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综艺]Shu晚间茶1x07_明從闇出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0点综艺]Shu晚间茶作者:Shoulder

[霹靂系列] 明從闇出,淨由穢生─脫俗仙子談無慾

本期嘉賓:與生俱來人中貓



S:

最當初看到貓的ID:與生俱來人中貓,我一直以為是非凡公子的FANS,後來因為對談無慾產生興趣,去霹靂網掌中乾坤版的談無慾討論串(一般稱為"萬惡"的談版XDDDD,不知道離開多時的談版,今日是否還是引人側目?噴!)看人家討論,才知道貓兄
(這是我個人的惡習,無關性別)是非常資深的談迷^^~

說來脫俗仙子談無慾這個角色,在霹靂來說也算是特例。最早期的談無慾就是很經典的角色,如何經典,等下我們可以慢慢聊。
之所以說是特例,當然不是因為談無慾死去活來,也不是沉寂了很漫長的時間復出,而是,他曾經是一個被視為「破格」到很徹底的角色,卻在堪稱驚心鋪陳了很漫長的線之後,月才子破闇而出,綻放了無比的光芒,也吸引了許許多多的目光。

談無慾翻案的成功,也燃起了許多老戲迷的一線希望,當時,就看到有為例如海殤君請命,希望能如同談無慾的模式,讓經典老角色再現光華。

(某貓插播:還有烽火錄時期跟談談難兄難弟的歐陽上智、還有崎路人等,口號就是:「談無慾都可以復活了,為何XXX不可以?」)

我個人接觸霹靂比較晚,所以是到霹靂劍蹤,談無慾復出才認識這位早在許許多多的資料、討論等等看見過名字的人物。最早,對於小談的想法也不過就是:這名字取得真好,非常有味道。然後,在看到他雖然有些急躁,卻不顧一切地拚命要對抗異度魔界那種氣魄,同時又很硬脾氣的彆扭可愛,才真正開始產生興趣。

沒錯,剛復出的小談對素師兄還是有那麼點彆扭的情結,也幸好是如此,才讓我對這對師兄弟的過往恩怨情仇好奇,也才會去了解霹靂眼等時期的劇情,想真正弄懂,談無慾,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如果他一復出就表現得像霹靂奇象後來那樣豁達透徹,也許我根本不會想到要去探究他的過去也說不定。我一直認為,人的成長與變化是最動人的,遠比一開始就完美更打動人心。

當然,劍蹤片頭那篇一蓮托生品序(姑且讓我這麼說)也是很讓人玩味的,一直為那句:「百年之身,千年紅塵」深深觸動。

像我這樣因為後來「變可愛」的小談而喜歡,進一步去了解他而更加喜愛,應該算是普通。不過據我所知,貓是從開始就非常喜歡小談,從小談的亂糟糟瀏海造型、壞嘴巴、壞脾氣,貓是沒有一樣不欣賞。很好奇貓是本來就喜歡這些特質,還是一開始就慧眼識英雄地察覺到小談本質的剔透?

我想說起小談,貓一定有很多很多可以說的吧!



貓:

嗯…..可能已往都說的很簡略,造成誤解,我喜歡談談的經過有很多跟 S 所想
不太一樣,要從頭說起。

不過我想先談「與生俱來人中首」的非凡公子。

我確實是喜歡非凡的,我還喜歡很多其他人,像黑白郎君、經天子等。我認為像這樣特別吸引我的人,一定都帶著某種對我而言很重要的特質,要不是跟我極為相似,要不就是我極度企求,或是還有其他種種我自己尚不能解釋的因子。總之,我常常去闡述他們,因為我認為剖析我所喜愛的人,是分析我自己的一種方式。

初出的非凡,有著不容一絲輕侮的高傲、銳利如刀的聰明,彷彿極品瓷器那樣無瑕的美麗,暗示著他未來必定會受到的傷害。我喜歡他,喜歡那個充滿自信組成黑道大聯盟圍殺素還真的非凡,喜歡那個擁有一個智計膽略威壓群雄的母親卻堅持要做他自己的非凡,喜歡那個孤獨一人被放逐在大汗之野也毫不畏懼的非凡,喜歡那個決定接受素還真的推薦接下三教之主大位認真執政的非凡,喜歡那個被海盜閹割後漂流海上還伸手救助海上浮屍(歐陽上智)的非凡,也喜歡那個拒絕故鄉伊賀少主之位後黯然低語「亡命之花,如果你還在我身邊,你會選擇故國還是選擇我」的非凡。

