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综艺]Shu晚间茶1x04_本格派: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0点综艺]Shu晚间茶作者:Shoulder

1x04 本格派:新本格、怨偶,以及红鲱鱼

Shoulder:
  这次如果要谈本格派和馆系列,我来当端茶小妹吧....已经忘光光了...@@还没时间去复习说...
  
An:
  首先还是说说什么是本格派吧。
  从日本推理史来看,上世纪前叶主要译介欧美推理作品,于是就按“Detective story”的说法,称之为“探侦(たんてぃ)小说”。但不久之后,随着大量神秘小说的问世,作家佐藤春夫又依照“Pure detective”一词,提出了“纯探侦小说(純粋な探偵小説,后由甲贺三郎改为純粋探偵小説)”,以此与前者相区别。然而这只是直译,从严格意义上,两个词并不等价,为了概念的严密,以及建立日本推理传统的企图心,甲贺三郎在大正15年(1926年)正式把“探侦小说”划分为“本格(ほんがく)”派与“变格(へんがく)”派,这是“本格”一词的起源。所谓本格,指“纯正的、正统的”,相对而言,那些描写异常或病态心理、事件的则属“变格”,一般认为,两大流派的代表大师分别为江户川乱步与横沟正史。其实现在看来,江户川并没少写“怪力乱神”的故事,而金田一耕助则已成为日本推理史上最伟大的古典名探之一。所以这两种区分无多大意义,事实上一直到战后初期,本格(探侦)小说就是推理小说(すぃりしょぅせつ)的代名词。
  然而随着战后社会派推理的崛起,本格推理一蹶不振(有趣的是,社会派鼻祖松本清张当初因不满本格探侦小说的非写实性揭竿而起时,打的也是“复兴本格”的旗号)。同时推理小说的型态也不断扩展,如在《日本推理辞典》中,就将其分为本格派、社会派、硬汉派、法律与犯罪小说、恐怖小说等多个类型,这与欧美的发展格局是相一致的。由此而言,本格派可以被认为是目前日本推理小说中的一个流派,以传统的杀人-解谜(其中又主要是密室杀人或不可能犯罪)为核心展开情节。另查《大辞泉》,其对“本格推理小说”的解释是:推理小说的一种,故事以解开复杂的犯罪诡计及找出犯罪人为中心,与硬汉派小说、间谍小说等相对(推理小説で、複雑な犯罪トリックの解明や犯人捜しを中心にストーリーが展開されるもの。ハードボイルド•スパイ小説などに対していう)。
  本格派中兴的功臣主要是岛田庄司与绫辻行人,是他们在80年代之后举起“新本格派”的大旗,使一度式微的本格推理重焕生机。其中岛田庄司的创作更在新本格诞生之前,是超前于时代的开路人,其所提出的《本格推理宣言》(1989)、《本格推理宣言II》、《21世纪本格宣言》以及新本格创造7守则(1994),可以看作是新本格派的创作理论总结。

  附:新本格创作7守则
1. 把故事的舞台建筑在好像孤岛那样的封闭空间上,事件发生之后,已经出场的人物不可以离去,也不容许警方或其他外人进入。当然,先进的科学搜查也不能够进行。
2. 把事件发生的场所设置在附有可以被锁上的房间的人工建筑物内、或在这建筑物的四周。
3. 把在事件发生场所居住或作客的人,在小说的初段给全部介绍出来。
4. 安排某些事件的发生,最好是杀人惨剧,而且还是发生在密室之内。
5. 把扮演侦探角色的人,从最开始便安排出现在惨剧发生的场所内。
6. 安排惨剧一件接一件的发生,可是凶手仍然不被查出,在这阶段,也可以包含一些侦探的错误推理。
7. 最后安排侦探把凶手指出来,而对于读者来说,那个凶手必定是意料之外的人物。

  目前“新本格”已成为日本推理界的主流,人才层出不穷。粗略地看,其作家群基本可以划为两条线:岛田庄司-讲谈社-京大推研社与鲇川哲也-创元社-早大推研社。
  岛田提携的新本格派作家多从讲谈社出道,其中又有不少人与绫辻行人一样出身京大推研社,如法月纶太郎、我孙子武丸、麻耶雄嵩等。另外讲谈社于1996年创立梅菲斯特赏,也从中挖掘了不少新人,其中佼佼者有森博嗣、清凉院流水(此人的得奖作《COSMIC-世纪末探侦神话》-中译《密室物语》剑走偏锋,看了不由让人吐血)、雾舍巧等。
  鲇川哲也则是古典本格派的最后一代大师,50年代已成为一线作家,在社会派推理“横行”(笑)的时代依然紧守本格防线。80年代末与创元社合作,推出了“鲇川哲也与十三之谜”(后演变为鲇川哲也赏),是新本格派出道的另一条战线,其中著名的有折原一(1995年以《沉默的教室》获第48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山口雅也、有栖川有栖、北村薰、芦边拓等,其中折原、山口、北村均出身早大推研社。
  虽然组织不同,并不代表老死不相往来,好比绫同学发起的本格Mystery作家Club,其会长一职就由有栖川有栖担任。

