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N.B.K_1x01_离开Manson
主页>ATV2007>周一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N.B.K作者:N.B.K

本期编导:
暂时不能选择多位编导,现以字母顺序排列如下
bleedingapple
bleedingberry
bleedingorange
bleedingpumpkin
——————————————————
主要出场人物
  
  家族团
  Charles Manson:美国史上影响深远的杀人狂及邪教头子
  Charles Manson Jr.:Manson的独子
  Charles "Tex" Watson:曼森家族成员,Tate-LaBianca案主犯之一
  Patricia Krenwinkel, Susan Atkins, Leslie Van Houten:Tate-LaBianca案主犯,Manson曾经最亲密也最死忠的三只小鸭子
  Linda Kassabian:曼森家族成员,后爬墙到原告一方,成为Tate-LaBianca案最关键的证人
  
  涉案名人团
  Roman Polanski:波兰裔著名导演,和他的电影作品同样出名的除了他当年身怀六甲的妻子的惨死,还有他在美期间因诱奸13岁少女罪名成立,逃到了法国,至今不敢回美国
  Sharon Tate:好莱坞演员,名导罗曼•波兰斯基的妻子,曼森家族的受害者
  Rudi Altobelli:当时美国娱乐界名人,Sharon Tate和Roman Polanski的朋友兼房东
  鉴于涉案直接或间接被害的名人或者无名之辈众多,请继续往下阅读……
  
  正义团
  Vincent Bugliosi:Tate-LaBianca案的主要检举人
  Charles Older:Tate-LaBianca案的法官
  Ronald Hughes:Leslie的辩护律师,疑被曼森家族成员杀害
  
  抱大腿团
  Marilyn Manson:一支美国组合,其成员艺名多多少少都和某个杀人狂有关
  Guns N' Roses:即枪花乐队,著名摇滚团体,曾将Manson的一首作品放入专辑
  The South Park:即美国成人动画南方公园,英文脏话教科书
  等各大诸多知名以及非知名歌手乐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nson下的蛋
  
  1993年,小查尔斯•曼森在科罗拉多州自杀身亡。
  同年,曼莲•曼森涉嫌作品蛊惑青少年自杀而遭到起诉。
  曼森家族似乎是个永远不会退出舞台的故事,即使他的肉身已经不能延续到下一代,他的精神依然在不同的年代畅通无阻。人们不再记得他们的样子,只是模糊地知道整个事件的大概,甚至他的支持者也不会再提起黑白大战,大家仍然保持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敬畏和崇拜。相比之下,当年最著名的受害者罗曼•波兰斯基更像魔鬼,独自盘踞在自己的城堡。
  枪花乐队使用了Manson的“Look At Your Game Girl”在“面条事件”专辑中,这首歌曲在这张著名的专辑里承担着寂寂无名的角色,不得不承认当年走运逃过一劫的音乐人Rudi Altobelli至少没说错,Manson毫无音乐天分。公共频道电视剧Criminal Minds的第一季反复提及Manson利用自己拼凑的理论孤立教徒及杀害好莱坞影星引起轰动的先例,尽管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这么做,甚至不是做得最好的那个。百无顾忌而声名狼藉的南方公园把他作为了圣诞特辑的主题,配上那个奇异温暖的名字——Merry Christmas, Charlie Manson,以及更加奇异温暖的内容——竟然没有血!近四十年过去了,美国人却始终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装作客观的样子批判他,给他写信,就像在Lennon死的地方放上鲜花。
  他们膜拜的只是沙漠上的海市蜃楼,放大、空虚、不堪一击,从遥远而光怪陆离的六十年代末投射到今时今日。源头此刻正在安稳地蹲在加利福尼亚Corcoran州立监狱,等待2007年再度提出假释申请的允许。Manson也许和他的家族成员相比算不上是个模范犯人,但却比Hannibal博士安静多了,单人囚室没人可蛊惑,没有镜头追踪的情况下他也无意再在脸上刻完二十六个字母表,越狱大概太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这个传奇人物最多只是偶尔烦躁的时候袭击狱警,用椅子这种六十年代的武器。
  离开了毒品和音乐的年代,Manson就像拔掉毛的孔雀,不得不甘于自己土鸡的样貌。反而牢墙外的人还在孜孜不倦地幻想着Manson家族能够重起炉灶再战江湖。先是1975年,他的家族成员Lynette企图持枪刺杀福特总统,1994年Lynette又因为同样的原因再次被监控起来。1989年,有人探监时给Manson带了一粒子弹,可惜这比Tantalising的水和果子更虚无飘渺,至少给带把枪呢,找颗子弹总比找把枪容易。1997年,经过反复被控在狱中散发毒品之后,人们的想象达到了极限,媒体认为Manson是一个巨大的毒品王国的首脑,在狱中遥控了多种毒品交易,尽管这些毒品他甚至都没见过。Manson被转移到Pelican Bay州立监狱这个传说中条件最艰苦的地方。14个月过后,大概有谁清醒过来觉得这个说法未免也太扯了,把他又转回了Corcoran州立监狱。三十几年,Manson就在不停地转换监狱、更换牢房和提出假释申请之间徒然耗费了自己的时间和火气,他最近一次袭击狱警也几乎在十年前了。
  Leslie,Susan,Katie,三个当年跟他最紧的女朋友,如今同在加利福尼亚的Frontera州立监狱,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再无当年手挽手唱歌跳舞,誓死捍卫Manson教主的风采。她们同样反复提出假释申请。被认为众人中最有可能获得假释的Leslie当年只有十九岁,2002年第十四次假释申请被驳回,年少无知并不能解释一切。虽然她的心理评估认为,她已经对社会没有危害,可是Sharon Tate的妹妹不这么看,她亲自参加了Leslie的假释听证会,提醒大家她们在杀人之后毫无悔意歇斯底里的表现。机会果然是人人平等,当年你不给别人,如今别人不给你。

