,但是还是可以看到有白色精密的线条画在上面。
“这,是这个国家的构造图。过去的。”
志洲大人这么说,然后对缇表示了感谢。
我也一样,仔仔细细地观察那块铁板。在铁板上,有从斜上方俯视的全国的图面,有从右边正侧面平视的断面图,然后,有能够看清基础部分构造的构造图。
从斜上方俯视的图面,是过去曾经有过的日子的风景。在圆形的城墙当中,背靠着中央的塔,周围高楼环绕,从那里开始宽广的道路呈放射线状延伸,有围绕着中央区的如同公园一般的空间,然后居住用的集合住宅整齐排列。
那些是典型的计划国家的外观体裁。确实在过去,不,应该是很久以前的过去,在甲板上方是有大地和许多建筑物的。中央的高塔,比起现在看上去要矮上许多。
从正侧面平视的断面图,是国家直径的切面。甲板以上虽然是与左边的图上相同的集合住宅和高楼大厦,但是甲板以下的部分十分有意思。
“原来这么薄吗。”
志洲大人发出吃惊的语声。看上去应该是与我看着同样的地方。
断面图的甲板以下,真的是非常薄。我到刚才为止,还在想象是如同冰山一般,应该是水面以下的部分非常多的,但是完全相反。这个国家是承载在圆形的薄板上面的。是非常薄的‘船底’。
根据构造图,可以看到‘船底’是用短短的支架将薄薄的板贴合起来的,扁平的盒子一般的构造。在那上方薄薄一层,到过去的大地为止的空间,是现在的这个国家的居住空间。恐怕原来是为了保养用的通道,以及上下水道和电力的通道吧。
看构造图看过一段时间之后,志洲大人让缇站到图前面,
“我房间的地点知道是哪里吗?”
缇立刻指出了与现在状况完全不同的图上面的某一点。
“谢谢你。真行啊。然后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呢?”
再度指示。因为缇手指的那一处距离高塔要接近许多,离开我们房间的距离超过全体的四分之一,所以说不定是其他部族的领域。那一点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欢迎的事情。
“那么--”
志洲大人慎重地说道。
“象刚才那样的,‘无法进入的地方’、‘水淹的地方’如果有的话,只要你知道的范围以内就好,希望能够按顺序指出来。可以做到吧?”
“…………”
缇点了一下头。然后,右手食指伸直的右臂,慢慢地抬起来。

“…………”“…………”
保持沉默的不是缇,是我与志洲大人。
缇唰地指出危险的地点,大约将手指停住三秒种程度,然后向下一个地点移动。然后再下一个。
缇指出的地点,如果我没有数错的话一共一百四十三处。在整个国家的范围内毫无遗漏地存在着。如果缇的行动中没有虚假或者刻意表演的话,她的记忆力就是与常人记忆力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的优秀。在一一指示的长长一段时间中,那种声音传来三次。
结束了指示,
“…………”
放下右臂,缇转过身。
“啊,是啊……。谢谢你。”
志洲大人总之先道了谢。对缇说请休息没关系,然后瞪着构造图。就那么瞪着图面向我问道。
“你怎么想?陆。”
“与大人的想法相同。这个国家,应该说是这条‘船’,估计六百年间完全没有做过保养一直在移动吧。因此--”
“看这个到处是破绽的样子,从今往后也不会太长久了……。很快就会从哪里开始崩塌毁坏。”
“可以那样推论。”
我这样说了之后,虽然说不定是多余的但是追加说道。
“当然并不认为再有十天就会沉没。”
“我也不这样想。”
志洲大人立刻回答。
“虽然不这样想……”
对于这样喃喃说道的志洲大人,
“…………”
缇从旁边无言地仰视。

志洲大人在带来的纸上,用地板代替桌子,开始将构造图尽量仔细地临摹下来。志洲大人画得很好。基本上完全一样地临摹着画下来之后,与缇一起在破损的地方做上×的标记,将地图完成了。
志洲大人问缇能不能写字,缇将头部横向摆动。是完全不会写还是不想写并不清楚。志洲大人没有问。
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但是就算现在立刻出发赶回食堂大厅也来不及。志洲大人就坐在地上从连帽衫的口袋里拿出便携食品,将如同粘土棒一般的食物给我,然后也给了缇。
“…………”
缇一时之间对于自己手中的那样东西只是很不可思议似的打量着,但很快看到志洲大人在吃的样子,也把那个送到嘴里。用小小的嘴巴啃下小小一点,然后,
“…………”
一瞬之间,真的只有一瞬之间那个如同坚冰一般的表情崩塌了。将总是象在瞪着人一般的眼帘睁得很大。
“好吃吗?”
志洲大人用很高兴似的表情询问道,
“…………”
缇用跟平常一样的铁板脸,大大地点了一次头。
然后她将剩下的部分用非常认真的表情,双手紧紧地握着如同松鼠一般一点一点啃着吃掉了。
将拥有在旅人当中评价低到不能再低的味道的便携食品,用看上去那么好吃的样子吃掉的人,我是第一次看到。