Shoulder:
  原来有这么严格的规定,可说是限制条件相当多的命题作文啰?
  关于建筑物或是建筑物附近那个条件,如果像是阿嘉莎的"童谣凶杀案" (十个小黑人),场地虽然稍微扩大一点,但还是属于封闭空间,还有横沟正史的 "恶魔的手球歌",范围不是那么明确,这也可以算符合新本格派的作品吗?
  此外,西村京太郎那种时刻表凶杀案好似也很不符合新本格派的规定?
  
An:
  新本格派代表作(或模范作文?笑)就是绫同学的馆系列。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新本格派作家都遵循岛田守则的。
西京一般被划归旅情推理吧,其创作的大部分与社会派比较接近,当然也有不错的本格作品,如《杀人双曲线》

Shoulder:
  那是我的误解了,在我原本的认知,一直以为西村的作品大都是"本格派",因为很着重其中的诡计。 比较确定划入社会派的,大概是松本清张的作品,还有最近很红的宫部美幸吧!
  
An:
  大师级的还有森村诚一、水上勉。  

神原:
  说到岛田庄司,作品主要可以分为两个系列:本格的占星师御手洗洁(昵称洗厕所)系列和(偏?)社会派的刑警吉敷竹史系列。当然在这之外还有例如《透明人的小屋》之类严格来说算不上推理小说的作品,但以《占星术杀人命案》成名的岛田,还是以本格派作家的身份最为著名。笔下的宠儿洗厕所先生,更是拥有数量众多的粉丝。这个脾气激烈古怪的年轻占星师几乎可以算是SH的现代日本人版本(洗厕所先生的粉丝们不要打我,SH的粉丝们也请不要打我……),虽然他初次登场就大肆指摘了一通这位名侦探的错漏,而且显然在外貌设定上是所有名侦探里的No.1(也许除了新一和平次?笑)。别扭而毒舌的聪明美人向来是人气的保证,何况他还有一位中正平和的温和美人搭档。这两位的交情我一直觉得匪夷所思,与其说是倾盖如故,毋宁说是……(小声)一见钟情,咳咳咳。叙述那一段故事的《异邦骑士》因为是第一人称,完全看不出洗厕所先生心里的想法——当然就此人的别扭程度而言换种写法不见得就能看出来——然后就亦师亦友亦同居人的相处下去,虽然洗厕所先生的抑郁症和狂躁症交替发作,好像也无损于两人的友情。
  也许和SH最大的不同仅仅是,他没有使用那百分之七的溶液。
  (题外一句花痴:洗厕所先生,请让我来给您泡咖啡吧……)
  而岛田和绫辻之间同样亦师亦友的关系,在两人的作品里表现得非常清晰。绫辻的处子作《十角馆杀人预告》是岛田推荐给出版社,而他笔下的名侦探姓岛田名洁,致敬之心昭然若揭。
  话说,馆系列无疑是把岛田那“新本格规则”具象化的一系列作品,但我总觉得这一系列水准参差不齐之外,过于依赖建筑物这道具,而且杀人动机实在薄弱,不怎么对我的胃口。比较起来,身为洗厕所粉丝,当然更喜欢那篇据说是开日后馆系列之先河的《斜屋犯罪》——虽然他只在最后的三分之一篇幅登场,前面的漫长叙述都不过是刑警们一次次碰壁的过程而已。怪屋,来宾,密室,要素都已齐备,后来的馆系列一共六部(表跟我提黑暗馆,那是悬疑片,不是推理片……),都是按照这样的路数,只是在讲述的手法上翻出新意来。
  或者是个人的美学原则作祟,比较希望每一次谋杀都有足够的理由,而不是简单的以凶手的偏执和扭曲作为原因。从这一点来说,现在的本格派小说里,我最喜欢的还是洗厕所这一系列。虽然占星师同学常常表现得愤世嫉俗,但他遇到的凶手,基本都是可以理喻的正常人。