我也很喜歡一生認真努力為成就自己的小經。我想,如果了解這些,你會開始理解談談對我的吸引力。我喜歡強者,但不喜歡常勝之人,沒有經過挫敗怎能焠鍊內在的強度?經歷極度的欺辱挫敗都不能毀傷,滿身傷痕仍然傲然而行,這確是某種令我心折的特質。

不過我對談談的認識不是循著時間序這樣直線進行的。我接觸霹靂布袋戲是經由學長的推薦,是留學回來後由電視的重播開始看的。當時一週通常有兩個舊劇集反覆重播,週末有兩天是較新劇集的進度,換言之,我同時看三個進度,前後跳躍,可能下午看劍魂,晚上看幽靈箭,週末看江湖血路。也會隨時因事忙而斷線,後來再接上,這樣好幾年,才終於算是前後補齊(之後也是為了非凡在爭王記的復出開始租片趕上最新進度)。

所以我對談談第一的印象恐怕是黑暗期的假方界天子談無慾。我當時是不明究裡地喜歡他。尤其是看到他理直氣壯地對無忌說「我背後說你壞話是因為當面說不完」,我就喜歡了他,可是我最初是把他當作一個喜感反派來喜歡的,並不清楚前因後果。後來時序錯亂地看早期舊片,有一天才如受重擊地發現,這個人根本不是壞人!他是假裝的!天啊,前前後後看的片段突然有意義地串連組合起來,談無慾這個人的形象無比鮮明地浮現,而本來覺得有趣的喜感反派突然變成滿身傷痕、刀刀鮮血淋漓的談無慾,無可取代、唯一無二的談無慾。極度衝擊之後我就再也不忍看他受折辱了。不願看,是因為當時的編劇完全無意挽回這個角色,一路讓他往深淵墜落,眾人撫手稱快。

(某貓製作的談氏反派企業簡介歡樂版,有些事因為認真起來太痛楚所以只能當成笑話來看)


所以我一度以為我永遠失去他了。我不知道在無人知覺的所在,談談一個人還在黑暗中默默地行走,他沒有被打倒,一個人默默走了很久很久,最後終於走到我面前來。告訴所有人:

「談無慾在此。」

因為曾經對他斷念, 所以現在如此難捨。

他的復出可能是很多偶然的結合,但我確實認為談無慾若沒有那種激烈的純粹本質,他也無法破闇而出。埋沒在霹靂塵封舊劇本的角色如此之多,要平反、要復出,比他討好的人多了。可是以如此鮮烈的存在感揭示自己,連素還真都為他變得顏色鮮明,我認為也只能是談無慾一人而已。



S:

雖然很想笑著說,難道貓愛上小談,是出於一場誤會嗎?但事實上,我內心受到的感動,讓我很難開得了玩笑。

誤會沒有什麼不好,如果我不是誤會了貓是怎麼喜歡上小談的過程,也許今天就沒有機會聽貓娓娓道來。如果貓不是誤會了小談的本質,也許後來的震撼就不會那麼深切。所以說,誤會,也可以是美麗的。

跟貓完全不同的,我一直到今天,對於黑暗期的談無慾都只是「聽說」而已,在我今天已經建立了對他的一套認知與了解,甚至會想,我根本不想去深究,我只要知道,他曾經有過那樣的過去,就可以了。真正被談無慾這個角色打動,是在了解了霹靂眼、霹靂至尊時期的劇情,雖然不完整,也設法實際去看到了戲劇的展現。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對當初那樣的情節設計有很深的嘆服。在創造了一個能力上近乎神人的素還真,卻又創造出一個與之抗衡的談無慾,最妙的是,看到後來,才會明白如此針鋒相對的兩人,居然是站在同一邊,而那份針鋒相對又絕不虛假。這是閃耀著天才光芒的故事編寫。

