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综艺]Shu晚间茶1x10_傲骨嶙峋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0点综艺]Shu晚间茶作者:Shoulder

本期Shu晚间茶图版请见:http://sunsunplus.51.net/atv/shu10.php


傲骨嶙峋的孤獨半魔 ──襲滅天來



襲滅老大的英姿^^~
圖片來源:霹靂網


人物簡介: 襲滅天來,萬聖巖聖尊者一步蓮華之惡體,擁有自己獨立的意識想法等。入異度魔界,為不接納外來者的異度魔界的首開破例。曾獨力拉住魔界斷層,直到九禍魔君修復斷層,並為吞佛童子與赦生童子之師。後來吸收一步蓮華,取得魔界兵權,為魔君代理。淚陽奇象破除後,曾為異度魔界擋下惑星之災。因吞佛童子與一步蓮華聯手長程佈局而被破不滅之身,於皇龍紀第50集退場。


本期嘉賓:慈慈


S: 之所以想談襲滅天來,並不是為了做節目…說穿了,只是想留下一點紀念,是紀念已經熄滅了的襲滅老大,也是紀念自己對襲滅老大所發過的每一點花痴、用下的每一分感情。

在為襲滅老大所寫的紀念文【痕】*中,我開宗明義第一句話便寫道:「他存在過,襲滅天來。」其實這倒不是因為我認為劇中的他 “不曾存在”,而是因為他的 “遺言” 稍稍刺激到我吧!襲滅老大最後說的幾句話中,這麼質疑著:「難道我始終是天地不存、佛魔不容的幻相嗎?」我好想衝到他面前對他說,不,老大,你存在的!雖然你熄滅了,但你存在過,就像每一個曾經活過而死去的人們一樣。

而,再入輪迴,無論是統合為完整的個體重生,或是分離而生,都不再會是「襲滅天來」。無論是人是魔,人生無法重來,也不能複製,因為經歷過的事、遇過的人…這種種都不會重現,不會一模一樣的。生命之所可貴,正是因為如此。每個人都是無數的過去的累積,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人生無法重來,同樣的,也不會被磨滅,無論是怎麼來的,怎麼去的,總會留下些許痕跡,證明著:我來過。

自己也知道,我對襲滅老大的感覺與感情,恐怕會是少數派中的少數,但何其幸撸艺J識了阿慈,對於襲滅老大的想法看法出乎意料地合拍。其實也不只是針對襲滅老大而已,對霹靂的某些劇情人物,感觸常有共鳴。雖然我覺得人各有特色,多元化乃是可喜,但遇到知音自然是令人高興的事,尤其是在孤獨的花痴 (笑) 這方面,有人陪伴,真是難求的幸福 (嘆)。


慈:啊…上面這段話是告白嗎(笑)
  其實我只是被拖來插花而已XD。

說正經的,以劇情而言,對我來說老大是真的消失了,所謂的進入輪迴即使本質不變,卻再也不可能會有第二個「襲滅天來」了,在我的心裏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真正的完全重新來過。或許是我沒有慧根吧(笑)
  
老大最後的那幾句話,給我的打擊比他的離開還大,人死了還有所謂的精神永存,但是襲滅最後的那幾句話,卻只讓我覺得到最後連他自己都開始質疑  自己,否定自己。
想想剛出現的襲滅對自己的存在是多麼的有自信,那樣的丰采走到最後我卻 完全看不到了,這樣說並不是要說襲滅最後走的有多悲情,我一直都不願意用這樣的角度去看襲滅,老大的確有搞悲情的本錢,但如果他真的一開始就 去搞了悲情,我想我也不會這麼迷戀他(攤手)。只是覺得,質疑自己的老大我真的看了很心疼。
  
既然S提到了【痕】這篇文章,那我就順便講一下看完的心情好了,看完片子再看這篇文章很出乎意外的我沒有覺得很難過,只有和文裡所有的「魔」 一樣,對老大感到深深懷念而已,也不是說要搞悲情,只是想說 襲滅老大,你存在過真好。     


S: 既然要完整回顧,那就重頭開始聊吧!

老大的名言:勝負之道,在於「磨」。
而我說,淪陷之道,也在「磨」。
迷戀上老大的心路過程可說是曲折離奇,起起伏伏。


慈:嗯!對老大的感情真的是磨出來的,而且磨了有一段時間(笑)。
  和S說過因為對老大的感情是慢慢磨出來的,所以當磨到底,感情爆發的時
  候真的很可怕,也不是說有多瘋狂,而是忍不注的沉迷下去。


S: 曾經,只乍聽那個名字,就產生非常的好奇心與興趣。
襲滅天來
尤其前面兩個字:襲‧滅。
曾跟人談起說,這個襲字,繁體中文才表現得出它的美感,簡體的 “袭”,在我看來味道大大不足。
襲滅這兩個字,國語發音跟台語差不多,念起來有種很難形容的味道。雖然與 “熄滅” 同音,有陣子也玩笑著說要去睡覺是要去 “熄滅”了,但是腦海裡想著 “襲滅” 而唸出聲音時,並不會有任何黯淡的感覺。

然後,看到了老大的長相。
無可挑剔的輪廓,配上神來之筆的斑斕彩眉。雖然也嫌棄過臉上的 “刺青” 面紋有點太花俏,不過,當斗篷黑帽子遮住部份時,感覺起來有種奇特的美感,突然想到,有點像是印地安人或某些少數民族在臉上畫上圖騰,有種原始力量的感覺。
挺直的鼻樑是好看,不過襲滅老大五官的精華在於那雙一般稱為血色的冷然眼眸。一雙漂亮、有著被我笑稱是煙燻眼妝 (或者該說是埃及法老王眼妝?)、時時讓人感覺無情冰冷的眼睛,彷彿深邃而沒有波瀾,複雜而冷漠,還有一種傲氣,孤寂的傲氣。
襲滅老大的嘴型很漂亮,有點微翹,嘴角微揚,金屬色澤,被人說是十分性感的嘴。有時從遮住半張臉的斗蓬下露出來,彷彿有著神秘難解的笑意。
在我看來,魔,便該是如此,看起來一定不是嚴厲可怕的,該是有抹神秘微笑,該是淡漠悠然的,不然何以蠱惑眾生?


慈:老大整張臉的重點就在於那雙眼睛和那張嘴角微揚的嘴阿>////<
整個就是性感到一個不行,可偏偏在戲裡老大的帽沿總是壓低到幾乎看不到臉的程度,真是白白浪費了那迷人的雙眼和性感的嘴唇了(淚)。
總是對人說,襲滅老大的長相不該算是秀氣俊美,而該是性感,老大你果真是媚惑人心的魔阿Q//////Q
不得不說,老大的眼神真的很冷,所以當鏡頭由下而上的拍攝襲滅老大眼睛特寫的時候,我真的覺得感覺都超棒的>////< 


S: 整體說來,我很喜歡襲滅的造型,可是襲滅不太上相 (淚),他的靜態圖片
很少有好看的,總是難以傳達他的神采。
我覺得他很有陽剛味,可是又很精緻俊美,可是很多圖的感覺經常都不能完全展現。霹靂網人物介紹中用的那張圖片算是上乘,皇龍紀下半部的DVD上面的圖案那張也很不錯,把老大的冷冷眼神,性感的嘴唇 (夠花痴吧?^Q^)、無懈可擊的臉型都有展現到。

與一步蓮華的造型恰成鏡像,除了黑白相對,他們的垂髮、髮辮、耳飾都在相反的對側。
老大的暗色金屬耳飾在右耳,很有重金屬搖滾的味道。這也是我亂萌襲蒼現代同人【那天】時,會設定老大是視覺系搖滾樂團主唱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當然還包括他那畫得很精采的臉。



襲滅老大臉部特寫 圖片來源:霹靂劇集截圖 (By:Sago)

老大到雲渡山找一頁書挑戰卻跟阿蒼意外相逢而舉行PK友誼戰 (爆)
此時的老大正興致勃勃地挑釁 “玄宗首席接棒人” 阿蒼^Q^

怎樣?夠格當視覺系主唱吧?XD


老大的聲音老實說不是很穩...變來變去的,不過,大致上堪稱低沉有磁性^^
阿咩跟我說過,總覺得老大唱歌一定很好聽,這也是亂想老大會變成歌手的原因之一。
比較早先讓人印象很深刻的就是他的輕笑聲,還有拖長的"哦",帶著點悠然懶懶的惡趣味感。
近期的話,我是滿喜歡他在知道自己被耍了之後,撂狠話時的聲音:「惹怒我襲滅天來的下場,唯有死!」真是....好迷人>////<
再來還有他如同魔之明王蠱惑無名心智那段對話的聲音,直接冷靜淡漠之下,別有魅惑之意,相當出色。


