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20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战车的故事 -Life Goes On.-

原作:时雨泽 惠一



从前有一个自称木野的旅人。
木野虽然是非常年轻的人,但是是基本上不输给任何人的帕斯埃达(注:是指枪械。)的高手。
木野的旅行的同伴,是摩托拉德(注:是指二轮车。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艾尔梅斯。后边的座位现在是行李架,堆着许多行李,木野身为旅人,那自然是在各种各样的国家中周游。

某一天,那是木野与艾尔梅斯正在森林中休息的中午时分。
在基本上不让光线通过的郁郁苍苍的森林中,突然开始传来将一棵棵树木推倒的惊人的声音。小鸟们一边喧闹着一边纷纷飞起来。
“怎么回事?”
木野吃惊道。从坐在上面的横倒的树木上站起身来。
“啊,这是战车呢。木野。”
停放在细细的小道上的艾尔梅斯如此说道。将树木扫倒的声音越发增大,连震动都开始传过来。
然后,一辆浮游战车过来了。
一边在森林中制造着与自己幅度相同的道路,战车在木野与艾尔梅斯的眼前出现。最后一棵树叽叽嘎嘎噼噼啪啪噌~~~地倒下,战车停了下来。在与木野的身高差不多相同的高度浮游着。被庞大的车体以及装甲包围着的旋转炮塔上面,有折断的树枝和草叶堆着。
“你好啊。摩托拉德先生。还有,摩托拉德的车手小姐。”
战车如此说道。
“你好,战车先生。浮游器的状况怎样?”
艾尔梅斯问道,
“嗯,不坏啊。因为最近一直保持不飞得很高。”
战车回答。然后来询问。
“你们二位,是在做什么呢?”
“我们,正在旅行。——您呢?”
木野一边仰望着巨体一边问,战车则是,真是个好问题啊,这样说了之后回答道。
“正在寻找战车。”
“寻找战车,吗?”
“是的。”
“一路找,找到之后,要怎么办?”
艾尔梅斯问道。
“那自然是不用说。击毁啊。”
木野很快地看了艾尔梅斯一眼之后,
“击毁?就是说用主炮打坏的意思吗?”
“是的。因为最强有力的武器就是这个。二百毫米滑膛炮。”
对于木野的问题,战车一边摇动着向前方伸出的一根炮管一边回答。炮管是长长的圆筒,在途中有一处只是稍微粗一点的部分。从前端一直到根部有数不清的白色的细线绕圈画在上面,已经变得简直如同斑马一般。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命令。”
“是命令,吗?”
“是的。”
战车将炮管上下移动。艾尔梅斯询问道。
“谁的呀?”
“车长殿下的。他是以前乘坐着的,唯一的人类。”
“以前?现在怎么了呢?”
“以前,是好好地坐在座位上,发出各种各样的命令之类,做保养之类的啊。进行了许多战斗,解决了许多敌人。瞧瞧炮管上的击毁标志看。虽说实际上是击毁了更加多的,但是线已经都画不下了。很厉害吧?——但是,在半年前的战斗中,车长殿下死掉了。从稍微只打开了一点的舱盖有流弹飞进来,结果在里面跳来跳去反弹。稍微受了点苦之后死掉了,很快肉腐烂掉,现在就只有衣服和头盔和白颜色的骨头留下了。要看吗?”
“不,不用麻烦了。”
木野很有礼貌地拒绝了。
“然后,命令是说?”
“嗯。车长殿下他啊,在临死之前发出了命令。说要把战车击毁。颜色是黑的,炮塔的右侧有三根红色纵线,左侧画着貘的图形的战车。要把那战车绝对地确实地完完全全地破坏掉,接受了这命令之后,现在还一直在找啊。明明装备着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还是下雨还是有雾都可以看到对手的,非常优秀的光学传感器,尽管那样还是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找不到啊。在战场上找不到,所以现在就这样正在这里那里地到处找着。我说旅行者小姐啊,您认不认得呢?那样的战车,到现在为止没看到过吗?”
“没有。”
木野摇头回答。
“这样啊……。但是,从今往后也会一直继续寻找下去。绝对会找出来。绝对。——因为那才正是应该做的事情。因为是应该完成的事情。”
战车的话语,简直如同是说给自己听一般。
“是这样啊……。我们,再稍微在这里休息一下之后出发。”
木野说了之后,
“这样啊。那么,这就先走了啊。要这里那里到处找,不找不行。再见。摩托拉德先生和旅行者小姐。”
战车再度开始前进。一边浮在空中,然后一边将前面的树再度毫无顾忌地扫倒,一直一直向前方推进。笔直地一路前进。不管到哪里都是笔直地一路前进。
“…………”
木野眺望着浮游战车的背影。
从身旁,艾尔梅斯问道。
“说的就是那个,没错吧。”
“是啊。但是——”
木野眺望着战车的背影。
对颜色是黑的,炮塔的右侧有三根红色纵线,左侧画着貘的图形的战车的背影,到看不见为止一直眺望着。




