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1x24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0点海外剧场]木野之旅作者:Irregulars


《木野之旅》 说服力II -Persuader II-

原作:时雨泽 惠一



横挥的匕首,擦过蹲下身的木野头顶。几根短短的黑发在空中飞舞飘落。
木野从沉下身的姿势开始发动,将握在右手中的黑色匕首向上挥去。以刚刚从自己头部上方向左侧通过的手臂的手腕为目标,为了让刀尖可以够到而在双脚贯足力气。
然后,木野的匕首通过一无所有的空间。木野在了解到自己的攻击够不到目标的瞬间,立刻向后方一个箭步倒退下去。从脚下的土地上有薄薄的尘烟泛起。
木野一边瞪眼盯着对手一边重新将匕首摆好架势。一直覆盖到手腕的皮手套被握紧发出声响。
木野穿着肘部与肩部缝有护垫的灰色长袖圆领衫,下半身是绿色的带大口袋的宽松长裤。穿着便于行动的胶底的运动鞋,将勒得比较紧的风镜戴在眼前。汗水流过额头,触到风镜的边框,慢慢的洇开。
与木野对峙的,是个子高大,然后体格壮实的男人。年龄是中年,短短的茶色头发的发际已经后退了相当多。戴着颜色很深的太阳眼镜,将目光隐藏在镜片后面。拥有被藏青色的短袖汗衫包裹着的筋骨强健肌肉坟起如同钢铁一般的肉体,上臂也如同圆木一般粗壮。在短运动裤下,露出果然也是一样粗壮的两腿。虽然是很简单的穿着,但是只有脚下穿着比较厚实的袜子,与黑色的短靴。
在男人的右手中,握着无光泽银色的,刀身细瘦但是很长的匕首。
“嗯。沉下身体避开的这一招,感觉相当不错哦。木野。”
男人用柔和的口气开口搭话。男人的表情如同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沙发上一般安稳,呼吸十分规律没有丝毫紊乱。
“谢了……”
木野保持瞪着眼睛的表情,保持对峙的姿势用平板的语气冷淡地回话。然后呼出一两口气,调整呼吸。
在那两人的旁边,在两人所在的道路的旁边,
“因为是被夸奖所以明明老老实实地高兴就好了啊--”
放下中间的两脚架被停放在那里的艾尔梅斯,用紧张感为零的口气说道。
道路被两边的森林夹在当中,笔直地延伸着。在路边的艾尔梅斯身后,以郁郁苍苍的森林为背景,有一座圆木小屋。所有的窗户都微微打开,露台上面被晾晒着的床单被初夏的微风吹拂正在轻轻飘动。在旁边的小马房中,一匹马儿用看上去十分和平的目光望着两人。
“那么。”
男人说了之后,唰~地如同猫一般弓起了背。左脚轻轻拖后,双膝微微弯曲,将右手的匕首连同手臂一起移到身前。匕首虽然看上去与真货一模一样,但是是用硬质橡胶做的训练用,只有刀刃部分被涂成了银色。
“…………”
保持沉默,木野也将自己的橡胶匕首重新握紧。握着虽然不是很长但是也不短的那把匕首,同样唰~地摆出相同的架势。
男人脚底不离地面用垫步慢慢地接近了一点,木野瞪住太阳眼镜镜片深处的瞳孔。
木野并不将身体往后缩,保持与男人对称的架势,继续等待对手的接近。
男人的右臂仿佛有弹性一般柔韧有力地被挥动起来,刀尖轻巧地画出圆圈飞舞。一边柔软地晃动着上半身,男人还是用垫步又接近了一步。
