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3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三章 還真

“对你而言,素还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值得以命相交的人。”
寒江怒吼,梅林泣血,欣赏着每年九月初九的奇景,东陵少主与莫召奴以这两句话,作为了闲聊的开端。

“能够得到你莫召奴如此看重,素还真确非凡人。”
转过头,东陵少主微笑着看着蓝衣公子优雅地以扇掩口,挡去唇边那抹笑意。
“听说素还真与你初会之时,曾盛赞你莫召奴深不可测,甚至在远赴东瀛前途未卜的情况下向你托孤,足见他对你的信重。”
莫召奴笑了:“东陵兄何必取笑,素还真这一步用意如何,以东陵兄的智慧,又岂会猜不出。”
“所以世人皆赞素还真慧眼识英雄,我却更佩服你莫召奴的胆色担当。只为一句承诺,不惜面对白云骄霜与汗青编两大强敌,以你另外所负之重责,若与你易地而处,只怕东陵早已弃械投降了。”
“耶,今日初会,东陵兄这般奉承于吾,莫非也与素还真一般,让莫召奴好生心惊啊。”
“哈哈哈哈~~”
莫召奴合拢折扇,举茶相敬,笑道:“玩笑了。”
“哪里。”东陵少主笑意未敛,话锋一转,却道,“我敬你莫召奴,不仅是素还真一事。我敬你莫召奴,是为你虽出身东瀛,却胸怀天下,不以种族国家为限。东陵虽自许怀拥天地,却实在不及你莫召奴有胆有识,敢做敢当。”
“东陵兄赞谬了。”莫召奴轻轻叹了口气,唇边笑容未消,却已转为苦笑,“其实莫召奴并无你所说那般伟大,不论站在中原还是东瀛立场,相信战争都不是人民所愿意看到的。东瀛史上战国时期,诸候混战,民不聊生,如今内乱未止,却又想着出兵海外。如此做法,无异于自惹祸端、自取灭亡。然我民何辜?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
“然而大凡帝王将相,莫不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东瀛如是,中原亦如是。魔界不甘屈守一方,便是历代中原的一时霸主,诸如集境,欧阳上智,霹雳王朝,天下第一人,莫不思开疆辟土,一统天下。却不知人生百年过,转眼皆成空,浮名功过,又带得走什么。”
莫召奴诧道:“东陵兄精研三教经典,身负占星奇术,为何处世却这般消极悲观?”
东陵少主淡淡一笑,道:“或许正因为能知天命,所以才更感叹‘天命不可违’这句话。既然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改变命运,那又何必汲汲营营,劳苦一生呢?”
莫召奴笑道:“照这样说来,岂不是应了那句‘无知者无畏’的老话了?”
“非也。”东陵少主正色道,“一般说来,有勇气的人大多比较简单,因为单纯,容易产生勇气,所以古人说‘无知者无畏’。但是你莫召奴不是。你比太多的人了解这个世界,了解它的过去,它的现在,甚至它的未来。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无论你怎么做,其实你都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但你仍然决定要做,去做,而不在乎是不是有人明白你、理解你,也不在乎你的国家如何评价你,你的同胞如何看待你。有自己的理念并能贯彻它、坚持它,甚至不惜牺牲国与家,能做到前者之人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我佩服你莫召奴。”
“如你所说,那么有一个人应该就更值得你佩服。”
“喔?”
“刷”的一声合拢折扇,莫召奴目光朗朗,一字一句地道:“素还真。”