慈:其實對於老大的聲音,我很喜歡,可是當他用這樣低沉的聲音長篇大論的時
  候,真的會讓我特別想睡覺(老大對不起Orz)。
我喜歡他生氣抓狂時的聲音,也喜歡他發出語助詞的聲音,像是 “哦”、“嗯”之類的,尤其是拖長尾音的時候,特別讓我有感覺,超級迷惑少女心阿>////<


S: 不只少女吧?歐巴桑也…XDDDDD

再來說到操偶。
說起來,我歷來喜歡的人物角色,在操偶上都有不凡的迷人丰采,兵燹、蜀爸、某素、某談、西蒙、阿蒼…
襲滅老大,是個例外...Orz

其實說老大的操偶也不是沒有帥過,例如被一頁書與阿六圍爐時,雙掌平推出去的掌法就很酷 (皇龍片頭也是這幕),但大體說來…老大靜靜站著或坐著時通常感覺才比較對味QQ,他的動作有時會有破壞氣質的感覺,武戲也幾乎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反而好笑的動作會有 (淚)

但也還是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細膩之處,例如被麝姬性騷擾時,不動聲色拿走
地圖又放回去(噗),例如跟親自去找寂寞侯時,背後輕輕敲手以及緩緩坐下的動作,而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老大去傲峰意外負傷而回,很故意地要吞佛童子替他顧守,自己療傷時,對吞佛異樣的眼神與細微舉動,那眼珠慢慢偏移過去的一瞥,那個 單隻眼睛的特寫,不僅意味深長,更是逼真擬若真人。


襲滅單眼特寫 圖片來源:霹靂劇集截圖 (By:燁影)

這時的老大在療傷,故意要吞佛護持
老大暗中瞄了大大可疑的吞佛其背影意味深長的一眼
眼珠的移動很逼真哦!


大體上來說,老大眼睛的啟閉、嘴唇的開闔之類的細部操偶,比大動作來得對味。

慈:老大的武戲有多搞笑,絕對不是隨口說說,有圖有真相(噗)

  
習武之人筋骨果然都很柔軟XDDDDD(捧腹大笑)
這是在跳芭蕾舞嗎?Orz
圖片來源:霹靂劇集截圖 (By:慈慈)

襲滅老大真的有很多小動作都讓人覺得很棒,像是菩薩跑去帳篷前和老大聊 天,老大閉著眼睛用手撐住額頭,一附漫不經心的感覺,真的很棒。總是忍不住和人抱怨,如果老大的武戲和一些大動作的表現能有這些小動作的十分之一那多好,為什麼明明是同一個人在動作上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勒QQ,襲滅老大的動作,或是感覺,要是能再多加幾分的從容,或是優雅,那樣的感覺我覺得會更對味,可惜操偶師父總是愛讓老大做一些大動作,卻又讓人覺得不夠細膩,這真的是大怨念啊Orz
其實我也很喜歡老大脫帽撩髮的這些動作,一整個就是很有感覺(笑)。

不過最大的怨念…(向上看)還是皇龍記的武戲吧=w=||||bb
老大你是怕大家太難過所以在搞笑嘛QDQ|||
操偶師!!就算老大不得人疼,你們也不可以這樣欺負他阿(淚倒)。


S: 以下進入正題 (那之前在廢話啥?被阿蘭聖印毆飛~)。

襲滅天來有很多種暱稱,例如:襲滅老大、老大、襲滅、天來(兄)、阿襲、阿來、滅滅、滅仔… (某慈亂入:襲滅的暱稱還有師父大人這一個XD),就如他在劇中呈現的個性並不是很「統一」的,但仔細推敲,還是可以找出變化的脈絡。而,在彷彿有時搖擺不定的表現中,排除編劇疏忽的因素,其實可以觀察得出來,襲滅老大本身性格中,有著與生俱來的矛盾。

正如吞佛童子在襲滅老大攪入三教靈玉之局的時候曾經質問過,吞佛說,過去的襲滅老侄斏鳎谖樟艘徊缴徣A之後,變得奇奇怪怪,讓人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雖然當時吞佛 “刻意” 地指出很可能是吸收一步蓮華之後的影響,但,回顧過去種種,我卻認為,襲滅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在他沒有興趣任性的地方,或者是有太強烈的目標意念驅使而必須有什麼樣的表現時,他會是「老侄斏鳌沟摹?梢酝茰y,在他曾經指導過吞佛的期間,他給人的印象會是深诌h慮的。這說明他具有這種能力與資質,可是並不代表這是他的本性。

慈:我覺得吸收一步前後的老大會有所不同,是因為吸收一步前襲滅老大有個很
  明顯清楚的目標或者該說是執著(笑),而且拉住斷層的那幾百年之間,我
  想襲滅老大對於如果再見到一步要做些什麼事情的,應該沒事就一直不斷的
  在腦中演練吧(笑),所以當然在做的時候會讓人有老侄斏鞯母杏X,當
  然老大本身就有玩弄權值馁Y質在,只是我覺得他應該不太喜歡這樣,就像 
  阿S說的,這並不是老大的本性。


S: (點頭)在他執意「一意孤行」的層面,襲滅老大是全然的任性,根本不管後果的。
雖說身掛鎖鏈,以一己之力拉住魔界斷層數百年這種舉動,是他換取某種程度的「互利」立基的作法,但我認為,這其中很有抵抗天意的任性與不服存在。魔龍脊骨是被天雷打斷,執意違抗天意而拉住斷層這樣的行為,不正呼應襲滅天來在最後發動大軍侵略中原時所說的「人定勝天」嗎?

提到這個「人定勝天」,讓我多麼感歎。儘管在全天下人的眼中,襲滅天來便是「魔」,在異度魔界諸魔眼中,他乃是異端之魔。然而,鄙夷人類的襲滅天來,自始至終也沒有把自己視為與「神」同等地位的魔,不管是半人半魔也好,半佛半魔也好,到最後,他還是自認是與人類站在同等層級的存在,雖然這同中也有異。這是他的矛盾,也是他引人入勝的地方。


慈:在我心裡,襲滅老大是任性且率真的,在劇情裡有很多地方老大總是讓人有
一種可為卻不為之的感覺,或者說他其實只是想玩玩而已,勝敗輸贏對襲滅老大來說似乎並不是最重要的,只是因為他覺得有興趣或是有趣,所以他才  去做,就算失敗也只是笑個兩聲,再重新去算計其他人,什麼都不在乎的老  大只讓在電視機前面的我看的很想呼他巴掌(被獄龍沒午一口吞掉)。老大你可不可以不要什麼都那麼不在乎(氣)。

  不過其實,個人私心也不願意見到襲滅老大太過積極,在我心中老大應該是
  享受狩獵過程遠遠超過狩獵的成果的。
  一步步將狩獵物逼到牆角,欣賞對方的表情這樣才對阿(握拳)。
  

S: 好像很BT…
認真地玩遊戲卻又不在乎,真是有矛盾到啊!

說到任性這點。
在老大吸收掉一步蓮華,軟硬兼施取得魔界兵權之後,他立刻做的一件事就是揮軍踩平萬聖巖,而且之後顯然一副稱心如意的樣子…這裡很明顯,出口惡氣報仇的意味十足。然後,他命黃泉弔命去滅掉酒黨,這雖然可能有戰略考量,把沒有抵抗餘力的反勢力先消滅再說。但是,襲滅天來卻完全未對玄宗採取任何行動,也沒對正道採取什麼行動。老大,要說你不知道跟一步蓮華最麻吉而且也是這之中最大咖的人是誰那才是天大的笑話。雖然他的說詞是顧慮日月才子可能是隱於幕後,顧慮孤身行動的六絃之首背後有什麼勢力…但是,對照他在末期 (不是絕症末期…=.=+) 對待阿六 (六禍蒼龍) 的態度,也就是他明明知道幹掉一品皇綬、神魁戰武會成全阿六恢復完全的功體,可是他一點都不在乎,還說如果阿六有那個命,他樂意等著,這樣看來,就很難相信襲滅是因為顧全大局才對雙城之爭袖手旁觀。我個人認為,當時他如果介入坐收漁利,遠比後來攪入三教靈玉之爭對異度魔界有利得多。總而言之,我覺得最好的解釋還是──任性。

襲滅老大對對付玄宗、介入雙城之爭等等都興趣缺缺,在吸收一步蓮華之前,他有很明確的目標,而在之後,他著迷於三教靈玉,但那也是因為一步蓮華特地針對他留下的錯誤記憶謎團,知道他這傢伙就是很在意所謂什麼神蹟,就是會很想瞧瞧那是怎麼檔子事,甚至說是很想證明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神蹟、戳破所謂神話的迷思。所以,襲滅老大怎麼玩,基本上還是以個人意願為主。連對付阿六與正道等等,開始時遊戲的意味都很重 (請回想一下那什麼黃泉之門、輪迴之門的設計,還出謎語咧…,還有那什麼令人吐血的美人計…,這些等等再談),直到他兵敗三路才因為氣到了而認真起來,但所謂認真,也是更認真地玩遊戲…Orz。

