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综艺]Shu晚间茶1x11_深沉優雅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0点综艺]Shu晚间茶作者:Shoulder

本期Shu晚间茶图版请见:http://sunsunplus.51.net/atv/shu11.php



1x11 [霹雳]深沉優雅、冷酷到底的戰神─吞佛童子


本期节目感谢霹雳国际多媒体公司
Shu:
  說老實話,要談吞佛,心裡不能說是完全沒有障礙的。別的不說,單是目前劇情他究竟對老東家異度魔界的態度如何,還在未定之天 (當然也有人說是我不肯面對現實…)
  
  說起吞佛童子,打從劍蹤現身,一直到現在的鍘龑史,已經堂堂邁入第六個劇集,而吞佛桑的身世,還是一團迷霧。之前R就說,有人跟她提過,咱阿吞活了六個劇集,還沒人摸得清他底細,那誰誰誰一出場,身家就被摸得一清二楚,那肯定是路人甲!XD 是說吞佛桑的身世至今成謎,這多少要怪我家襲滅老大,他們在劇中曾經稍稍提過吞佛的出身在異度魔界似乎也是個異端,然後我家老大就一副很瞭的樣子沒再繼續談下去。拜託!老大,你暸可是我們都不瞭啊~~~~~

本图感谢霹雳网

R:
  (有了寫阿龍後立即工作地獄的慘痛經歷,這次一定要先拜拜,笑)
  Shu親愛的,你有沒注意現在是5月,離上次為“終於共同迷戀上一個人”開香檳(笑)接近兩年了?
  是說時間過得真快啊。而在這兩年中,除了吞佛這個男人外我都沒有迷戀新人(望天),工作果然是愛與美人的仇敵。
  對了,Shu,鑒於現在的劇情已進入到鍘龑史階段,吞佛活過的劇集已經堂堂邁入第7部了哦。
  
Shu:
  汗…我不會數數…Orz,應該是第七個劇集才對。
  
  無論如何,由吞佛曾經因為跑出個一劍封禪的人格,所以可想而知他這隻魔不可能是什麼單純的來歷。我個人是把吞佛跟封禪分開看待的,除了偶頭是同一款臉型去製作,其餘的我實在找不太出來他們的共通點…OYZ。跟一步蓮華與襲滅天來各有獨立的軀體不同,吞佛跟封禪在設定上存在於同一個軀體,就劇情上來看是無法共存的。
  
R:
  老實說,我是一直沒有太懂,所謂魔心中引出的人性那到底是指什麼;p 因為對霹靂中“魔”的定義就覺得很含混。換成是魔戒,也許我就更能理解一些:魔戒可以在精靈及霍比特的心中引出少見的執著與貪念。這樣的特質,本來更屬於人類;而它也決定了人類,固然軟弱、愚昧和容易受到引誘,看似神最未賦予天賦的種族,最終卻反成為中土最終的贏者;p
  其實我討厭曖昧不明的東西;p 這也導致了在喜歡的人中,只有另一個人與吞佛有類似的特質:《聖鬥士》裏的撒加。不過在那裏,對撒加的喜歡是判離了原作的,black&white兩種形態,在我看來並非獨立人格,而只是人心中的爭鬥。
  是說:我不認為善和惡可以絕對地分離存在,或者說,所謂分離出的惡體這種事,在我看來總覺得是替罪羊;p
  啊,不過這說的太遠了,Shu來拉回正題吧^O^
  
Shu:
  一開始,吞佛童子這名字是存在「傳說」中,是在人邪劍邪的故事中的謎底。吞佛童子曾經殺害很多僧人,留下火焰印記,給予一種偏執殺人狂的印象。然後,隨著吞佛童子這個人格拿回主導權,才慢慢讓人知道,不,他不是殺人狂,而是…工作狂。
  
  從很早開始,我就覺得吞佛這角色是個極有原則的人物,他之殺戮都是有所目的,並不是隨興所致。正如他殺害那些僧人也是有目的的,也正如他可以放過劍僧,我曾說,在任務必要以外的殺戮,吞佛是不感興趣的。
  
