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22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认可的国度 -A Vote-

原作:时雨泽 惠一



在灌木零星生长的草原上,一台摩托拉德(注:二轮车。仅指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正在飞驰。
那是在后轮两侧以及上方满载着旅行用的行李的摩托拉德。一边让毫无顾忌的爆破音回响着,一边在单只是笔直延伸的孤零零一条道路上前进。呈现泛红的茶色的道路的泥土,由于是干季的缘故而布满了细小的裂纹。
车手穿着茶色的外套,将多余的长长衣角分别卷在两腿上固定住。在头上戴着有帽檐和可以翻下来的护耳的帽子。眼前罩着风镜。风镜下的表情很年轻。大约是十五岁左右。
不知是不是前进方向上的太阳过于眩目,车手用左手将帽檐稍稍压低了一点。
“嗯。果然是不需要啊。”
车手一上来就突然如此说道。摩托拉德反问。
“什么东西呀?木野。”
“外套。这个时期的话,在跑的时候不需要。稍微有点热呐。”
被称作木野的车手,将外套的领口打开,让风可以吹进去。外套下面穿着黑色的夹克衫。
“停下来脱掉?”
摩托拉德问道。
“不,不用。再说已经看到了。你看,艾尔梅斯。”
木野用手指出的道路前方,在比地平线稍微近一点的地方,可以看到如同放平的棍棒一般的长方形的影子。那是国家的城墙。
“从那个国家出来的时候,就只穿夹克衫。外套应该是放行李架吧。因为往后会越来越热,所以衬衫也得换成比较薄的种类。”
“防寒服之类呢?再怎么说也已经不需要了吧不是么?”
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问道。木野点头。
“说的是啊。防寒帽也是防寒手套也是都不需要了吧。这之后,到下个冬天为止一直留在身边带着走的余力也没有。要么卖掉,要么跟什么东西交换,要么扔掉,没别的办法啊。虽说是相当地喜欢。”
木野用稍微有点可惜似的口气说道。
“也是,不过没办法。不需要的东西能够干干净净一股脑扔掉这种,也是人类的才能啊。”
艾尔梅斯安慰道。然后继续道。
“虽说偶尔超不擅长的人也是存在的。不需要的东西没办法扔掉,结果房间的一半被占领掉的人之类。”
“忘记什么时候碰到的那个写东西的先生就是那样啊。因为没办法扔掉书在那里喘不过气。”
木野说道。
迫近的城墙越来越高,很快到达了城门前方。

在城门,将入国审查做完。
木野被介绍到了跟提出的要求一样的旅店。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转为黄昏。
淋浴与晚餐之后,木野正在看着挂在门厅中的,这个国家的地图。
“噢噢~!旅行者小姐欢迎欢迎!来得真太好了!欢迎来到本旅馆!”
被用巨大的粗粗的声音一叫,木野回过身。
大约五六十岁左右的男性站在那里。穿着是令人无法认为他是旅店雇员那种程度的,十分随意的打扮。
对于感到疑惑的木野,
“老子我啊,是这个旅馆的所有者。别客气坐啊。在这国家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事我就来一样样告诉你。”
男人用回响在整个门厅中程度的巨大音量说道。看上去是醉得有相当的程度。正在前台值班的雇员非常明显地皱起眉头,木野清楚地看到了那情形。
木野问了好之后在沙发上坐下。男人坐到对面。
男人虽然是什么都没被问起,但是将自己创立了这个旅馆的事情;现在是全部都交给子孙们办,自己过着悠闲平稳的生活的事情之类,单方面地用巨大音量讲述道。
木野虽然只是随便应着声,但是,
“旅行者您,是凑着狂欢节来的没错吧?”
对于男人的那句话做出反应,询问道那是指什么事情。
“什么呀,原来不知道啊。好~极!就来告诉你。首先,关于这个国家要稍微讲一点。”
男人那样说了之后,做了简单的说明。
这个国家是王国,然后国王必须是医师否则绝对不行,有这样的规矩。
在福利十分完善的这个国家当中,医疗费用完全不需要交付,所有人都可以在皇家医院接受治疗。然后,在国王手下工作的医生的社会意义上的地位很高。
“然后,说到狂欢节,正确来说也并不是有狂欢节,其实是有投票日,狂欢节算是那投票日的附赠。应该说是投票节哈。”
男人说道。
“投票,吗?是选什么呢?”
对于木野的提问,男人咧嘴一笑。然后,
“是选‘不需要的人’。然后请那个人去死。不需要的玩艺,要干干净净一股脑处分掉这个意思啊。”
故意将声音放低说道。