饭后,我们踏上归程。
当然还是缇在前面引路,如果没有这个,能够平安无事一路回去的自信我也没有。
我们与来时一样,出到甲板上一次。结果发现在下雨。
如同猛砸下来一般的大颗大颗的暴雨。打在甲板的铁板上撞碎的钝重声音,在周围一片回响着。抬头可见的云层比刚才要低。
“…………”
缇从楼梯上仰望天空,停下了脚步。
“讨厌被淋湿吗?--应该是不管谁都讨厌的吧。但是,也不能说就在这里停下不走了啊。”
志洲大人这么说了之后,展开连帽衫的衣角,将缇轻轻裹住。小小的缇的身体,收进了志洲大人的右侧身边。大人给自己的头上盖上了风帽。
“就这么走吧。”
“…………”
缇从连帽衫里轻巧地把脸伸出来,仰视志洲大人瞪着他。然后虽然不知道是接受了还是没有接受,
“…………”
就那么被包着向前走去。
我开口询问。
“志洲大人,请问在下应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很对不住但是暂时请淋着吧。”
果然还是这个结果吗。
缇与志洲大人调整脚步一同登上楼梯,向大雨之下走去。我也做好被淋湿的心理准备在后面跟着。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可以听到雨点敲打连帽衫的轻快的声音。两个人在雨中从一块铁板到另一块,一路前行。我在背后近处,一边淋雨一边紧跟。
走到离通向地下的入口还有一半左右距离的时候,缇停下脚步站住了。志洲大人也慌忙停下。追过两人超到前面去了的我回头。
“怎么了?缇。”
对于志洲大人的问题,跟往常一样缇并不回答。一时之间只听得到连帽衫被敲打的声音。
志洲大人将包裹着缇的衣角展开,想要窥探罩在里面的脸。被雨点敲打的面积增加,声音也增加,
“…………”
缇唰的一下抬起脸。然后,闭上了眼睛。
对于看上去象是在支起耳朵静听的缇,
“喜欢这个声音?”
志洲大人用很小的声音询问,
“…………”
缇小小地点了一下头。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那么,我也一起来听吧。”
志洲大人把这样的话说出了口。我询问道。
“志洲大人,请问在下应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很对不住但是暂时请淋着吧。”
果然还是这个结果吗。
我在铁板上坐下,看着两个人。
高个子的志洲大人,与小小的缇。
两个人一起裹在连帽衫下面,雨点敲打着防水布,听着丝毫没有什么特殊的声音听得入神。
我被彻底淋到湿透,望着两人的身影。以高高矗立的高塔与飞速流动的黑云作为背景,两个人一直站在那里。

从第二天开始,即使没有工作也找到了事情做的志洲大人精力十足地进行活动。由缇做向导,四处调查有破绽的地点。
前往崩塌的地方或者是淹水的地方,调查究竟损坏到什么程度。如果缇知道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也一一记录下来。缇的记忆从大约五年前开始很清晰了,果然破损的部分是年复一年在增加。
能够清楚地了解进水原因的地方也是有的。在那里很明显‘船底’出现了裂缝。本来应该是好好地撑在那里的薄板,横贯大约四十米的幅度被撕开了。根据缇的意见,据说龟裂是按照大约每年两米左右的速度在扩大。
第七天与第八天就那样结束了。虽说志洲大人也是进行了大量活动,但缇也是一样的勤勉。
虽然是题外话,但就在这两天之内便携食品减少了相当多。如果用实在太快的步调减少下去的话,等到到达了大陆之后就难办了,但是指出这一点之后志洲大人用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说道。
“到那时候,就在海边钓鱼撑过去。”
又是鱼啊。