  那時還不太了解這角色,卻已被偶的神韻、造型以及操偶的獨特帥氣吸引住了。優雅深沉,從未覺得這個詞這麼完美地呈現過。另一種花痴的說法,吞佛戰神,很可以成為『魅力』的代名詞。不管面對誰,不失狂傲自信卻禮數周全,「指教了」是他動武前的慣用語。雖然那時根本還不知道異度魔界是啥款,但看著如此優雅多禮、文武兼備、智勇雙全、冷靜沉穩、堅定不移、心機深沉、冷酷殘忍 (他之殘忍不在血腥殘虐這種,之後再談) …的魔,很難讓人不心生嚮往~
  
R:
  喜歡吞佛對我來說最初和最終的理由只有一個:太……帥……了。

这句正中吾之心窝啊(爆)
  直到現在還無法忘記他跑去收復朱魘的那場戲,那段“我亦可以放棄你”的獨白真的是太酷太酷了。
  談阿龍的時候曾說過,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這點非常重要。更早一些的我,可能會對一邊說著“我亦可以放棄”一邊卻還是跑回去收服了兵器的男人頗為腹誹吧。年少時是覺得“沒有什麼是不可以放棄的”,但在05年,卻不會了。因為那時已經知道,覺得可以選擇是一回事,距離真地做出那個選擇,之間也還是有可以通融和調節的環境。
  然後,因為是在可放棄可不放棄間做過努力,所以在做出選擇之後也可以做到真的不後悔吧。笑。總之就是,遇見吞佛時的心情,已經是經歷了死上班族的心態變化以後,接受了有些時候必然要做妥協,而無法如學生時期之任性完美,不喜歡的、不是我一個人的,就算再好我也不要。(爆)
  我覺得喜歡上吞佛對我而言,意味著新的一輪迷戀的開始,而非過去之路的延續。因為回望過往之路,在追求光輝神像的道路上所迷戀過的男人們,其身份呈螺旋上升,從高中球員(爆),陰陽師,清貧劍客,一路為準將,將軍,幻像第一騎士,人皇,最終則以開一代王朝、享龍床霸業的天策真龍到達了人生之頂點;pp
  如果從這點來想,迷戀過阿龍後有很長的空白期,就很好解釋了。所謂高處不勝寒所感受到的“人生寂寞如雪”(爆),這都已經後宮了,以後要愛上怎樣男人,那才能顯得不輸過此呢;pp
  以上當然是玩笑~~實情是,在迷戀阿龍的歷程中深切體會到又想美人多又想後宮和諧,那基本是不可能滴。所以連成熟的穿越文都不搞NP恢復成一對一了,起碼是階段性一對一……啊,扯遠了。
  與有自己的政治理念的阿龍不同,吞佛的定位就是異度魔界的模範員工。所以如果是在眼高手低的學生時代遇見,想來不會這麼喜歡。但當自己處在執行者的位置上,而且身為一個工作狂,那麼遇見另一個“無論有什麼阻礙也要把專案執行完畢”的工作狂,當然就很是心有戚戚了。
  更何況,吞佛是多麼帥多麼帥。(撒小花)霹靂自莫召奴以來,在偶像樹立方面的功力真是越來越強。只有觀眾不小心迷戀上他們沒刻意塑造的,沒有他們塑造以後觀眾沒反應的。舉凡配樂、操偶、人設,編劇在吞佛身上用心可謂良苦,Shu前面提到他的每個動作都很帥,武戲更是超級用心,而木偶本身的氣質,更讓他哪怕只在那裏站著一戳當背景,也養眼的很。可說近兩年長達百集的劇集裏,吞佛是我一直沒有徹底放棄霹靂的唯一原因啊^^
  


随便摆个pose就是帅帅帅……
Shu:
  吞佛的造型在我看來是非常講究,他的白衣紅褲紅鞋,很明顯是取自兵器朱厭在山海經的典故。在山海經西山經中記載了一種奇獸朱厭,說如果這種奇獸出現,則天下將有戰禍兵災。"又西百四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銅有獸焉,其狀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厭,見則大兵"。吞佛的偶在我看來是傑作中的傑作,他那種帥法,有著非常獨特的味道,既不是那種面如冠玉,也不會讓人想說是五官完美 (那是老大),也不是粉雕玉琢…(咳!那是我家絃首 = =+++),但整個看起來,就是無敵之帥。我特別喜歡他的綠色飛粉眼影。不,吞佛的帥不只是因為偶頭,他隨便一站,擺個手,那優雅的氣勢就無人能比,更別提前前後後那麼多場武戲,居然…從來沒有不帥的。別說是跟人打架,連自己單獨練劍(拜託,朱厭到底哪裡像劍了…吞佛的武學怎麼看也比較像槍法而不是劍法好不好…)想心事的武戲,或是比起蓮花指佈起佛門蓮花陣,都是無‧敵‧之‧帥!難怪有人說吞佛得到霹靂的厚愛。
  