  最令人惊异的是Charles "Tex" Watson ,他是当年参加屠杀的唯一男性,承担了大部分枪击和致死刀伤的体力活。如今在北加州监狱中,他改信了基督教,写书、结婚、生了四个孩子,并且致力于成为牧师。看起来就算当年没有被关进监狱,他也不可能获得更好的结果。即使他真的完成了从魔鬼到天使的转变,2001年他的第十三次假释申请仍然毫无悬念地被拒绝。

  不知如今的他们看到自己当年在漫长的实际审判上的表现会骄傲还是不解,也不知如今的他们对Manson是不是还怀着同样的敬意。他们究竟学会了思考还是学会了隐瞒,没有人知道,只是很实际地一步一步远离人为附加的荣光,寻找活下去的机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elter Skelter
  
  在本案结束24年后,Larry King在他的脱口秀节目中请来了当年的主要检举人Vincent Bugliosi以及Leslie的代理律师,还有Sharon Tate的妹妹和Leslie的老父。对于这位正派的老人,大多数美国人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他们打电话进来说他女儿早该被处死,而Tate的妹妹也很坚定地认为终生监禁根本不足以弥补Leslie当年的罪过。不知这位父亲是否会和24年前的审判时一样内心煎熬,时间没有带走恐惧和仇恨,只带给了他满头白发。
  1970年的7月24日,Tate-LaBianca案在洛杉矶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当Manson前额上顶着血淋淋的“X”招摇入场,慷慨激昂地声称法庭“不过是成年人的游戏”时,他其实已经在这个游戏里很投入地耍了好一阵子了。他先是提出要自我辩护,被一口回绝后便吵吵闹闹地要求换法官,被他得逞后又开始对指派的律师们挑肥拣瘦,仅在开庭前他和他的小女朋友们就曾四次要求更换律师,结果Manson如愿踢走了眼中钉Ronald Hughes,但后者又被指派给了Leslie来代替另一个眼中钉Reiner。法庭的无视让一直呼风唤雨的Manson十分不爽,他开始想办法给那些Say No的人们一点颜色瞧瞧。6月11日,他和姑娘们在庭上垂下脑袋,张开双臂,做出一副耶稣受难的样子——典型的Manson式艺术风格。
  类似的事情Manson做过不止一次。1970年各大媒体上充斥着Tate-LaBianca案以及曼森家族的消息,有一阵子几乎天天上新闻头条,甚至还惊动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跳出来发表了一番不合时宜的声明。聚光灯下,庭内的Manson不遗余力地展现着自己有限的艺术天分和无限的惑众魅力,而在庭外风餐露宿的家族成员们则把Sweet Home搬到了这里。他们每天吵闹、抗议、做针线活,静待大日子的到来。
  1970年9月26日,在开庭两个月后,一场大火席卷加州南部,60英尺高的火焰横扫了170,000英亩的土地。法庭外的家族成员们却在火光下载歌载舞,为此开心得泪流满面。在这些人看来,大火预示着Manson——他们的领袖、父亲、母亲、情人、Jesus Christ、whatever所预言的末世纪正徐徐拉开大幕,Helter Skelter已然降临。