順道說,襲滅老大也不太在意扮演其他人希望他扮演的角色,例如那個三方之會以及後來淨琉璃的緩兵之計。也就是說,除了他自己本身本來就在意的,其他種種,他全不放在心上,不納入眼底,之後會因此吃虧也好,對魔界有威脅也罷,那都不是他真正考量的要素,最重要的還是當兒的隨心所欲。即使是千年一擊之局,襲滅在被擺道之後的積極應對,在我看來爭勝負的心思佔有很重的比例。後來魔龍被射中心臟,襲滅跑去找九禍吵架,他那種大剌剌直言不諱的態度,顯露出來的並不是對異度魔界的 “不忍”、“心疼”,而是惱怒九禍沒有及時聽從他顯然是正確的判斷與提案,是他對於不被信任 (這裡的不被信任不是指九禍懷疑他有異心,這點之後再詳談) 這點的不快,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樣的自我中心更加任性的了。

關於襲滅天來對於異度魔界的想法與心態,之後再來深談。


慈:老大的一意孤行真的很誇張,像是對上六禍的分身,做掉一個用來確定他是
分身其實就夠了不是嘛,但他老大卻連第二個也做掉(汗),這樣的行為我可以稱為找死嘛=W=bb,不把一切放在眼裡和心裡的襲滅老大總是讓我感 到心疼。這樣的行為讓我覺得老大是在追求毀滅!所以很多人該殺他都不殺,很多計畫也都是被他自己給玩掉的阿,我覺得老大可能覺得如果真有天譴那麼能親眼見識親身體驗其實也不錯。所以他才會說出 「神若有蹟,證吾眼前」這樣的話,當然也可以說是自信的表現啦。就是因為對自己充滿自信,所以不介意自己這麼做是否正好是對方所希望的表現。
  
順說老大的個人意願和個人喜好真的很明顯,尤其是身邊個個是帥哥這一點XD//,我懷疑老大是靠臉在選人才這一點很久了(大笑)這應該也是老大私心和任性在作祟吧。不過雖然老大是靠臉在選人才 (?) 但其實也算是知人善任啦,月姬、瑟郎給他們安排工作都挺適合他們的(什麼碗糕美人計),而且又可以順便把人踢開自己身邊,免得每天都被言語和肉體上(?)的騷擾,一舉兩得,所以說到底還是任性阿(笑)。

雖然老大曾經表示過對總是看重外表的人類嗤之以鼻,但是…老大,看看你自己再看看你自己看中挑選的手下,個個都貌美如花(?)是怎麼一回事,因為自己長的帥,所以挑的手下都不能比你差就是了,是這樣嗎(大笑)。這樣的你對重視外表的人類嗤之以鼻,你不覺得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嗎=3=。


S: 啊?不是看在斗篷的份上任用人才的嗎?XDDDD
真的欸,老大自己物色的人才每個都是極品美人…

說起來老大跟部屬的互動真的很有趣^^~
基本上老大是個沒有官架子的BOSS (點頭)。記得他剛拿到兵權時,被派給了幾個怪咖手下那段就很好笑XD
之後黃泉弔命對局勢有所疑惑時,襲滅老大還很有耐性、很親切地解說分明,雖然我覺得有胡扯的嫌疑:P,不過黃泉弔命顯然被說服了,到死都對襲滅BOSS很忠蘸苄欧6S泉弔命很不對盤的風流子瑟郎與玉蟾宮麝姬,也算有人盡其才吧…(遠目)。是說,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麝姬小姐為了能跟BOSS約會而積極求表現的心態啦!:PPP
其實我真的滿懷疑,如果當初老大的手下全都是像黃泉那款,他真的還會想嘗試「美人計」嗎?就算有想到說不定也不會提出來而是改採其他的方法吧…
其實使出這計策,我覺得玩玩看的意味很重…(默),當時我就質疑說,憑老大對他本身所嗤之以鼻的「情慾」嚴重欠缺經驗這點來看,有什麼道理會對這種計策有把握?這爛計策害了人家好好的美女慘遭剝皮 (這點我會記一輩子…),雖然襲滅對這種慘劇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感覺,但他最初大概也沒料到會是這樣,因為以他的「資歷」,並不具有規劃美人計具體細節的能力,但這還是襲滅老大的汙點之一…


慈:我覺得這個什麼碗糕美人計(汗)老大真的是抱著不做白不做的心態…成功了很好沒成功也沒差,順便把會對他性騷擾的下屬趕出去多好(其實這才是重點吧bb),我認為而且雖然他對 “情慾"嗤之以鼻,但是不代表他覺得這個沒有用阿,就是因為有用,所以他才會如此感到不屑,愚蠢的人類一定逃脫不了情慾這一關,我想襲滅老大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對於襲滅老大有沒有預料到會害美女被剝皮這一點…我覺得剝皮這個動作是老大一開始就想到的了,最多是老大沒想到會是這麼活生生的把人家皮剝下來,但是對於執行的方式我不相信他會沒料到…看著被剝皮的美女躺在床上,老大一副視若無睹的態度,當下真的讓我覺得襲滅老大,你真的很 殘忍… 


S: 是嗎?他會去想這麼多嗎?當司令官不是只要一聲令下,就讓第一線的部署忙得半死…我不是覺得他不殘忍,不過我覺得更適當的說法是「冷酷無情」。之所以覺得他對執行層面沒想到這麼多。主要是因為我覺得他對異度魔界有些什麼手法並不是那麼清楚…是說,老大就算當上了魔君代理,也仍然是體制外的異數啊…(遠目)

當時他在麝姬要求評語之下所說的話有點意思,他說,如果不知道是麝姬你的話,也許連我都會心動哦!在我看來,翻譯過來就是:因為是麝姬你,再美也沒用啦!所以…這算是誇獎嗎?(汗)

說老實話,在黃泉弔命、麝姬 (月姬) 陸續領便當之後,我一度懷疑老大故意 “消耗” 掉九禍派給他的人馬。當然吞佛除外,一來他不見得心機鬥得過吞佛 (事實證明他鬥不過QQ),二來他對吞佛其實算是很有感情的。不過,後來我覺得他的心機沒這麼沉,他只是任性而為,然後不管己方敵方誰犧牲掉,他都不在乎。我認為襲滅是非常自我中心到了極點的。

之後他為了拐回小月 (月漩渦) 真是費了很大手腳與心力,又是殺人又是嫁禍又是設騙局,才好不容易把小月拐回來,我覺得他在這件事用力的程度有點高到令人吃驚,不過也算有真的拐到小月的心,小月對老大也算很死心蹋地了…(喂!…被 “天之見證” 給劈掉…)。之後小月帶回冷醉他也欣然接納,難怪被人笑說老大是正太控…OYZ,那時聽他自言自語,似乎是有意成立自己的班底,所以我才會懷疑他是不是有點故意消耗掉原來的手下…不過後來我是覺得,可能是順勢而為啦!

話說,當老大的手下,雖然因公殉職不會得到他的哀悼,但平常就算出任務不成功也都不會怎樣 (當時吞佛就好幾次都怠工,老大也沒說什麼…),最後這位BOSS他就乾脆自己上陣,真是不辭勞苦、吃苦耐勞的好上司啊~
辛苦了,襲滅老大。

慈:老大真的是個好BOSS阿(淚),印象中老大好像沒有罵過手下喔,任務失敗襲滅老大也就是淡淡說句無妨,然後再去從新計畫,而且三不五時還會對手下心理輔導XD,雖然我個人覺得這應該是襲滅老大自己的興趣(小聲說),凡事又親力親為,殺個人找塊玉,也都自己來,想想這麼好的BOSS去哪找阿,老大真是辛苦你了(拭淚)。

S: 不是屬下失敗,BOSS就親自上陣嗎?XD
看老大跟戒神老者的對手戲也滿好玩,老大頗有耐性聽老者碎碎念,所以我在【痕】裡面才會提到老者一定會懷念他的,願意聽老人家叨叨絮絮的人可不多呀!

吞佛這傢伙一定要單獨說,之後再談吧!