Shoulder:
  这一点要大握手。我也喜歡殺人動機有足夠的說服力。
  金錢啦,感情啦,基本上我比較偏愛世俗一點的理由:P

神原:
  所以我当年看金田一漫画经常气得笑。爆。
  是说,人类的感情固然有可能真的纠结到那样的地步,但一部小说依赖于如此极端的设定却总让人觉得功夫不足,以致要借托奇技淫巧。其实给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不是很难吧,甚至都不需要有多么强大的利益冲突或者仇恨。比如《玻璃密室》里轻描淡写死掉四个人,但就是不会让人觉得“啊,这怎么可能”。
  比较起来,因为有心脏病的女朋友*同学会*喝酒死掉,就把与会人员全数干掉云云,就真是岂有此理。爆。

R:
  (迟到片场所以还有些摸不到状况)
  话说我最初想谈的不是:本格派的怨偶们(或想怨没有偶的们)吗。结果一下好学术;p 果然,虽然号称爱侦探小说,说起研究精神那可真是大大缺乏了。
  然后An提过了,侦探小说的分类一向很混乱。比如按理mystery应该是从属detective的,不过大的图书馆也经常给它并列。95年美国侦探小说家协会定了份“100佳”书单,分类是:Classics(古典);Suspense(悬疑);(Hardboiled/Private Eye)硬汉/私家侦探;(Police Procedural)警察程序小说;(Espionage/ Thriller)间谍/惊险;Criminal(罪案);Cozy/Traditional(舒适/传统);Historical(历史);Humorous(幽默);Legal/Courtroom(法律/法庭)。当然这个分类也不是绝对,所以也有Hardboiled.Spy这种分类出现。对应的小说嘛,an以前写过《名侦探图鉴》,看那篇就可以。R最近在迷美剧,所以就从美剧(或英剧)上举例:
  像上期介绍的Brett的《福尔摩斯》就是古典派,古早以前的《神探亨特》是典型硬汉派,最近正在迷的英剧《The state within》就是间谍/惊险,罪案剧不用说了,CBS的一派,从CSI到《犯罪心理》的心理侧写小哥,《Bones》里的骨学专家等等都是。历史剧前一段有大热的《达芬奇密码》,热到了我们Mac大叔都要在他自己的剧集里cos一下;法律/法庭剧有虽然有漂亮小帅哥但刚开了一季就被砍的《Justice》,以及主角是毒舌大叔但是目前仍活得很好的《Shark》。这五类基本上是非常适合改编成电视剧的。
  本格派对应过去应该是……呃,好象上边木有对应的?

an:
  好像whodunit比较贴近一些。
  话说今年(07年度)爱伦坡奖的大师奖给了惊悚之王斯蒂芬•金,由此可见当前“推理小说”界阵容之驳杂。在欧美体系中,Mystery fiction(神秘小说、悬疑小说),Detective fiction(侦探小说,推理小说)及 Crime fiction(犯罪小说),是几个常被提起的大类,但类与类之间边际其实并不很清晰。像美国的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到英国就成了Crime Writers' Association。而日本光文社现在也设立了专门的“Mystery文学大赏(ミステリー文学大賞)”,还有好比角川书店1981年开办的“横沟正史赏”01年后也已改称“横沟正史Mystery大赏(横溝正史ミステリ大賞)”。
  如果拿影视来比附,记得以前有一部叫做《Murder, She Wrote》的美剧,一共拍了10多季,出演女作家Jessica Fletcher的Angela Lansbury曾在《The Mirror Cracked》(80年)中演过马普尔小姐,这个属于本格派。
  另外,日本的推理剧类型也很丰富,其中不乏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品。如社会派的《砂器》(原著松本清张)、《人证》(原著森村诚一);硬汉派的《追捕》(原著西村寿行)、本格派的《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旅情类的《空姐刑事》、倒叙类的《古佃任三郎》、法庭类的《最后的辩护人》、《街头律师》、悬疑类的《沉默的森林》……热血无敌的《大搜》好像该划到罪案类?;p
  