男人说这是历史意义上重要的事情,如此说了之后,开始进行投票的说明。
在大约一百五十年左右之前的过去。歉收不断持续,这个国家陷入了深刻的粮食危机。饥荒与疾病蔓延开来。
当时的国王,作为最后的手段做出了削减人口的计划。为了选择应该死的人,对于所有的国民,让他们投票选出‘对于自己而言必要的人’,将‘不管被谁都没有被选中的人’,决定由国家杀掉。即使那是自己也是一样,国王如此下定决心付诸了实行。
恐怖的投票的结果,不管被谁都没有被认为是必要的人,连一个都没有。
“不管是在怎样的状态,不需要的人这种东西根本没有——”
国王对于国民的整体意识非常感激,对于自己的决断感到羞耻,选择了靠大家来共同分担困难渡过难关的道路。
终于危机解除,然后这件事情,也成为了这个国家变成今天这样的福利国家的契机。
自那以来,这项在历史上拥有重要意义的投票,决定每年都必须要进行。对所有会写字的国民,让他们将对于自己而言认为是必要的人的名字,不管多少人都写下来。
每年,不管被谁都没有被写下名字的人是没有的。在这个国家中,全部人都互相认为彼此是必要的而生存着。对于那一点,所有人一起来庆祝。

“原来如此……。那么,实际上处分这种事情是没有的是吧。”
木野问道。
“那是~!自然不用说啊。关于那种人的事情听都没听说过啊。‘因为不被认为是必要的,所以劳驾请您去死’这种事情,这里跟那样的疯子国家是不同的。虽说为了处分用的装置这种东西也算是有的,但是真的使用的事情是一次都没有。听说是故意让它生了锈放在王宫做装饰的。怎么样,是个好故事没错吧?感动了没有!”
男人那样说了之后,用粗粗的声音非常吵闹地笑了。
“那个……”
在男人的身旁,穿着西装的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站着,用相当为难的表情对男人说道。
“父亲大人,能不能拜托您再安静一点呢?”
“说什么!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变那么了不起了!别忘了这儿是老子我创立的旅馆。知道还是不知道?”
男人马上大吼了回去。穿西装的男人畏缩。
“不是,所以说啊——”
“喂!已经够了给我退下!干活去干活!你小子要跟老子我一样能悠闲过日子,那还早着差远了。对我指手画脚这种事情,还差个二十年。别忘了现在的老子我同时也是客人!喂经理!听懂了没有?回话怎么说?”
“……是。”
做儿子的,做出没有比这更苦那种程度的苦涩的表情离开。男人对着那个背影,哼~!如此从鼻孔里发出声音。
男人重新转身面对木野。用还是老样子的巨大音量说,
“反正,因为在狂欢节大伙都会喝酒闹腾哈,旅行者小姐也不用顾虑参加就好。因为全都是不要钱的啊,把好吃的东西吃个饱再回来。”
“非常感谢。”
木野彬彬有礼地表达了谢意。
那之后木野开口,询问道有没有能够将已经不需要的自己的冬季装备,交换或者是卖掉的地方。
男人噢~,如此吃了一惊,
“那种事情的话包在我身上。明天就和跟旅馆有生意关系的店联系,不管什么样的破烂都出高价买下来,这么帮你托他们。跟对面打过很长时间交道了。那种程度的小事一定让他们接下来。等狂欢节开始了就到我这儿来哈。”
然后男人又用巨大的音量笑出来。木野说道。
“那可真是太感谢了。”
“没~事儿!再说这人那,不就是互相帮衬着活下去的吗!对于旅行者小姐来说,老子我正是必要的人,就这么回事儿啊!”
男人丝毫不在意周围,粗鲁地叫道。
稍稍环视了一下门厅的木野询问。
“顺便,我有没有投票权?”
“虽说很可惜,但是旅行者没有啊~。”
男人说道。

入国之后第二天的早晨。
木野与拂晓在同时起身。
在熟睡之中的艾尔梅斯的旁边,轻微地做了运动。然后,做了木野将之叫做“卡农”的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是枪械。这里是指手枪。)的训练与保养。
在木野正吃着早饭的时候,响起了好几次焰火。在道路上广播车,
“各位本日乃是投票日。请不要遗忘大家去投票。”
如此来回绕行通知着。