雖然每個人都有憑自己的意念與想法去理解人物的自由,但我還是想說,談無慾是一個很容易被「誤解」的角色。一開始,他所扮演的就是不討好的黑臉,而我深深記得,我是如何被他對一手帶大的怒斬所說的那番話所打動。他說:「你認為素還真是好人?我是壞人?不錯,江湖上總要有黑臉白臉。你認為你可以了解我?哼,沒人能夠真正了解談無慾。」自認是「壞人」,也知道自己在做「壞事」,卻是為了一個完全不是私利,甚至可說是為天下的理念,這其中的矛盾,以及必須不在乎世人眼光評價的坦然,是我無法招架的。在後來談無慾與龍宿的光影論中,更清楚明白地為當年的連環局下了注解,身為「影」而甘之如飴,我總認為這需要極大的器量。而且,也只有真正大器量的人,才能在歷經了大起大伏,豁達瀟灑,無論是怎樣的傷痕,全不放在心上。這跟有些人認為談無慾器量狹小的認知是完全相反的。

貓:

這裡插一下話。我曾在公開論壇上徵求眾人協助,製作了「談無慾紀事」的專區,內容包含年表、名場面、人物評論等。一段時間以來,也曾經遇過「不客觀」的質疑。所以我想藉此說明一下。我認為歷史的書寫是不可能「客觀」的。歷史事件只發生一次,在陽光下或黑夜中,就那麼一次。任何嘗試重現的描述,包括當事人的自述,都是主觀的。歷史記述永遠是作者取捨之後的結果,什麼可以捨棄,什麼必須記上一筆,要用如何的方式記述、多少篇幅記錄,全都是作者主觀裁斷的結果。換言之,「述而不作」我認為是不可能的。

或是更激烈地說,書寫歷史不是為了「重現真實」,而是為了建構「自我理解」。透過對過去事件的闡釋,整理自己思緒與價值體系。但「放棄重現真實的史觀」不代表作者可恣意而為,背離真實。作者必須諏嵜鎸ψ约海异蹲晕业睦斫猓髡弑仨毟约核鶗鴮懙膬r值判斷對話,「文過飾非」對外人很好開脫:「我的認知與你不同」,但自己欺騙自己是一種迴避本心的自我貶抑。

而我只能盡量呈現我所認知的談無慾。這是我對我自己的交代。

對於眾「看倌」而言,客觀的歷史記錄同樣是不可求的,每個人都只能尋求自我對事象的詮釋,同時建構對自己本身的理解。


S:

啊,這個我非常同意。既然是人寫出來的東西,完全的客觀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閉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自然也不是讓人樂見的態度。我以為,唯有憑著自己的器量與良知,真正去試圖理解、了解、甚至諒解,才會得到一個比較接近事實的真實。我是覺得,沒有真正去試著了解,便沒有所謂的詮釋。

回到器量這個話題,在我看來,談無慾的曾經迷失、曾經「變壞」,問題並不出在「器量」上。如果他沒有非比尋常的器量,當年的他不可能願意擔任那樣一個黑臉角色,任憑誤解。我以為,那是因為他的極端,加上他的極端剛好用在那個時候的素還真。關於這對師兄弟的恩恩怨怨,以前我們也討論過很多。那並不是誰的錯,只是那個時機,彼此的心性、想法與體會,恰好造就了那樣的鴻溝。所以,百年之後,再度重逢,我們看到了幾乎讓人起肖的日月相映(笑)。這一切不是偶然,是曾經有過的一切醞釀而成,蜿蜒漫流了如此漫長的光陰,而終於水到渠成。

對我來說,那其中的驚濤駭浪、百轉千迴實在太引人入勝,若說絕無僅有,我想也不誇張。

貓:

他們確實是獨一無二的。極端的複雜與極端的純粹合而為一時,無論是毀滅性的黑暗還是無可描述的明華光亮,都驚心動魄地引人入勝。

S:

大點頭~
以前整理過一點東西,這裡拿來野人獻曝一下,多少可以稍微交代一下談無慾的歷程:

最早,談無慾與素還真一搭一唱,既較勁又合作地演出的"風雲錄、文武貫",評定各領域的天下第一,成功引出歐陽上智。
兩人又在那什麼懸空棋盤下了一局,談無慾敗陣,被素還真逼要退隱,當然這全是真中有假的演戲。
後來歐陽上智去挑撥離間,利用素還真逼談無慾退隱一事來說服談無慾並唆使他背叛素還真,談無慾假意投效歐陽上智,果然當眾出賣素還真,弄到最後素還真敗降歐陽上智。
殊不知此乃計中計,這個時期的談無慾仍然是素還真最堅強的盟友。
後來歐陽上智不放心歸降的素還真,詐死退到幕後,素還真逐步掌握無極殿,談無慾則離叛,反過來攻打無極殿,於是這麼一來一往(根本是裡應外合)削弱歐陽世家的勢力,一直到後來兩人對決,互中一劍重傷,各自於四琴武宮以及四鐘練功樓療傷,總之種種作法的根本目的仍是要逼出真正的歐陽上智。

四琴武宮是素還真設計,四鐘練功樓則是談無慾的構想。
吸氣成石是素還真所創,談無慾則創出抓風成石。
兩人合創明聖劍法,更曾合力把歐陽上智的友人黨羽抓起來送到死刑島。
不那麼威風的事蹟嘛,也有兩人曾去找一劍萬生挑戰而被封劍。
還有某個人(人法統)去考素還真知不知道他身份,素還真寫了字謎叫他去找談無慾解,談無慾馬上解開這種有趣的小橋段。

當時提到談無慾,說是與素還真齊名的。
劇中有人評論當時的幾個中原之最,說到:談無慾最詐,素還真最奸。
雖然是貶抑之詞,但想到兩人可以如此天衣無縫地一搭一唱騙過所有人,
此種貶詞也可看作是讚詞了。

至於後面談無慾的"墮落",我就不清楚了(也不想清楚了><...)

重出的談無慾,那應該從六醜廢人講起。
根據公孫月的說法,小談對素還真是"念念不忘,又愛又恨"的,從種種做法來看,小談雖然還是有別苗頭的心態,器度卻是更廣闊了。
從一開始素還真用玄子神功破麻木不仁時,應就已經猜出六醜是誰,於是就刁鑽地出了難題:要小談把一蓮托生品放到瀚海。
從這裡,彷彿可以看出這對師兄弟特有的惡趣味(笑),互相刁難,卻又不傷大局。
素還真對劍子提到六醜時,說他是:「脫俗超凡之人。」現在想起來,很明顯就是在說"脫俗仙子"嘛!
素還真覺得可以信任,那表示素還真已經完全接納了洗心革面的師弟啦!

(某貓插播:當時劍子問此人可以信任嗎,素還真那一句「可以!」接的又急又不容否定,劍子好像都對這種反應有點愕然。我覺得這個小地方也把素還真期待談無慾再出的深切心情表現的很好。)

(某S:確實(笑),這也充分顯示出素還真心境的轉變。後來的素還真跟當年的他已經完全不一樣。)

後來素還真被地理司重創,危急時分,化身六醜的談無慾救走了素還真,真是有情有義啊!(爆)
不過呢,小談救了素還真,卻指點屈伯把素還真送到骨簫那裡治療,
雖然我是不知道有沒有其他方法啦!不過總覺得這麼做有整整素還真的惡趣味在裡面。

小談說動北辰元凰把皮鼓師迎入皇城,製造了素還真的麻煩,素還真就還以顏色,大概表面上說要賣人情給骨簫,然後約小談去當蒙面殺手,卻故意讓骨簫看到六醜的真面目。果然是一箭雙鵰的妙計啊XD

之後當然就是令人熱血沸騰的日月才子聯手施展"新明聖劍法"。
既然有所創新,還如此合作無間,可見這對師兄弟之間必然經過一番敘舊啦!