R:
  话说R看绫辻行人,最初是蒙an推荐了《钟表馆》,十分的惊艳,觉得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纯mystery,尤其里面涉及到“时间的相对性”的观点,超越了以往为了设立不在场证据而设立的各种奇怪的理由,而其中的red herring所指的小少爷,也非常的误导(呃,好象又开始剧透),总之就是很好看就是,然后就定了馆系列其他的作品。
  但是看完《十角馆》,就非常黑线,尤记得当时发短信说,“原来这是马甲杀人的故事啊!”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本格(或变格)派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就比较难一些。包括之前的《女王蜂杀人案》。像这种“其实这个马甲就是那个人”一类的作品,完全是改编不能啊!
  不过真正让我崩溃的还不是这个,也不是《黑猫馆》,而是传说中的《黑暗馆》啊。看完了这个才想起一定要做本期主题。
  (好吧,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
  Mystery,顾名思义是要有谜,所以挑逗读者的好奇心,是mystery的必备本领。如某作者就喜欢在小说中挑战读者,赌没有读者能猜到最终的罪犯是谁。所以说充分利用人类好奇心才是mystery的要义啊。
  推理派,尤其是本格推理,更强调推理、推论,所谓“因为ooo,所以xxx——罪犯就是你!”的揭幕的一刻,是最振奋人心的事。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出于公平的原则,作者应该是保证将能够推理出最终结果的线索都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所以很多谜的设置,都是一招鲜:某人写马甲杀人,用一次还让人能接受,再用就比较黑线了。
  本格推理既然是解谜题,那么,如何将这个谜展现给读者,又不失去最后揭露真相时的震撼,这就是很重要的事了。这也是本篇主题的来源所在:自从伟大的名侦探福尔摩斯以来,任何以成为名侦探为目标的有志青年,都是要找个副手的。这个副手,即要有一定的聪明才智(比如自己身为医生,可以处理紧急的医疗状况;或者是小说家,可以给名侦探立传,又或是警察,可以提供名侦探介入的契机等等),但又不能聪明到把案给真的破了。总之,套用小Lien的话,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聪明人的话,一本正经面对读者解释整个过程就太傻了点(当然,金田一少年不在此列),所以要有一位搭档,代替读者问出那关键性的问题:是谁,为了什么,用什么办法,干掉了那家伙?(爆)
  说起来,绫辻行人虽是振兴本格派的战将,但是在搭档的设定里就比较的不幸了(所以《黑暗馆》的真意在于让玄儿与中村同学吃了唐僧肉,永永远远在一起?爆)。比较起来,有栖川有栖和火村副教授就比较的有料……当然这个小茜同学会比我有话要讲,我们等她来说;p
  
神原:
  首先,火村副教授不是我家的,我家的那个是洗厕所……
  有栖川有栖老师作品中最著名的两位侦探,当数大学推研社社长江神二郎和“临床犯罪学者”火村英生副教授……哦,江神同学看来已经被无视了。是说,推研社社长和学弟的搭配,显然不如名侦探和(不怎么聪明的?)推理作家来得王道——当然既是名侦探又是推理作家也很王道,不过今次的议题好似是cp——特别是,当这位名侦探还是位美人的时候,王道就显得更加突出。有轻微少年白的火村副教授,据说是那种上课时会有女学生在下面偷偷画他素描的家伙。这一系列的小说有一部分被改编成了漫画,《临床犯罪学者火村英生事件簿》,漫画家是麻麻原绘里依。注意,这是一位少女漫画家,而且暧昧向作品众多,擅长画眼神清澈表情无辜的长腿帅哥,通常穿衣风格都很有型。
  名侦探和拍档当然总是一起出现,通常这个拍档的名义都是助手,更通常的是这个“助手”的名义都相当牵强,但各方面似乎都对此熟视无睹,纵容这个对破案没啥帮助的外行人介入案情——是说,有栖好歹还是个正牌推理作家,正经是从新人赏(还是什么别的赏?)出道的,按照火村的说辞“他们就是密室的专家”,勉强说是帮助提供一点灵感好似也无可厚非;但洗厕所先生身边的石冈,要说是助手也是占星的助手,跟案子有啥关系……-_-|||当然,他真正的角色,俺怀疑是洗厕所先生的公共关系部经理。然后,助手们的任务就是:衬托名侦探的耍帅;确保名侦探不要耍帅过头;在恰当的时候发表对案情的误导;对受害人和警察进行怀柔(特别是在名侦探践踏了人家的自尊心之后,这点极其适用于洗厕所,非常适用于副教授,比较适用于福尔摩斯,不怎么适用于波洛);以及!!!在恰当的时候!!!以客观(?)的眼光对名侦探的外貌进行描写乃至歌颂。这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计,稍不小心就会被读者BS,不过我们的助手同学们总是完成得很好——注意,这里我其实是要特指有栖。最后一条日系的作者尤其偏爱,并且,这个助手总是和名侦探住同一个房间。幸好我们的名侦探多数年纪都不大,即便在等级森严的日本社会,和年纪差不多的助手同住也不离谱,咳咳咳。
  按照有栖同学自己的说法,他和副教授是多年老友,但从故事里看,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在他当上(不怎么成功)的推理作家之后,才和这位犯罪学学者扯上关系的。从各种意义上来看,有栖都完美的符合一个叙述者兼助手的标准:年纪不太大,地位不太高,长得普普,智力平平,体力么足够负担奔波和爬上爬下,但在高难度的时候也会出槌(46号密室里就差点从屋顶摔下去),偶尔(代替名侦探)受个小伤,也不至于影响行动。这足够他误导读者而不抱故意,并率领读者一起向名侦探保持仰视角度(爆)。而这样的角色,也会令读者产生亲切的感觉。多年老友的设定,让他可以在心情恶劣的时候偶尔发发脾气(我们萌的就是这个!),而火村也会时不时的用无奈的口气轻微嘲讽他一两句(当然,还有这个!)。是说,比一个毒舌美人更萌的,就是有点别扭的毒舌美人啊啊啊!爆。
  题外,基于以上“助手同学之本份”,要在本格派找怨偶真的不容易。某人你确定要沿着这主题讨论下去吗?