在两人的距离接近到比位于旁边的艾尔梅斯的全长更短的时候,
“——~!”
木野一边短短地呼出一口气一边飞身扑出。从左脚拖后的姿势开始发动,将身体猛然全力向前方弹出去。向着男人右臂的手腕内侧,沿一边拉回来一边切割的方向伸出了匕首的刀尖。
男人弯起手肘缩回了右臂。弯曲左膝沉下身体,在同时将身体向左前方倒去,由外向内甩动右臂。向着位于可及之处的木野右膝的膝弯内侧伸出了匕首。
“哒~!”
“呵~”
木野的吐气开声,与男人心有所感的声音。
木野如同侧踢的准备动作一般,大大地弯起右膝将脚抬了起来。男人的匕首撞到木野的鞋子的胶底。受到如同向下跺脚一般的木野的猛踢,男人的匕首弹飞出去,一直滑到道路与森林的交界处。
凭着踢腿的反作用力木野以左脚为轴心向后方转了半圈,在同时男人如同录像画面倒放一般回到原来的姿势迅速地拉开距离。
“喔,不错么。”
在艾尔梅斯将感想说完之前,木野向着手中没有武器的男人猛冲过去。将左手搭在紧握匕首的右手上,将手臂紧压腹部在胸腹之间的位置固定,
“——哒~~!”
与吐气开声,和拼死的形貌一起将全身朝着男人撞上去。
“凭这个大概能赢吧?”
艾尔梅斯不禁喃喃说了一句。与男人之间的距离,木野的突击所需要的,是三步。
在木野的第一步男人口角绽开微笑,在第二步的途中用左手从短运动裤的口袋中将另一把橡胶匕首反手抽了出来。配合第三步动作一边将右脚与身体大大向后缩,一边将橡胶匕首刺进了整个人撞上来的木野的右边侧腹部。
“嘎~~——!”
以深深陷进侧腹部的橡胶匕首为支点,被自己的前冲之势带动,木野飞了出去。木野的身体大约浮在空中飞了两秒左右,落到泥土上,滚了三圈,把脸撞进了路边的草丛。
“啊啦啦~。”
在艾尔梅斯失望的声音上,
“咳咳~!”
木野的声音重叠。木野只是一次在草上吐出大量的唾液,然后因为疼痛一边低低呻吟着一边在道路上翻来覆去地滚动。头部与脸与身体被尘土弄脏,渐渐变成茶色。
汗都没有出一滴的男人,把被踢飞的匕首拾回来放进口袋,然后在艾尔梅斯旁边等待着木野起身。
大约三十秒钟过去,刚才还是泥土上的破烂抹布一般的木野,慢慢地站起身来。拍打全身的尘土,擦掉脸上与汗水混在一起的泥巴,摘下风镜,
“…………”
对于乱糟糟沾满尘土的头发连抓都没抓一下,走到男人面前。然后,对男人低下了头。
“非常感谢。”
“嗯。今天的实战训练结束。”
男人在太阳眼镜下面露出笑脸。
“最开始的蹲身闪避,观察和反应很好。虽说我以为那一下可以招呼到咽喉,不过躲得好。接下去将下段斩击用脚弹出去那一手,那个从一开始就是那么打算的吗?”
木野点头。
“是的。一来第一击划不到手腕那一点我也明白,以前输在那招上过的,接下去会朝着膝盖后面来那一点也预想过。要是能把那招弹出去的话,从以前开始就这么想着一直想要试试看的。”
“相当不错。——那之后呢?”
“之后,用以前学到的,压上体重深深刺进去的手段来最后解决,虽然是这么想的……”
“没有想过有可能还有一把?”
“……没有想过。”
“那个也是,这一次的败因之一啊。”
男人很干脆地说道,然后乓地拍拍巨大的手掌。
“今天全部结束。要等下一次了。后天我会再来的。——但是,如果是真正的战斗的话是没有下一次的哦。”

