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21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续•战车的故事 -Spirit-

原作:时雨泽 惠一


“说的就是那个,没错吧。”
“是啊。但是--”
木野与艾尔梅斯,眺望着浮游战车的背影。
对颜色是黑的,炮塔的右侧有三根红色纵线,左侧画着貘的图形的战车的背影,到看不见为止一直眺望着。


从那之后,究竟经过了多少年月,当事的战车也慢慢弄不清楚了。
这里那里的草原、森林、山地、沙漠,战车一边飘飘悠悠地浮着一边四处彷徨。战死的车长在最后命令道要破坏的战车,不管走到哪里都没能找到。
战车一直不断彷徨游荡。有的时候被酷暑烘烤,有的时候被豪雨冲刷,有的时候被强风吹袭,又有的时候被积雪掩埋。
为了充电,连续好几个月在太阳下面一动不动的事情也曾经有过。战车一边在车体的这里那里堆积着锈斑,一边丢落着许多零件,一直持续不断地移动着。
但是某个时候,在不知道那里究竟是哪里的郁郁苍苍的森林中,
“车长殿下,已经动不了了。”
终于战车出了故障,没有办法再从那里移动到别处了。也无法再浮在空中,将沉重的巨体落在了倒下的树木上。
“车长殿下,非常抱歉。您最后的命令,没有办法完成了。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战车那样说了之后,什么都不考虑了。

“--这个还是能动的哦。没有全部坏掉啊。”
“真的~~?要是真的那好厉害~~。”
战车下一次考虑什么事情,是在想从近处听到的是谁的声音呢的时候。让自从不能动了之后就一直把开关关掉的,可以看到外面的瞄准装置开始工作。
战车看到了。在森林中向前倾斜栽倒,被许多落叶覆盖着的车体上,有两个小孩子爬在上面。一个是戴着帽子的男孩子,一个是梳辫子的女孩子。两个人都是,看上去在十岁前后。穿着被机油弄脏的,上下一体的灰色全身作业服。
两个人看上去很高兴似的,开始将堆积在车体上的落叶扫开。
“谁?--是谁啊?你们是谁?”
战车隔了很久再次开口说话。那已经是自很久以前的过去,遇到摩托拉德先生与旅行者小姐以来的事情了。
立刻,从男孩子和女孩子那里有回答返回。
“您好,战车先生。您好。”
“您好~~!果然没有全部坏掉~~!好厉害~~!”
被说了那样的话,战车开始变得悲伤。
“确实,并没有全部都坏掉也说不定。但是,已经不能动了。已经动不了了。什么办法都没有。”
战车那样说了之后,小孩子们很高兴似地说道。
“那么~,我们来为您修好。”
“修好~~!”
小孩子们只说了那两句之后就走掉了。
战车又沉默下来。闭上了眼睛。
决定认为这是做了个梦而已。

战车下一次看到的,是不可置信的光景。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车体的周围有各种各样的零件被堆积起来。不管哪一个,都是对现在的战车而言必要的零件。
然后,男孩子与女孩子在早晨的阳光下正在拼命地工作着。两个人把零件抬起来,将之与战车的损坏的零件一一交换。对于沉重的零件,两个人连乘坐着来到这里的小型卡车上的吊车都用上了。
“在做什么?在做什么啊?”
战车十分迷惑这么一问,
“正在修理啊!”
“要修好~~!能修好~~!”
男孩子与女孩子无忧无虑地说道。脸上虽然有沾上机油弄脏的地方,但是笑脸是一片晴朗。
“无法置信。无法置信。”
战车说道。但是,小孩子们手脚利索地将作业一路进行下去。就那样,在那一天的中午时分,
“无法置信……”
战车已经基本上全部修好了。将发电机连好供给电力,让全部功能复活,浮游器再度开始工作,巨大的车体,虽然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之后,但是再次轻飘飘地浮了起来。
“成功啦~~!”
“啦~~!”
两个人拍着手欢天喜地。战车询问道为什么会做那种事情。于是两个人,
“因为被大师傅锻炼过而已啊。”
“而已啊~~。”
仿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般说道。照两个人的说法,两人以前都是在被称作大师傅的一流的机械工手下干活,所以据说修好损坏的车辆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战车对两个人表示了谢意。使用能够想得到的所有感谢的话,表示了谢意。两个人闹得非常脸红不好意思。
那之后,
“还有这个~~,”
女孩子把一个箱子给战车看。箱子里装着已经完全变黄了的人类的骨头,有一个人的份。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锈住了不能动的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是枪械。这里是指手枪。)也在里面。
“是在里面的人~~。死掉的人,大师傅说应该要‘mai zang’的~~。”
“要怎么办?”
男孩子问道,战车一时之间沉默着。然后,
“请用人类的方法,处理吧。千万拜托。千万拜托了。”
两个人说知道了。然后,
“那么跟我们来。”
“来~~。”
因为说得实在是太干脆,战车连反驳都没法反驳变成了跟着去的结果。
小型卡车颠颠簸簸地穿过森林,后面,一边将树木咔嚓咔嚓地推倒,低低浮在空中的战车跟着。
穿出森林越过小丘,在傍晚的薄暮渐渐迫近的时刻,一路行来到达的是小小的工场。在连国家也没有的荒野中,孤零零地建造着工场,在里面用来修理的机械,与等待修理的机械四处散乱。工场周围农田铺展,种植着蔬菜。
在工场停下卡车,两个小孩子拿着箱子与铁锹,轻快地一步一步只管走着。战车也是,慢慢地跟着向前。
天空被染成一片朱红,鲜明地照耀着位于高空的云朵的时刻,战车在坟墓的前面。在草原的正中,有一个钢骨做的墓志伫立。两个小孩子在那旁边掘出洞穴,将箱子里的东西,车长的遗体与遗物埋葬了。
对将被泥土弄脏的双手合十默祷的两人,战车再一次表示了谢意。然后,让两个人乘坐在炮塔上回去。