  Manson最初听到这个单词是在1968年12月,The Beatles发行的新专辑The White Album中。Manson认为远隔重洋的Beatles通过这张专辑在向他发出革命的召唤,他对里面的多首歌曲进行了Manson式的古怪解释,而其中的一首Helter Skelter更被他认为是吹响了新时代革命的号角。痴迷圣经的Manson把启示录中的章节和Beatles的音乐搅和在一起,搞出了一套所谓末世黑白大战的预言:黑人会杀掉所有的白人并取而代之统治世界,曼森家族则因得益于Manson的大智大慧,事先藏身于Manson版诺亚方舟Death Valley而存活下来。取得革命胜利的黑人因为先天的IQ缺陷把整个世界搞得一团糟,只好到沙漠中的Death Valley来找Manson求他上位。于是这位已经变身为小强的先知率领着家族的小小强们重整人类家园,最终走进了新时代。
  当本案的主要检举人Vincent Bugliosi把这套理论抛出来的时候,庭上就座的人们都听得掉了下巴。而无论是本案的Patricia, Susan, Leslie三位被告,还是无间证人Linda Kassabian都证实了这个理论。对此,Manson的说法是:我只是给了这些在外游荡的孩子们一个家,我只是成为了他们希望我成为的人,你们认为我是个坏人,而我不是。
  是不是坏人,只有法庭能说了算。
  1971年1月25日,陪审团裁定包括Manson在内的本案全部五名被告一级谋杀罪名成立。
  1971年3月29日,陪审团判处本案全部五名被告死刑。
  1971年4月19日,本案法官Older判处全部五名被告死刑。
  1972年2月18日,加州最高法院取消死刑,本案被告将在监狱中度过残生。
  至此,法庭上的审判终于告一段落。正义得以伸张,嬉皮得以速死,文明强大的美国向雅皮时代狂奔而去,把一地的鲜血和梦想踩在脚下。传奇而忧伤的六十年代,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 children gone?
  在这场创纪录的长达9个月的审判里,有人哭,有人笑,曼森家族的成员们则一直竭尽所能的吵吵闹闹。跟他们正相反的是被告之一Leslie Van Houten的辩护律师Ronald Hughes。在复活节前一天的审判中,大家再没能看到这名满脸大胡子,一身嬉皮气质的青年律师。直到第二年的3月29日,也就是Tate-LaBianca案几名主犯被判死刑的当天,几个钓鱼人在Sespe Hot Spring发现了他腐败不堪的尸体,法医鉴定为谋杀。尽管没有任何明显的证据,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曼森家族杀害了Ronald Hughes。在前4个多月的审判中,他一直努力向法庭证明其当事人Leslie并不具备独立行为能力,而是在Manson的完全控制下参与了Tate-LaBianca案件,他对Manson无上权威的轻视一直令后者十分恼火。在家族成员们的眼中,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复仇。
  至今为止三十多年过去了,Ronald Hughes安然长眠于洛杉矶的Westwood纪念公墓,冷眼旁观着Manson家族的影响余波未平。他那张酷似圣诞老人的面孔已经人们心中慢慢淡去,杀害他的凶手却至今仍只存在于猜测和传说,而他的死也不过是给L.A.数不清的无头公案又添了一笔坏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奇L.A.警察
  