  當然,吞佛能夠讓人如此著迷,並不只是因為他帥 (可是他真的很帥…嘆),更重要的是,他出場沒多久,就展露出來的那種任務至上、使命必達的工作狂特質。我還記得很清楚,那時我們都戲稱他是「業績達人」,是異度魔界公司的模範業務員。那時真的覺得很可以理解,為啥他老闆敢把整個異度魔界的命叨佳涸谒砩稀�
  
  也因為這樣,我對一蓮托生是很有遐想的(笑)。因為實在很難想像,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而且還是一名佛者,居然能騙倒這樣的吞佛!成為吞佛一生中最大的失誤,也開啟他後來背叛襲滅天來的潛因 (我認為是有絕對關係)。一蓮托生當初的作法,很顯然並不是用強,也不是洗腦,而是設了殺誡之局騙倒了吞佛,因此吞佛這個人格隱藏起來,連記憶也埋藏起來。我想,一蓮托生大師一定是那種很有魅力的天才型人物,而且一定很風趣 (這從劍僧的氣質好像也可以稍稍推論,雖然沒有一定)機智,甚至很鬼靈精怪,不然怎能讓吞佛這種魔被激得願意交換兵器一決?要知道當時的他可是有天大的任務在身啊!一蓮托生是賭了命來騙吞佛,而他成功了。而由後來吞佛去取回朱厭的那段戲中,吞佛仍然尊稱他一聲「一蓮大師」,可想而知,吞佛心中對一蓮托生是存有相當的敬意的。能夠騙倒他自然是了不起,但我想,應該還不只如此吧!總認為,一蓮托生必然是極為不凡的人物,因為他贏得了吞佛的心 (喂!) 我的意思是,即使吞佛以全然的魔的眼光去看,也仍然對一蓮托生心服了,那就實在不簡單。



这个是临别是对一莲大师说的话;p
  
  說到吞佛,就不可能不提他殺死劍邪開啟赦道從而破除異度魔界封印這段戲。他的魔之本質,在此段戲中展露無遺。




  在那一戰中,吞佛手裡的武器還是殺誡,而且是已經快要不行了的殺誡。因為武器的不利,論戰力,劍邪是很有可能可以殺了他的,只要…劍邪拋開猶豫。然而,我們的吞佛桑,卻利用了自己的不利而中劍的劣勢,演出了極其煽情的欺騙戲碼。他化身為封禪的形象,雙手握住劍邪的手,把刺在自己身體的劍狠狠貫穿,然後,說著那般演技高超的台詞。於是,劍邪的堅定崩潰了,就在那短短一瞬間,封禪模樣的那個人影說出了一聲低語,不是什麼說給摯友的溫柔言語,而是…
  
  「赦道開啟了。」
  
  反手一劍,變回吞佛的魔手裡的劍刺穿了劍邪的身體,一聲帶著殘忍笑意的坦承:

  「我騙你的,傻劍雪。」

吞佛走后出现的破戒僧
  即使我不是劍邪迷,那時都感到痛了,因為實在…太…殘忍了。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我在那整場戲中,尤其是最後一段,感受到了屬於魔的惡劣趣味。在交戰時故意喚著劍雪的名字,還有那煽情到底的騙局,以及最後那句殘忍不過的話語…
  然後,紅髮的戰神毫不留戀、頭也不回的追著劍邪魔胎所形成的赦道之血而去。我記得那時我心裡想,啊,吞佛你真的好狠!好殘酷!我還曾經因為這樣寫過一篇短文安慰自己,在文中,我讓吞佛是比較「有情」的,但事實上,劇中那個吞佛,給我的感覺是完全的無情。如果說有,也只是對傻得可愛可憐的劍雪一絲絲同為魔的微薄憐憫,轉眼隨風而逝。
  可是就是這樣殘忍無情的魔,讓人深深被迷惑。
  