第九天。
虽然整个国家还是老样子在摇晃,但是感觉上稍微减弱了一点。近似惨叫的声音虽然是可以频繁地听到,但是听到这么多次数,也已经没有办法予以特别的注意了。那一点是非常危险的。
早饭之后志洲大人逮住了长老来说话。说是有想要询问的事情,到了长老的房间,让长老把闲杂人等请出去也算是清了场。虽然缇是如同理所当然一般留了下来。
志洲大人关于这个国家的破绽之处与长老对话。但是没有使用以高压的态度指责其危险性的说话方式,只是一直坚持看上去很担心似的进行询问。因为很闲所以与缇一起散步结果发现了好几处那样的地点。开始觉得很不安但是到底是不是没有问题,这样说。
长老一脸平然,回答说那个不用担心。询问其理由则回答,
“塔之一族关于这个国家的事情全部都掌握得很清楚。因此,只要他们没有指出危险性的存在那么这个国家就没问题啊。”
虽然那个在没有确定塔之一族的真意的前提下并不是能够确信的理由,但是长老(以及这个部落)对于现状的认识就是这个程度这一点可以看得很清楚。果然是什么都没有考虑。
志洲大人接下去,关于他们的生活进行调查。在对话当中,对于出生婴儿的存活率以及平均寿命等等,装作不经意似的问起。
“……这样吗。”
从长老那边返回的答案,是过去从来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说过的程度的,相当严酷的数字。在这里这样恶劣的环境与极端的饮食条件下也并非没有可能。
再怎么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照这样下去,就算是这个国家不会沉没人口也将越来越少,最终落到无法再继续维持集团生活的地步吧。
“我们可是开开心心地在过日子啊。到现在为止都是,然后从今往后也一样。”
长老用充满自豪的表情那样说道。

“…………”
不是缇,而是志洲大人一言不发。
傍晚,我们在房间里。志洲大人坐在床边,将双手交叉在身体前面,思考着什么事情。时不时地,用交叉在一起的双手轻轻敲打额头。
“…………”
缇在折叠式桌子的旁边坐在椅子上,看着那样的志洲大人。在她的手里,拿着刚才志洲大人使用固体燃料煮的茶的茶杯。
到晚饭时刻之前,还有一点时间。因为志洲大人陷入沉思实在是太久了,虽然想着会不会是僭越,但我还是开口搭话。
“志洲大人--。在下推荐您休息一下或者转换一下心情之类。”
志洲大人瞥了我一眼,的确也是啊,这样表示同意,之后,
“那么要做点什么呢?”
小小地开了玩笑。不过那也确实正如所言,在到处只有狭小的房间与走廊的这个国家里面要喘口气换心情也是很困难的。
咯噔,发出这样的声音,
“…………”
缇无言地将杯子放下。唰地一下站起身,走到志洲大人前面。揪住连帽衫的肩口拉了拉。
“跟我来?告诉我什么转换心情的方法吗?”
对于志洲大人的提问,缇十分认真地,点了两次头。

“好漂亮。”“真是很漂亮。”
我与志洲大人禁不住说出感想。
被缇带着走到那里的地方,是城墙的顶端。出了房间,照着向导带的路走过狭窄的通道,然后在到达的螺旋楼梯上,一路向上攀登到令人想要问难道还不够吗的程度。打开沉重的舱盖到达的,是刮着强风的人工制造的绝壁上方。城墙的顶端形成了大约十米程度的道路,有黑色的金属栏杆。
从那里可以看到的景色,只能用壮观一个词来形容。向着海中沉下去的夕阳,在青灰色的云块的缝隙之间制造出眩目的橙色光柱。在水面反射,细小的高高的波浪如同分光镜一般摇动着光线。
从面向西边的城墙上,整个视野中一片只看得到大海。简直象是,
“象是在天上飞一样啊。”
志洲大人握着栏杆,很开心似的说道。正是那样的感觉。
志洲大人与我一时之间入神地看着那景色。然后志洲大人将脸转向在身边抓着连帽衫袖子的缇,
“谢谢你。真是漂亮的景色。说实话在这个国家当中的景色是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托你的福真是好好地喘了口气。”
“…………”
缇虽然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无言兼无表情,但是只有现在不知怎么看上去很满足的样子。大风毫无秩序地拂过她的白色头发。

太阳沉下去,残留在水平线上方的光线照亮天空中的云块,很快一点一点地失去了亮度。
直到夜晚完全降临,看不出海面与天空的区别为止,我们一直呆在那里。是因为缇看着景色看入神不动弹的缘故。志洲大人也就一直陪着。
作为结果我们错过了晚饭,睡觉之前在房间里吃了便携食品。
看着吭哧吭哧地看上去很好吃似的在吃的缇,我也想过该不会这个才是其目的吧这种念头。
“…………”
缇什么都不说。