  如果你爱一个连环杀手,让他去L.A.;
  如果你恨一个连环杀手,让他去L.A.……
  需要注意的是,记得把你的爱人送给洛杉矶警察局Los Angeles Police Department(以下简称LAPD),把你的仇人送给洛杉矶县警察局Los Angeles County Sheriff's Office(以下简称L.A. Sheriff)。
  虽然LAPD擅长把无辜的浣熊屈打成招成犯案的兔子(注解: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洛杉矶警察局(LAPD)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执法机构。为此美国总统决定让他们比试一下。于是他把一只兔子放进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中央情报局派出大批调查人员进入树林,并对每棵树进行讯问,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联邦调查局出动人马包围了树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可兔子并不出来,于是他们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兔子的错。轮到洛杉矶警察局,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几分钟后,拖著一只被打得半死的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里喊著:“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但他们在Tate-LaBianca案件中,智商和情商都欠奉。在这个案件里,LAPD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课程名为:“英明神武”的洛城警察们如何混日子。
  他们曾经得到过很有根据很有理论的怀疑,并且得到同一战线兄弟们的热情帮助——L.A. Sheriff的同事们曾经不止一次地从Sharon Tate、LaBianca以及Gary Hinman的案件里面发现很多关联,这些关联明显到任何人都很难大条地将他们忽略。比如这三起案件的墙上都赫然写着鲜血淋漓的“PIG”字样,以及那些被害者被残忍杀害的死状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L.A. Sheriff几次三番地把怀疑线索告知LAPD,但LAPD的那些兄弟们自视甚高,压根不把L.A. Sheriff这群人民县警的发现当回事。LAPD的警察们更醉心于制作书面卷宗。在Sharon Tate的案件卷宗中,沉溺于当晚到底是你先死还是他先死,以及电话线是杀人前被割断的还是杀人后被割断的这样的细节问题,并且就此认真细致地捣鼓出了“N种理论”。
  他们其实早就能挖出Manson Family——人民的好警察L.A. Sheriff一早就把Gary Hinman案件的主犯Bobby Beausoleil抓住了,并且得知Bobby Beausoleil是跟着Charlie Manson混的。但LAPD的大人们心中早有定论,他们烦透了“嬉皮”这些个字眼,认定Sharon Tate案件跟毒品和瘾君子有关,坚定不移地高举Sharon Tate和LaBianca案毫无关联的大旗,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给乡巴佬L.A. Sheriff兄弟们面子。“书中自有颜如玉”,为了Sharon Tate的案件,他们洋洋洒洒地写了N多本卷宗,里面全是看似重要的废话,以便若干年后给大家留下笑柄。
  他们曾经得到过物证,并且物证曾经情比金坚般得万分确凿。1969年9月1日,也就是案发后的第21天,一个10岁的小男孩发现了凶器——一把点22口径的左轮手枪,他小心翼翼地把这把肮脏生锈、枪把坏了的左轮手枪交给其父亲,其父亲又迅速上缴给LAPD。然而,LAPD的兄弟们再次上演了神神叨叨事件。其实几周前,他们的专家们已经发现Sharon Tate案件中的作案工具是一把点22口径、枪把坏了的左轮手枪,这简直就是天赐的物证。但令人惊奇万分的是,LAPD警察们居然不可思议地无视、遗忘这物证,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就干脆把大条地这物证“擦除”了——是的,那把枪自此以后就不再被提及,神奇地消失了。
  在LAPD们做着无用功的时候,心急如焚的Roman Polanski和等着看戏的民众也都没闲着。案件发生的一个月后,Roman Polanski联合他的名人朋友彼得•赛勒斯(Peter Sellers),尤尔•伯瑞纳(Yul Brynner)以及华伦•比提(Warren Beatty)在洛杉矶当地报纸上刊登了悬赏广告:若能提供Sharon Tate案件凶犯线索的,赏金25万美元。没想到向来不惮以恶意揣摩别人的,还有美国人民,善于幻想的民众们认为这起案件跟黑手党或是波兰秘密警察脱不了干系。
  好在L.A. Sheriff那些有头脑有干劲的人民警察们(L.A. Sheriff的警察是民选产生的)没有误入歧途。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他们认定了数个嫌疑犯,其中赫然有着Charlie Manson的名字。在L.A. Sheriff不遗余力的进程推动下,到了10月中旬,LAPD的那帮爷们才终于醍醐灌顶,开始把Sharon Tate的案件和Gary Hinman以及LaBianca的案子关联起来调查,挖出了Manson Family的老巢——Spahn Ranch。
  Spahn Ranch在上世纪20年代曾是牛仔电影的摄影基地,彼时已是一幅破败景象,但却是曼森家族的Sweet Sweet Home,他们那一大族子乱七八糟而其乐融融地寄居在那里。
  Gary Hinman案的主犯Bobby Beausoleil当然也在那里混。他17岁的小女朋友告诉警察,是Manson把Bobby和一个名叫Susan Atkins的女孩派去向Gary Hinman讨要Hinman继承的遗产,Hinman不从,于是他们就杀了他。小女朋友还回忆起Susan曾经对她说:“我和Hinman大干了一架,刺了他N多刀,真是过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usan说……
  