聖蹤爆體之後,素還真終於當面誇獎了談無慾。
之前有好幾次談無慾似乎都很希望素還真誇(例如說暗示去瀚海放書有多不容易),素還真就是不鬆口。
這次終於得到師兄的誇讚,我真的覺得當時的談無慾很得意又高興。
於是開始覺得這樣的談無慾很可愛率真。

(某貓插播:之後高高地舉著得意的貓尾巴走回無慾天。)

後來素還真賽跑輸給慕少艾而要退隱。
臨別前,向來嘴硬的談無慾終於說出真心話,要素還真保重。那時素還真還消遣他。
素還真在談無慾面前是絲毫不自謙也不客氣的,這也顯示兩人的交情有多深厚。

(某貓插播:其實那時某素一整個 high 到不像話。只是談談致命的弱點就是他雖然很想裝得沒興趣不搭理,可是每次逗貓棒伸過來他還是忍不住會去抓。)

之後談無慾的賣力(甚至賣人賣命,笑)就不用多說了。
我是認為他答應醒惡者的條件吞下毒藥並非無智,雖然有點點衝動的感覺,但在當時的情況這也是不得已的,除非談無慾根本不急於解決異度魔界的問題。
這顯示談無慾可以置自己的安危於度外,似乎是下定決心為正道付出全部了。
一句私下對局勢的感嘆,也可看出今日的月才子也是心在眾生。
後來看下去,月才子確實極為奮不顧身~

關於談無慾怎樣浴火重生的心路歷程,我想,千古奇局偽書一蓮托生品序可以看出端倪:

魔海之深 如來誓盡 蘭若之韻 蓮華聖音
無慾之人 脫俗還真 百年之身 千年紅塵
恆河之途 晨鐘暮鼓 彼岸之路 悔不當初
恆河之途 形單影孤 彼岸之路 娑婆悲歌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對這段文字很有感覺。
一開始當然沒有意識到寫的是談無慾,因為那時還不知道那披著雪白長髮,暗夜孤燈,寫下一蓮托生品的人居然是他。等到後來回想起來,想起他的曾經墜落,想起他的今日風華,才領悟到,那一字一句,皆是他最真實的生命。
那句恆河之途所代表的洗滌之旅,箇中的掙扎、堅決、艱辛、困難…想起來都令人不由得顫慄。
曾經逐句思索過。

“魔海之深,如來誓盡。”
這兩句反覆咀嚼,覺得很有味道。
魔海之深,應該可以對應到談無慾迷失本我的那段心境。
而如來誓盡,如果說誓盡,表示曾有如此的誓願。
所謂如來誓,我相信乃是解救眾生的心念。
所以說,最早的談無慾,也是抱持著如此的理想去扮演他的黑影角色的。而這就跟他復出的大願連貫起來,也就是號崑崙說: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我想是這樣的宏願與理想,在談無慾的骨子裡其實從未死絕,也許曾經黯淡幾乎熄滅,在他重出之後,又燃燒得更熾烈。

"蘭若之韻,蓮華聖音。 "
這兩句,我想可能是談無慾讀到一蓮大師的著作、遇到劍僧等等修息的佛法學分。
在這整段話中,都看不到道家(號爺爺)的暗示。但我想,一來這是一蓮托生品,說到"蘭若之韻 蓮華聖音"很自然,二來,這是談無慾不願意把自己的歷程表露得太明白,但我猜,後面的"晨鐘暮鼓"可能就是。在那段被埋藏的旅程,一定有什麼是讓他決心度過恆河的契機。

“無慾之人,脫俗還真。百年之身,千年紅塵。 "
我想這幾句,已經不需要任何說明了。

後面幾句對照著談無慾的人生來看,其實也相當明瞭。
其中,所謂娑婆悲歌,應該是他在潛伏蛻化這段期間所聞所見的眾生之苦。
談無慾復出,從他跟號崑崙的第一句話:「談無慾讓你失望了。」就可以想見,他的復出本懷是濟世救民。
在異度魔火肆虐時,談無慾也曾獨自喟嘆,說眾生之苦何時能解。(再次強調,當時談無慾吞毒藥,不管這是否太衝動什麼的,我始終為那一片心所感動)
這麼一想就完全連得起來,娑婆悲歌,是談無慾對芸芸眾生的苦難的悲憫感慨。