深夜。
“国民现在既没能理解状况,也没有可能能够理解。说到底,就只是看指导者们现在在怎么想了吗……”
“说得对啊。”
志洲大人与我低声进行密谈。关闭了照明的房间是完全的黑暗。
我紧贴着志洲大人的床边讲话。为了不吵醒在上层床上,如同理所当然一般发出小小的规则呼吸声的缇,我十分小心地注意着。
“指导者一伙如果固执于维持现状的话--,这个国家将没有未来。”
志洲大人下了断言。根据最近三天的调查完成的图纸,因为实在太多的破绽(的追记)遍布四方而成了黑乎乎一片。最近几年的增加率也十分惊人。
“我同意。这样下去的话,要么是国家沉没要么是人死绝,不管哪一边应该都不会那么长久了吧。”
“然后大家,都没有发现那一点。不论是自己住在建造在沙子上的楼阁之中这一点…… 还是自己并非乐园的居民这一点……”
“即使是那些前兆,对于包括长老在内的这个国家的居民而言,也已经是太过于司空见惯了。就算是指出来我也不认为他们会接受。”
“‘过度日常化的问题不会被作为社会问题得到认识’,吗。确实是啊……”
这样说过之后是一段时间的静寂。志洲大人在考虑着什么事情。非常响亮地,那个声音响了一次。
然后,
“决定了。--明天,与指导者们谈话。”
“与指导者们‘谈话’吗?不是‘说服’?”
“暂且如此。那之后,就看对方怎么出牌再说了。--晚安,陆。”
然后志洲大人很简单地立刻就睡着了。
虽然不知道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总之至少我和志洲大人都是,应该不会无聊吧。

第十天。
如果是按照预定,那么国家应该是已经来到西边大陆的近旁了。从这里开始沿大陆近海开始南下。
如果是按照预定,那么四天之后将进行与大陆的贸易,志洲大人与我应该都可以平安无事地渡过大海。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与这个国家告别,然后大概是再也不会第二次将脚步踏入这个国家了。
志洲大人在早饭之后,九天以来第一次从包里将长刀取出来。看上去大人的想法并没有改变。
进一步从包里将两个布制的小盒子拿到手中。将盖子打开一次确认里面装的东西。在里面各自装着两个如同喷雾剂的罐子一般的东西,实际上那不是喷雾剂罐子,是更加危险的玩意儿。虽然志洲大人几乎是从来不用的,但是这一次应该是作出了需要使用的判断。虽说如果能够不用的话那是最好的。
志洲大人把那两个盒子穿在右腰的皮带上。然后将长刀竖着收在连帽衫的怀里藏起来携带。
“…………”
对于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似的在看着的缇,
“你就留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知道了吗?”
留下这样的话,志洲大人与我出了房间。
“…………”
因为缇如同理所当然一般跟了上来,
“我说啊,缇,”
所以志洲大人与缇你来我往地反复论战了一段时间。
“--因为我想今天大概是不会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事情,所以希望你在房间里等着。”
“…………”
“--不仅是那样,一个不巧还可能有危险的事情。”
“…………”
“--所以说--”
“…………”
“也就是说……”
“…………”
最后是始终保持沉默的缇获得压倒性胜利,志洲大人垂下了头。虽然是这样但是也不能说就把她拴在房间里,
“拜托了,陆。”
于是我成了缇的保护‘者’。