(An:插花
  先整理一下可以谈的话题:
  封闭空间/密室技巧/不可能犯罪/不在场证明/尸体处置/
  人物诡计:性别、马甲杀人/物理性诡计:机械、镜子/
  叙述性诡计:人称/生理性诡计:色盲、惯用手、生理期/
  侦探-凶手-叙述人互换/死前信息/红鲱鱼/失去的一环/
  谜语、文字游戏/戏中戏与案中案/杀人动机)

R:
  啊,小茜真是太可爱了*^O^*
  正好,我正伤脑筋怎么把Red Herring这个线给放进来呢,既然说到了助手的功用,就借这条线展开吧。
  话说,红鲱鱼(Red Herring)这个词的来源,有很多个版本,包括阿嘉莎-克里斯蒂的十个小印地安人里的童谣,不过最被认可的说法,就是由猎狐而来的传统。因为鲱鱼的气味强烈,所以为了混淆猎犬的嗅觉,就可以在路程上放置红鲱鱼。久而久之,这个词就成了“用来混淆是非的假线索”的代名词。
前面将到mystery里的“公平性”,也即读者应该看到对破案有助的一切线索,但为了保证在最后一页前读者不要做出正确的猜测,这个时候就需要红鲱鱼的出场了!
  红鲱鱼可以有许多种表现。比如同出现在犯罪现场的路人甲路人乙。这点在阿加莎笔下尤其明显,基本上除了侦探,人人都有犯罪动机。爆。话说我对马普尔小姐成为cozy派侦探小说的代表一直不很理解,总觉得如果一个被害人死了,周围人个个都有嫌疑,这个世界怎么也称不上阳光吧。(爆)
  但是最好布下红鲱鱼的,还是名侦探身边的助手呀!
  除了他的叙述外,谁能够让读者相信他说的一定是实话呢。又除了他以外,谁会毫不在乎地把重要的证据随手一扔,重要的线索视而不见,开心地追寻着错误的线索,甚至以敏捷的身手沿着错误的方向一追到底,让名侦探和读者都很郁闷呢?爆。
  所以,除了对着名侦探发HC,泄露名侦探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及充当名侦探的回声板还有绿叶外,助手还有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到处乱扔红鲱鱼。
至于说到这个名侦探与助手的关系的话……话说当年R也曾喜爱过火暴美人毒舌美人别扭美人,不过,所谓爱是一种动作,也就是说,爱是需要体力的啊!所以现在年纪大了,就只爱得动贤惠美人了(爆)。这样的结果就是,到了现在站在华生的立场比站在名侦探的立场的时候多那么一点点,所以很能理解有EQ无IQ的助手同学们的苦衷;p
  怨不怨的问题嘛,这个要自由心证(爆)