  如今這麼回頭一想,突然覺得可以對吞佛背叛亦友亦師的襲滅老大感到釋懷了。因為吞佛就是這樣的一個魔,選擇了幫助一步蓮華的吞佛,跟當初那個不擇手段也要達成破解封印任務的吞佛,其實本質並沒有改變,依然是那麼冷酷、堅決、決不動搖。
  
  殺死劍雪的吞佛對封禪與劍雪情誼的記憶是從別人(夜重生)那裡聽來的,一如後來的吞佛對於過去的吞佛與襲滅交情的記憶似乎是從戒神之書惡補撿回來的。我曾說,記憶可以拾回,但感覺沒辦法,對照他之於劍雪的冷酷,他之於襲滅的絕情似乎就是理所當然的了。而至少,他在最後面對襲滅是坦盏摹;蛟S,我該知足了QQ。至少,他沒再說:「我騙你的,傻襲滅。」不過吞佛也沒立場這麼說啦!他應該也知道襲滅早就懷疑他了,只是選擇「相信」而已= =+++。想想襲滅雖然屢次懷疑,而屢次試圖拉回,最後還是很率直地表示關切,吞佛毅然決然當襲滅天來與一步蓮華之戰的叛徒,這份毫不動搖,雖然令人恨得牙癢癢,卻又不得不感嘆。吞佛,汝果然還是吞佛!
  
R:
  不曉得Shu你是否還記得我們當年談阿吞時你說的那段話
  
  (放錄音)
  吞佛對於任務的執著以及守本分(笑),正是我很欣賞的地方。他有很好的能力獨當一面(找門路、跟人談判、合作、訂策略、執行...一手包辦,真好用的員工...),但是呢,野心不大(笑),不會自己去訂定上層決策,反正把被交付的任務執行到最好就是了。也許他有很強的"不在其位,不制渎�"的潔癖。
  (錄音完畢)
  
  這段評語實在是太深得吾心,贊,直到現在也還是覺得是非常符合吞佛個性的寫照。
  
  
Shu:
  
  這麼一提就想起來了(那段錄音,笑)。
  現在回味起來,還是同樣的結論(點頭)
  
  沒錯啊,最早迷上吞佛,確實會跟職場種種連結在一起,然後就深深覺得吞佛確實是公司夢寐以前的夢幻員工啊!
  
  而他就算是僅僅當作所謂最搶眼的「背景」,也能讓BOSS面子十足而且心裡踏實XDDD,難怪九禍媽媽總喜歡帶著咱吞佛桑去赴鴻門宴 (笑),而且還常會問一句:我想聽聽你的意見。外借給阿魃,阿魃BOSS也是對吞佛禮遇有加,更別提咱們襲滅老大私心有多縱容吞佛了 (遠目)。
  
  過去那個未被洗腦、自散記憶,以魔界戰神這個身份為傲的吞佛,確實很能是頂頭上司的最佳心腹人選,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 (爆),要武藝有武藝,要頭腦有頭腦,要氣勢有氣勢 (點頭)。是出得戰場,入得會議室XDDDD
  
  
R:
  正如屈伯在龍圖三部曲裏的經歷可以寫成“職場速升指南”,吞佛在這七部的業績總述起來,也可以成為一部職場教科書。;p
  首先,身為業績達人,做事自然要“結果導向”。Shu說吞佛“冷酷殘忍 ”,沒錯,但同時也很有原則。這點看兩人他與小兵燹同為屠村的行動即可知:吞佛覆滅圓教村,是為開啟赦生道,而小兵嘛,則就是為了樂趣;p
  正因為“結果導向”,所以吞佛在面對敵我未明的中間派甚至是對手時,一貫都是冷靜的態度,如果與任務無關,就是心知對方不是同道,他也不會隨性生事。回憶他的經典片段,在九峰蓮滫與破戒僧的對話很能說明這點,當時破戒的評語是,“分明怒不可遏,卻能以理智控制自我,以任務為首要目標,這種魔,冷靜的令人害怕”。而從死上班族的認知來看,完成目標最重要,職場什麼樣的人都會遇見,最多數的人是中間派,只要不礙事,禮貌對待,各行各路也就算了。
  至於和目標、任務相關的人嘛。唉,人家說吞佛專掛大角,可不是白說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多少可以用來形容阿吞啦,所以到了謎城時期,突然看到一個可以坦承沒有達成目標的吞佛,一開始還有點不適應。不過考慮到這段時間他真正的目標其實是:掛掉小白帽/小黑帽(爆),那麼其實也可以理解。職場中人都瞭解,領導們經常會提一堆目標,這標準那考核的,如果上頭提什麼都當真,累也要累死。所謂四個象限,要學會多做第二象限的事,吞佛可謂深得其中真昧啊(爆)
  