第二天的早上,战车对正在井边洗脸的两人询问道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两人老老实实地述说了各种事情。
以前住在位于离这里很近的地方的国家的事情。两个人都是在小的时候被父母舍弃,在地下人行道生活的时候被大师傅捡到,学习了机械的修理保养之后一起工作的事情。工场是大师傅建造的。因为在过去的战争中被放弃的战车和装甲车这里那里到处都随便丢着,所以将零件收集起来修理好之后,卖给国家的事情。
“要卖掉吗?是为了那个目的才修好的吗?”
虽然战车吃了一惊,但是两个人将头部横向摇动。
“不卖哟~~”
“因为战车又卖不掉。在国家卖得掉的,是可以耕田啊撒种子的机械。所以说,平常总是改造成那个样子的。但是,没有完全坏掉的战车是没办法改造的啊。”
战车松了一口气,这样吗,如此喃喃说道。
“但是,大师傅不久以前,突然感冒,突然死掉了。”
“死掉了~~。不管摇晃多少次都不起来~~。”
“所以说,就埋在大师傅以前很喜欢的那个草原了。虽说以前想过要是谁也不在会寂寞,但是因为那个人在一起所以已经不寂寞了对吧。”
“对吧~~。肯定可以做好朋友的对吧~~。”
战车向两个人询问道。
“大师傅先生,对于你们两个人来说,是好人吗?”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嗯,这样回答之后,战车说道。
“两个都是好人的话,我想一定可以做好朋友的。”

到了这一天的中午时分,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
因为战车进不了工场,所以在外面休息。因为很重所以稍微陷进了泥土里。两个人铺上了蓬布,将战车全部都覆盖住。
“淋湿的话会感冒哟~~。”
“战车是不会感冒的。”
“没关系没关系。”
男孩子说道。

在淅淅沥沥落下的雨中,战车披着蓬布在休息。
“战车长殿下……。可称幸运,拜两个勇敢的小孩子之赐修理好了。”
战车喃喃说道。
“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找到。没有办法找到。战车长命令说要破坏掉的战车,究竟在什么地方呢?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在工场的里面,男孩子与女孩子,一边叮叮当当地工作着,一边讲话。
“战车,不知为什么看上去很没精神呢。”
“嗯。没精神~~。”
“明明都修好了啊。”
“了啊~~。”
“我们来为他提提精神吧。”
“嗯。我们来为他提精神~~。但是,战车的精神,是什么~~?”
“嗯~~这个……,我们俩,要是很精神的话会做什么呢?”
“么呢~~?”
“明白了!要是很精神就会开心地闹腾!”
“没错~~,闹腾~~!‘呀啊~~!’地叫着闹腾~~!”
“如果是战车的话,‘吱咚~~!’地打大炮,就是那个了啊!”
“嗯。就是那个啦~~!就是‘吱咚~~!’啦~~!”
“但是,要怎么办呢?要怎么提精神呢?”
“呢~~?”
“瞧着实~在非常寂寞所以啊。”
“所以啊~~。因为就他一个所以啊~~。”
“没错啊!我们俩因为有两个人,所以就算大师傅死掉了也不寂寞啊。所以说,我们再做一台,给战车做一台战车的伙伴!”
“没错~~!给战车做~~!”
“绝对会高兴的啊!”
“会高兴呢~~。”
“那样的话,就是‘吱咚~~!’了啊。”
“那样的话,就是‘吱咚~~!’啦~~。”
两个人这么说了之后,很高兴似地蹦蹦跶跶地跳来跳去。
“马上动手~!”
“动手~~!”
“只需要外面的话,是一转眼的事情啊!”
“事情啊~~!”
两个人把工作丢下不管,开始寻找看上去能用的零件。
决定用在工场里面就有的,改造成拖拉机的履带车辆上贴上铁板的办法。
然后制造了空壳子的炮塔。用雨水管制造了大炮。将颜色涂成黑的。在炮塔的右侧,画上了红色的三根纵线。在左侧,虽说搞不明白是什么还是画上了动物的图形,跟那台战车上的一模一样的图形。
那台车辆,在晚上完成了。
“明天,要是天晴的话就给他看!”
“看~~!”
淅淅沥沥地下着的雨,在拂晓的时候停下了。