吃完饭之后,木野回到房间。
打开皮包,将厚实的防寒用的上衣与长裤,带有比较厚的护耳的防寒帽,皮革制的防寒手套取了出来。整整齐齐地叠好之后,放到桌子上。
一时之间望着那些东西的木野,喃喃地说道。
“派了很大用场啊。……谢谢。”
“不用客气。”
艾尔梅斯说道。
“什么呀,原来醒着那。”
木野用笑脸回过身。
“没有啊。包括这个在内单纯只是梦话。”
“这样啊……。那么~,差不多也该请你起来了吧。”
木野说了之后,艾尔梅斯用深刻的口气道,
“那可是很难办啊~。你看,就是所谓‘春眠不觉晓’这么回事情。”
“…………”
木野沉默下来。
“怎么了啊?木野。”
“没有搞错呢。”
“真是失礼。”

木野与艾尔梅斯,前往投票所去参观。跟在走在路上的人们身后。
在国家的中央,有被绿色植物环绕的巨大的建筑物,人们一个个进去。这是国王担任院长的中央医院,从警卫士兵那里接受了这样的说明。
因为说是木野与艾尔梅斯不可以进入,所以在入口处参观了一段时间。
“就今年了,绝对不写你的名字。”
“啊啦,我也是啊。”
互相牵着手互相说着笑话的情侣也有。全家人一起前来,投票之后在草地上悠闲地吃着午饭的人们也有。
“还真是和平啊~。”
艾尔梅斯说道。

在中午稍微过去一点的时分。木野正在餐厅喝着茶的时候,再度焰火响起。这是投票结束的信号,有谁如此告诉木野。调查一下结果,了解到‘被任何人都不被认为是必要的人并不存在’之后,狂欢节就会举行。
“到了傍晚就会知道了。虽说反正,有不需要的人的年份之类是绝对没有的。”
那位不知何人说道。
午后比较晚的时候,随意将观光结束掉,木野他们回到了旅店。在旅店周围的道路和广场上,露天排档和桌子的设置,装饰等等,狂欢节的准备正在忙忙碌碌地进行着。
在太阳沉到城墙下面的时分,第三度的焰火响起。然后广播车告知狂欢节将会按照预定计划举行。

在傍晚的薄暮中,狂欢节开始,这里那里到处点亮照明设备,市街开始变得热闹。
木野找到了旅店的所有者,询问道能不能拜托卖掉防寒服。已经是有了相当程度酒意的男人,噢~包在我身上,如此大声说了之后,带着木野前往位于附近的店铺。
如同怒吼着闯入一般进了店门之后,向店铺的主人询问能值多少。主人说了价钱。男人说是从很久以前就打交道的关系不是吗,再抬高点,如此硬逼,做出了相当过分的要求。一段时间你来我往之后,主人做出实在是非常厌恶的表情,用高出许多的高价不情不愿地接受了交涉。
“那就再会了啊!旅行者小姐,狂欢节开开心心玩哈!”
男人心情舒畅地出了店铺。店铺的主人用冷淡厌烦的眼光目送了他。
木野对店铺的主人说道。
“对于那一位,各位看上去心里都有不少各种各样的啊。”
主人看着木野,
“那一层看得明白着可还是拜托那个男人的小姐您,也算是个相当不简单的人物啊。……虽说,要不是那样旅行这种事情压根儿干不下去也说不定。算了没关系。不要介意。”
“那可真是,多谢了。顺便,那边的衬衫请拿四件。”
主人开口,好嘞,如此说了之后将拿到手中的衬衫用纸包起来。忽然把手停了下来。
“……那人也是啊~,以前也不是那个模样的。自己一个人白手起家,明明一直操心经营旅馆管得好好的,夫人先过世,听周围人劝告退休之后就整天泡在酒缸里头了。到现在已经不仅是被附近邻居,亲人也是旅馆工作的人也是,都是被敬而远之那。真是的,可不想落到那种样子。单纯只是给谁谁添麻烦的人生之类。”
主人用快要吐出来的口气说道。
木野低声,原来如此,这样喃喃道。
那之后木野混进狂欢节,将被分发的食物能吃多少就吃了多少,将需要的东西用低价买进之后回来了。
回到旅店的时候,在大道上旅店的所有者正在醉酒胡闹。