顺着第一天走来的原路,志洲大人与我,然后是缇向甲板上走去。
天空中是多云。看不见太阳。虽然风很弱,但是厚厚的云层制造出压迫感。
到了外面之后志洲大人取出怀里的长刀,穿过连帽衫上开的洞插在皮带里。
“那么……”
志洲大人在甲板上向着塔走去。我稍微拉开一点距离跟着,将缇挡在我的身后。
从高塔上应该是可以很容易看到我们的身形的,
“旅人。请在那里止步。”
因此虽然听到这样的语声但是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惊奇。那是从装在塔上的扩音器传来的声音。到高塔的入口为止留下大约十米左右的距离,志洲大人停下了脚步。
“你好。请问听得见吗?”
志洲大人的声音。虽然并不是说特地放大了音量,但是作为那语声到达了对面的证据,传来了回答。
“是的,能够听到。--旅人。到登陆为止尚有几日余暇。是改变了想法希望在这里生活吗?”
“不是。只是稍微有些话要谈。关于这个国家的未来。”
志洲大人这样说了之后,隔了一段时间空白,
“唔~~,且听听有什么要说。是什么样的话?”
与到刚才为止的是不同的人的声音。那个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在入国第一天说了很长的话的那位老先生--是‘船长’的声音。
志洲大人就那样站在那里,毫不隐瞒地转达了自己的想法。对于这个国家进行调查之后,不论是在构造上还是在生活上都发现了无法置之不理的缺陷,但是居民并没有注意到。
“关于那些问题,作为担负着数千民众生命的指导者而言现在是怎么想,还希望您不吝赐教。”
回答很简单地就返回了。
“怎么都没想。”
虽然我是没有看到,但是估计志洲大人将眉头皱起来了吧。再度询问。
“……其真意何在?”
“即使正如所言这个国家无法长久持续下去,那么那也是因为命运如此而已。”
又是很快就传来回答。
“您们各位也许是觉得那样也没有关系。但是民众们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
志洲大人的语声中贯注了力量。我对着那个背影,
“…………”
与缇一起看着。
语声送来回答。
“此处是由我等治理的国家。既然如此不论国土与民众,皆是我等掌中之物。在我等意志之下,不论何事,而后不论何人最终是何结果,其亦皆为命运。单单是一同结束而已。--又岂是旅人可以插手之事。”
虽然略微也做过这样的预想,说得清清楚楚到这个程度实在是非常容易明白。志洲大人应该也是很方便闹事,不会为难吧。
“原来如此……。您的想法,了解得十分清楚了。”
用硬梆梆的音色如此喃喃说道的志洲大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出‘既然如此,那么就四天之后再会吧。’之类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么即使在下占领高塔将这个国家的目的地加以改变,比如去往陆地--。认为那就是各位的命运也没有问题吗?”
“那是自不必言。”
与回答同时,高塔入口的门扉无声无息地打开。然后,
“…………”
就那样一言不发地,一个黑衣人现出身形。
虽然那个黑衣人的身材并不是那么高大,但是其氛围中毫无破绽,散发出惯于战斗的气息。恐怕是派出了本事最好的一个吧。
那人手中握着滑动式枪机型,长度有一米程度的,能够发射散弹的帕斯埃达。在外套的下面,看上去也挂着汉德•帕斯埃达。
代替那个黑衣人,
“虽然是自不必言,但是亦并非毫无作为便可令阁下随心所欲。”
‘船长’那样说道。原来如此,志洲大人稍微有点高兴似的这样喃喃说道。
谈话到这里结束。这之后是说服的时间。我用头顶着缇,将她推向铁板上横向的小道,让她向左边移动。如果黑衣人从正面开火的话,呆在正后方是危险的。
等到缇与我离开到相当远的距离,隐蔽到那里堆着的废铁后面蹲下之后,
“那么--”
志洲大人同面前的黑衣人搭话。
“如果可能的话,包括您在内的指导者们,在下一个都不想杀。请问您愿意从那边让开吗?”
“…………”
虽然回答是无言,不过从咔空~一下操作帕斯埃达的滑动枪机将散弹送入枪膛的样子来看,
“看上去是没有那个打算啊。”
志洲大人一边那样说着,一边并不拔刀,慢慢地向着黑衣人一步步走去。
“但是,虽然是从结果而言,但是想来这是对您们也一样有所帮助的提议啊。”
继续不断地,一边搭话一边接近。为了不让对方明显地看出这边正在接近,一边仿佛不经意似地搭话吸引注意力一边一点一点地缩短双方的间距。是志洲大人通常的手法。
散弹通常是在一个弹壳中装有大约九颗球状弹丸,击发之后那些弹丸一边散开一边飞向目标因此威力强大。但是如果距离过近则无法散开到足够的范围。凭志洲大人的身手要避开应该也是可能的吧。