男孩子与女孩子,为战车把蓬布摘掉了。
在晴朗的早晨的阳光下,朝露美丽地闪耀着。
“两个人都是,真的是非常感谢。因为有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已经要走了不走不行。”
“诶~~,稍微等一下啊。”
“下啊~~。”
两个人急急忙忙回到了工场。
战车慢慢地将巨体提起。浮游器开始工作,令沉重的装甲的团块震动着,在擦着地面将离未离的高度轻轻地浮了起来。
就在那个时候。
从工场后面,传来了叽叽嘎嘎的声音,一边翻掘着泥泞的地面,一台战车现出了身形。
“啊~!”
浮在空中的战车,因为实在是太过吃惊而叫出了声。
“找到了……”

在跑在地面上的空壳子战车里面,
“绝对会很高兴的!”
“的~~!”
坐在车上的两人叫出了声。

“找到了啊车长殿下!”
战车动了起来。微速前进。将车体前方慢慢地面对‘敌方战车’。
“终于找到了啊。终于找到了。车长殿下。请欢喜吧。请欢喜吧。‘颜色是黑的,炮塔的右侧有三根红色纵线,左侧画着貘的图形的战车,要将其绝对地确实地破坏掉。’——在您长眠的这块土地,可以把这条命令完成了。命令,终于可以完成了。”
低沉的马达的咆哮。沉重的炮塔平滑地旋转,主炮,口径二百毫米的滑膛炮,将凶恶的喷火口一点一点抬起。
“火力控制系统检查——没有问题。炮身安定机构检查——没有问题。”
干净利索地,战车将过去车长曾说过的事,切实地一一做好。
“来自敌方战车的激光照射——无。其他敌人踪迹——无。第一发——穿甲弹。第二发——反装甲榴弹。”
刚刚修好的自动装填系统,将贫铀穿甲弹的巨大弩箭塞进了长长的炮身尾部。
“装填——完了!”
在炮塔的后部,红色的小灯点亮。炮身唰唰~地移动,将慢慢吞吞地移动着的空壳子战车捕捉到炮口前方,然后随着其移动而微微转动。
“瞄准——完了!”
然后,代替现在已经不在的车长,战车叫道。
“开火~~~!”





叽叽嘎嘎叽叽嘎嘎叽叽嘎嘎。
空壳子战车,一直来到浮在空中的战车的眼前停了下来。
“为什么……”
战车的主炮保持沉默,尽管如此还是瞄准着空壳子战车,一直追随着其移动。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开火!为什么!”
没有回答战车的人。
终于其巨体,沙~~地失去了力量,慢慢地落到了湿润的泥土上。落下来,车体的下半部分陷了进去。
“快看快看~~!”
“看~~!”
男孩子与女孩子的声音。那声音从就在眼前的空壳子战车那里传来。用薄薄的铁板做成的舱盖打开,两个人把头伸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对于什么事情都不明白,单只是重复着疑问的词语的战车,
“看做得一模一样是吧!”
“是吧~~!”
两个人取出了大大的镜子。是以前在浴室的镜子。
战车的瞄准装置捕捉到了镜子。捕捉到了映在镜子中的,一半被泥土掩埋的战车。
“为什么!”
战车清清楚楚地识别了其身姿,对于那是什么东西完全理解了。然后,简直如同别开视线一般将炮塔飞快地转开的时候,
吱咚~~!
受了潮的火药终于被点燃,轰鸣声震动了四周一片。冲击波将草叶上的露水全部扫掉。
以声音的五倍以上的速度,炮弹飞出炮口,向着晴朗的天空的另一边,一瞬之间就飞了过去。

在绿色的草原的正中,孤零零地建造着工场。
在工场旁边有一台巨大的战车,和一台小小的空壳子战车。
然后,
“成功啦~~!”
“好厉害~~!”
两个小孩子欢闹的叫声,一直不断地回荡着。






(第九卷 第九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