第二天,也就是木野入国之后第三天的早晨。
木野还是老样子,与拂晓在同时起身。进行了“卡农”的保养与训练。
然后,木野注意到大道稍微有些喧闹。从窗口看到在玄关前有车辆停下,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官进入旅店。
木野下楼来到前厅。身穿睡衣的旅店所有者的儿子与亲属,还有其他的雇员正在听着警察的话。
木野向侍者中的一人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
“大老板先生去世了。”
用苦涩凝重的神情如此告知。
“?”
木野询问了原因。
旅店大老板虽然昨夜没有回来,但因为是狂欢节所以谁都没有在意。但是,拂晓的时候倒在屋后小路上被人发现,在刚才被送入的医院中确认了死亡。据说是急性的心脏麻痹。
“所以说,明明早就说了不要饮酒过度……”
旅店所有者的儿子,用从心底里受不了的神情,无力地说道。
那之后木野,目送儿子与亲属和警察一起出去。
对侍者询问道葬礼今天会不会有。侍者回答。
“不,很可惜但是旅行的客人啊,在这个国家里面没有所谓葬礼这种东西的。跟亲属的告别仪式结束之后,大概在今天过中午的时候,遗骨的骨灰就会被放进位于国家外面的公共墓地。……人那,要是死掉了就是到此为止了啊。”

中午时分。
木野将行李整理好,给艾尔梅斯补充了燃料之后出国了。穿着夹克衫,腰部用宽宽的皮带收紧。在右腿边挂着“卡农”的枪套。
外套则是团起来捆在行李架上。
在出了西侧的城门马上就是的地方,道路右侧有如同公园一般的区域铺展开来。种植着巨大的树木,地面整顿过,处处都有拥有长椅与屋顶的休息处,以及巨大的石碑建造着。
在其一角有几个人聚集在一起,正在做什么事情。他们解散开来,向木野他们这边走来。一个人看到木野,你好旅行的客人,如此开口打招呼。那是死去的旅店所有者的儿子。
“已经结束了。就是那边的石碑。要是没关系的话……”
“好的。”
“我们这就回去了。旅行的客人,保重身体。”
目送穿过城门的一行走远之后,木野推着艾尔梅斯向石碑走去。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还有进行打扫的几个工作人员还留在那边。
“医生。我们这就先走了。”
工作人员们对白大褂的男人打过招呼,将工具收拾起来向城门方向回去了。
男人正在朝文件上填写着什么。注意到木野,一边动手写着一边说道。
“我是,医生。必须要写埋葬证明所以。”
“原来如此。”
木野在石碑前面摘下帽子,轻轻地闭上眼睛微微动了嘴唇。而后,告诉医生说之前在被埋葬的人的旅店住宿。
“这样吗。”
医生喃喃说道。停下手看着木野。
“啊,呃~~这个……。那么就是说旅行者小姐二位,出了国已经这就要走得很远了是吧?现在,就一会儿有没有时间呢?想稍微跟您讲讲话。”
“虽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时间。”
“什么话?是有趣的话?”
艾尔梅斯问道。医生回答,
“这个么。虽说不知道是不是有趣,但是我想一定能成为旅途见闻。是关于这个国家的非常好的制度。”