  Susan说……Susan这个姑娘可真能说的,全拜她喋喋不休的说,所以这三个案件被她说得水落石出,真相大白。除了这些犯下的事件,Susan这姑娘还向我们描绘了另外几起“血色狂想曲”。

  话说警察找到Susan的时候,她已经在监狱里了,这姑娘不是省油的灯,总有办法把自己弄进去。本来警察未曾发现Gary Hinman案件和Tate-LaBianca案件有什么直接的关联,但Susan姑娘念念不忘她过瘾地刺了一个男人的腿N刀。Gary Hinman的腿上并没有被刀刺伤,而Sharon Tate的座上客Voytek Grykowski却有。于是这个姑娘把曼森家族这一大家子都绕了进去。
  早在警察找她之前,Susan这姑娘已经对她的室友开讲过无数次她的“辉煌经历”了。当时她因为等待Gary Hinman案件的审讯,被扣在洛杉矶女子拘留所里。紧挨着她床的室友是31岁的Ronnie Howard,另一个室友叫作Virginia Graham,是Ronnie的密友。打从Susan一进去,这两个女人就开始无数遍地听着“Susan说”。Susan姑娘精神奕奕地又唱又跳,万分自豪地告诉Virginia她犯了一级谋杀罪。她总是跟Virginia絮絮叨叨Charlie Manson是他们的耶稣基督救世主,在Helter Skelter降临之前,他将会把他们带到Death Valley。
  1969年11月6日那天,Susan姑娘再一次欢欣鼓舞地对Virginia说,她本人就是Sharon Tate案件的作案人,除了她之外,还有二女一男,共四个人,他们遵从Charlie的指导挑选了Sharon和她的朋友们作倒霉鬼。其实他们才不管Sharon是不是名人,他们就是要干出这么件事情,让全世界震惊并且注意到他们。
  她向Virginia描绘了所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并且不无遗憾地慨叹,当时时间不够了,否则她一定会把Sharon那未出世的宝宝活生生地从Sharon的肚子里剖出来。曼森家族还有更多美妙的计划,在他们的“血色狂想曲”里,她要把“Helter Skelter”刻在Elizabeth Taylor伊丽莎白•泰勒那迷人的脸蛋上,然后挖出泰勒那双号称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紫罗兰色的眼睛。并且,她要把泰勒的第五任丈夫,著名的Richard Burton(和泰勒合作过11部电影,包括著名的“埃及艳后”)的阴茎切下来,和泰勒的紫色眼睛装在同一个瓶子里,然后寄给泰勒的第四任丈夫Eddie Fisher(和泰勒合作过“青楼艳妓”)。
  此外,他们还打算让Frank Sinatra一边听着他自己的歌曲,一边活剥了他这个“瘦皮猴”的皮,然后把它们卖给嬉皮商店。至于Tom Jones,当然要割下他最美妙的歌喉,不在这之前,已经High翻了的Susan姑娘还打算“霸王迎上弓”干了他,以便脚踏实地地满足自己的性幻想。在他们的名单上有着长长一串名人的名字——杀了这些名人,一定会震惊全世界,届时,他们自然也就成了杀了名人的名人了。
  听了这些令人战栗的“彪炳战绩”以及“疯狂幻想”之后,把老Ronnie吓得不轻,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把Susan说过的所有的话都告诉警察,尤其是千万不能让他们得逞那串“名人杀戮名单”。她请求联系LAPD,但英明神武的LAPD不出所料地拒绝了她的要求。老Ronnie无奈之下使出走后门这招,通过一个内部人员提出见警察的申请,因为那个内部人员彼时正在和处理Sharon Tate案件的警察约会,但居然还是被LAPD再一次弹了回去。
  终于在1969年11月17日,两个LAPD的凶杀组侦探人品大爆发,去拘留所和老Ronnie见了面,这才意识到他们挖到了大金矿。
  这么一个就在LAPD眼皮子底下,粗糙的毫无掩饰的案件,兜兜转转神神经经,最后毫无悬念地解决了——在Manson Family的老巢Spahn Ranch,警察们将犯案人员一网打尽,当时Manson Family们正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69年的血色狂欢
  