  其次,身為業績達人,執行力自然要強。其實這點和“結果導向”也是很有關的,所謂“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大爆)。
  在霹靂世界裏,執行力當然要與武力掛鈎,這點上吞佛自然戰績多多。綜觀他自出場以來的業績,劍蹤時期破三地脈、殺佛子、殺劍雪,勘魔時期在殺生道秒殺道境玄宗九方墀,重創慕少艾、殺黃商子、攻破琉璃仙境,勘魔二時期鬥刀狂劍癡葉小釵,奇象時期對陣素還真,平夜重生、殺酒僧不醒,謎城時期一刀刺入一步蓮華(爽),皇城時期狠桶六禍一刀(雖然這個不算戰力強的記錄,不過看得真爽),以及最後一集掛掉了襲滅老大。鍘龑史期間,吞佛又將有什麼表現?真是令人期待!
  當然,僅有武力是不夠滴。職場生涯也是如此,只有一張嘴的男人固然會被鄙視,但光會低頭幹活的人,也容易被上級輕視為沒有思想。所謂執行力,是說領導指個方向後自己會綜合人力、資源,達成目標,不能光靠傻力氣。吞佛在武力殺戮上固然不錯,如上所述,可稱“魔界戰神”,其他在談判拐人、溝通解釋、鼓舞士氣乃至陪老闆出臺當背景點綴諸事,無一不做得好,當真可說是最佳執行者。
  
  再其次,身為業績達人,自然深諳職場相爭該就事論事,所以吞佛一貫禮貌優雅,注重商務禮儀,具體表現為:出場永遠整潔乾淨,對人從來優雅深沉,在異度魔界未出之前就為其掙到了良好的公關基礎(爆),之後更是屢次陪領導出場當花瓶,給足了面子。
  
  唉。難怪從閻魔到襲滅到九禍,無一不以其為愛將,包括襲滅老大那樣明知他有問題的,最後也沒有捨得掛掉他(歎)
  
  Shu:
  
  如果將吞佛視為職場戰神(笑),對於他在皇龍紀結尾的選擇也就不會太鬱悶。當他是異度魔界公司的模範員工時,自然是豁盡全力以求任務達成,但是...並沒說他這輩子就不會跳槽啊!我覺得吞佛是個很有自己想法的魔,他的選擇應該有他的道理吧!拭目以待好了。
  
  至於襲滅老大,這BOSS比較不同啦!他之所以捨不得吞佛並不是因為執行力,是說老大好像也不太在乎這點(笑),吞佛就明目張膽怠工好幾次了說...襲滅BOSS比較任性,他捨不得吞佛,多少是因為過去毒舌鬥嘴的交情吧(遠目)。


其实对我们阿吞真的很好的老大;p
   儘管吞佛在襲滅天來與一步蓮華的戰爭中選擇當了他自承的叛徒,而同時他也否認了襲滅對他是否為魔界叛徒的質問,也儘管一步蓮華在消失之前有跟吞佛那番魔身亦可成佛的言談,也儘管非讓襲滅師父消失不能甘心的吞佛尊稱一步蓮華一聲「聖尊者」,可是,那樣的吞佛並沒有給我「佛化」的感覺。因為我不能夠認為毫不猶豫把自己同族、呼喚著他為「戰神」的魔兵一把火燒死有任何佛門精神。曾經,那位對於魔有著無與倫比認同與驕傲的戰神,是不在了?是改變了?還是什麼?如果說欺瞞是權宜方便還勉強可接受,這樣的屠殺就怎樣也無法視為佛化的象徵。所以呢,如我前面提到,在這段佛魔之爭中,在我感覺吞佛只是旗幟變了,他的心機魔人的本質還是沒變。
  
  活了七個劇集,生命還在無限延長中的吞佛,自然跟許許多多角色皆有互動。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在殺劍雪開啟赦道之後,與素還真第一次碰面的情景。



  


