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23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译注:两短篇为单行DVD《塔之国》的附录。]



[扉页]

我们是为何,为了什么缘故而来到这个世界上,对于这类事情不要烦恼。
我们单单只是,为了得到幸福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然后不管在什么时候的世界上--都有做得到那一点的人也有做不到的人。
-Can You?-




《木野之旅》 错误很多的料理店 -Satisfaction Guaranteed-

原作:时雨泽 惠一



“果然那个就是‘天空的支撑棒’啊。所以说落下来落到这种程度。这样说如何?”
阴沉昏暗的云层下面,在荒野中孤零零一条道路上,一台摩托拉德(注:是二轮车。仅仅指代不能浮空飞行的种类。)正在飞驰着。
那是在后轮的左右两侧装上了黑色的箱子,在箱子上方的行李架上载着皮包和睡袋,正在旅行的摩托拉德。不用说因为只凭摩托拉德自己是没有办法做旅行这种事情的,所以一个车手正在很有车手样地开着车。
车手穿着茶色的外套,将多余的长长衣角分别卷在两边腿上固定着。头上有顶带有帽檐和可以翻下来的护耳的帽子。眼前戴着风镜,为了防尘将脸用大手帕蒙着。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似乎是年轻人的样子。
车手回答摩托拉德。
“不会特意去否定之,大概是这样吧。一来也真的是从那开始就一直天气都不好。不过比起那个……”
“比起那个?”
“肚子饿了……”
“所以说啊,停下来吃点东西如何?”
摩托拉德用一副受不了的口气对车手说。车手则是,
“明明已经都看见了?在这里休息是时间的浪费啊。”
这样反驳道。道路延伸的前方,在粗糙嶙峋的岩石山丘的对面,颜色与天空同样是钝重灰色的城墙已经在视野之中。那是国家。
摩托拉德用稍稍类似责问一般的口气反驳。
“你知道吗?木野。摩托拉德的驾驶是体育运动哦。即使单只是在跑--”
“‘着但就这一样就要消耗相当多的能量。很快在自己都还没有感觉的时候就会全身使不出力气--’,是吧。都不知道已经听过多少次了啊,艾尔梅斯。”
被称作木野的车手,在途中把话头抢掉了。
“要是知道的话就更是。”
被称作艾尔梅斯的摩托拉德再度用一副受不了的口气说。


“这差不多真的,觉得肚子饿了啊……。好累。快倒了。”
木野说道。真的是十分疲劳的表情。木野穿着黑色的夹克衫,在身旁有艾尔梅斯在,那里是国家的里面。
在木野的身后,有之前刚刚钻过的城墙。在眼前,有住宅和店铺排列着的这个国家的繁华街道。虽然太阳还是老样子完全看不见,但时间是恰好中午。
“在寻找旅店之前?”
艾尔梅斯问道,
“嗯。先找餐厅。”
木野稍稍有点开心似的说。然后继续道。
“说到底果然旅行的乐趣之一,就是在各种各样的国家吃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一点,我这么想。料理可以将那个国家直接地表现出来,以前有谁是这样说的。说是了解那个国家的,最最简单而且肚子也可以撑满的很开心的手段,这样。”
“真是那么一回事么。”
“另外--”
“另外?”
“每天每天净是不好吃的便携食品的话……,心情会变得很烦躁的。也不一定为什么事情,就是会变得很想要打打枪之类的……”
“好危险啊~。不过也是,空着肚子的时候啊很穷的时候想法会变得很混乱不稳妥估计也是没有办法的吧。--所谓‘衣食足而煮莲藕’这种讲法而已。”
“没错呢。”
木野静静地点了头。艾尔梅斯说道。
“你这是累到相当程度了啊,木野。”