击发过一次的话,为了要打下一发又必须操作滑动枪机。因为帕斯埃达的全长也很长因此仓促之间想要瞄准近处很困难。志洲大人将趁着那点空隙一口气接近吧。黑衣人只要瞄准志洲大人打一发的话,胜负立见分晓。
“希望您能够安心。我没有打算要做到取你性命的程度。”
志洲大人那么说着一边接近,一边向上瞥了高塔一眼。那是调查了是不是另外还有人在伺机狙击。虽然我也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注意着,但是至少现在没有。
志洲大人与黑衣人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五米。不轻率开枪的黑衣人也是好胆色。
“…………”
如同守卫一般将枪管朝着天空纹丝不动的黑衣人,与
“身手相当不错么。”
将左手的拇指搭在刀锷内侧的志洲大人,与
“…………”
在我的斜上方死死瞪着两个人的缇。
下一个瞬间--
“~!”
志洲大人作出反应。黑衣人终于动了。将帕斯埃达顶在肩口端好,瞄准志洲大人。
其瞄准瞬间就安定下来,然后估计志洲大人看到了对方的食指在动。并不拔刀,唰地朝右边避开。
开枪。
轰鸣声回响,散弹飞散穿过谁也不在的空间。志洲大人向着黑衣人,一边拔刀一边奔袭而去。
已经没有装填下一发子弹的空闲了。也没有瞄准的时间。
是志洲大人胜了。
在我这样想道的瞬间,黑衣人做出了难以置信的行动。
“哪~?”
志洲大人不禁叫出声也是其来有自。黑衣人一射击完之后立刻,将那帕斯埃达--投出来。
应该从一开始就是那个打算。黑衣人用射击完毕之后的姿势,简直象是刺出长矛一般飞快地投出来。虽然想说在哪里的世界上会有在战斗中将帕斯埃达扔出手的蠢货,但是现在在眼前确实有。
“可恶~!”
志洲大人对于完全没有预期的攻击,用拔出来的长刀撑过去。用正在接近对方的过程中的,稍微有点别扭的姿势,挥刀身将沉重的帕斯埃达向左侧弹飞出去。
在那样产生的一瞬之间的停顿中,黑衣人将汉德•帕斯埃达拔了出来。
是令人受不了的高速。从外套侧面开的口子中将右手伸进去,拔出来的时候大口径的左轮枪被握在手中。从一拔出来就是的很低的位置,对准了正在接近的志洲大人,
“~!”
志洲大人当即停下了脚步。从那里再向后面退了一步,配合对方瞄准的位置将刀重新摆好架势。没有能够彻底地缩短与对手之间的距离。被弹出去的帕斯埃达落在远处的铁板上,发出嘎厢一声巨响。
“呼……。真是吃了一惊。”
一边隔着大约三米程度的距离对峙着,一边将刀身对准黑衣人瞄准的位置,志洲大人开口搭话。
“我也是,很吃惊啊。”
黑衣人那么说着,用左手将面纱掀起来。
“诶~……”“啊~!”
志洲大人也是我也是,那可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
虽然只有缇是一言不发,但是对于发出叫声的我用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似的眼神瞥了一眼。
现在在眼前的黑衣人,是从前曾经见过面的人。
“你是……,木野小姐!”
志洲大人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站在那里的确实是,在志洲大人的故乡进行的互相残杀之中,志洲大人在最后与之战斗并且战败的对手。
木野小姐用左手将面纱与帽子从头上取下来就扔到了铁板上。黑色的短短的,稍微有点乱糟糟的头发露出来。
“虽说借了这服装套装是没关系,就这一样实在是不方便动手。”
“为什么会在这里--”
志洲大人说了一半停了下来。那是因为理由很简单地就明白了。
五天前入国的,与我们一样想要渡海前往西边大陆的旅行者。原来那就是木野小姐。然后接受了黑衣人一伙委托的工作,如此这般站在这里。
“还真是……,在不可思议的地方碰到了啊。”
志洲大人从摆好的架势中稍微放松力量,用笑脸对木野小姐搭话。
“说得是啊。--那个~,看您壮健安康真太好了。”
木野小姐用普通的表情那样回答。
“那可是多谢了。木野小姐也是。”
“是的,多谢。”
交换过问候之后,木野小姐询问。
“顺便请问……,那个~,请问您贵姓来着?”
“…………”
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心理攻击虽然并不清楚,但是志洲大人看上去是有一定程度的失望的。用稍微有些无力的声音,
“是志洲啊。”
“啊啊,确实如此。--在后面的是陆君吧。我记得很清楚啊。”
“…………”
这可真是凶恶。更加巨大的打击向着志洲大人袭来--,应该是吧。
“那么--,那个暂且不论,现在的我,作为渡海费用是在为指导者大人们各位在工作。虽说不是什么有兴趣的积极想要去做的工作,但是为了吃饭也算是不做不行。这里能不能请您回去呢?”
木野小姐立刻就回到了正题。