An:
  还是回到馆系列。本格推理中大多时候满天飞舞红鲱鱼(笑),因为乐趣就在揭示真凶的那一刻,如果作者不设法转移视线,随着尸体与疑凶反比例增减,再迟钝的读者也能像模像样地伸出食指,扮演起名侦探来。而馆系列中,为掩盖真相所调动的鲱鱼可谓数量庞杂,包括死人、活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甚至还有为了尽到作鱼本分死而复生然后又死的尸人(爆)……这其中,多次出场跑龙套的江南桑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扔鱼高手,不过绫同学更擅长的还是叙述性诡计——从十角馆、偶人馆到黑暗馆,虽不能说常用常新,但好歹还有三板斧的威力(爆)。聊到这,顺便说一下动机,以少年金田一为代表的所谓“悲哀的杀意”,这股风潮不知道是否始自“十角馆”,或许因为神秘+悬疑的需要,所以那些传统而俗气的杀人动机才变得不上台面吧(爆),只是偶尔煽情固然不错,但看多了难免还是会让人挠头呢。
R:
  继续上期的话题,先来说说不在场证明吧
  我所钟爱的硬汉派有名言:世界上最好破的就是挖空了心思策划出来的“完美谋杀案”。
  职场生涯有曰:做多错多。这句赠给机关算尽的罪犯先生(或小姐们)似乎也很合适。
  就说这个不在场证明吧!
  一种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办法,是通过某种方式伪装被干掉的人在他死后还活着。
  当然由于CSI的存在现在估算的误差不会超过几个小时。不过一来本格派是不兴CSI的,二来毕竟也还是有几小时的误差。
  某日本中篇小说(忘记名字)就是用的这样。罪犯请的被害人的声音很相似的妹妹,在她已被加害后给女佣电话,同时自己乘新开的航班回去。只要这个证言被采信,他的不在场证明就能成立了!
  但是,很不幸,他在回东京的路上,遇见了被他抛弃的以前的女友(大爆)
……果然,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虽然他也很想用“自己其实还顾念着旧情啊”什么的来让以前的女友心软,不过人家还是很犀利地看穿了她的诡计。只可惜她现在的新欢还不能曝光,所以她也不想见警察先生。但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留下装着时钟的行李,然后自己偷偷跑掉……
Shoulder:
  (插花)这个时钟行李我有印象,好像是西村的作品?@@
R:
  对的````有栖川有一个勒死爱慕对象然后想伪装成自杀的短篇(again,又忘记了名字)也是这样。当然其实CSI在场就会知道,自己吊死和勒死的痕迹是不一样的(行话我忘记怎么说了),不过现在破案的是有栖川同学。他是怎么推测出对方是伪造出了遗书呢?因为日本输入法系统里的记忆功能(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想要杀掉一个人再用他的笔记本来伪造遗书,首先要查看他的输入法。
  这个故事同时也告诉我们: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请放弃标准ABC,改用紫光或者其他软件(爆)
  另一种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则是用时间差。 诸如:用正常的交通方式无法杀了人再返回,所以能够证明他不在现场一类。所以看侦探小说是可以学习到许多奇怪知识的地方,比如日本铁路的路线以及换乘等等;p
  然后侦探的破案手法只要证明,其实那天的某班某班地铁/火车是如何如何状况,因此你的不在场证据并不成立,就行了……当然这条也可以和“马甲杀人”混在一起用。
  时间差用得最漂亮的,就是前面提过的绫辻行人的《钟表馆》。再赞一下。
需要注意的是,用时间差的罪犯,由于他精心设立了这么一个好用的证明,所以一般会主动去寻找证人,以免自己的设计未被注意到。很不幸,他找到的经常就是后来破了案的那个侦探。
  Memo:世界很小,名侦探或名侦探养成中的到处都是……麦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时间的证明,除了时间差外还有很多种,最常用的就是某个表被事先拨快啦,某个日期其实不是以为的那个日期啦,等等。反正时间,地点,人物,缺一不可。
还有一种利用“地点”的不可能。也就是只要证明在某个时间里,“我是绝对没有办法在那个地方”的就好。
  火村教授初登场的《第46号密室》,凶手就是想用的这点。
  基本上看mystery有一个要义,就是如果出现了一堆很奇怪的事,那么其中至少有一件是凶手真正想做的(当然,为了杀一个人而顺序地进行A-Z的字母谋杀案那就bt了一点)
  这次的凶手,为了证明自己在物理位置上的不在场,在自己门外洒了厚厚的石灰。然后,为了这件事不要显得太突兀,又在每个人的房间里弄了点“白色”的恶作剧。
  但是……在他作案的时候居然被人目睹了——想来他一定是一边咒骂一边不得不破坏自己精心设计的“不在场证明”爆^O^
  再重复一次: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地点不在场证明最好用的当然就是——那传说中的秘密通道呀。整个馆系列可以说都建立在奇特的建筑基础上。
  所以一切密室的解迷点就在:如何使密室成为不是密室。
  最后一种不在场证明,是我比较黑线的,概括起来就是“违背规则的不在场证明”比如,证人说谎、人称陷阱、苦肉计、以为死掉的人其实就是凶手,等等。
不过就算在这种里面,也会出很精彩的作品。比如最出名的“东方列车谋杀案”。
虽然说“怀疑一切”是当侦探的第一常识,但是说谎说到了一车厢人都是凶手的构思,还真是普通人想不出来啊!
  最后我要说句,其实做罪犯真的很不容易。不但要殚精竭虑想死N个脑细胞,有时还需要过人的勇气(诸如自己把自己的指头砍下来啦……伪装残废从此坐在轮椅里啦……等等等等)。最重要的是,哪怕已经布置得天衣无缝了,最后总是会被得意洋洋的名侦探给破了案,真是@#$%&^&*
An:
  不在场证明是本格推理的“主梗”之一,而运用巧妙,存乎一心。以阿婆的作品为例,有所有人均有不在场证明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也有所有人均无不在场证明的(“底牌”)。有不在场证明不代表你不是凶手,无不在场证明当然更不表示你无辜。另外还有像不太被世人重视的波洛处女案——《斯泰尔斯庄园疑案》中,凶手刻意向警方隐瞒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却是为了尽快上法庭被宣判无罪,这样依照“双重危境”(即一个人不能因为同样的罪名而两次被起诉)原则他从此就逍遥法外,这算是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诡计,后来对英美法系发生兴趣这也是原因之一。
R:
  哦,是的,同样利用法律漏洞的还有一本,Gardener《妙探奇案》系列的第一本“初出茅庐立大功”。不过那是属于“硬汉派”范围了,所以以后再详细谈。由于作者本人在法律界从业,所以这本书一出,即在美国立即引起轰动,不但是由于风趣幽默的故事和敏锐深刻的洞察,更是由于书中提供了一条犯罪却能从法网脱逃的方法。许多州此后为此甚至修改了相应的法律。
  然而,“漏洞,其实是在宪法之中”。(心)
An:
  当然,本格中制造自己不在场证明的套路也无非这几类,其中如小R所举,利用时间差的占了大多数。案发现场破裂的手表、时钟、任何的计时工具,经常作为红鲱鱼由作者信手乱甩(笑)。自从《罗杰奇案》医生夹带了录音机之后,利用录音(包括电话录音)伪造死亡时间也成为寻常。另外通过控制室温(冰窟、冰柜、加热器等)改变尸体僵直度也是凶手们爱用的花招,只是在如今CSI横行的日子里,这些未免已经落伍。记得80年代的日系推理中出现不少借用照片上的时间显示试图脱罪的情节,这个时候太阳月亮天文星象之类的知识都开始派上用场,直到《HERO》中还有一集是说议员照片证据被木村到现场勘察后戳穿——可见闭门造车的谎话害死人。
 