“这个?是什么啊……?”
木野询问道。
木野在吧台式餐桌前坐在椅子上。身旁有艾尔梅斯,那里是又宽敞又清洁的店堂当中。以白色为基调的空间中,桌子与椅子整然排列着。星星点点的客人也看得到。
在木野面前,是刚刚被端来的料理的盘子。在盘子中,不知道该说是钝黄色还是黄土色,还是说是完全没有换过的洗画笔的水那样,总而言之就是实在不能算是干净的颜色的,不知道什么稠呼呼的没有配料的炖菜那样的东西,满满当当盛在里面。
“问是什么,就是您点的料理啊。午间特别餐。”
吧台对面的,戴着高高的帽子的作厨师打扮的年轻大哥,如此很疑惑似的说,然后立刻,
“啊,这样啊旅行的客人这是在这个国家进餐的第一次啊!这样啊这样啊。--欢迎来到我们国家。”
很开心似地说道。
“正如您所言,那么可以请您说明一下么?”
木野如此说,厨师则是好的很高兴效劳,如此说道。
“在这个国家,料理就只有那个别的没有啊。只有那个才是料理。菜单上列出来的,只有把那个盛多少在盘子里面的区别而已。午间特别餐是很合算的。”
“呵啊……”
“那么,那个,到底究竟是什么?”
从旁边艾尔梅斯问道。
“这个是,将人类所需要的营养元素,以平衡的比例全部包括在里面的特制品。具体里面有什么要是一一说明的话虽然会很长,但是全部是用天然的原材料制成的。令人怀疑的添加物之类完全没有使用哦。”
“呵~~。”
艾尔梅斯那样回答了之后,那个料理本身非常令人怀疑,并没有如此说。
“那就是说……,那个……,我或者别的旅行者携带着四处跑的,四方形的便携食品,跟那个差不多的东西吗?”
木野也算是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顾忌地提出了问题。
“说的没错呢。说不定挺相似的。”
厨师如同完全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回答道。
“…………”
“总之先请品尝一口。”
总之木野先把被摆在盘子旁边的大大的银色勺子拿到手中,放进了盘子。将勺子向下沉的时候,感觉到很不舒服的抵抗力。完全沉进去的时候,咕啵~~,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木野就如此顺势,将粘度非常高的“料理”稠稠地舀起来,放进嘴里。吃了下去。
“…………”
勺子从木野的口中离开。木野的眼睛睁大了。
从那之后,足足有十秒左右的时间,静静地流了过去。
“如何?”
艾尔梅斯问道,僵在那里的木野只低声说了一句。
“味道……,没有。完全没有……”
吧唧~。
“正是如此啊!那正是要点!”
厨师帅气地打了个响指,那可真的实在是很开心似的如此说道。
“不愧是旅行的客人!真是太好了能够注意到这个!”
虽说实在不太明白到底有什么‘不愧是’,但是厨师大大地夸奖了木野。
“正是如此!这个料理中完全没有味道!用各种各样的原材料的绝妙的搭配,一边将营养元素的完美过度的平衡加以保持,一边将其味道全部打消掉,是这样制作的。虽说一见之下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是这个凭一般普通的技术可是做不到的啊。”
“为什么呢,请问?”
将勺子放在盘子里面的木野,询问了其理由。
再度厨师很高兴似地,
“正是那个!那才是我们国家的‘体贴关心’啊。”
那样说道。没错确实是那样说的。
木野与艾尔梅斯,‘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实在听不懂所以快点继续说明下去’,用就差把这话说出口的表情,沉默地看着厨师。
厨师对于那样的视线的含义并没有特意加以深刻考虑,还是用从刚才开始的开开心心的心情回答。
“没错那个就是,能够让所有的人都得到满足的‘体贴关心’。--因个人的区别,对于味道的感觉方式是不同的不是么?就算是同一种料理,感觉方式也不同。所以说,在存在对于餐点心满意足的人的反面,‘这么难吃的东西真不应该吃’、‘太甜了’、‘太辣了’、‘好咸’这样感到愤怒的人也存在。”
然后厨师在那里,做出稍微有点悲伤一般的表情。然后继续下去。
“不能够让客人所有的人,也就是百分之一百的人得到满足,这究竟是什么事情?那种事情,作为服务业而言,也就是说作为‘服务’而言难道不是错误的吗?如果将服务作为对于谁的‘奉献’来考虑的话,不能够让所有人得到满足的奉献这种东西根本不是真正的奉献啊!我们国家如此考虑,正是对于所有的人都不会给予不快之感的料理--也就是‘没有味道的料理’才是终极而且是至高无上的菜单,做出了这样的回答。然后经过长年的努力开发出这种‘料理’,将菜谱加以推广,成功地在外食产业中做到了同时一齐推出!”
厨师如此说道。木野对着他,抬头仰望着一动不动地凝视。
“很厉害吧?”
“…………”
“这个料理不管走到我国的什么地方都可以吃得到哦。基本上都是这个。”
“…………”
“很厉害吧?”
“…………”
“请问您怎么了吗?”