再回到任性。
在雙城之爭期間,襲滅天來曾經跑去雲渡山找一頁書「挑戰」,這件事也顯
示出他的任性。基本上,襲滅老大對於「傑出的佛者」有特別的情結,簡單來說就是特別感興趣,這從後來的三方之會他對一頁書的態度,以及最終侵略戰前,淨琉璃孤身直入魔界軍營進行拖延戰術時他的態度,都可以看得出來。雖然雲渡山這一戰因為那個一頁書乃是摩訶戒者假扮,後來演變成讓人起肖 (好,是讓我起肖…) 的 襲滅VS蒼 的唯一一次PK戰 (這稍後再來大大發花痴),但顯然明白雲渡山的一頁書是冒牌貨的襲滅卻在事後完全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甚至沒有把這件事「洩漏」出去。照說,他只要把消息透過任何管道傳遞給長生殿,應該可以達到相當的攪局效果,可是他居然就這麼「算了」,只說他來的目的已滿意了。拜託,老大你在滿意什麼啊!完全沒有實質效益嘛!感覺上很像是看推理小說,把謎底解開就滿意了這樣…他好像只是想確認自己對一頁書在玩什麼把戲猜想是否正確。


慈:我想老大是討厭通風報信吧,他怎麼可能會讓自己去做這種小鼻子小眼睛的事(笑)而且不勞而獲這種事他應該也很討厭,老大是個務實派(點頭),加上當時的長生殿和他也沒什麼利益關係,要獲得情報當然就要自己努力(點頭),而且和阿蒼那一場PK應該也算是值回票價了,就當作是封口費好了(大笑)。


S: 老大有正面作戰的矜持啊…(遠目),遊戲有遊戲規則?
討厭不勞而獲? (大笑) ,真的真的,老大擁有的一切都是憑勞力賺來的 (噴)!
是說,除了一步,幾乎沒有人願意跟老大PK,都是成群結黨來圍爐他欸,只有阿蒼是第一個好好跟他PK了一回 (笑) 的人,所以大大值得紀念啊!
其實我覺得那場PK最值得玩味的是襲滅的惡趣味,當時他的心情,跟之後發動戰爭的心態,很顯然是完全不同的。
單就老大召喚出獄龍那段來說就很有趣,老大特地脫帽就不用說了(大笑),還親切地介紹說:獄龍之招共有三層,我特別為你施展第二層。你要如何破解呢?玄宗首席接棒人?那種口氣之戲謔,讓人不得不覺得老大實在玩得很開心 (噗)。獄龍之招是大招,而黑龍跑出來之後並沒有攻擊阿蒼,只是在人家眼前晃來晃去,而從之後每次獄龍被叫出來都直接去攻擊敵人這點來看,就算我不從襲蒼CP的角度去看,也仍然認為老大對阿蒼是沒有什麼敵意的。當時阿蒼還有時間悠哉悠哉地說出他的觀察結論咧!那時一面打一面鬥嘴,兩位果然都還年輕啊~(遠目)

更好玩的是,之前跟黃泉提起蒼,襲滅絕對都是很謹慎地說「六絃之首」,怎麼單獨面對面時,就直呼人家「蒼」啦?等到兩朵小蓮花冒出來,他馬上又改口:「六絃之首」…這不能不說有點RP吧?XDDDD (撒花)

之後,老大就再也沒機會懷抱著這麼好的心情打架了…


慈:那是因為之後都是被人圍爐了吧…(默)。

  
S: 不然就是為了殺人去PK,心態已經完全不同了…
然後,最終侵略戰,老實說,滅掉法門這件事,我覺得雖然多少有點報復法門之前跟正道等聯合對付他 (老大主張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但更大的成分是打給九禍看的,他總是要做點實績出來,才有可能夾帶自己的意願去做些什麼 (因為九禍已經質疑他的 “計畫” 一片空白了^^:::)。駐紮在那個顏色(粉紅色系花俏的營帳….OYZ) 顯然跟老大很不搭的軍營裡,跟吞佛、銀鍠黥武討論戰局,襲滅老大居然說要攻打定禪天,然後最終目的地是仙靈地界…(默) 即使搬出了擔心一頁書有可能會作怪的理由,可是…在我感覺,這不是一意孤行是什麼?以當時的情勢來說,攻打定禪天怎樣也說不上是緊急而且必要的。


慈:講到了帳篷,依然是有圖有真相。


瞧瞧那可怕的粉紅色= =
(S:我覺得那簡直是桃紅色欸…Orz)
圖片來源:霹靂劇集截圖 (By:慈慈)

順便說一下,當初看到襲滅老大對菩薩說出「妖言惑眾」這四個字的時候,不小心笑出來了,老大你立場搞錯了吧(噗)


S: 老大是老實人啊!(爆死) 我想他心底很相信九禍的,雖然我不認為他沒想過他是有可能有一天被魔界所棄,但在某層面而言,襲滅還是單純的年輕人 (笑),九禍不是不相信他,卻有身為君王者特有的考量盤算。襲滅在這點上,就遠比九禍嫩多了。

又再如他對寂寞侯的心思,很明顯是不太捨得扼殺強勁的對手,我曾說,寂
寞侯是老大留給阿六的「五個艦隊」 (銀英迷大概就會知道我在指什麼) 。雖然在吞佛提醒說留下寂寞侯對異度魔界沒有好處之後,他也改口說該殺就殺,可是很顯然之後他還是沒有認真要對付寂寞侯,這種心態,不是任性又是什麼?


慈:恩,老大是年輕又任性的老實壞人!(爆死)某方面而言老大就是對自己太
  有自信,所以做起事來就多了幾分任性,因為有自信所以希望有人可以陪他 
  一起玩(爆),不然豈不是太無趣,襲滅做事情的考量還是以自己為主要考
  量,所以說他任性,這也是身為領導者老大比不上九禍的地方。


S: 老大完全沒有身為上位者那種使命感吧?有心沒心,天差地別。

順便牽點襲滅天來的思想。

如果說襲滅天來認為協助異度魔界統馭天下可以讓他達成創立新教派的理想,那我要說,他的作法看不出來對這件事的強烈熱情,他始終還是順遂自己的任性。在我看來,他不是沒有感情沒有感覺,而是他的感情與感覺很多都已經扭曲了,冷了。就像他對吞佛所說的那一大套新教派的想法,只看得到他為何想破壞,看到否定,卻看不到他到底想怎麼做,想灌輸給人們怎樣的思想。在我看來,襲滅天來的本質,是否定。

他否定他所知道的佛派思想與作法 (其實那真的不是全部,老大…不是所有的佛門都是那樣的…),他否定神,否定神蹟、神話,他否定人類的情慾,他否定這些那些,可是…看不到他相信什麼,就連他比較採信的利害論,他自己本身也不很恪守,他自己就經常不是以利害考量來採取或不採取什麼行動。

而在我認為,這正是魔的本色。

如同我曾就「Monster」這套漫畫所寫的雜感中說過的,失去所有的溫度、完完全全的疏離空白,才是最可怕的。什麼都不想要,才是最恐怖的。當然,襲滅天來還沒有走到那樣的地步,雖然他似乎朝著那方向邁進,所以在我看來,他遠比「Monster」的John來得 “可愛” 得多,而不會令人戰慄,因為他的人味還在 (這樣說可能會被七邪荼藜給滅掉…)。不過其實我真覺得老大同時兼具魔味與人味,與其說他是佛魔,我倒覺得更接近人魔 (襲:我不是漢尼拔醫生= =+++)。

襲滅天來雖然總是否定掉許許多多現有的東西,可是我並不覺得他是如同他自己說的「厭倦這人世間」。他並沒有給我這麼滄桑的感覺,相反地,我反而覺得他很認真地、率性地活著、生存著,尋找著、追求著、證明著他自己的意義。這個世間,對他來說縱使有著討厭、看不順眼的許多人事物,但仍然提供了許多樂趣,該說是個可以冒險挑戰的遊樂場嗎?

以他的想法,自然不會認為成就霸業、天下無雙、功祿名利算是什麼生存意義,也許新教派相對來說比較有意義,但我覺得襲滅天來其實還沒有定論,我不覺得他已經把那個當作他畢生的志業。但無論如何,即使他還沒有真正建立他要追求的一切,他的生存方式完全不是虛無的。雖然我認為他愛好嚴酷的挑戰的習性無疑也有點找死的自毀傾向,但他絕不是那種醉生夢死、或是飄邈虛空地活著。該說他的本質,是很有踏實的因子嗎?