更有意思的是"悔不當初"。
想想這話是很嚴重的一句話,所以忍不住拼命去想,談無慾為何寫下這句。
在我認知裡,談無慾是個"不後悔"的人,居然會寫出"悔不當初",那他悔的是什麼?
我想,還是讓別的心思淹沒了他的本懷吧!迷失自我,對於一個自傲的人來說,是非常非常難以接受的錯誤,是對自己無法交代的,所以我想應該是指這個。我是覺得他在沉潛這段時間把自己從以前到現在的生命看得很清楚、很透徹,所以才能夠有昇華般的蛻變。有痛悔才有澈悟。
就算曾經不可原諒,但以積極進取的月才子個性(笑),向前看向前走才是最要緊的。


貓:

其實劇情的演變似乎也呼應當初談無慾初出場時的話:「如果用一個字形容素還真,那就是『神』,而我只是一個凡人,但『人定勝天』」。素還真在漫長的霹靂歷史中,似乎真的在「不滅」中被慢慢磨難出「神性」的超然與漠然,而談無慾卻始終在「人性」中奮戰。即使是現在破闇重生,以脫俗之姿重現江湖,仍然是個缺點很多的人(參見下圖)。

圖片:某貓製作 劇照來源:霹靂劇集

而當素還真遇到談無慾(可以用「金風玉露一相逢」這麼 RP 的形容嗎),那層「神性」的外殼也被溶解,「人性的阿素」開始五顏六色、樂不可支地轉起圈圈(這就是劍蹤之後的素還真給我的感想)。這兩個人,除了「孽緣」之外很難找到適合的用語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

而奇象之後的談無慾,真的是奮不顧身。我覺得他的心中不再有缺憾、不再有顧忌了,所以可以這樣的毫無保留。對眾生毫無保留,對他師兄也是毫無保留。看到這樣的談無慾,卻不知為何給人一種心碎的感覺。

S:

爆死~XD

說起缺點,我覺得小談很妙的一點是,他一方面可以是心思縝密、算計連綿的策旨遥艿模麄人的為人上,卻常常神經很大條,非常直來直往,很霹靂啪啦那種個性,跟一般智者很不一樣~

而提到“人生變成彩色”的師兄嘛…確實,雖然我看霹靂不算完整,但就我看過的劇集而言,真的從未見過素還真有這麼「興高采烈」的,我覺得那甚至是一種回復青春、春風滿面的感覺 (笑)。

(某貓插播:借用千雲的話「歡喜得路人皆知」。)

我曾寫過一段話:「何其有幸,他是墜落之後、死亡之後、重生之後,而今站在這裡,面對一顆決意純粹到底的心。
何其有幸,他是走過迥然相異卻又異中有同的生死起落然後與他再度相逢。」
如果不是經歷那一切的一切,我想他們大概很難如此坦率地面對彼此。
談無慾的毫無保留,給我的感覺是一種率真的瀟灑。而貓之所以會覺得心碎,大概基本上你還是小談娘親的緣故吧!:P

對眾生的毫無保留,由他吞毒藥、奮不顧身種種一目瞭然,而對師兄的毫無保留,我想沒有什麼橋段比師兄弟兩人沒能綁來吞佛童子去換回葉小釵那段戲表露得更明白。
那時,談無慾對失望消沉的素還真說:
「我知道你的內心充滿悲傷與掙扎」
「但天無絶人之路,救回葉小釵的方式,一定有我們還沒想到的方法。走吧,一同再去找尋其他的生路。」
「我明白葉小釵的付出與犧牲甚大」
甚至在素還真執意要去笑蓬萊遺址繼續嘗試時,勸不動素還真的談無慾縱容著說:
「算了算了,算是我欠你的。」
以前跟人討論從前的素還真與談無慾,我們曾說,可能因為他們太接近,所以對彼此的寬容反而比對別人更少,說到就好像人往往對自己的親人反而比較嚴苛。那時我曾說,真的覺得他們像兄弟。
然後,這麼長久以來,這次真正覺得,對素還真來說,談無慾不只是他的同梯、同修、道友、好友…而是…
家人。
這才是最打動我的地方。
明明知道對方嘴硬,也不忍說破,只因明白此時此刻,對方最需要的是支持。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站在反對的那一邊,也會站在他身旁。
當素還真很直率地說:「葉小釵也曾為我出生入死。」我很難不去想當時談無慾的感受。總覺得談無慾心中並不是完全沒有複雜的感受,他的表現,我覺得是器量。即使心裡難免會有一絲感慨,也不會讓這樣的心情變成軟弱的怨嘆。
然而,無論他有什麼樣的感受,最後都只表現出了一種情義─
支持。
是心靈上的支持,也是行動上的支持。
他不再提出任何疑問,只有陪伴到底。我看到的是,比任何人都了解何謂"傾心"的人對於自己在意的人最無保留的支持與相挺。也許並非毫無質疑,並非全然贊成,最後,仍是選擇了縱容與支持。
我會永遠記得,日月之情,曾是如此。