  當時的素還真試圖喚起吞佛關於一劍封禪的意識,而吞佛則秉持的高雅的禮儀應對。有趣的是,當時素還真旁邊站著白無垢。

  吞佛與白無垢有以下的對話 (可能文字稍有出入):
  吞:「汝屬於是苦境的高等純魔吧?」
  白:「閣下有何指教?」
  吞:「苦境真是奇妙的世界,魔者與道者能併行同道,好個風土民情,好個魔道不分。」
  白:「吞佛童子,魔只是一種雷同,而非相同。」
  吞:「自甘屈服於人的魔,在異度魔界之眼,乃低等純魔,汝等就等待異度魔界來統一苦境吧!」

  現在看看那段對話,有種很複雜的感覺…不過對於吞佛之於魔界,我仍然抱著一線希望 (握拳)。
  那場戲中,我最喜歡的是吞佛說了一段很有薔薇騎士風格的話:
  「容吾對汝等說明,吾吞佛童子只是魔界中小小守關者之一,異度魔界歡迎汝等駕臨先行征戰,哈哈哈…」
  貌似有禮謙遜,實則充滿魔的驕傲,正是那時的吞佛最迷人的魅力啊!
  
  而現在的吞佛,魅力仍然,不過,似乎是心思難解的謎樣男人這樣的魅力 (笑)
  
  啊,對了, R你都說捅XXX「一刀」,可是朱厭是「劍」是「劍」欸~:P 你看,果然不是只有我覺得朱厭其實比較像關刀 (被朱厭劍靈踹飛~)。
  
  
R:
  我知道朱厭是「劍」啦,但它長得實在不似劍啦(淚)
  算起來,在迷戀過的男人當中,為吞佛寫的字是最少的,以前開玩笑說,寫了他30k然後就進入三個月的工作地獄,哪里還敢寫啊。算一下,30k,不到阿龍的1/5,不到陛下的1/20,甚至連稱不上迷戀的憶秋年糕,還寫了不下30K~淚奔~阿吞我對不起你。
  究其原因,部分是在以阿吞為主角真的不好寫文。是說他在別人故事裏往往搶眼得很,超會搶戲的,但要真拿他當主角,不寫感情就算,一寫感情就發蒙:這傢伙嘛,拿到現代來說就是只約會不戀愛,連花花公子都算不上的工作狂而已啊~~
  
  說到這裏,就來說說吞佛的那個……“牆頭”問題吧;pp
  以前說過我喜歡吞佛,是因為那時的自己也是個工作狂。一直都有做一件事就全神投入的執著傾向,恰巧那段投入的物件是工作;p 以工作狂來體會,工作上的事都忙不過來了,哪里會有時間去考慮什麼感情危機;p 所以有時覺得並不完全是年紀大了自然就豁達了,而是年紀大了要關注的對象更多,就沒有心力和精力去太過計較一些細事了。
  既然是工作狂,自然首先要談下和Boss之間的關係。
  每個職場高手、業績達人都知道,員工這邊,老闆那邊,要做以業績導向的優良員工,首先一條,不要和頂頭上司搞得曖昧不清。這點我們阿吞遵循得非常成功,無論是元氣的旱魃(爆),任性的老大,還是身材超爆的女老闆九禍,阿吞和他們都能做到“和諧共處”,新片裏陪九禍去和阿六談判,在後邊一站那叫優雅深沉,搶盡鏡頭,害得我最先完全沒注意到阿六旁邊還有個無名(-_-|||),之後阿六走開後兩人繼續說來說去,卻都是公事,不要說私情啦,連點火花也無。



  至於阿吞和黑白帽之間的互動嘛,最後吞佛面對老大那句,“吾只是你與一步蓮華之戰的叛徒”應該是道盡心聲;p 是說鹿鼎記最後小寶自己成為七個老婆擲骰子的賭約,聽起來很是風雅,其實卻是喪失了選擇的權利(爆)。對於吞佛來說,成為一步與老大鬥爭的籌碼,感覺大概也是如此。所以掛掉一個可以鬥嘴玩的老大固然可惜,不過連帶把白帽也給掛了,綜合來說對他或異度魔界未必不是壞事;p
  一蓮托生那邊,劇情中一直未有亮相,Shu一直覺得一蓮對阿吞有特別的意義,猜測多半因那句“一蓮大師”。但吞佛該屬於那種越是敵對越會有禮貌的魔,所以單從這句我倒不覺得他對一蓮會有特別感覺。何況兩人的過往用一句就可概括,
  一蓮:“傻吞佛,吾是騙你的……”
  (爆)是說,人可以原諒過去,與過去的自己和解,不過對帶來那種回憶的人,大概不會懷著甜美的心情吧;p
  