  他们刺,他们砍,他们重击,他们枪击,他们完全没有技术含量,他们追求歇斯底里的狂欢……
  
  Shea Case
(连续被刺数刀直至死亡)
  曼森家族亲切地把Spahn Ranch当作自己的家,而Spahn Ranch的农场主老爷子也不介意每天看到欢快的姑娘们,尤其这些姑娘还那么有献身精神。然而,无论怎样美好的世界总有败兴的人。Donald Jerome Shea,为明星梦来到加州,除了偶尔的表演机会,主业是在Spahn Ranch这个前牛仔电影基地做真正的牛仔。他忠心耿耿,与同事和脱衣舞娘黑人前妻关系融洽,不可避免地跟厌恶黑人的Manson结下杠子,并放话说要把这伙乌合之众的丑事告诉农场主。1969年8月16日,警察因为盗车案突袭农场,尽管最后对曼森家族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损失,被怀疑是告密者的Shea还是在12天后成为曼森家族最后一个官方确认受害者。比起当年共同追求梦想的牛仔伙伴们,至少他的名字永远与Charlie Manson和Sharon Tate这样的大明星直接或间接连在了一起,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八年后,凶手之一的Steve Grogan为表明悔悟的诚意,在狱中画出埋尸地图。“Shorty” Shea完尸的重见天日,这虽然帮助Grogan在几年后成为曼森家族中唯一获得假释的一级谋杀犯成员,但对曼森家族的粉丝来说,却无疑是个令人幻灭的打击,传说中大卸九块的狂欢,只是Manson家族又一个华丽幻想或者说虚假广告。
  
  Hinman Case
(胸部两处利器刺伤,面部及左耳一处刀伤)
  出生于圣诞夜的Gary Allen Hinman,就好像嬉皮时代的圣诞老人。官方职业是音乐教师,凭着化学专业学位在自家地下室制造迷幻药,家中大门向任何需要住处的人敞开,许多曼森家族的成员也享受过他的热情款待。1969年,Hinman正在攻读社会学博士学位,并计划为一年前迷恋上的日蓮正宗佛教去日本朝圣。如此追求精神文明的Hinman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个著名无序杀人家族唯一因金钱纠纷丧命的受害者。话说某天,Manson突然从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或者上帝他老人家那里听说Hinman继承了一大笔遗产,于是一男三女特攻队进驻Hinman家,轮流用枪托问候他,第三天Manson来视察工作,亲自削掉Hinman半只耳朵(后来好心的姑娘们又用牙线给他缝上了)。本非技术派的曼森家族在此黔驴一踢腿后,还是没能让Hinman拿出救命的“遗产”,不得不考虑灭口问题。于是,再没机会朝圣的Hinman,手握念珠,口诵“南無妙法蓮華経”,直接被送到极乐世界。
  
  LaBiancaCase
(Leno LaBianca共有10处刺伤,其中致命伤6处,并有14处叉尖刺口,腹部有“WAR”字样割伤;Rosemary LaBianca共有41处刺伤,背面36处,正面胸部3处,颈部2处,其中致命伤8处)
  1969年8月9日,LaBianca夫妇享受了一天全家乐水上游,10日凌晨回家路上去报亭买了新鲜出炉的当天洛杉矶时报,头版便是让LaBianca夫人震惊的Tate血案。无论当时对社会安全问题如何担忧,他们也不会想到,几个小时后,自己就同样有了上头版的资格。
  Leno LaBianca,意大利籍家族生意继承人,从成功的学生到成功的商人,成为受害者后被追认为“受尊敬的商人”,尽管他当时已经越来越厌倦家传的生意,渐渐把精力和金钱投入赌马,并且从1964年起,在这个兴趣爱好上挪用了公司20万美元。那天凌晨,他正是在读报纸体育版赌马消息打盹时,被Manson的手枪敲醒。
  从孤儿院走出来的Rosemary LaBianca,头一次嫁了个赌鬼,第二次又嫁了个赌鬼,但这次至少是个有钱的赌鬼,赌对于有钱人来说就不过是娱乐或者投资了(反正Manson彻底阻止了Leno赌瘾可能带来的更严重后果)。从女招待一跃成为富商夫人,她在家庭生活和商业活动中都展现出非凡的协调能力和生意头脑。当年做女招待的她,可能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麻雀变凤凰,在Las Vegas结婚,住进原Walt Disney家的房子,当然是在搬到Waverly Drive之前。而作为幸福女强人的她,恐怕也不会想到,最终会跟八竿子打不着的“Rosemary's Baby”大导演扯上关系——Rosemary果真是被恶魔选中的名字。
  