“穷人本性~。”
艾尔梅斯说道。木野他们正在城中的大道上飞驰。
然后木野开口,即使是那样的东西但总算也算是食物这一点,然后因为是将许多生物杀掉结果才制成的东西,所以没有办法把那个浪费掉这一点,将这两点告诉了艾尔梅斯。
“不过话说回来,单只是没有开枪打那个厨师这一点也已经算是不错了啊。”
艾尔梅斯说道,木野回答。
“我可不会做那种事情的啊。”
那之后,在银色的边框东一块西一块有剥落的风镜下面,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决心的相貌发出光芒。
“但是,晚饭--。不管怎么样都要--。”
“木野,速度过快。”


在找到的便宜旅店,
“旅行的客人。晚餐与早餐,可以在旅店的餐厅食用。份量要如何是好?”
木野回绝了。
“出发喽。”
“好嘞。总算放晴了啊。”
傍晚,云层缝隙间的天空被染成通红的时分。穿着黑色夹克衫的木野骑着艾尔梅斯,前往国家中的某一个地方。


“想来就是这里。”
木野停下艾尔梅斯,关掉了引擎。那个地方离开国家的中心部有段距离,建筑物也很少,在道路两侧是杂木林展开。在碎石路上进到深处的地方,隔着淡淡的薄暮,孤零零一间店铺进入视野。木野推着艾尔梅斯走到那里。
那是小小的一幢独门独户的住宅。在相对宽阔的玄关上方,有一块‘餐厅’的招牌。然后在玄关旁边另有一块,让人觉得是随便找了块什么木板随便用毛笔与油漆乱涂上去的招牌斜靠在那里。
看清那块招牌,艾尔梅斯说道。
“就这里,似乎没有错呢。”
木野推着艾尔梅斯,进入了店堂。店堂中虽然点着灯,排列着桌子和椅子,但是客人只有一个。年轻的男人,独自一人在喝着茶。瞥了一眼进来的木野,立刻就站起身来,算帐付掉钱走了出去。
很快从店堂深处,头上缠着一条布带的中年男人走出来。应该是四十多岁吧。虽然穿着白色的围裙,但也是弄脏到了一定程度。
那个男人,店铺的主人一看到木野便道,
“啊啊?没看见那块招牌吗--”
然后正在说着的途中反应过来,
“哦~这个,是旅行的客人吗。失礼了。来得太好了。请随便坐。”
木野放下撑脚架让艾尔梅斯站好,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朝挂在墙上的菜单看去。在那里只写着一样。写在那里的是,
“这家店的餐点。套餐。昼•夜。”
就只有那个。
木野点了一人份的‘这家店的餐点。夜里的套餐。’。端来茶水的主人,好,如此回答之后消失在厨房。
一时之间时间静静流淌。