Shu:
  說到吞佛的「人際關係」(笑),雖然如果寫現代文,很容易就會把他想成那種最高等級的花花公子 (好,是我RP我知道),但仔細想想,吞佛大哥在正劇中,儘管職場生涯已經堂堂邁入第七個劇集,數一數牆頭卻並不是很多欸。
  跟我家阿蒼那樣出來沒多久,戲份也不多,卻在短短時間內牆頭滿天下比起來,吞佛可以算是「私生活嚴謹」啊!(爆)
  
  以我個人的觀點,因為把吞佛與封禪分開看待,所以「威生魔」的可愛劍小雪不算是吞佛的牆頭。理由很清楚,因為在吞佛決定使出最後手段之前,曾經跟與他談合作的夜重生問起封禪與劍雪的過去,很顯然,他根本沒有那段記憶。之前幾次交手,當時的吞佛還非常具有「同族不相殘」的矜持,不過,到底是任務至上。最後的結局也不用再重複了…不過,想說的是,儘管手段上算是殘忍,但以吞佛不具有那段記憶這點來看,他對劍雪是沒有所謂「交情」的,那麼能夠無情到底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了,就如後來他失去曾經身為襲滅天來之友之徒的記憶,縱使用其他方式惡補回來(劍雪的例子是問夜重生,襲滅的例子是查戒神寶典),感情卻是不存在的了,所以,最後的襲滅天來並沒有表現得很心痛,希望劍雪臨死也有想明白了而不需要太傷心^^:::
  
  以「牆頭」的觀點,曾經跟吞佛都有過匪滉P係的一蓮托生、一步蓮華、襲滅天來,這三位,在我看來都不算是牆頭。一蓮托生是綜觀霹靂唯一騙倒吞佛、讓吞佛栽在他手上的一位,這具有里程碑的意義(遠目)。至於一步蓮華,是在武力上強過吞佛而將人綁走加以洗腦,後來吞佛自散記憶,也因此系統重灌。但,如果吞佛從此接受了那所謂的佛門思想,或者至少是反異度魔界 (現在我們還不知道吞佛他是否有自己個人的理由),在我看來,是從一蓮托生便開始的 “苦心”,是劍雪的犧牲,然後到一步蓮華而 “大成”。至於襲滅天來,他們亦師徒亦朋友的關係,怎麼看都不像彼此的牆頭(笑)。說到這個,如果吞佛當時是為了異度魔界著想而非幹掉襲滅天來不可(因為襲滅天來貌似很有可能會把整個魔界玩掉),那其實會是我最盼望的結局(毆)。
  
  而顯然有不小成分是因為吃醋(笑)而批評吞佛為「汙點」的螣邪郎,在我看來完全是吞佛的哥們兒。可惜劇中著墨太少,只看得到其實很疼愛小弟的螣邪,因為小弟太崇拜吞佛(爆)而有那麼點心理不平衡XD,大致上他們的交情應該還是很不錯的。
  
  而雖然我不排斥辦公室戀情,而且私心大愛吞佛與九禍女后的對手戲,與九禍應對時,吞佛的男性優雅特別彰顯而迷人^Q^,但…說真的並不覺得他們來電 (真可惜)。是說九禍的行情貌似很不錯…這是題外話。
  