“又‘死掉了’啊。真正的战斗的话是没有下一次的哦,木野。”
“我知道啊。艾尔梅斯。”
木野与艾尔梅斯目送男人骑马离去。木野虽然是与训练时相同的浑身沾满尘土的打扮,但是腰部缠着枪套,一支汉德•帕斯埃达(注:帕斯埃达是枪械。这里是指手枪。),大口径的左轮枪挂在身上。
等到男人消失在视野中,木野拔出了腰上的左轮枪。用左手的迅速的动作扳起撞锤,从腰部的位置打出第一发。在稍微离开一段距离的树枝上挂着的平底锅上,弹丸命中。之后连续打了五发,铅制的弹丸在铁板上穿洞的声音连续听到五次。
“嗯~~嗯。就算在生气也能好好地打中那。漂亮。”
虽然艾尔梅斯这么说,
“…………”
但是木野一言不发地将左轮枪收回枪套。
如同以枪声为信号一般,从圆木小屋中,将长长的银发束成一束的老婆婆现出身形。身上套着围裙,在腰后装有将短短的左轮枪收在里面的枪套。老婆婆从露台上,对木野柔和地搭话。
“又是‘死掉了’吗,木野。——那么,洗过脸换了衣服,然后一起来喝茶吧。”

在圆木小屋的宽广的露台上,放着木制的圆桌子。床单已经被收起来,绳子卷了起来。
浮在空中的丝丝缕缕的白色云彩将太阳时而遮住时而露出,在那样的天空下老婆婆与木野将茶杯放在面前坐在桌边。
“真是好闻的香气。”
老婆婆很高兴似的说道,端起白底上画着蓝色洋葱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
一边看着保持怃然的表情不变的木野,一边将茶杯放回碟子上。
“赢不了……”
木野喃喃道。
“到今天已经,到刚才,我已经输了五十四次。死了五十四次。”
老婆婆将双肘撑在桌子上交叉手指,将下巴搁在上面。很开心似的看着面前的人,看着头发上还稍微沾着一点泥土的木野。
“所谓训练真是好东西啊。要是不是那样的话,要找人陪我喝这杯茶,就需要五十五个木野了。”
“五十五个木野,想象一下好像感觉很不舒服。但是要让擦车轮的话会擦得很快也说不定。”
在露台边缘,被停放在刚刚上了斜坡的位置的艾尔梅斯说道。
木野将那样的艾尔梅斯毫不在意地无视掉,笔直地凝视着老婆婆的脸,
“赢不了……。到底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可以赢过那位使匕首的先生呢?”
老婆婆微笑着点头。
“是的,能赢的啊。木野,你是能赢的。自己拥有的知识与经验,然后还有技术,如果能够发挥出来去挑战的话,你甚至现在马上就可以战胜他。”
“但是……”
“直到找到那个为止之前的失败,是比胜利更加有价值的东西。”
“……是。”
“不到达能够赢过那个人那种程度的水准的话,象过去的我一样去旅行是不可能的。”
“…………”

第二天的第二天。
铅灰色的云层覆盖天空,蓝天也是太阳也是都看不见。强风不断吹着,推动云层流动。拂动草木枝叶,令森林仿佛充满骚动。
穿着圆领衫的木野,正在道路上挖坑。一个并不是那么大也不是那么深的坑,用铁锹挖着。
“木野。再怎么也不能那么干啊。在听?”
被停放在小屋旁边的艾尔梅斯开口搭话,但是木野无视之继续挖坑。看不到老婆婆的身影。
“木野?木野?”
“没别的办法只有这个。”
木野一边挖坑一边道。
“那种卑怯的事情。木野的作战方案乱七八糟没道理啊。”
“不管被说什么都不要紧。如果是旅行途中的‘真正的战斗’的话……”
“如果是真正的战斗的话?”
“死掉的话是没有下一次的……”
“这个虽然是那样没错啦。但是就算用这种作战方案赢了也没关系?”
木野挖完了坑,将铁锹扛在肩上朝小屋里走进去。进去之前一边瞪眼盯着艾尔梅斯一边说。
“没有下一次的!”