当然是素还真。

而在同一时间,不同的地方,同样也有两个人隔着遥远的时空,谈到素还真。
“宇文天,欧阳上智,合修会,三教,魔域,东瀛,天下第一人,历数素还真的战绩,实在无法不令人赞叹啊。”
“这千百年来,也唯有他当得起神人的名号。可惜……”
他没有说下去,不需要说出来,他相信对方也明白他的意思。
轻轻叹了口气,凤栖梧端起茶碗,浅浅地啜了一口:“的确可惜……”
隔着水镜,竹丑观视昔日同伴已然花白的头发,不用看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容貌早已不复年轻:“贞谋先生,你老了。”他轻轻喟叹了一声,“我也老了。我们都老了。”
“人总是会老的。”凤栖梧看着远比自己年轻的旧友,依旧含笑从容,“怕只怕不是老了,而是死了。”
“我总害怕自己有一天,真的会死了。”竹丑怔怔地苦笑,“在这个身体死之前,这里。”他指指自己的胸口,“这里就先死了。”他叹了口气,“所以我从以前就一直很佩服贞谋先生。”
凤栖梧笑了。
“其实我也怕。”他说,“这么多年来,我也怕,和你一样,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怕当年的雄心壮志都随着时间流逝而一去不返。”
“这些年来,不,应该说自从素还真出现以来,我就一直在忍,一直忍。”竹丑露出愀然的神色,“总是怕自己忍不住。一边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心死,一边又得忍受这种痛苦,贞谋先生,实在是太痛苦了。”他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实在是太痛苦了。有时候,我甚至想干脆让这个身体先死了吧!”
“大家都一样。”凤栖梧柔和沉静地对他说,“大家都一样。你,我,遗世老,步双极,还有其它的同伴,大家都同样忍受着这种痛苦。总有等不及的,比如龙君行,比如普九年,相信他们在死前不会比我们更痛苦。”
竹丑默默地听着,过得好一会儿,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整个人似乎突然一下子松了下来。凤栖梧微笑着看着他,心想:年轻真好啊。竹丑毕竟比自己年轻,就算再痛苦,再辛苦,只要发泄出来就会没事。真正能够体会到自己心境的人,毕竟还是只有遗世老。
他的思绪飘离了这个远离尘世的居所,飘向似乎比前世更遥远的过去。
我们这些被世间遗忘的人呵,到底还要等多久?

到底还要等多久?
寂静的夜里,从遥远的梦中醒来,他常常会这么问自己。
黑暗中一动不动地躺着,似乎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骨头被时间的洪流慢慢腐蚀的声音,那个时候他就会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午后。
北国十月的天空阴沉得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但那一天,却成为他记忆中最阳光灿烂的日子。
“哎,你叫什么名字?”
自信满满的声音,豪放不覊的笑容,被那只有力的大手自泥泞里拉起来,他在那一刻终于想起,原来自己是有名字的。
“狗杂种”、“免崽子”、“猪猡”,长久以来被各种畜生的名字称呼,久而久之,连他自己也几乎要忘了原来他还有名字,原来他并不是畜生,原来他还是一个人!
那个男人让他重新变成了人,也同时改变了他的一生。从那以后,他成了他心中最了不起的英雄,成为了他存在的理由与证明,成为了他毕生的信仰与追求。
但是……
他痛苦地低吟了一声,闭上眼睛。
龙主啊,我到底还要等多久?
他想起他昔日的战友,昔日的同袍兄弟,想起他们,他的苦痛就减轻了不少。
大家都在等待,大家都在忍耐,同样多的痛苦,分担的人多了,似乎就没那么痛了。
龙主啊,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
他靠着井壁站立着,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祈求那一天能够尽早来到。
这个时候,黑暗中突然投下一道亮光,箭一般刺穿了他的胸膛。
久违的阳光冲入眼帘,伏魔井,打开了!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随着天下第一人土崩瓦解,七星传说浮上台面,萧瑟的秋风中,已经成为神话的一代名人素还真站在引灵山下,久久地凝视着那块残破的石碑。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头来,缓缓整顿好衣冠,对着蜿蜒的山路,恭声开言:“晚辈素还真,特来拜见遗世老前辈。”
声音漫漫地传上山顶,遗世老一动不动地听着,“啪”的一声,拐杖下的石板,裂为数块。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