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0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楔子 引灵山

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十一月山间的寒风刮得脸上生痛,男人缩着脖子,快步往山上走。
他是来给山上隐居的老人送东西的。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留下足够份量的银两,他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天气独自跑到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来的,但是,整整五十两银子啊,他在心默默地算:五十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啊;就是拿来过日子,也足够一家人宽宽绰绰地过上好几年了;大儿子再过两年就该娶媳妇了,把这笔钱存下来,说不定连小女儿的嫁妆都能置上;孩子他娘跟着自己这些年也够苦的了,明年农忙的时候雇个短工吧;今年过年看来能吃上顿饺子,孩子们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想着,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不由绽出一丝笑意,抱紧了怀里的包袱,加快了脚步。
快到山顶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虽然山风阴冷,他额上仍然冒出了汗,但他心里清楚,这汗,绝不仅仅是因为赶路。
听说这座山其实是座陵墓。
他抱着蓝布包袱,眺望着远处黑压压的积云,想起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故事。
在这座山的那一面,是一位王者的陵墓,一位曾经睥睨天下、一统万教的王者。传说他正当盛年的时候,却遭到部属的反叛,他曾经信重有加的旧部联合他的敌人共同用奸计对付他,一代王者终于落败,战死沙场,在他死后,依照他的遗言,遗体就葬在这座他亲自监修建成的陵墓深处。千百年来,不知曾有多少贪婪的盗贼想进入那座陵墓窃取死去王者的财宝秘笈,却从来也没有人活着走出过那座陵墓。春去秋来,年复一年,人工凿开的山路慢慢被荒草灌木覆盖,渐渐地,再也没有人提过那座陵墓,人们也逐渐淡忘了这座山的背后,其实是一座陵墓。
那个老人,或许就是世代守护着那座陵墓的守墓人吧。
他望着山那边云波汹涌翻滚,为自己这突来的联想兴奋不已:那五十两银子的魔力真太大了!就在前一天,他还在苦苦思索着如何度过这个年关-世道太乱了-甚至在半夜里因那太过沉重的压力而痛苦得彻夜难眠,而现在,他却有闲心在这山间的路上,猜测那个今天一早来到他门前的老人的身份。
“今天午时会有人送一包东西到你这儿。”老人拄着拐杖,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的皱纹比千年古树的树皮纹路还要多,脸色深青,就像山间终年不见日光的苔藓颜色,但那双眼睛,却锐利寒冷得仿佛两口刀。
对,就像他两年前在山外看见的那些江湖汉子腰间背上负着的钢刀。他想着突然打了个冷战,不,那双眼睛比他所见过的所有钢刀都还要厉,还要冷!
“你在天黑之前替我把这包东西送进山来,这五十银子,就是你的。”
五十两银子。他就为这五十两银子,孤身一人,冒着不可预知的危险,进到这座山来。
不,应该说,进到这座山一样的陵墓里来。
风越来越大了,他将脖子又用力缩了缩:不能再耽搁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来了,再还头是不可能的,赶紧上到山顶,趁着天黑前回家。银子已经交代孩子他娘收好了,就算……就算……
他不敢想那个就算,在这凛冽的风里,鼻尖上冒出密密的汗珠。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山洞。山洞前,站着那个一身白袍却脸色深青的老人。
他一路小跑过去,长年走山路的脚竟自己绊了一下,没有跌倒,却以仿佛是扑倒的姿势来到对方面前。
老人用他那双明明已经昏浊却仿佛能够透视人心的眼睛看着他,他不敢想像自己的脸色,舌头打结,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东西带来了?”老人很和蔼地问他,他突然不知自哪里升起了勇气,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包袱递过去。
与想象中一般枯瘦的手自宽大的白袍里伸出来,他突然想到:听说江湖上有个门派叫神鹰派,里面的好汉练的就是鹰爪功,那练鹰爪功的手,是不是就是这样子?
“这些日子外面最热闹的新闻是什么?”
他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发现原来是老人在问他,下意识地摇头,又慌忙说道:“大概……我前些日子到镇上……我听到有人说什么天下第一人……嘿,我们知道什么天下第一人……”说着他自己笑起来。
老人也笑起来,满脸的皱纹随之一起跳动,他看着就想起自己去年在河里摸到的那只老王八,它伸出来的脑袋上密密麻麻的,也就是这种跳动的密纹,连那惨青的颜色都几乎一模一样。
或许人老到一定的岁数就和王八差不多,要不然怎么那寓意长寿的画上都喜欢画上乌龟与鹤呢。虽然他从没见过真的鹤,但想来那么漂亮的鸟愿意和乌龟待一张纸上,相信也就是因为对方活得长久的缘故吧。
那个老人,到底已经多大岁数了?
他一边往山下跑一边想:那么沧桑的面孔,比他的爷爷,不,比他记忆中很小时候就死掉的太祖爷爷还要老。太祖爷爷死的时候已经一百二十岁高龄了。
那个老人,究竟是不是王者的守墓人后代呢?
他到最后还是没敢问,但当他又想这个的时候,禁不住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回看自己走过的路。
一瞬间,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似都凝固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哪里还有先前的路,那条崎岖的山道已被齐人高的灌木占据,叶子已经快落光了,只剩带着刺的枝条在寒风中张牙舞爪!
这是一座陵墓!
他狂叫了一声,转身疯也似地往前跑,在他身后,荒草灌木紧追不舍,狰狞地追逐着他的脚步,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身后传来的尖锐的狂笑。
这是一座陵墓!
恐惧俘虏了他的意识,脑海里浮起很小很小的时候听过的传说,那早已模糊的记忆述说着,传说那葬在此间的王者,并没有死亡,他只是将自己封印了起来,等待着有一天,有一天再度醒来,君临天下!

他回过头去,路,已经在荆棘枯草中消失了,夕阳照着山脚下那块残破的石碑,石碑上头写着三个大字:引灵山。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