风变得越来越强,就在那样的时候一匹马载着男人沿着道路走来。
木野站在道路正中央,等待着使匕首的男人。戴着风镜和手套。手中是橡胶匕首。
马上的男人,即使阴天也不摘下太阳眼镜的男人,止住了马儿的脚步。
“你好。今天也请多关照。”
看着如此说道的木野的表情,看着风镜下的瞳孔,男人实在是非常高兴似的在脸上绽开笑容。
“表情真是不错啊,今天。”
然后从马上下来,将爱马送进小马房。
男人回到道路上,与在那里两腿分立笔直站着等待的木野拉开距离对峙。从口袋里随随便便地取出橡胶匕首。轻轻地在手中转了一圈,紧紧握住。
“开始吧。——来吧。”
“是。”
在森林悉悉簌簌的蠢动之中,男人弯下膝盖摆出架势。
然后木野,从站着的位置倒退了三步。
“?”
男人小小地歪歪头。
在后退到的位置有一根折断的树的枝条。木野的脚为了不踩到那根树枝而避开。
下一个瞬间,木野将拿在右手中的匕首扔掉。在那匕首落到泥土上之前,右脚有意地踩上了那根树枝。用猛烈的势头。
“什么~?”
男人的惊奇转化为声音发出。以那根树枝为杠杆,道路的泥土中有什么东西飞出来。在坑当中盖着布片与泥土的东西,大口径的左轮枪,一边缓慢地旋转着一边现出身形。在木野右侧身边飞舞在空中。
“——~!”
男人做出了与巨体不相称的突击。腿上的肌肉变粗了一圈猛踢泥土。
一边看着男人的样子,木野毫不慌张,保持没有表情的脸,将右手向下挥去。本来在空中的左轮枪,现在来到了木野手中。
木野用大拇指扳起撞锤,瞄准猛冲过来的男人的厚实的胸廓,扣动了扳机。
钝重的破裂音。
披着白色的烟雾飞出枪口的弹丸,命中了男人的腹部,
“咕~!”
男人虽然没有露出受到弹丸损害的样子,但是停下了脚步。被厚实的腹肌挡了下来的橡胶制的弹头,扑通一下落到了男人脚下。
隔着几步的距离,男人与木野面对面。男人的嘴角绽开微笑。是很开心似的笑容。
木野射击。将第二发与第三发射向男人的胸部,打在心脏的位置。橡胶的子弹各自都没有错过目标,在听凭射击的男人身前落下滚动。
最后的枪声流走,风声回到那周围。
“赢了哦。”
木野还是将左轮枪拿在已经放下的右手中,如此说道。
小屋的门打开,走出来的老婆婆,从露台上眺望着二人。
木野抬头仰视老婆婆,
“赢了。”
如此简短地说道。
在两个人之间,艾尔梅斯低声喃喃道。
“不,那么说不好吧~。”