  Tate Case
  被害人1:Steven Earl Parent
(死于枪击,另在面部、左臂和胸部共有四处枪伤)
  尽管Manson案受害人一个比一个无辜,但从送上枪口时间掌握的精准度来说,Parent这孩子绝对无人能及。他只是个电子技术狂热爱好者,为了去读电子专业打工攒钱的高中生,只是打算向朋友William Garretson推销个收音机而已。如果那天多喝一杯啤酒或者直接走人,如果那天没有那么贱把好东西带去给不懂得欣赏的人看,如果Garretson不刚好是诅咒之宅的守门人,如果十几天前没有让陌生人Garretson搭车,如果有如果,他就不会专门挑在Manson家族成员进门的时刻出门,让四颗子弹把自己的生命定格在永远的18岁。
  
  被害人2:Wojciech Frykowski
(头部重击13次,2处枪伤,51处刺伤)
  这位富贵出身的波兰花花公子,是Polanski在学校舞会上不打不相识的密友,用Polanski后来的话说,此人才华有限魅力无限。因此,尽管他也曾经在Polanski早期电影里扮演小角色、凭出色的泳技做“Knife In The Water”拍摄时的救生员、以及在派拉蒙做过几天舞台搭建,但其实都不必要。波兰花花公子一直不乏外来经济支持,这足以纵容他沉溺于泡妞和自己的作家梦。1967年,31岁的Frykowski在几乎不会讲英语的情况下,用法语夺得追求艺术的23岁富家小姐Abigail Folger的芳心,也就顺带在两年后把她卷入这场莫名其妙的血腥事件。
  
  被害人3:Abigail Folger
(上身正面多处刺伤,左脸有几处伤口,左右手均有抵抗创伤,共有刺伤28处,其中一处伤及主动脉)
  作为当时美国最著名咖啡品牌之一Folger家的传人,Abigail Folger具有初登社交界善良热情小姐的一切特征。从中学到大学都是优秀毕业生,从来不愁温饱的她,把一般人看来抽象的“价值实现”视为生命的必须,满腔热血要为伟大的艺术和公益事业奋斗。除了艺术方面的工作以及投资(包括向Tate案另一受害人Jay Sebring公司的投资),她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一系列慈善事业,其中之一是她母亲建立的Haight-Ashbury诊所,当时不少曼森家的姑娘们就曾在此享受免费医疗。背运的Abigail用青春和金钱换来的只是一个个失望和幻灭。1968年,她为自己的政治偶像Robert F. Kennedy竞选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等到的是R.F.K.步哥哥JFK后尘被暗杀;1969年,她支持的黑人议员又在市长竞选中因种族劣势落败;同年,她为之付出巨大努力的儿童慈善事业也陷入低谷。不过,她最失败的投资无疑还是Wojciech Frykowski。在与Frykowski的关系中,显然她除了“美丽妖艳”外还要负责“努力出钱”,豪宅(对面邻居是The Mamas & the Papas成员Cass Elliot)、汽车和随关系走向而越来越多的药物,都来自她每月从家族基金中得到的固定收入。
  通过Frykowski,Abigail结识了Polanski和他妻子SharonTate,从此这四人加上Tate的前男友Jay Sebring成了社交圈中闪耀的五人组。1969年4月,为了给去欧洲拍戏的Polanski夫妇看房子,Abigail和Frykowski住进10050 CieloDrive。7月20日,八个半月身孕的Tate回到L.A.,为了陪伴Tate等Polanski回家,两人没有离开,大家还其乐融融赶上看人类登月。8月9日凌晨,服用了大量MDA(3,4-Methylene dioxyam phetamine,亚甲基双氧安非他命,当时流行的迷幻药,“摇头丸”有效成分之一)的Abigail在卧室看书时,见到曼森家的Susan Atkins姑娘从门口经过,热情微笑招手,却招来杀身之祸。用两年时间花钱买伤心的Floger小姐还没来得及正式提出分手,就这样与情人双双陈尸于Polanski家的草坪。
  