  那麼,以私心觀點,真正能算成是吞佛牆頭的,好像沒剩下幾個…
  第一個讓我覺得可以萌得起來當作牆頭的是赦生童子。是說,赦生叫做童子還很有點道理,人家本來就是年輕的美少年,但吞佛為啥也叫「童子」?想到他們都是襲滅師父的徒弟,別跟我說這是襲滅老大的惡趣味(汗),如果是這樣,那我很明白吞佛為啥非幹掉你不可了,老大…(默)。吞佛跟赦生的關係很有點意思,一方面,自從吞佛外借給旱魃仔(毆),他們就是同事,而在那之前,他們是同學,然後,赦生是吞佛老朋友的小弟,是他女老闆的兒子…
  在我感覺,更年幼時代的赦生應該是相當崇拜身為戰神的吞佛,也因此立志要與之並駕齊驅,而採行了嚴苛的修練方式。劇中最有意思的兩個橋段,一個就是赦生用劃字的方式指責吞佛:「自欺欺人最可悲」。當時在劇中看來,應該是與吞佛殺劍雪開啟赦道有關。無論如何,至少可以說,赦生看穿了吞佛某個部份。再來就是,吞佛說:「記得當時汝還是個小朋友。」那瞬間,吞佛的面容閃現了封禪的樣子。這是很有意思的一點,吞佛幾乎沒有表現過「念舊」的一面,這是他少見的懷念過去,而且還帶著幾分溫情,主要是跟公務無關^^:::。而,曾與年紀小他不少 (吞佛桑啊,您到底今年貴庚? 吞:男人的年齡是秘密。)的赦生相處的「美好回憶」是否是他變為封禪時跟劍雪相處的共通處呢?
  不過,霹靂一向是人死情意散,也不光是無情的吞佛才如此,螣赦兄弟死後,幾乎沒見他有任何反應…


  
  再來,可稱為吞佛牆頭的,大概就是宵寶寶了。因為跟宵寶寶的對手戲,吞佛的「正太控」傾向簡直已成定局(汗)。吞佛跟阿宵能夠續上前緣(毆),說實在要感謝襲滅老大(爆)。因為襲滅老大吸收一步時受重傷,需要造化之鑰醫治,而之前就對阿宵很感興趣的吞佛便在九禍授意下,跟襲滅合作演出欺騙阿宵的戲碼。不過,這時的吞佛,已非過去的吞佛。後來雖然襲滅老大以「不入夥黑帽軍團就殺無赦」這點逼吞佛去殺阿宵,甚至大剌剌地派吞佛的 “鄉下表弟” (爆死)、為人嚴肅正經、最討厭打情罵俏、痛批每個同事的黃泉弔命在旁監視,吞佛還是與阿宵合作演出瞞天過海,騙過了襲滅天來。當時,吞佛曾問黃泉說汝貌似不相信吾?黃泉大哥斬釘截鐵地說:「從沒相信過!」就是那瞬間,才突然覺得黃泉老兄你實在是真知灼見!異度魔界中眼光最透徹的就是你!XD
  我總覺得阿宵算是很好命的,吞佛雖然用了花花公子的伎倆去拐他 (啊就是乾脆昏倒往人家身上靠,然後上演公主抱…= =bbb),根本上還是對他極好,至少冒了被襲滅老大發現的危險保他一命。我是也想過,搞不好就是因為襲滅硬要吞佛去殺阿宵 (那時襲滅就懷疑吞佛有問題啦),所以吞佛才說什麼都要保住阿宵,這也是這對師徒之間的惡劣趣味較勁...^^:::,就算不全是這樣,說不定多少有些這種成分啊...
  
  不過也有人說,啊反正這吞佛就已經不是過去的吞佛啦,這麼比較也沒意義。說得… 也是啦!
  
  而雖然襲滅老大收了月漩渦、冷醉等小美人入黑帽軍團,但吞佛跟這兩位好像沒什麼交流(摸下巴),近期的話,我看只有老實的銀鍠黥武有發展成牆頭的可能(遠目)。看你的了,吞佛桑~
  
  
R:
  有句話說的好,人到了某年紀,就只有以前的情人會覺出你的好,讓新鮮遇見的美人愛上可就難了。(原來小夫你是輸在年紀上啊——爆)
  但是阿吞你的舊雨已經都快死光了,只好依靠新交;ppp 為了牆頭,要努力哦^O^
  
Shu:
  說起來真的很奇怪,每次多談一下吞佛,就會有一種狂熱的火焰燃燒起來(汗)。可是看著他的時候,花痴歸花痴,卻總還是會冷靜地看著他的一切。也許是角色個性的關係?歷來我所鍾愛的角色,都有任性甚至悶燒的一面,但吞佛…我想他不能用悶燒來形容。他的冷靜,甚至說是冷澈,是如此徹底而絕對。
  看過喜愛他的FANS對於他的不同解讀與猜測。有些贊同,有些不贊同,但無論如何,自己心中的吞佛,其實已經根深蒂固。他就是他,無論系統重灌也好,抱持的理念是什麼也好,只要他自己確認了,就貫徹到底,任誰也無法動搖,就算他自我有所動搖也會設法弭平。
  
  這便是吞佛,那個無與倫比、天下地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的絕代戰神。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