“我拒绝啊。”
“您并非这个国家的居民。为了也并不是祖国的国家,将没有人拜托您做的事情做到那个程度的理由我是在哪里都看不到。”
不知道是该说到底不愧是木野小姐还是说别的什么,木野小姐将最狠的话清清楚楚地说出来。普通考虑一下确实如此。旅行者只要担心自己本身的安危就好。完全没有担心他国或者他人的道理,为了那种事情赌上性命之类就更是疯子才做的事情了。
但是,志洲大人并没有迷茫。立刻做出回答。
“只是因为不小心知道了啊。如果,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给许多人带来‘未来’这样东西的话--”
“…………”
似乎觉得听到了志洲大人将长刀握紧的声音。从我的角度虽然看不见志洲大人的脸,
“那个是会想要去试试看的事情啊。对我而言。”
但一定是很开心似的在笑着。
木野小姐全身唰地奔过紧张的波动。
“重新开始,是吧。”
然后志洲大人的背部也是一样。
虽然木野小姐用端在腰部位置的左轮枪在瞄准,但志洲大人也一样,那个弹丸的话不管从什么地方来都能够弹回去。
虽然以为是会就保持那个样子陷入胶着状态,但是木野小姐又一次做出了意外的行动。将左轮枪的准星,对准了我与缇的方向。
“哪~?”
志洲大人慌忙将长刀伸出去。木野小姐开了火。轰鸣声与白色的烟雾。右臂因为后坐力而向上弹起。
然后弹丸,
“…………”
从丝毫都没有动弹的缇的头部的,离得相当远的上方通过。虽然弹丸应该是在后方撞上了铁板,但是却没有发出撞击的声音。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情啊。
虽说只不过是一瞬间但是相当吃了一惊的志洲大人,向着木野小姐将视线与长刀重新转过去的时候,
“什么?”
视野中是正在快步逃走的木野小姐的背部。向着塔的入口全力狂奔,消失在入口中。
因为如果从看不见的高塔内部朝外边被射击的话那可是消受不起,所以志洲大人从出口前方将身体躲开。然后迅速跑到高塔旁边,紧贴在就那样开着的大门的右侧。
“呵~,真是难对付啊。”
志洲大人很开心似地说道。
“…………”
缇无言地站起身,绕过想要阻止的我朝着志洲大人跑去。我慌忙跟在后面。虽说现在暂时应该是不会有被木野小姐打的事情,但是也并不是说十分安全。
我也跑起来,在紧挨高塔入口的地方追上了缇。缇将身体贴在入口的左侧,志洲大人的对面一侧。我也贴到她的脚下。
志洲大人对于用担心似的表情瞪着他的缇开口,
“很快就会结束的”
那么说着将长刀收回刀鞘。然后从腰上的小盒子里将‘喷雾剂罐子’用右手拔出一个。就那样紧紧连罐子侧面的把手一起握住,将装在前端的细栓用牙齿咬住拔出来扔掉。
“缇,把耳朵塞住。”
“…………”
确认过缇照着指示做了之后,志洲大人对着入口高声叫道,
“木野小姐!希望您能够认输,会接受的!”
是令人怀念的语句。虽说当然是不认为对方实际上会投降的。
“那个还是免了~~!”
从走廊的深处,一边回响着一边传来木野小姐高声的回答。
“想来也是啊。”
志洲大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中的罐子反手扔了进去。在空中,装在罐子侧面的把手弹出去脱离了罐身。
空,咔啷咔啷,发出那样的声音在走廊中滚动的那个罐子,在下一个瞬间爆炸了。
绝大的声响化作冲击波,一口气横穿整条走廊。在同时发出闪光,走廊中光线满溢,大门前方细长的一块区域被照亮。
志洲大人扔进去的,是被称作‘闪光手榴弹’或者‘StunGrenade’的特殊的武器。
拔掉安全栓,把手脱离之后就点火,大约四秒钟之后爆炸。操作顺序虽然与普通手榴弹是相同的,但是这种手榴弹并不使用杀伤力强大的冲击波与弹片,而是产生猛烈的光线与声响。对于没有办法象志洲大人或者缇那样用手塞住耳朵的我而言,这个声音相当吃不消。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呆在外边还这个样子,所以身在长长的走廊之中的木野小姐一定是更加难熬了吧。因为这个而昏倒失去知觉或者人事不省的话就是志洲大人赢了。
稀薄的烟雾飘散之后,志洲大人拔出长刀小心谨慎地穿过大门。为了防备从任何方向来的射击,将长刀在身前摆着架势保持那个姿势前进。缇很想伸出头去看,我尽力用身体挡住了。
“……为什么?”
志洲大人的充满疑问的声音。因为在我问出请问是怎么了之前,
“不在……”
志洲大人就这样说道,于是我探头朝塔里面看去。缇也伸头看。
在昏暗的走廊中只有志洲大人一个。木野小姐不在。笔直向前二十米程度的前方,是紧紧关闭的通往电梯大厅的大门。
虽然木野小姐逃到大门对面去了的可能性并不是零,但是很难想象刚才声音是通过那扇沉重的门返回的。在走廊中并没有可以逃到侧面去的地方。
是在志洲大人在走廊中向前走了大约一半距离的时候。