慈:老大是個務實的人(點頭),雖然在劇情裡極度的不受到疼愛,但是襲滅老大依舊是很認真很努力的做著他想要做以及他認為該做的事,我想這和他超扯的出生也是有關係的。

至於老大所說的新教派,我覺得那是他的想法,理解,卻不是他的夢想,或者該說其實他是沒有那個熱情真正去追求這個的,老大不是完全的冷,但卻缺少熱情,沒有熱情做起事來就缺少積極,這也是襲滅老大總讓我覺得他是在玩的原因之一。


S: 嗯。
我認為這也是他雖然擁有天下無敵的實力 (所以幾乎每次都被當成高級火鍋料圍爐…),卻沒有幹出什麼真正轟轟烈烈的大事,有心沒心真的差很多。
也難怪被九禍媽媽質疑他的計畫一片空白 (笑)。

認真打拼又心態倦怠,老大你還真是矛盾呀…
我總覺得襲滅的心中,是很「空」的。

說起九禍啊,我覺得她真的非常了解襲滅,從他的能力到他的心性,他的優點與毛病,九禍都清清楚楚。在無意逼宮奪權這點上,對異度魔界沒有 “貳心” 這方面,我想九禍是完全信任襲滅的。她非常明白襲滅對這些世俗的權力地位根本不感興趣。而千年之擊這一局中,襲滅怒氣沖沖跑去找九禍吵架 (還真是直接又率直啊),說你不信任我,指的不是這種層面的不信任,而是指九禍沒有相信他的判斷與決策。

但我覺得,九禍不能說是盡信襲滅,同樣也是因為她太了解襲滅了,她知道即使襲滅對異度魔界認同,沒有貳心,但襲滅的率性、一意孤行的作法,都可能帶給異度魔界損傷與災難。

而襲滅老大對於九禍,我認為是有一點敬意存在的,總覺得他始終很記得九禍當年力排眾議接納他進入異度魔界的恩情,而且九禍的冷靜實際以及決斷擔當,應該都是能夠讓襲滅心服的。

雖然九禍與任沉浮第二次關於襲滅天來的談話中,透露出九禍似乎質疑起襲滅天來對魔界的貢獻,而激起很多人的不平。但我認為,九禍並不是否定襲滅老大的貢獻,而是,襲滅天來對魔界的貢獻已經到了一種限度,之後,襲滅的作法對異度魔界造成的害處可能會大過好處,站在為政者的冷酷實際,她必須要有某種衡量取捨。但她也說了,她並沒有打算收回襲滅的兵權,而是放手讓襲滅去做做看,而之後,看狀況她也許會有某種打算,也許對襲滅會是不公平的,甚至殘酷的,但那個時間點,九禍應該還沒有打算做什麼。而說殘忍一點,後來襲滅天來的死,對九禍來說不會是什麼打擊,甚至可能是差不多「恰好」。

對於中原來說,襲滅無疑是惡。但對於異度魔界來說,到襲滅死去為止,他的貢獻真的遠遠大過他帶來的損失。別的不說,單是拉住斷層、擋下惑星,這等大功,就該讓他於異度魔界名留青史了…


慈:我覺得九禍對老大的信任源自於對他的了解,因為九禍太清楚襲滅老大根本就沒有任何想要叛變或是自立為王的心思,因為她知道這不是襲滅老大所想要追求的,這一點在任沉浮對老大提出質疑時九禍媽媽的回答就很明顯的感覺的出來,我也相信某方面來說九禍是喜歡老大的,像是在襲滅剛吸收一步時,九禍跑去對老大的關心我認為是真心的,只是九禍是王是領導者,她有她該扛起的責任,所以當她覺得老大的存在開始對異度魔界弊多於利的時,自然就必須要捨棄,這看起來很冷血,但卻是九禍必須也應該要做的。

我一直認為襲滅是很喜歡異度魔界這個地方的,尤其是像吞佛這樣子以身為魔而感到驕傲的 “魔",所以他替魔界做的那些事情,或許是利益交換,或許是彼此利用,但是我還是相信,有一部分是因為老大不希望這個地方消失…

其實在這個時機點老大離開,也未嘗不好,在他還沒有真正讓異度魔界出現折損的時候離開,最少就像是阿S說的憑著拉住斷層、擋下惑星,這等大功讓襲滅在異度魔界可以名留青史其實也不錯(笑),我知道這不會是老大想 要的,他也不屑要,但是該給他的還是要給,反正都說我沒有慧根了(笑)。


S: 關於九禍的部份說得真好呀!
所謂王者必須無情,其實並非真正無情,而是國家利益擺在一切之上吧!
我也覺得如果私心感性層面,九禍也許會欣賞喜歡襲滅,正如我覺得襲滅對九禍也很欣賞並且存有一定程度的敬意。可惜他們不來電…XD,不然兩個人吵架那段,真的很像女王跟親王的夫妻吵架 (爆死)。

襲滅確實算是喜歡異度魔界,但事實上他對這地方的了解實在很有限…

而說到惡這一點。
我認為即使在手段上,襲滅天來缺少陰險、邪惡、卑鄙、惡毒等多種負面因素,但他對於他人生命喪失的漠然,他人苦痛臨身的無感,他是「魔者」,是「惡體」沒錯。

他之惡不在手段,他自己從未親手去凌虐過誰,顯然對此也不感興趣,最火大的時候的狠話究極也是死,就是殺人也是PK而KO。我以為,他之惡正在於剛剛說的否定一切,以及輕賤生命。他的本質中,並不具備陰毒與卑劣的因子。


慈:老大不陰毒與卑劣,也討厭別人陰毒與卑劣,所以他才會這麼的不喜歡六禍,六禍取得天下的作法與手段,老大應該很看不起他,所以才總是很諷刺的成乎他為偽善者(笑)。


S: 我想老大並不是討厭陰毒卑劣,他對這種東西應該沒有太多感想。而是,惡就惡,偏偏還要裝出清高純善的模樣,他討厭的是這種虛偽吧!這種虛偽跟對局時的欺騙手段又有微妙的不同。但反正也是老大的獨斷偏見的一己認定啦!XD

襲滅天來當然不是好人,因他喪命的無辜者也不在少數,比起正面對決而死的忘殘年、殷末簫,對我來說更顯示出襲滅的「惡」者,是前面提到因他的計直粍兤さ呐樱潜粶缈诘慕鸩粨Q等,他不是為了要這些人死而做什麼,而是他為了完成自己的計畫想法,碾碎他人也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殘酷與冷漠。

但是,雖然如此,襲滅本來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反派壞蛋。他雖然有那種頭腦,可是他的個性真的不是很適合玩致缘哪强睿氲疆敵跛趦砷T計策時遇到阿六,毫不掩藏地就把想的全說出來,就覺得他的個性實在很直接…而且襲滅天來對於某些正面的特質,似乎很有那麼點好感,他能夠尊重值得尊重的對手,即使如果需要的話,殺死對方不是他會很遲疑的事。可以看得到他將殷杯俘虜之後以禮相待 (後來還親自泡茶欸),他對寂寞侯的稱許肯定,他對淨琉璃的寬容耐性,以及…他對阿蒼的好言相勸 (某襲曾經很親切地對阿蒼說:蒼,何必死守雲渡山呢…) (大笑~)


慈:我認為不重視所有的生命,這個 “所有” 也包括襲滅他自己,襲滅老大並不嗜殺,但也不避殺,因為這些對他來說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該怎麼去完  成他心裡所想要的結果。這個才是他心裡的重點,我個人是覺得老大為惡,卻不壞,也不是想替他解釋什麼,但總覺得該替他說的還是要說。


S: 沒錯 (敲手指),這些對他都不重要。
說起來,襲滅的好惡非常明顯,這是他本性中最讓我喜歡的一點:率真。
他討厭萬聖巖、討厭阿六,大剌剌地當面說人家是偽善者。但看得出來,他對善法天子沒有惡感,他對我們阿蒼幾乎算是有著惡趣味 (笑),他對一頁書顯然也很有興趣,他對說他的意義是在成就一步蓮華而激怒他的淨琉璃顯然也算有好感,他對寂寞侯也很有興趣。更明顯的,他相當喜歡吞佛 (默)。


慈:襲滅討厭的該是 “偽善者”,當然是他自己的私心認定啦,這一點真的很可
愛,有種動物的本能吧XD(被七邪荼藜給滅掉),雖然菩薩對襲滅老大說他的意義是在成就一步蓮華,不過我覺得老大應該感覺的出來其實菩薩對他 是沒有惡意的,甚至我覺得菩薩的確是真心在關心老大的,只是這樣的關心,老大是乎不認同也不領情就是了(笑),不過菩薩深入敵營和陪他聊天真正的用意老大也了解,剛好老大本身也喜歡,所以就很努力的和人家聊天囉XD


S: 老大不是因為太寂寞了嗎?都沒有人可以跟他聊佛理,這個他最有興趣了XD~ 如果舉辦佛教經典搶答,老大應該可以拿到很好的成績哦!淨琉璃來找他論法,老大心裡其實應該很高興吧?而且我懷疑老大有按照正統兵法禮儀來作戰的古風矜持?所以不斬來使?XD
我也覺得淨琉璃雖然故意要激怒襲滅而說你存在的意義是在成就一步蓮華等話語,這樣可以吸引住老大的全部注意力:P,但某些部份菩薩是真的關心襲滅的,我覺得襲滅也感受得到,這傢伙也是受不得別人對他一點點好的…嘆…
其實襲滅成全淨琉璃的緩兵之舉,最根本原因還是老大順從自己的好惡與美感吧!他欣賞、他高興、他不在意,所以就當面誇獎了淨琉璃的勇氣然後放走人家,承諾給一天緩衝,而且還真的遵守諾言了哦!就這一點來說,即使他是反派統帥,是侵略者,但還是有他的格調。
順便抱怨一下,那場大戰中,魔兵屠村的橋段我認為根本是為了有而刻意安排,完全不合理。襲滅帶的軍隊數量已經不夠,怎麼可能有餘裕去搞這種無意義的屠殺?