Shoulder:
  說到以為已經死掉的人就是兇手,在阿嘉莎的"童謠凶殺案"中,兇手確實就是死者之一,不過這個案子還是挺精采的,不會讓人覺得太扯。
  我覺得要利用到"其他人"來製造不在場證明,出岔的機率很大很大呀:P
  夏樹靜子的"黑貓知情"裡面則是利用貓來製造不在場證明。
An:
  阿婆是制造不在场证明的高手,像《尼罗河的惨案中.》,凶手两人相互掩护,堪称完美。另外一种比较狡猾的是地点性的诡计,如《少年金田一之雪夜叉》中,凭空制造出一条捷径来,从而使不可能犯罪变得可能;伪造案发现场当然更是凶手的至爱,一切能够延宕或操纵时间的工具都很受欢迎,像是蜡烛、冰块、蚊香、遥控器、易燃气体等等,少年金田一中有一集是利用镁光灯把人活活烤死,而名侦探柯南里,钓鱼线露脸的机会也超高。
  还有一种是第三者出于各种目的为凶手伪造现场,从而使案情更奇诡神秘,这方面横沟正史是大师。至于说到叙述性诡计,当然还是要赞一下绫同学,虽然说一再地用马甲杀人实在不厚道亚不厚道(笑)。
Shoulder:
  我對謎語、密碼、案中案、戲中戲那個部份有興趣~
  解迷也是推理小說的一個大宗,以福爾摩斯來說,"跳舞的小人"就是很著名的密碼安排,裡面解謎的方式主要是英文字母使用的頻率,例如,字母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是"E",便以此代入所取得密碼中,出現次數最多的那個小人,然後以字母數吻合的文字去一一嘗試,如此來解謎。
  除了文字的謎團,當然還有例如童謠、歌謠、詩歌等等之中暗藏的謎團,例如之前題過的"十個小黑人"、"惡魔的手毬歌"等等。配合某些既有的詞句去安排謿福行┦枪逝摚灿行┦腔赌撤N執念。
  記得之前據說因為太殘酷血腥在我們這邊被喊停的"法眼奇案"中,有好幾樁連續謿甘歉鶕}經的文句而設計。
  電影"Seven"則是哂昧说∩袂械"七死罪"。
  當然,如果以解謎來說,"玫瑰的名字"、"傅科擺"都是上乘之作,裡面的謎團相對來說比較複雜。基本上,那要對西方宗教有一定的認識,才更能體會其中的奧妙吧!
  至於前陣子大紅大紫的"達文西密碼",我倒覺得在解謎方面還算普通,這本書看起來最過癮的方式是當作旅行文學,跟著主角去參觀羅浮宮、教堂啊什麼什麼的。如果以解謎推理來說,個人覺得並沒有什麼驚艷之感。
  提到"戲中戲",在阿嘉莎的作品中似乎常見,印象比較深的就是類似園遊會的活動中,安排謿⑦[戲,結果弄假成真。記得還有真正借舞台表演達成殺人目的的,好像是"鏡子魔術"一案,印象有點模糊了...
An:
  达芬奇密码里的谜题其实颇搞笑。完全是非功能性的,刻薄一点说就是卖弄,而且是卖弄一些自己以为很懂,却并不一定真懂的东西。费了这么大劲,不过要传达某人还在某某地方,犯得着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吗?反而把自己给绕晕了;p
R:
  (插花)但是最后那一跪多么滴有风情哪~~(心)