“久等了。”
然后在木野面前,好些盘子被店铺的主人用自己的手排列好。用从牡蛎制作的调味酱调味的牛肉与蔬菜的炒菜。炸得金黄酥脆浇上又甜又辣的调味汁的鸡肉。将米饭与蔬菜与肉类混在一起炒好在上面盖上酥酥软软的鸡蛋与虾仁炒好勾芡的配料的东西。在用面粉做的皮当中包进肉类和蔬菜蒸熟的东西。
看到那些,
“…………”
木野一时之间忍住变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之后,
“不客气了。”
开始吃。
吃完了。
“好快~!”
艾尔梅斯非常受不了。主人一边端出添的茶水,一边开口道,虽然很年轻但是这个吃相倒真是相当不错啊,看上去似乎很高兴一般如此说。
“顺便,旅行的客人是怎么知道这家店的?要是可以的话请告诉我。”
主人如此询问,木野老老实实地,在东边城门旁边餐厅的年轻的厨师,‘知不知道还是以前那种老样子的,服务很差的店呢’这么一问他作为只限这里不要说给人家听的话而告诉了我,这样说道。于是主人的脸稍稍变得阴暗下来。
“这样啊……。那家伙,因为以前是我的大徒弟那。虽说当然是这个国家的料理变成那个样子之前的话了……。是个在奇妙的地方很讲道义规矩的男人。”
“这个店开下去很困难?”
艾尔梅斯唐突地询问。主人说算是啊,如此喃喃说道之后,
“与其说是困难,比那更讨厌的事情也是有的啊。”
“什么事?”
艾尔梅斯又问道。木野悠悠闲闲地,一边啜饮着茶水一边听着话。
“是‘抗议行动’。”
主人回答。
“抗议行动?”
“没错。偶尔会有坐大客车来到这里的自称‘我们乃是市民团体’的再怎么看都来路不正的团体,在店前面静坐之类竖起旗帜之类大张声势。‘这家店,将太辣的料理到现在还是一直不断地端上桌面,冒渎不擅长吃辣的我等,将应当给予所有人的服务保持偏颇的状态不断地提供着!现在马上停止!’之类。另外的日子有另外的团体跑来,‘这家店将太甜的料理现在还是--’之类,再另外的家伙们则是‘这家店将太咸--’之类的。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家店的味道知道得很清楚,还故意来吃然后来提意见--,也就是说连从最初开始就是以抗议为目的的家伙都有。说真的实在烦人。”
“呵--”
“当然,过去没有那种事情。虽说是令人讨厌的词,但是这个也是所谓时代潮流这种东西也未可知啊。为大家所追求的,是‘正确的味道’这号玩意啊。但是我,一直到死为止都要一直在这里提供我自己的味道,是这么想的。”
“原来如此。”
听着话的木野把茶喝完,将茶杯放在桌子上,
“真是非常美味。承蒙款待。”
用笑脸和很大的声音如此说道的店堂的玄关侧面,让人觉得是随便找了块什么木板随便用毛笔与油漆乱涂上去的招牌斜靠在那里。
在那上面,书写着两项事项。


一项是,
“对于未满十八岁的国民进入本店加以禁止。”
另一项是,
“虽然本店的料理含有不适当的味道,但是考虑到料理的作品性就那样原封不动端上餐桌。”





(单行DVD 附录I)








《木野之旅》 那个时候的志洲大人 -at the Riverside-

原作:时雨泽 惠一



“志洲大人……。虽然非常的难以开口……”
“什么事?陆。没关系啊。反正闲着。”
“在这条河中,该不会是并没有鱼的吧?”
“…………”
“……志洲大人?”
“实际上我也是,在考虑那个可能性。这么长时间都钓不到的话。”
“原来是这样吗。”
“岂止是钓不到,完全连咬饵都没有一次。”
“确实如此啊。”
“陆,要不要稍微潜个水去看看再来?”
“敬谢不敏。另外再说就算潜下去……”
“也是,因为水太浑所以什么也看不见吗。没错啊。”
“请问打算怎么办呢?”
“再一会儿,多坚持一下看看吧……。再说忽然一下子就钓到的事情也是有的啊。”
“是啊。”

“肚子饿了那。”
“是啊。我也是。”
“真是毫无情趣的荒凉地方啊。”
“同感。”
“要是再往前一直都是这个样子,那果然还是只有在这条河里抓鱼没有别的办法啊。”
“是啊。这种程度的河,再往前一段时间之内应该也不会再有了吧。”
“只有越野车的燃料倒是足够的啊。很讽刺地。”
“是啊。”
“水也有。就在眼前。”
“有许多。”
“就是食物吗……。那个国家真是个计算失误啊。”
“是啊。”
“二话不说居然是搬家吗。还想着不至于吧,真没想到已经是所有人一起迁移之后了。”
“似乎走时连什么情报都没有留下呢。那尸体是?”
“谁知道呢。大概是盗贼们的互相残杀吧。”