說到討厭偽善者,追根究底還是萬聖巖的慘痛經歷吧…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可是他很多偏激的想法顯然是在那裡養成的…(默)
(某慈亂入:可以讓我在這裡很任性很沒品的罵一句嗎…萬聖嚴那些死禿驢(筋),對不起,其實我對和尚真的是沒偏見的QQ)
老大的個性很「真」,所以討厭虛假吧!當然,如阿慈說的,這其實是他自己獨斷偏見的認定 (笑),我覺得老大也是以個人想法經歷囊括普遍法則的傢伙呀!

之前阿慈提到老大的出生…
在我看來,他自始至終都很在意自己是逆天而生的存在,雖然他總以嘲諷戲謔的口吻淡淡帶過。我認為這也是他積極要吞掉一步的重大原因,如果他們互為半身,那麼吞噬了對方就可以讓自己是最終存在於這世界上的一個,我覺得老大是這麼認定的。
我印象很深的是,當時他跟吞佛在異度魔界看無名的VCR的對話,那時突然覺得,在襲滅心裡,無名多少跟他是有共通點的,那就是他們都是如此違背天理而誕生的存在。後來襲滅跟無名對戰中,襲滅老大那一番魔味十足的蠱惑言語,也充分表現了這一點。他說,無名背負身為殺人武器的原罪,是不可赦化的。我馬上聯想,這也是他對自己的認定,他作為惡體生而為魔,這同樣是他不可赦化的原罪,那麼何必還去追求什麼救贖?就如阿慈之前說的,如果要有什麼天譴,那就放馬過來啊!有這樣的味道。

說到底,老大這一生,是很努力在尋找、給予、證明、並肯定自己存在意義的。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最後那幾句話裡面流露的自我質疑才會讓人這麼心痛吧!


慈:我都說了老大的興趣是聊天咩XD。
  
嗯!看到襲滅老大對上無名,用著過來人的口氣說那些話,我真的很難不讓 自己感到心痛,我真的覺得老大一直很在意自己的出生方式,逆天而生,不該存在卻又偏偏存在的一個造物,所以造成襲滅老大的對某些事情的偏激與執著,對於所謂的善與惡,我想老大一定很不認同這樣的標準,善和惡究竟是誰說了算,那些人又有何資格可以決定呢?所以老大有些行為在我看來是很有挑戰的意味的。如果善與惡是你們說了算,那麼,就來懲罰我阿,若是做不到,就不要多說那麼多廢話。
  
  最後的老大說的那幾句話…當老大自己都開始質疑自己的同時,那時候的老
  大真的瞬間讓我有種天地不容的感覺了(默)。


S: 就算天地不容,還有茶水間*歡迎你啊!老大~:PPP

回想起來,老大本來是個很有惡趣味的人(魔)。尤其他剛剛能夠甩掉那些鎖鏈,出來迎接他的愛徒(笑)吞佛時,師徒那番沒大沒小的對話,就充分顯示他的惡趣味。之後找紫宮世家麻煩時,跟車車佬的對手戲也顯示出他的幽默感。後來的雙門之局 (異度魔界遊樂場)啦什麼的,也很有點惡劣趣味的存在感。當然還有之前提到的跟阿蒼PK那場,從頭到尾都充滿著戲謔之意的惡趣味(笑)。到了被一頁書、殷杯與阿六三方合作而兵敗之後,襲滅老大開始比較認真起來,他的惡趣味與幽默感就愈來愈看不到了。之後他拿到三教靈玉,在千年一擊之局中發現自己被騙了,自此,他的幽默感已經完全不見了…雖然是更加認真起來…不過,到最後還是在玩嘛…OYZ,明知後果還促成敵人壯大,還有跟無名對戰時的遊戲心態…
我覺得老大在碰到很有才華的人,也許一方面覺得應該剷除,但是另一方面卻又很自然會有愛才的心態,至於哪種心思會佔上風,可能也是興之所至吧!(望天) 但基本上如果能夠拐到自己這邊來,老大一定是很歡迎的 (笑)。莫非老大罹患有「人才收集狂」這種病症?


慈:看到老大對無名的態度,讓我覺得老大其實是不喜歡無名還有宵的,或許是因為彼此都是逆天而生的產物吧,尤其是無名,這種感覺更深,或許是因為老大在無名的身上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軟弱以及逃避,我想襲滅老大對這種好像只要拋下了過去所犯的錯,就可以重新成為一個好人的想法是相當厭惡的,所謂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襲滅心裡絕對只是在鬼扯,就像是他對上無名時所說的,如果身為殺人武器是無名所不能赦化的原罪,那麼身而為魔便是他無法掙脫的罪孽。看到這裡,心裡想著,原來,襲滅看似不在乎,但其實心裡還是一直很在意自己的出生方式,如果身為惡體是他的原罪,那麼就算讓罪孽更深那又如何,或許也是因握這樣所以老大做事總是任性,因為一切在他心裡都不重要,所以我就說老大是偏執狂,死心眼咩(毆飛)。
  

S: 不過他跟無名打了一陣之後,我覺得他對無名的才華還是有所欣賞的欸。
死心眼的偏執狂麼?…+1 (我們兩個肯定會被獄龍吃掉…= =bbbb)

剛剛說到劇中襲滅跟吞佛正式會面,是在吞佛捅了一步之後逃出萬聖巖。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吞佛已經是打定主意演出無間道,抱定要除掉襲滅的心思,再回味那段對話,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受…當時亦師徒亦損友的兩人交換著很有興趣看到對方失控崩潰的互虧言語,現在想起來,吞佛所說的並非玩笑,而是認真的的啊…對應到最後一戰,吞佛對襲滅說:也許吾只是想看見汝的結束,就覺得感慨萬千。

他們之間的關係說真的滿有趣的,從吞佛在被抓去萬聖巖之前,在與葉小釵對戰 (刀戟二第1集) 時,因為亂了心緒,後來自請調回第二殿,然後去向師父 (也就是襲滅) 討教,當時吞佛的口氣語調,怎麼聽也不像是跟師父說話,而像是對很熟的朋友講話。之後兩人正式會面、還有看VCR時討論無名的來歷的哈拉閑扯情況看來,他們之間是同伴的味道遠遠大過師徒。

我一直覺得襲滅是真心喜歡吞佛的。從劇中來看,吞佛幾次出任務的故意失敗,那些理由與藉口說實在也不算多高明,如果襲滅老大沒有察覺才是怪事,可是他什麼也沒說。更明顯的是,老大親上傲峰受傷而歸時,刻意要吞佛護持,然後在吞佛明顯起殺意之後那意味深長的一瞥,如果說襲滅老大不是心知肚明,真是打死我也不相信。雖然我也曾想,對於九禍魔君來說,吞佛才是心腹,襲滅到底是外人,所以如果不是罪證確鑿,貿然揭穿對襲滅來說也並非明智之舉。但,自從看到他在與吞佛發表那一大套新教派之後,我的想法就完全偏到感性那方面了。在那場對話中,我對那什麼新教派沒有太深的感觸,反而是對襲滅很「積極」想喚回吞佛身為魔的驕傲那些話很有感覺。那時我就想,襲滅老大你果然察覺吞佛有問題!但是你不想放棄他!你想把他拉回自己身邊!就算有跟一步蓮華角力的意味在,我還是覺得,那是因為襲滅老大真心喜歡吞佛的緣故。吞佛是他「唯一的朋友」。之後在粉紅色帳篷裡,也許會了緩戰,吞佛刻意提起月漩渦的事,似乎有鼓吹襲滅先去想辦法把小月找回來再說,當時襲滅老大說了:你知道嗎?其實他跟你很像。如果他活著,就一定會自己回來。然後又提到身為魔如何如何。那時,我是很感動的,覺得襲滅老大果然一直都知道吞佛有問題,也一直都沒放棄把吞佛拉回來。也許他曾經以為可以成功,只能說,心機吞的段數實在高 (嘆)。