Shoulder:
  我就說嘛,當作旅行文學來看比較有趣^Q^
  我覺得"四的法則"比較好看。不過其實我沒有弄得很懂...我沒有那種頭腦....OYZ
  只要想到這個世界上真正有"尋愛綺夢"這麼神奇的書,就覺得好奇無比。
明明是單純的追求愛情的主線故事,偏偏可以寫到上通天文、下達地理,要說裡面沒什麼玄機,那才叫人難以相信。這才真正叫做:下筆千言,離題萬里啊~~~
  
神原:
  其实说到本格派,日系这边其实还有一位脍炙人口、响当当、只要是日剧迷就一定会知道的名侦探。让我们欢迎这位神经质、些微驼背、酷爱脚踏车、喜欢絮絮叨叨、总是带着奇妙微笑的怪怪帅大叔——古畑任三郎先生!(爆)
  至于之前的讨论为什么漏掉了这位,当然可以解释为台名在上,但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位经手的案件不够离奇,很少出现密室,基本没有那种“悲哀的杀意”,连环杀人案更是少之又少,甚至犯人也不怎么追求完美的完全犯罪(当然巧妙的犯罪还是有很多,譬如石黑贤的那一集就让俺印象深刻)。同时因为这一系列里的犯人都由大明星客串,所以几乎每一位犯人都具有与名侦探不相上下的人格魅力(当然,我要吐嘈,木村单人客串的那一集,因为扮相实在跟我家西门太像,所以我就不考究剧情了。但天团那简单粗糙漏洞百出的犯案手法算怎么回事?爆)。
  
An:
  倒叙法别树一帜,但一般不算在本格之内吧。
  
R:
  昨天神原来问的时候我也觉得古畑能算本格的;p后来回去想了半天,如果事先公布了“谋杀是怎样发生的”,那就没有Mystery可言了。古畑应该算是反本格才对:以前是侦探知道而读者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现在是读者知道而侦探要慢慢去了解。虽然都有推理过程,不过次序是有反的。
  所以本格的定义还是要强调一遍才对啊!
An:
  点头,我曾说过本格推理可以对应于欧美系的whodunit,高潮当然还要在结尾大家开小会的时候,活活
R:
  其实说到解谜,首先想到的倒不是侦探小说了,而是游戏。古早以前,还在用软盘拷游戏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 解谜题游戏叫亚特兰迪斯II,虽然其中解谜的手段有的匪夷所思,比如要过一条河的办法是把树给推倒了当桥(十年没玩了,有记错请无视),然后还有收集各种奇特的道具来炼出更奇怪的道具的功能(原来我收集各种奇怪东西的习惯是从这里来的)
  但是要说是解谜游戏的高峰,那还是《福尔摹斯之玫瑰纹身》哪。上边Shu也说过,福尔摩斯那个破译密码的故事,是文字游戏里最有科学根据的。从合理性来说,这个谜题的产生,作用,和它的破解,确实是比《达芬奇密码》要更有趣一些。
  说到《达芬奇密码》里字母顺序重排的谜题,以前还有个电影是淑女们在玩这个游戏,一位拼出了insect(昆虫),另一位把它重排成了incest(默),以影射其中的不伦关系。
  文字谜题有一个限制就是要对本国语言有感觉的,比如说日本的字谜游戏不懂日文就很难看出乐趣。
An:
  不错。相比之下,像“马斯格雷夫典礼案”中的谜就人品多了;p。记得大学的时候,慕名去副修情报学——结果学的却是图书馆档案管理,黑线~
R:
  (黑线)虽然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话,不过暂时就到这里了。下期预计要开始长达一月的“霹雳之旅”哦。敬请期待。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