“钓不到那。”
“是啊。”
“半天是浪费掉了。虽然说到底,本来也并不是说就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
“请问打算怎么办呢?”
“饵还在吗?--还好好地挂在上面那。”
“那个虫子,该不会算不上是诱饵吧。”
“不知道能不能算。但是其他也没有。”
“是啊。”
“就这么再饿下去的话……”
“什么?”
“我和陆对战,胜利一方拿失败一方来吃,这个怎么样?”
“是终于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了吗?”
“是终于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了。所谓弱肉强食啊。”
“在下认为非常地符合道理。但是--”
“但是?”
“赢不了的决胜负不去做。到那个时候就请不用客气。”
“简单就放弃是不好的哦。比如趁睡觉的时候袭击之类,首先把刀抢走之类。”
“正在考虑那样的事情这一点,完全是秘密。”
“没错没错。直到最后都不放弃。如果为了活下去的话啊。”

“但是真是钓不到啊。”
“钓不到呢。”
“这就放弃,然后到下一个国家为止,能够减轻多少体重做个记录如何?”
“说不定那也不错。”
“在这条河里,并没有鱼也讲不定呢。”
“是啊。”
“没有鱼的话,就是把整整一天浪费掉了这个结果啊。”
“是的。不过也就可以死心。”
“是啊。--饵还是有的。”
“请问打算怎么办呢?”
“收手吧。在变暗之前从这里……”
“啊--”
“……看到了吗?陆。”
“看到了。”
“刚才那是鱼吧。很大啊。”
“的确是鱼。很大。”
“确实是蹦出来了吧?”
“看到了。蹦出水来。”
“再一会儿……,多坚持一下看看?”
“是啊……。再一会儿。”

“肚子饿了那。陆。”
“是啊。”




(单行DVD 附录II)







《木野之旅》 单行DVD 《塔之国》 后记


~~~~~~~
‘×文’
--Preface--



列位大家好。在下是雨泽惠一(Amesawa Megumihajime)。
不是打错字。是雨泽惠一。允许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的话,在下乃是与时雨泽惠一(Shigusawa Keiichi)氏拥有相同的工作场所的同伴,常常一起去吃牛肉饭。两个人撒上四个人份的辣椒粉,堆上五个人份的红生姜。已经被店员盯上了。
那么,这一次的“后记”就由区区在下,雨泽惠一来为大家送上。原本说起来这部“短篇动画DVD附属”的故事,就不是由最近各种各样事情相当繁忙的时雨泽惠一氏,而是预定由区区在下,雨泽惠一来创作新篇。作为其证据,电击hp二十一号,四百十页的贩卖通知上在下的名字清清楚楚地印刷在上面。清清楚楚地,没错是清清楚楚地。--你瞧没错吧。
但是,正当我来到提笔就要动手的紧要关头的时候时雨泽氏从背后将我的肩膀紧紧抓住,
“雨泽,还是我来写吧。‘木野之旅’是在下的作品。老子想要负责到最后。”
用湿润的眼睛如此坚定有力地说道。第一人称每句各自不同这是他的坏毛病。
这个那个如此这般,正文到底还是时雨泽氏动手,然后作为预定的残余就只有这“后记”的左右两页合起来的一面由我来负责,如此决定了下来。正文那一边,在旁边的桌子上时雨泽氏正在,
“执笔!呜喔~~!老子正在动手写!其•执笔!那就是写!现在!”
一边大叫着诸如此类的话一边敲着键盘。就不能普通平常地写么这个人。

那么那么,要很有“后记”样子地,在这里写上几句谢辞。
首先是对于名字列在这部小册子上的,毫无遗漏所有的工作人员的各位--时雨泽惠一那里从心底里抱有感谢的心情据说如此(编辑部注•此乃原文原封不动)。
然后对于阅读了《木野之旅》的,完完全全所有的读者的各位--时雨泽惠一不管什么时候都祈祷着你们大家的健康与幸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编辑部注•此乃原文原封不动)。
然后,对于各位的叫做“人生”的长长的长长的旅程,《木野之旅》就算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能够得以结伴同行,并且如果能够给各位带来美妙的回忆的话那么就觉得非常的高兴然后觉得真是对得起身为作者这一辈子,如上内容的喃喃自语时雨泽氏曾经说过。我确实听到了。是的。
那么再会。



2003年 1月

时雨泽惠一

@在这部“后记”中微微淡淡地包含有虚构亦未可知。

~~~~~~~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