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2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二章 遗世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世界里没有了阳光,只剩下黑暗?

当然不是从被关入这个伏魔井开始。
他凝视着眼前那虚无的黑暗,其实明明什么也看不到,但他仍然睁大了眼睛,注视着那仿佛延伸到亘古的黑暗。
他至今记得那一天,他心目中最强大的王者被一箭穿胸,血洒长空。
天下无敌的神话就此粉碎。
王者封闭了陵墓,让自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而被遗留下来的他们,击掌为誓,各奔东西。
我们要等到重逢的那一天,这是他所信仰的王者最后留下的遗言。
这些年来,他就是抱着这个遗言,在这暗无天日、不知岁月的黑暗中苦苦支撑。
他想起以前的同伴里老有人说:“人不能没有信仰而活着。”那么我的信仰,就是那个人,他想。
我会等到那一天,他对自己说,我们都会等到那一天。

我们,这些被遗留在这个世间,被这个世间遗忘的人。

*****

“你认为,七星之主真如古书记载中所说的那般凶残暴虐、荒淫无道吗?”
他没有回答,却念了一首诗:“记录纷纷已失真,语言轻重在词臣。若将字字论心术,恐有无边受屈人。”
“这是刘因的读史,说的是史臣著书,纵使史臣心存良直,言必有据,事必有证,但其人的气质品格可能已在下笔措辞轻重间走样,如果后人就根据史臣这字字句句来评论古人心术的正邪,不知有多少人要受委屈。”遗世老目光炯炯地看着眼前这个如梅花般清冷、雪花般温柔的青年,“你言下之意,是指天策真龙亦是那无边受屈人之一了?”
“我并没有依据史书来评判天策真龙的意思。”东陵少主回答,“更何况,历史本来便不是真实所存在的,天策真龙那个时代的历史也是同样。”
“喔?”
青年的嘴角闪过一丝说不出是讥诮还是无奈的笑意,如果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这个陌生的老人而是了解他的路光明就会知道,他不想解释自己刚才的话,甚至于已经在后悔自己说得太多,但面对这个自己亲身前来拜访的老人,他只得勉强继续道:“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不同的东西,得出不同的结论。即使是身处同一时代的人们,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也是不同的,甚至于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他看待同一件事同一个人的观点都未必是相同的。这个世界上,哪里有所谓的真实呢?”
“你的想法未免太过悲观。”遗世老道,“若是真实从不存在,那人们汲汲一生苦苦寻求的又是什么?”
“心安。”东陵少主回答,“真实从来便不存于世间,人们追求的,其实只是一个心安。”
“就好比你今日前来找我?”
他不由得微微苦笑。
遗世老直视着他,道:“我之所以问你对天策真龙的看法,用意相信你应该猜得到。”
他的唇抿了起来,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这一刻,他确实有些后悔来到这个地方。太可怕了。他在心默默地想,牵涉到七星、牵涉到天策真龙、牵涉到师父,太可怕了,尤其是面前这个老人,实在太可怕了。
遗世老隐约猜得到他在想什么,但是他没有估计到这个青年目光触及到的地方会那般深远,他看着东陵少主眉宇间露透出淡淡的苦闷,心想:如果一切能如想象中那般完美,多好。
“晚辈想更多地了解一下七星。”
“作为七星之主的身份?”
“我并不想成为七星之主。”东陵少主回答,“那个身份对我毫无意义,我只想知道更多七星的事。”
“你生具七星之主的命格,这是不可扭转的天命。”
“身负天命之人并非只有一个。”
“你难道不想争取?你要知道,‘七星之主’四字代表着什么。”遗世老道,“权力、地位、财富,众人的敬畏,世间的一切,你都可拥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能够一统天下,独揽江山,这般的荣耀,你不想要?”
“人各有志。”
“你难道不愿让你所爱的女子以你为荣?”
他微笑:“此时此刻,她已以我为荣。”
遗世老不死心地追问:“权势名利、红颜国色,你当真毫不动心?”
“心待足时名便足。高,高处苦;低,低处苦。”
遗世老的眼神沉了下来:“你视功名如浮云,自然是好,但若是时逢乱世,生灵涂炭,你难道也不愿用‘七星之主’的身份挽时局于危难、救庶民于水火?”
他轻轻叹息:“我只是一个自私的人。一个自私的人,只求明哲保身,又怎会有那般伟大的情操,挽世局于危难、救庶民于水火呢?”
“儒家有言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你身负救世之天命,身怀济世之奇才,却甘愿寂寂无名、了此一生,岂不是暴殄天物、白白浪费了上天赋予你的才华?”
他不答,却道:“听说天策真龙的陵墓便建在此山之中。”
遗世老怔了一怔,缓缓点头:“穿过吾所居的山洞,便是陵墓的入口。”
“想来当年兴建这座陵墓,必是费了不少人的苦心,洒落了不少人的血汗,只怕也搭上了不少人的性命。”
“秦长城,阿房宫,南朝寺,陏运河,皆是如此。”
“所以当年有一位诗人在路经潼关的时候,西望长安,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人说天策真龙天纵奇才,生于乱世之中,挽三教于颓势,救苍生于苦海,但他到底又拯得了多少,救到了什么?”
“如你所言,那尧舜禹汤与夏桀商纣又有何区别?”
“区别自然还是有的。生逢明主,至少少了战乱之苦。”东陵少主顿了一顿,又道,“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只想为自己和所爱的人在这乱世中求得一线生机,保住一片天地,更何况救世之责,也并非一定要七星之主承担。”
“你是说……”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遗世老一震:“素还真?”

******

转眼春去秋来,又是红叶满山。白发俊颜的修道人伫立在山脚,默默注视着石碑上的三个大字,午后的秋阳照在他纤尘不尘的莲冠之上,光华流转,一如此刻他百转千折的心肠。
他在想,这条路,究竟应不应该走?
这条路,到底能不能走?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