(第六卷 卷首彩页III)









《木野之旅》 中立的故事 -All Alone-

原作:时雨泽 惠一



那是在某个地方的故事。
一个旅行者客死途中倒在路边死掉了。在那个人的所持物品中,有价值的东西有那么一些。
在那里,有两个偶然经过的旅行者。两个人说值钱的东西自己要了,如此互相争执毫不让步。
一个旅行者,正好在争执当中偶然经过。插进马上正要动手互相残杀的两人之间,询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两人说明了状况之后,
“您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上?”
向之后来到的一人问道。
“我哪一边的立场都不站。是中立的。”
一人说道。
于是两个人,
“这样啊。”“这样啊。”
将那一个人开枪打死,将两人份的值钱的东西和和气气地分掉了。

那是在某个地方的故事。
一个旅行者客死途中倒在路边死掉了。在那个人的所持物品中,有价值的东西有那么一些。
在那里,有两个偶然经过的旅行者。两个人说值钱的东西自己要了,如此互相争执毫不让步。
一个人的志洲,带着陆,正好在争执当中偶然经过。插进马上正要动手互相残杀的两人之间,询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两人说明了状况之后,
“您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上?”
向之后来到的志洲问道。
“我哪一边的立场都不站。是中立的。”
志洲说道。
于是两个人,
“这样啊。”“这样啊。”
想要将那个志洲开枪打死,志洲用刀把弹丸弹飞了。
对呆然不动的两人,
“暂且,先请和和气气地两个人分掉。不那样的话两个人都砍掉。”
志洲说道。

那是在某个地方的故事。
一个旅行者客死途中倒在路边死掉了。在那个人的所持物品中,有价值的东西有那么一些。
在那里,有两个偶然经过的旅行者。两个人说值钱的东西自己要了,如此互相争执毫不让步。
一个人的木野,骑着艾尔梅斯,正好在争执当中偶然经过。站在马上正要动手互相残杀的两人旁边,询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两人说明了状况之后,
“您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上?”
向之后来到的木野问道。
“我没有兴趣。请二位自己决定。”
木野说道。然后眨眼之间,就骑着艾尔梅斯跑远,从那里离开了。

那是在某个地方的故事。
一个旅行者客死途中倒在路边死掉了。在那个人的所持物品中,有价值的东西有那么一些。
在那里,有两个偶然经过的旅行者。两个人说值钱的东西自己要了,如此互相争执毫不让步。
一个人的师傅,带着身为搭档的英俊的稍微个子有点矮的男人,正好在争执当中偶然经过。插进马上正要动手互相残杀的两人之间,询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两人说明了状况之后,
“您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上?”
向之后来到的师傅问道。
“暂且,先收下三人的份。”
师傅与男人,将帕斯埃达对准两个人说道。




(第六卷 卷首彩页II)