“啊哈哈!啊哈哈哈!终于输了啊!”
男人的豪放的笑声,将风声赶走。
“啊哈哈哈哈!总算输掉了!——哎呀,太棒了!”
并非只有男人,老婆婆也仿佛很高兴似的,
“是啊。到现在为止真的是辛苦您了。”
“您这是说到哪儿去了。很有趣也很开心。教的时候也是,然后现在也是。”
将独自默然无语交互看着二人的木野丢在一边,老婆婆与男人看上去实在是非常开心的样子。
两个人关于今后以及谢礼的事情稍微说了几句,然后男人,
“木野。太棒了!”
留下这样的话,之后什么都没说,跨上牵出来的自己的马催马疾驰。仿佛心情很好似的在马背上颠着,顺着来时的道路走远了。
在那里,在道路正中间孤零零站着的木野,与旁边的艾尔梅斯,然后是露台上的老婆婆还留着。老婆婆开口。
“木野。”
“是。”
老婆婆将笑脸转向木野。
“赢了啊。”
“——是。”
“这个,那样没关系吗?”
艾尔梅斯这么一问,
“当然没关系。你刚才不是也看着么。木野作了准备,然后取胜的场面。”
“那个虽说是没错,可是对匕首用帕斯埃达,那个不会太诈了?”
老婆婆轻快地点了一下头,
“是啊。非常的诈。”
“啊咧?”
“木野。——你觉得很诈吗?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卑怯的这样。”
这一次是木野清清楚楚地点头。
“是的。是狡诈卑怯的手段。但是,正因为如此我赢了。我——,因此‘没有死掉’。”
“真是太棒了啊。能够注意到那一点真是太好了。”
老婆婆在露台上浮现出满脸的笑容。然后,
“没关系?”
“没有关系。”
对于艾尔梅斯的问题清清楚楚做出了回答,将视线转向木野。
“木野,你的匕首格斗的技术是有相当水准的哦。一直在做出非常惊人的进步。暂且就这样,即使出去旅行应该也可以保自己一身的平安吧。尽管那样还是完全赢不了那个人,这是因为纯粹的经验差距,然后特别是因为身体条件的区别,只是由那些造成的结果而已。所以,如果就那样继续下去,不管决多少次胜负应该也都是绝对赢不了的吧。那才真的是不管是一百次还是二百次,应该都是你输掉的吧。应该都是‘死掉了’的吧。”
“…………”
“在为了守护自己,或者说为了守护什么别人,而不得不战斗的时候最最重要的事情,应该一直放在头脑中的事情——是‘出其不意地偷袭’这一点。在对手还没有准备过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或者说从对面的帕斯埃达射程够不到的地方,单方面地将弹丸打过去杀掉对手解决。如果做不到那一点的话,一来是应该为了能够做到那一点而做出最大限度的努力,或者为了能够做到那一点而先逃跑一次也是非常好的方法。越卑怯的方法,也就是越切实的方法。——我们想要通过这场胜负来教给你的,说到底其实就是那种事情啊。你凭自己注意到了那个,然后很漂亮地成功了。就如同那个人看上去很高兴一般,我也是觉得非常高兴。”
“非常感谢。师傅。”
在木野的脸上,浮现出今天第一次笑容。
一边看着那样的木野与老婆婆,
“真是天晓得~。”
艾尔梅斯喃喃道。
“那么木野,要不要进行下一步的修行呢?还是说稍微休息一下呢?”
“请马上指教!”
一边看着看上去很高兴似的木野,老婆婆微微一笑,
“好气势。那么首先,先把那些剩下的橡胶子弹全部打空掉。”
“是。”
连续三声枪响。木野回身便是三发连射,橡胶子弹一边画出高高的弧形弹道,一边还是全部命中了平底锅。
木野回身面向老婆婆。
“那么接下来的一步——”
“是。”
老婆婆将手伸到自己的腰后,打开枪套的盖子。握住那里的左轮枪的枪柄。
“今后就进行突发性的对射的训练。我和你两个人。在森林当中做的那样的橡胶子弹的对射训练,从早到晚在房子里也同样进行。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有破绽就打没有关系。要考虑不管什么时候都被当作目标,保持紧张感进行行动,为了达到那个目标这是最合适的训练。”
“诶?”
“那么开始。”
老婆婆话音未落,就拔出短枪管的左轮枪对准木野。
“诶?”
木野看看拿在右手中的,刚才全部打光了的左轮枪,接下去由于惊讶而抬起脸,视线正对上被朝向自己的老婆婆的笑脸与右手的瞄准,
“啊——”
咚~~。

“就象这样,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时候都不可以放松警惕哦。帕斯埃达的准备要毫不懈怠。没有子弹的帕斯埃达这种东西,不过是镇纸一块啊。”
老婆婆很开心似的留下这样的话,就朝房子里走了进去。
在道路上,额头带上了一块乌青的木野,
“…………”
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眺望着流动的云层。
“木野?”
对于艾尔梅斯的问话,
“啊哈哈~!”
木野一边笑着一边回答。
“好诈。”







(第九卷 第十一话)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