医生结束了细微繁杂的文件工作,将文件夹合上。然后,将等在一边木野与艾尔梅斯引到附近的休息处。
医生指着长椅给木野劝座,自己也正要坐下,然后说因为白大褂会弄脏而没有坐。木野在停在旁边的艾尔梅斯上坐下。
“那么,讲什么话?”
艾尔梅斯问道。医生轻轻地微笑了一下,
“实际上,今天早晨去世的,刚才被埋葬的那个人,是我杀死的。”
用很普通的口气说道。
木野并没有改变表情,询问道。
“请问是怎么回事?”
“没别的了,就是字面那个意思。我,是将那个男人直接下手杀死的。他在拂晓被送到中央医院来的时候,单纯只是急性酒精中毒,意识也是,虽然可以看到混浊情况可是是有意识的。但是,在急救处理之后发现并确认了是阿诺尼玛。因此将药物用点滴注射,请他去世了。那时觉得相当的紧张。毕竟我一个人干还是第一次所以。”
“这话听不明白啊。‘阿诺尼玛’是什么?”
艾尔梅斯问道。
医生则是,
“啊,很抱歉……。呃~,所谓阿诺尼玛,是这个国家的医疗用语,指‘在投票中没有被任何人写下名字的人。存在的继续没有被认可的人。’的意思。呃~,投票这件事情,还有历史背景之类请问您知道吗?”
木野点了头。然后说道。
“从第一次开始到现在为止,谁也没有被处分,虽然是这样听说的。”
医生稍微用开玩笑的口气道,
“那个全部是谎话。”
“……那么,就是说实际上是有的?”
医生点头。
“是的。从大饥荒时候的第一次开始,阿诺尼玛就有相当不少。希望减掉吃饭的嘴的小孩子之类,没有用的老人之类是主要的。当时的国王大人,虽然据说是一旦决定下来要做就一定会实行的信念坚定的人,但是应该是想到公开进行处分到底还是不好吧。要是被认为是恐怖统治,对于其他的希望他们得到幸福,被认为是必要的国民来说也不好。在那种情况下,想到了对于谁来说都不会成为心理上的负担的,秘密进行处分这个办法。”
“具体来说,是怎~么做?”
艾尔梅斯问道。
“很简单啊。啊,国王大人是医生,作为中央医院院长领导着所有的医生这一点您知道吗?”
医生稍稍用自豪的样子说道。木野点头。
“我们医生,将处分,在医院内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加以完成。用投票得到结果之后,那个人就会被载入名单。然后,在那个人自己来医院或者被送到医院的机会,在那里请他过世。在下一次投票之前。”
“原来如此。”“呵~~啊。”
“因为重伤重病被送来的人,只要放着不管就会死。不是那样的人也是,随便注射药物之类,打没有用的点滴之类,说是病况突然恶化就可以处分。最容易办而且数量最多的是交通事故。就算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伤,实际上已经撞到了头部,有颅内出血,之类的理由可以用。其他很简单的就是酒精中毒了。”
医生继续说。
“但是,偶尔真的,毫不大意毫无破绽的阿诺尼玛也是有的哦。不会受伤,不会生病那种人。在那种情况下什么办法都没有,就会在法律规定的每年一次的定期健康检查的时候,用实际上没有的疾病作为原因进行处分之类。”
木野询问。
“将那件事,每年都一直不断地在持续吗?”
“没错,是这样。已经是变成象传统一样的东西了啊。每年大约,都是一打前后这样吧。被处分的人。”
“不会露馅吗?”
“算是吧,虽说被怀疑的事情是有的……。但是,一来真正的意外死亡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另外再怎么说,原本就是‘不管被谁都不被认为是必要的人’所以啊。说死因有疑问这样刨根问底被追究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有的。就算是有亲属,虽说也会跟普通一样夸张地表达悲痛之类,但是人不在了心里应该是非常高兴吧。到了第二天,不对,等埋葬一结束就已经心情爽快没有什么留恋了。再说保险金也会一分钱不少地发下来,埋葬费用国家会负担。顺便在交通事故的情况,加害者作为处分的协助者,会有非常有利的判决下达,是这样的。”
“原来如此。”
医生翻开了手中的文件。
“呃~,在这个人的情况……,啊啊,果然去年也是前年也是都很少啊。最近应该是被人觉得厌烦到了相当一个程度了吧。这一期在第一个被处分,真的是偶然情况。因为恰好被送到医院里来,所以就交给了我这个值班医生。因为是简单的种类。”
医生合上文件。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但是,实际动手来做可是觉得相当紧张啊。想着要是在途中唰一下坐起来那要如何是好之类。平安无事地结束掉,死亡诊断书也写好,埋葬也结束。作为医生的经验应该又稍微增长了一点吧,是这种心情。所以说,想要让谁听听我讲的话这样。”
医生一边稍稍有点脸红一边说道。
“知道这件事情的,是只有医生吗?护士小姐也知道?”
对于木野的问题,医生点了头。
“是只有医生与护士。在皇家大学从医学或者护理专业毕业,进一步还有国家资格考试。合格之后谒见国王大人的时候才第一次,直接从大人口中听说所有的事情。啊,允许实际进行处分的只有医生而已。”
“第一次知道那个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感动……,应该是吧。当然,一来也很吃惊,一直都被骗了,这种感觉也稍微有那么一点,可是尽管如此心还是被国王大人充满力量的话语打动了。‘诸君。多余的东西,就是不需要的东西。对于人来说也是对于国家来说也是,将有必要的东西好好地保持,将没有必要的东西干干净净处分掉,这是必要的。然后,凭借诸君各自高度的技术与更高的志向,今后就成为那一重任的担负之人。’——哎呀……,真是非常感动……”
医生的眼睛稍稍变得湿润。之后看着木野,热心地进行诉说。
“我个人是这么想的,所谓人类,是在人与人之间生存的东西不是吗?所以说,在那里被判断为不需要的人,是不可以再呆下去的。是应该被处分的。这个,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是没有任何多余和浪费的国家建设。是真正的福利政策。然后能够做到那个的,只有从事与医疗相关的工作的人。所以说我,对于这项工作感到是非常有作为工作的意义的。”
木野沉默着,听着医生的话。
“在处分上失败,这种事情没有吗?”
艾尔梅斯如此询问道,医生马上,
“怎么可能!”
用很大的声音说道,更加热情地开始讲述。
“对于医生和护士来说,失误什么的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啊!我们,赌上我们的荣誉和自尊保证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如果对于人类来说,是有被时间或者周围状况逼迫而一不小心做出失误的可能性的话,那么将那种情况用几个人的知识与经验来加以补充完善,就是所谓人类的智慧。就连那个都做不到的人如果存在的话,希望他们现在马上就把执照上交还回来啊。”
医生用严厉的口气说道。
“我自己,对于治疗也是处分也是,还想再积累更多更多的经验。‘应该拯救的人切实地加以拯救,应该处分的人切实地加以处分。’真希望早点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够格的医生。”
“原来如此。嗯,算是相当的有趣。”
艾尔梅斯说道。医生对于刚才稍微变得有些热血沸腾的自己感到脸红。
“谢谢您听了我讲的话。在国家里面的话,因为这件事情是不可以公开说出口的。现在觉得心里非常地畅快。旅行的客人您也是,要是身体的状况变坏了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请过来。我会负起责任来照顾您。因为我们不管对于怎样的难度很高的手术也是对长期住院也是,然后对方是旅行的客人也是,费用之类是完全一点都不会收的。这个国家所自豪的,最高水平的治疗,我可以保证提供。”