《木野之旅》 第五卷之后记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译注:标题非输入错误)


~~~~~~~
口技
——Preface——


2001年某月某日。时雨泽惠一的公寓的房间。电话响起。

时雨泽:“(拎起电话)喂~。”
谜之男人:“(用男人的声音)你好。是时雨泽先生的住处吗?”
时雨泽:“其可能性无法不加区分地一概加以否定。顺便,请问您是哪一位?”
自称木野:“啊啊,抱歉没有及时自报家门。我是,木野。”
时雨泽:“……哈啊?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意思。”
自称木野:“所以说我说在下乃是木野。您写的小说的主人公那个。初次见面。”
时雨泽:“…………。抱歉,挂电话没关系吗?而且是现在马上。当即立刻。”
自称木野:“不行啊。难得我这么打电话过来。真是失敬。”
时雨泽:“那个,虽然很失礼,听声音感觉上象是已经有些年岁一般了……”
自称木野:“是啊。确实我是五十四岁没错啊。在位于东京的大学做经济学的教授。从女子学生们那里可是相当受欢迎的。巧克力也能拿到许多。”
时雨泽:“那种事情根本完全谁也没有在问。怎么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
自称木野:“那种事情就算不用人告诉也可以很简单就明白的吧。就因为我是木野。”
时雨泽:“…………。如果您是木野的话,搭档的艾尔梅斯现在在做什么?”
自称木野:“艾尔梅斯啊,正在跟偶然遇到的志洲的仆从那只狗狗决胜负啊。”
时雨泽:“……跟陆决胜负?怎么决。”
自称木野:“凭连续三天三夜的口头吵架没有结果,说着要用五十米仰泳来决一雌雄之类的话一大早就戴上潜水眼镜出发去海边,现在还没回来。离岸流,大概?”
时雨泽:“…………。志洲呢?”
自称木野:“那个长刀男啊,对于在网络BBS上将自己评论成是‘追着木野阴魂不散的萝莉控跟踪魔’之类的人,正出去要说服他们。因为有相当不少所以要花相当不少的时间,这么说过的吧大概。”
时雨泽:“…………。师傅呢?”
自称木野:“因为违反枪支刀具法正在新宿署接受讯问。应该马上就会逃出来开始枪战对射的吧。因为凭警察要解决事态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不定可以看到自卫队的治安出动也未可知呢。”
时雨泽:“…………。顺便,我的作品的木野是不用那种说话方式的啊。”
自称木野:“呼~ ——败给你了。”
时雨泽:“什么事情啊~?”
自称木野:“那个另当别论,‘安全的国度’又被踢掉了啊。已经再也没机会见天日了吧大概。”
时雨泽:“稍,稍等一下请你。为什么会知道那种事情?知道那个的,只有我和编辑先生,和我在一个人的房间里对着说过话的蜘蛛而已啊!”
自称木野:“就因为我是木野所以啊。”
时雨泽:“…………”
自称木野:“其他也知道各种各样的事情哦。‘两个人的国度’是把没有收入第二卷的故事修改过的东西之类,在电击游戏小说大奖应征原稿当中在‘残沙场’有我的负伤场面,还有为了处理伤势的上半身裸体场面之类,缝补夹克衫的场面之类这种事情也知道。我的木野这个名字也是,以前是作为另外的故事的主人公(男)的名字决定好的,之后从那里拿过来的是吧。然后看来会变成不能在那个故事用了所以很着急。”
时雨泽:“……嚯。”
自称木野:“‘嚯’?”
时雨泽:“原来是真的啊!……好厉害!原来木野真的有啊!是木野没错吧!”
木野:“所以明明从一开始就那么说的来着……。我是木野。就算说因为是作者也一样,不管什么都怀疑这种事情是不好的哦。”
时雨泽:“请,请原谅。做出怀疑您这种事情……,正在深深地反省。”
木野:“那么就这样了。我已经得走了不走不行。”
时雨泽:“那怎么行!先别走!求您了!再多说点!对了到现在为止在访问过的国家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请一定多说点!我会把那些写成文章的~!”
木野:“虽然十分可惜……。因为已经到了三天了。”
时雨泽:“…………还只有五分钟。”
木野:“好了,我们走吧艾尔梅斯。那么再见了(吵闹的引擎声)。”
时雨泽:“啊~,我说——”
木野:“(电话声听不真切。声音一边远去)艾尔梅斯,那是海带么?”
时雨泽:“啊啊……。等一下……。等一下啊~……(含泪的声音)”
“嘟——,嘟——,嘟——”




2002年 1月

时雨泽惠一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