談無慾的豁達、率直與灑脫並不只表現在與素還真的互動上,與藥師慕少艾、練峨眉、傲笑紅塵、葉小釵 (他們重逢時大眼瞪小眼的那幕好好笑XD)、莫召奴等…都有很生動的表現。他的氣度也令敵人讚賞,其中又以閻魔旱魃堪稱代表(笑)。
至今我仍清楚地記得,他在被螣邪郎率軍包圍時,受刀還刀,中箭還箭的狠勁,還有那句最酷的:
「我,脫俗仙子談無慾,豈會敗於魔犬之手!」
實在讓人大呼過癮。

貓:
如果對這些橋段有興趣,歡迎到「談無慾紀事」中「戡魔」、「人物解析」的部份,有更多關於談無慾的描述與評論。
http://web.mac.com/tsaiwein/

S:

啊,貓真的為了整理出談無慾相關資料費過不少心血 (感動),資料豐富得嚇死人。每個部份都很不錯,例如集眾家智慧完成的談無慾語錄等,在評論雜感中,我非常喜歡貓談到「做選擇的人」那篇。不管怎麼樣,當面對災劫時,素還真也好,談無慾也好,他們的方式便是去面對,去扛下來,下了決定,做了選擇,而且承擔後果,付出代價,這也是他們最可佩的地方。而經歷了生死愛恨種種人生歷練,到了後期,師兄弟在「犧牲他人」這方面明顯比過去遲疑保留多了。

正如銀英中少女時代的格林希爾為年輕的楊辯護的一句話:「什麼事都沒做的人,沒有資格說三道四的!」雖然很多決策中難以避免的傷害、損失並不是不可責難的,但把事情放著擺爛而沒有付出的人,確實是沒有批判什麼的立場吧!

我是沒有這麼精采的資料記錄評論可以貢獻,不過也為談無慾寫過幾篇霹靂同人,如《日月千年》I & II、《恆河途》、《不悔》等,那其中,便是表達了我對談無慾 (當然還有素還真) 的想法與理解。

小談精采絕倫的人生路,真要一一細聊,那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我不知道現在還剩下多少:P,不過霹靂網掌中乾坤版舊主題區的「脫俗仙子談無慾」討論串(這個沒辦法直接放網址,有興趣的人請親至霹靂網掌中乾坤版,從下方進入“更多舊主題”,然後用關鍵字搜尋可找到),以及新主題區的「脫俗仙子談無慾 (貳)」討論串,有好些關於談無慾的有趣討論。當然,不能不介紹談無慾有專屬論壇─「近水樓臺」http://baoyueshui566.w271.sohon.com/,收藏有豐富可觀的談無慾相關討論、雜談、衍生文、圖片影音等,值得前去挖寶。
此外,在下的茶館也曾為日月辦過小小活動^Q^:
‧日月歌詞選:http://blog.yam.com/shoulder94/category/224227
大推「心動」這首歌,堪稱日月千年主題曲XDDDD
‧日月千年一句話:http://blog.yam.com/shoulder94/article/1827310

最後,要用我每次說到小談,都喜歡拿來總結的一句話來做個ending,私心覺得,用來形容重出的小談再適合不過了。那就是…
千錘百鍊,而後反璞歸真。

感謝貓^^~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