最後一戰,當襲滅老大受傷之下想回魔界,遇到吞佛,那時他說看到他就安心了,本來以為他被殺了什麼什麼,那時,真的覺得很難過,因為我覺得老大是真心的,他是真的在乎吞佛的。當吞佛亮出已經完全改變的旗幟時,老大已經連理由都不想問了,只問吞佛是否真正喪失記憶。這句問話我想了很久,想著老大這麼問的用意。也許我太浪漫主義,我很難不去想,也許他與吞佛,真的曾經有過令人懷念的黃金歲月。吞佛回答,戒神寶典是完整的回憶錄,這表示,他確實曾經喪失記憶。我認為,記憶可以拾回,感覺卻不能。就算他們真的曾經有過怎樣的交情,現在都已如過眼雲煙,那些對吞佛都不再具有意義,所以襲滅什麼都不再問了。只是以並不煽情、也不悲情的坦然語調最後問一次:「吾友,吾徒,你真要助佛為虐嗎?」吾友、吾徒…看這話的順序,在襲滅心中,吞佛是他之友這份認知勝過師徒的關係。

我曾說,不管吞佛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反襲滅都令人唏噓,這是站在襲滅的角度來說的。因為,不管他們的交情是不是以惡趣味、較量等種種去裝飾,吞佛畢竟是…襲滅老大唯一的朋友。即使襲滅老大自己可以坦然面對,最後的他對於吞佛的背叛確實完全沒有表現出一點訝異,我卻不能不為此難過。

至於吞佛的方面,就不在這裡多談了。


慈:我一直認為,襲滅是真的很喜歡吞佛這個朋友的,雖然兩個人時常在言詞上時常互虧,總是一副不把對方玩死很可惜的感覺,但總是在彼此言詞交峰之間,看得出來襲滅老大其實是很愉快很享受這樣子的溝通方式(笑),然後對於吞佛最後的背叛我實在是不相信襲滅老大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查覺不對勁的地方,從很多地方我覺得都看的出來,老大總是想要試著把吞佛拉回來,我覺得老大之所以一直不說破,只是希望吞佛能夠回頭,因為他對吞佛這個 “魔"還是抱著信心的。但是當最後確定了吞佛的背叛後,襲滅唯一問出口的,只有一句 “吾只想知道你真的失了記憶嗎",很明顯的老大在乎的不是吞佛背叛的理由,而是吞佛是否真的失去了記憶,這個答案我想對襲滅老大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失去了過去記憶的吞佛童子,就再也不是襲滅天來所認定的那個朋友,那麼也就沒有所謂背不背叛的問題了,因為他們曾經相處的過去已經消失了,既使戒神寶典是部在完整的回憶錄,裡面也沒有他和吞佛之間相處的感情,那麼為何背叛是否背叛?對於襲滅而言,也就沒有任何知道原因和理由的必要了,而且我想吞佛是否背叛異度魔界對老大而言一點都不重要,或者該說,沒有關係吧。
  
我想面對吞佛,襲滅最後的心情是很坦然的,因為那個捅他,背叛他的,都已經不是他所 “認定"的那個吞佛了,或許吞佛童子依舊是異度魔界的那個吞佛童子,但卻不再是老大認定的朋友或是徒弟了…我想最後老大或許會傷心,但是老大傷心的應該不是被背叛,而是那個"唯一"的朋友已經消失不存在了…


S: 老大實在說並不是真的無情。
我覺得他對異度魔界也有種感情在,雖然我不認為他會很有歸屬感,在魔界諸魔眼中,老大自始至終都是異端,而老大他對異度魔界的了解也很有限。而且,我覺得就算他把整個異度魔界當作籌碼玩掉也不會太在乎。但是,不管怎樣,那畢竟是他兩度保護免於傾毀之處,是他會「回去」的地方。


慈:在前面就提過了,我認為老大是真心喜歡異度魔界的,因為這個地方有他的
  認同的存在,我也相信真有一天異度魔界滅了,老大也不太會在意,但應該
  還是會感到些許的可惜,也不光是因為他曾經幫助免於傾毀,這裡頭的思想, 
  制度是重點,我認為異度魔界會是個襲滅老大覺得消失了會很可惜的地方。


S: 啊,我本來以為聊起老大會很感傷悲情怨嘆的,沒想到整體看起來反而比較搞笑啊…OYZ
難道老大你真的是歡樂反派?原諒我吧 (合掌) >”<
其實想想襲滅老大也算是個另類奇蹟了,很多人都認為他沒有被好好編寫經營,卻還是打動了不少人心啊!這該說是老大掙脫螢幕而活過來施展魅力嗎?對我來說,這樣的設定,缺少歸屬感、孤寂驕傲的邊緣角色,本來就是我會注意的,但會如此深入己心,還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還是那句話,淪陷之道,「磨」之一字。

感謝阿慈陪我這麼痛快地大發花痴 (笑)

那麼…襲滅老大,一路好走~ (撒蔥花、飛吻、含淚揮手帕)


慈:談起老大就是會忍不注的歡樂XD
  因為太歡樂,所以在最後一定要好好的向老大道歉=w=bb
  老大對不起 (跪) QQ,請你一定要原諒我。
雖然你偶爾很好笑,但是你帥氣的一面我也不會忘記的XD。
  
  都說了~其實我只是來插花的(笑)。
  
  最後…該感性的時候還是要感性(笑),襲滅老大,能夠喜歡迷戀愛上你,
  我真的覺得很感恩,就像我一開頭所說的,老大(搭肩),你存在過,真好!
  既使沒有你的日子很空虛,但是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握拳)。
  你的教義我和教徒一號也會努力替你開枝散葉下去的XD。
  所以祝你一路好走~(淚)


S: 有!教徒一號舉手XD
本期晚間茶也就是恪守本教教義「任性到底」而撒了滿滿的蔥花 (蔥花 = HC = 花痴)
  那麼…文字有限,情意無窮,就…這樣吧!感謝阿慈^^~


=========================================================
* 襲滅天來退場紀念文【痕】(By Shoulder) (網址)
* “茶水間”是某S的私人留言版:p

【痕】



── 他存在過,襲滅天來。



- 史冊


九禍女后緩緩步入戒神台,在戒神之書前停下腳步。

她伸出手,翻開厚重的巨大書頁。

依照她心之所念,戒神之書在她面前展開特定的那一頁。

襲滅天來。

戒神之書上,簡單明瞭的文字記載著襲滅天來何時入魔界,拉斷層,得兵權,任魔君代理,還有期間的其他重要事件。

九禍伸手,手指輕輕放在其中一行字下方,寥寥一語,記載著幾乎無人知曉的一件大事──襲滅天來曾為異度魔界擋下惑星之災。

襲滅天來自己從來不曾提過。

而無論是否有人知道,有人記得,戒神之書總會還每個人一個公道。

除了戒神老者,也許她是整個異度魔界唯一的知情者。

她放下手,想起久遠以前的往事。

襲滅天來初入魔界時,她力排眾議堅持讓他留下。

當時,閻魔旱魃與棄天都甚為訝異。

「沒想到九禍也有率性的時候?」

「此非率性,我相信他對異度魔界將有大利。」

「哦?依據?」

她輕哼一聲,說:「你可以稱之為女性的直覺。」

當時閻魔旱魃大笑,棄天則一擺手表示隨她。

她則說,有朝一日襲滅天來對魔界價值已盡,她自當棄之。

一直到現在,她還是覺得意外。

意外自己為何會有那樣的堅持。

那時襲滅天來毫不避諱直視著她的雙眼,侃侃說出似乎異想天開的理想與追求,靜靜聽她說明異度魔界的理念與堅持。

那份坦然與率直,一直是襲滅天來本質中最純粹的一部份。

冷漠而執著,深沉而狂傲。

而貫穿這一切,又是異乎尋常的簡單。

非同於異度之魔者,有著那般的孤獨與驕傲。

這是個賭注,而她贏得徹底。

襲滅天來對異度魔界的付出,遠遠超過他所得到的一切。

九禍的視線微略往下移,定在記註魔者歿亡的最後一行文字。

九禍開啟雙唇,輕輕說了一句幾乎沒有人聽得見的簡短話語,然後闔上戒神之書,轉身離去。

一會兒,戒神老者現身,探頭望了望幽暗的入口,又轉回身來把手放在戒神之書上,說道:

「老頭子我活了這麼久,頭一次聽到女后說謝哩!襲滅天來啊…唉!現在說你也聽不到了,不過…老頭子我要告訴你,跟你聊天還挺愉快的,很高興跟你認識一場,真的哦!」

戒神老者拍了拍戒神之書,然後消失不見。



- 野談


我放下空杯子,想起那時候的事。

「小七,快把酒送去!補劍缺大爺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哦!」爺爺大聲吼著。

「好啦好啦!」我把酒罈子一個一個小心抱到台車上,用繩子捆好,萬一在路上掉落砸爛就慘了。

「你知道怎麼走吧?」

「知道啦,不是跟爺爺去過好多次了?」

「小心點,那裡的路不好走。」

我在脖子上掛好補劍缺大爺給的退火令,拖著小台車離開家門。

如果不算上封印的時間,我應該還是個孩子。我的父母都在長達數百年的封印中死去,爺爺說我很幸撸軌驈姆庥≈挟d醒的妖魔們都很幸摺

我聽爺爺說過,當年在封印之前,魔龍的脊骨就被天雷打斷,不少妖魔掉進大斷層中送了性命。如果斷層沒有修復,那麼魔界下層就無法破除封印。爺爺說,有個外來的魔者自告奮勇拉住了斷層,所以斷層才沒有斷裂到不可收拾。

要拉住整個斷層,那得要多大的力氣?想像中,那個外來的魔者不是魁武的巨人,就是壯碩的大力士吧!