“…………”
缇突然朝着呆在她旁边的我的脚上狠狠踩了一脚。
“痛!”
对于禁不住叫出声的我,志洲大人回身看过来,然后我与志洲大人,
“…………”
成了一起看着保持沉默用手指指着走廊侧面的缇的状况。
志洲大人奔过来,看了缇的手指前方的东西,
“谢谢你。朝后退一点。”
低声说道。应该说到底不愧是缇,在那侧面的是如同通风口或者排水沟那样的很大的洞口,还有挡住那个洞口的铁栅栏。铁栅栏并没有被固定。
志洲大人小心翼翼地将铁栅栏取下来,将身体朝形成的洞口中滑下去。唰~~的朝下滑落的声音停止的瞬间,
“噻~!”
传来了志洲大人的吐气开声,与什么铁制的东西被破坏的声音,接着从洞口传来什么东西崩塌落下的声音。似乎正在与逃到下面去的木野小姐战斗。
一直没有听到帕斯埃达开火的声音,几秒钟后争斗的声音消失了。我窥探洞口的深处,对于应不应该象志洲大人一样滑下去这一点正在拿不定主意的瞬间,
“…………”
咚。
“呜哇~!”
被缇从背后推了下去。保持着奇怪的姿势滑过洞中,啵嗒~一下头下脚上地落到了下面一层。相当的痛。
虽然刚刚落下的时候,在斜前方看得到志洲大人的背部,但是由于随即从天而降的缇的脚挡住,所以立刻就看不见了。她也滑了下来。鼻子没有被踩扁真是万幸。
“被她逃走了啊。”
志洲大人很开心似地说道。我起身,看清楚那里是一条宽广的通道。脚下是铁板,左右两边铺设有数不清的管道,低矮的天花板上架着格子栅栏状的铁板。贴在墙壁上的许多二极管灯发出光芒,比走廊要明亮。
志洲大人将长刀所对的方向,在很近的地方就形成了一个T字形的拐角。
“但是,把她淋了个透湿。”
志洲大人说道。原来如此,脚下的铁板上有很大一块被弄湿的地方。然后本来应该在天花板附近的水箱,被划了一道一字形的刀伤滚在一边。应该是志洲大人划破之后踢出去的吧。然后,水滴朝右边拐过去。这一次朝哪里逃跑的可以看得很清楚。
志洲大人慢慢地起步前行。我拉开一点距离跟上,缇在我身后。
志洲大人慎重地窥视拐角,很快转过去。木野小姐不在。同样的通道延伸下去。然后在那通道中前进。水滴点点滴滴,向着深处延续着。
前进了一段再度出现了交叉路口。这一次是十字交叉,水滴朝左边拐。担心是不是陷阱而将其他的方向也确认过之后,向左。
转过拐角之后立刻,
“呆在这里。”
志洲大人低声说道。缇与我停下脚步。
啪沙。
有水滴下来的声音。两次,然后是三次。
志洲大人前进方向上大约五米的前方,从天花板上的格子栅栏状的铁板有水滴跌落下来,正在地板上制造出小水塘。在那前方十米又是十字交叉路。在那里的地面上没有水滴。
志洲大人迈出一步,然后又是一步,保持举着长刀的架势,毫无脚步声地向前走去。
已经到了只差一点点,水滴就将进入志洲大人长刀攻击范围的时候--
嘎空~~,发出这样的声音,天花板的铁板脱落了。朝着对面掀开荡下去,从形成的洞口中有黑色的团块落下来。
“噻~!”
志洲大人将长刀横挥,轻易斩上了那个团块。志洲大人也是一样,并没有认为那是木野小姐本身吧。那是用细线制造的机关。
果然不出所料,落下来的只是湿掉的黑色外套而已。被志洲大人的长刀轻松甩开,在墙壁上发出叭嚓一声。应该是会看准时机从交叉路口来攻击,志洲大人如此判断,立刻想要将长刀重新摆好架势。
在那个瞬间另外的影子从上面落了下来。就在志洲大人的眼前。实际上木野小姐就在那里吗?
“噻~!”
志洲大人将那个影子,用还没有来得及重新摆好架势的长刀刀背向左边扫出去。
刚~~,与那样的声音同时,那个物体--多不多少不少留了一些水在里面的水箱,撞在左边的墙壁上一边发出吵闹的声音一边落到地上。又是机关。
混杂在猛烈的噪音中,在通道交叉点的左侧,传来了咚咚的奔跑的脚步声。我是听到了。
然后志洲大人做出反应冲出去。是打算一口气将距离缩短,彻底解决问题。从洞口的下方通过。
然后--,木野小姐从天花板上现出了身形。从那个洞口,膝盖钩在铁板边,将头部朝下倒挂下来。穿着以前看到过的黑色夹克衫双手握着左轮枪。短短的头发全部朝正下方垂下来。
准星朝向志洲大人的背部。原来木野小姐一直就在那里。通道对面的声音,才是真正的机关。
“……~!”
已经冲出去的志洲大人觉察到气息回过身的时候,应该是在眼前看到四四口径的洞口的。在那洞口后方,是上下颠倒的木野小姐的脸。
咚~~,沉重的枪声回响在通道中。
志洲大人又输掉了。被打中的志洲大人,就那样朝后面倒下去。


(第八卷 序/跋)



下集预告:
-------
‘这个国家,从现在起向大洋返航。’

“难道还打算做这个国家的,王者之类吗?”

“回去啊,回去吧……”

“我能够回去的地方根本没有!”
-------

旅程的终点在哪里。 敬请期待! 船之国 -On the Beach- [转]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