  被害人4:Jay Sebring
(颈部被尼龙绳缠绕一周半,左眼和鼻梁有重击伤痕,身有1处枪伤和7处刺伤)
  这位中产阶级小个子男人(SharonTate这短暂的一辈子算是跟矮子磕上了)以一手朝鲜战场上学得的剃头手艺,迅速成为最受好莱坞男星青睐的发型师,常客包括Warren Beatty和Steve McQueen。Kirk Douglas点名请他做“斯巴达克斯”的奴隶发型,The Doors乐队的Jim Morrison的发型也来自他的设计。1964年他向客户(大热电视剧集“Batman”的制片人)介绍了自己的功夫老师,一代功夫巨星李小龙由此在好莱坞破壳而出。后来,“Batman”还专门为Sebring度身定做了一个角色,请他客串演出。1969年,他的新美发沙龙开张,Paul Newman和Joanne Woodward夫妻两个都前来捧场。
  作为一个具有gayman优点的直男,以他超乎常人的时尚、体贴,Sebring身边自然桃花不断,然而Sharon Tate显然不是一般的桃花。Sebring正式离婚后向Sharon求婚,却只等到Sharon的分手电话。他立马飞到伦敦,与Sharon和 Polanski三人对谈,结果是他祝福两人的婚姻,但并不完全退出,而是成为两人密友,也就是说那一对开心的时候三人其乐融融,Polanski出去乱搞的时候他就借肩膀给美女靠靠。1969年8月9日凌晨,他与Sharon在卧室的聊天被Manson家族打断,随后,他因为站出来抗议曼森家没教养的孩子们如此对待孕妇,而首当其冲成为Manson家族第一个名人受害者。死后,他和Sharon的尸体被Manson家族用绳子连在一起,至少这样的亲密Polanski永远无法企及。
  
  被害人5:Sharon Tate
(颈部被尼龙绳缠绕两周,胸部多处刺伤,上腹部和右腿各有一处,全身共16处刺伤,其中5处足以致命)
  这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金发美女,刚出生六个月就赢得了婴儿选美,尽管她的军官父亲并没有打算把她往这个方向培养,可随父母走南闯北的Sharon,所到之处都难以避免成为人们目光的焦点。进入电影圈后,虽然很少得到容貌之外的好评,还是使得Jay Sebring为她离婚,Roman Polanski与她结婚。拍摄“The Fearless Vampire Killers”时,她鬼迷心窍要为了Polanski与完美男友Sebring分手,事实证明这是个最悲惨的错误。Sebring的温柔不能满足她,而她如果真的像Polanski所说的单纯善良,也确实不可能满足Polanski的所有欲望。Polanski说他要娶的是“嬉皮”而不是家庭主妇,婚姻关系并不对他造成任何约束,Sharon只能暗自幻想丈夫会改变。在嬉皮生活中,时常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出入他们的住宅,因此,借住于此的Abigail Folger小姐大半夜见到陌生人不仅没有防备还友好打招呼,也不完全是嗑高了的结果。那天,距Sharon的婴儿Paul Richard Polanski预产期只差两星期,她“生下孩子”的乞求只让曼森家的Susan姑娘愈加亢奋。这个一辈子的美女,终于以极惨烈的方式成为史上最著名的被谋杀明星之一,也成全了曼森家族的明星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他们天真烂漫地膜拜,他们信心百倍地追随,他们毫无悔意……
也许现在毫无悔意的是我们,等待着下一场狂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资料列表
  
  电影/电视:
    
  Manson (1973)
  http://www.imdb.com/title/tt0068918/
  
  Helter Skelter (2004) (TV)
  http://www.imdb.com/title/tt0383393/
  
  "South Park" Merry Christmas Charlie Manson! (1998)
  http://www.imdb.com/title/tt0705942/
  "Larry King Live" Leslie Van Houten on Larry King (1994)
  
  网站:
  
  The Crime Library
  http://www.crimelibrary.com/serial_killers/notorious/manson/murder_1.html
  
  Charles Manson and the Family
  http://www.charliemanson.com/
  
  Answers
  http://www.answers.com/topic/charles-manson
  
  Cielodrive.com: The Story of The Charles Manson Family and Their Victims
  http://www.cielodrive.com/real-index.html
  
  Find A Grave
  http://www.findagrave.com/php/famous.php?page=pr&FSctf=124
  
  Crimeshots
  http://crimeshots.com/Carnage69.html
  The Trial of Charles Manson
  http://www.law.umkc.edu/faculty/projects/ftrials/manson/manson.html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