医生轻轻地挥了手,向着城门方向回去了。
木野推着艾尔梅斯从墓地走出来,发动了引擎。只是飞快地瞥了石碑一次,然后起动。
“…………”
一段时间之内,木野一言不发地骑着艾尔梅斯跑着。跑在灌木生长的草原上的孤零零一条道路上。
很快,艾尔梅斯说道。
“木野。现在木野正在考虑什么要不要来猜猜看。”
“嗯?好啊。”
木野说了之后,
“要是猜中的话可真厉害啊。”
如此补充道。
艾尔梅斯开口,
“嗯~~这样……,木野啊,听了那个医生讲的,从到现在为止的自身的经验出发正在这样考虑。”
稍微摆了点架子之后说道。
“‘啊啊,原来是免费的啊……。这样真不如受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伤之类,在医院里接受个健康诊断之类的就好了啊。虽说打针是很不喜欢。’”
“…………”
木野沉默下去。摩托拉德一边让十分规则的引擎声回响着,一边淡淡地跑着。
“艾尔梅斯……”
“嗯?”
木野做出苦涩的表情说道。
“正确。一字一句丝毫不差。”
艾尔梅斯,
“没错吧~?”
很开心似的说道。然后立刻,
“啊!如此说来!”
大声叫了出来。木野说什么,如此问道。
“防寒手套,已经卖掉了来着?”
“是啊。”
木野点了头。
“但是啊,因为说怕现在戴着的这副手套受损伤,所以作为捡柴之类的作业用,直到完全破破烂烂为止还是决定先留下来吧,以前没这么说过?有那么一段时间以前。”
“…………”
木野来了个急刹车。艾尔梅斯一边让后轮华丽地横着打滑一边停下。
木野将脸转向自己就在刚才跑过的道路。在地平线的前方,连城墙的影子都看不见。
“……说过。”
对于用怃然地表情眺望着道路的木野,艾尔梅斯用与平常毫无变化的口气说道。
“真是不象木野会做出来的低级错误啊。”
“…………”
木野保持着一脸苦相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要怎么办?回去?”
对于艾尔梅斯的问题,
“那个做不到。”
木野很干脆地回答。
“手套呢?”
木野一边将视线与前轮向着前进方向转过去一边回答。
“等什么时候到别的什么地方,寻找可以作为替代的东西吧。”
“也是噢。”
“走吧。”
木野如此说了之后,起动了艾尔梅斯。
一瞬之间空转了一下的后轮卷起尘烟。然后摩托拉德跑远了。






(第四卷 第八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