爺爺還說,異度魔界等待數百年,戰神吞佛童子終於歸來破除了封印,九禍女后修復斷層之後,那個外來的魔者當上了魔君代理,他的名字,叫做襲滅天來。

往惡火坑的路真的很難走,我好不容易拖著台車來到棧道,前面有個黑衣人正要過來。

那是個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帽子遮去大半邊臉,看不清楚什麼長相。

那人一擺手,示意要我先過去。

我連忙點點頭,拉著台車過棧道,那人沉默地站在旁邊等,就像是個影子。

我經過他時,看到他帽沿下露出的嘴唇緊閉著,生得很漂亮,有著像補劍缺大爺鑄的劍那般的顏色與光澤。

他沒有看我,逕自往棧道走去,我回頭看到他背後垂著長長的白髮。

我愣愣目送那人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為止。

那個身影如此特別,又說不出是哪裡特別。

好不容易把酒送到補劍缺大爺那裡。

「怎麼你一個人來?你爺爺呢?」

「他在忙著修酒槽,走不開。我來的時候碰到一個人,好像是個很不簡單的人物哦!」

「你說襲滅天來?」補劍缺大爺笑了一聲,說:「他嘛,自然是不簡單。」

我嚇了一跳,險些把手裡的酒罈掉下去。

「喂!當心別砸了我的酒!」

「補大爺,你說…你說那人是襲滅天來?」

「是啊,你知道他?」

「聽我爺爺說過,拉住斷層的那個,對吧?」

「小妮子還有點見識,就是他沒錯。」

「啊?我還以為會是個大巨人、大力士哪!」

補劍缺大爺哈哈大笑,拿起一罈酒拍開泥封便喝。

我回到家之後,很興奮地跑去找爺爺,跟他說我看到襲滅天來了!

「跟我想的一點都不像,瘦瘦高高的,看起來很帥!雖然只看到嘴巴,還挺秀氣的欸!」

爺爺敲了我的頭一記,罵道:「他是咱們異度魔界的大恩人,不是妳這小丫頭發花痴的對象!」

「有什麼關係?他又不可能聽到!」

「去,去,幹活兒去,別成天在那邊胡思亂想!」

「好嘛!爺爺,下次給補劍缺大爺送酒,我要去哦!」

之後我還是經常送酒去惡火坑,卻再也沒遇見過襲滅天來。

後來,聽說襲滅天來死了,似乎有很複雜的經過,連聽聞廣博的爺爺也不清楚。

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覺得怪難過的。

襲滅天來,是離我如此遙遠的存在,雖然我今天能夠活著,是因為有他曾經拉住了斷層。

也許是…曾經,我與他擦身而過吧!

「小七,今天要給補劍缺大爺送酒去哦!」

「知道了。」

我把補劍缺大爺慣喝的酒送去時,看見補劍缺大爺抱著酒罈,似乎已經喝得半醉。

「補劍缺大爺,我送酒來了。」

「就這麼點?跟你爺爺說,下次多送幾罈來,我這兒多了個會喝酒的小子。」

「哦,我會跟他說的。」我答應著,不過並沒看到什麼會喝酒的小子。

我遲疑了一會兒,問:「補劍缺大爺…是真的嗎?襲滅天來死了?」

補劍缺大爺看了我一眼,說:「怎麼?他死他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爺爺說,當年要不是他拉住斷層,我跟爺爺說不定都沒機會活著熬過封印呢!」

補劍缺大爺悶不吭聲了一會兒,說:「這樣說也沒錯啦!而且…他至少還把流落在外的小狼給我送了回來。衝著這一點,我敬你一杯吧!襲滅天來。」

補劍缺大爺說著我聽不懂的話,把手裡的酒罈一潑,將裡面剩下的酒全灑在地上。

「把酒罈子收一收,後面還有。」

我應了一聲,去屋子後面收空酒罈,經過被酒灑濕了那小片地時,突然聽到補劍缺大爺笑了一聲,自言自語地說:

「我都忘了你這怪胎不喝酒的,不過死都死了,也沒什麼關係了是吧?」

我收拾著酒罈子,心頭有些沉沉悶悶的,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我回到家之後,在桌上擺了三個小杯子,聽說這是遙祭死者的儀式。

補劍缺大爺說襲滅天來不喝酒,所以我裝上清水。

我合掌拜了拜,將杯裡的水灑在地上。

謝謝你曾經拉住斷層,還有…

謝謝你曾經讓我先過棧道。

襲滅天來,一路好走。



- 傳說


魔之尊者,異度魔界的特例襲滅天來在世時,對於異度魔界的絕大部分居民來說,他是一團模糊朦朧的霧。

他們只知道,這個異端的魔者,曾經在漫長的光陰裡,拉住了魔界斷層。

後來襲滅天來取得兵權,從他麾下的軍士口中,慢慢流傳出些許關於魔者的描繪。

冷漠而不嚴酷,講起話來平靜徐緩,從來沒舉行過精神訓話,對下屬沒有什麼多餘的要求,戰時在軍營中生活極為簡樸,閒時不是沉思就是讀書。

彷彿平易卻又距離遙遠,並不特別沉默卻孤獨的一個奇特主帥。

而最被津津樂道的,便是襲滅天來死前最後一戰期間,正道使者淨琉璃孤身來到襲滅天來軍營這件事。

根據當時負責通報的傳訊兵的說法,魔者乍聞淨琉璃到訪的反應,似乎是深感興趣,並無半點不快。

佛者淨琉璃與魔者襲滅天來對談了一晝夜,之後安然全身而退,而襲滅天來下令魔軍延後開拔。

雖然當時在場的吞佛童子或是銀鍠黥武都不可能對外說些什麼,但由於襲滅天來並未刻意遮掩也未撤離周圍的軍士,所以主帥本營附近的士兵多少還是可以聽到一點對話內容。

統合紛雜的傳言證詞,在那場漫長難懂的對談辯論中,襲滅天來似乎幾次要動怒,最後卻又平復下去。

艱深的佛理,魔軍士兵聽不懂,不過,中間有些對話他們是聽得懂的,例如襲滅天來說,知道淨琉璃的目的是拖延緩兵,說不殺淨琉璃,說欣賞淨琉璃的勇氣,說答應破曉之後才發兵進擊。

襲滅天來死後,魔佛之會,漸漸流傳為飄散浪漫氣息的故事。

因為魔者終身皆與風流韻事毫無瓜葛,所以所謂浪漫,是指軍事上的浪漫。

關於勇氣智慧兼具的孤身使者,關於具有如此器量能夠欣賞此等勇氣智慧,並具有如此風度能夠以禮相待的我軍主帥。

有戲曲作者將之寫成劇目,搬上舞台演出,激盪觀戲者久久不散的浪漫情懷。

爾後,九禍女后親口說出襲滅天來曾為異度魔界擋下惑星之災的大功,並有追諡之舉。

以區區一己之力,兩度力挽異度魔界免於傾毀。

襲滅天來,成為異度魔界的傳說。

關於他如何肩掛鎖鏈,鮮血淋身拉住魔界斷層數百年。

關於他如何以己身之功獨力擋下天外襲來的巨大災星。

關於他如何為異度魔界出生入死。

這種種、種種。

繪聲繪影,瑰麗奇詭。

模糊了的,是關於他的出身,關於他的異端思想,關於他的偏執率性,關於他的死。

真正的襲滅天來,逐漸淹沒在傳聞流語中,異度魔界的居民所知道的,是層層疊疊的傳奇推砌出來的魔之尊者。

於是襲滅天來的故事,成為流傳百世的神話。

帶著火焰氣息的風中,彷彿傳來一聲隱約飄邈的、帶著譏誚意味的輕笑。

而後,歸於沉寂。


(全文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