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4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四章 舍生

“一页书前辈要我转告少主,希望少主三天之后,前往云渡山解释诈死一事。”
他一动不动地听着,月光幽深地自云层后照下来,将他的身影在地面上印出深黑色的剪影。
“少主准备怎么办?”
在外人的心目中,女公子路光明不论何时,永远都是这般温文有礼,但东陵少主却知道,此刻这份温文,恰恰表现出少女心头的怒意。
他轻轻叹了口气,问:“我走了很烂的一步棋,是不是?”
“你说呢?”她冷冷地顶了一句,略显烦躁地侧过脸,过得一会儿,脸上的神色转过凄凉,“既然已经成功诈死,为什么还要去管这件事?今天这样的结果,其实你一开始就猜到了不是吗?退隐一直是你的心愿,眼看着好不容易终于能够达成了,为什么你……”她没有说下去,转过身,避开他的目光。身后传来轻微的叹息。她定定地看着地面上两道影子渐渐融在一起。
“对不起……”
“……”
“这么多年,我始终找不到办法让你摆脱智王星的身份。”
“你自己不是常说:‘天命不可违’吗?”
长长的沉默。
这个男人呵……她想:明明那么消极、那么迷信,总是拿着自私来拒绝别人对他的关怀与爱慕,但唯有她知道,在过去那些数不清的日子里,寒冷的、闷热的、寂寞的夜里,不管多晚,他总会为她点一盏灯火,一直等到她回来。更多的夜里,她在半夜里醒来,总会看到自那个房间的窗缝中渗出的微光,那个男人又是彻夜未眠,钻研着转化星灵之方。真是傻啊,身为一代占星名家紫星眉的弟子,她如何会不明白“天命不可违”的道理,但这个总是把那句话当作至理名言挂在嘴边的男人,却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仍然苦苦追寻着扭转天命的办法。就好比现在,明明已经可以自己一个人成功退隐、独善其身,他却偏偏又将这个机会拱手让了出去,就算紫星眉教他养他栽培他,这些年做挡箭牌所做的牺牲也早已足够相抵了。如果不是为了紫星眉……
她的眼睛湿润了:这个消极又坚强的男人,自私又善良的男人,冷酷又温柔的男人呵,这个如此矛盾的男人啊……如果他能够简单一点,再简单一点,就算做个彻底的小人也罢,她和他,或许都不会如此辛苦。
“师兄……”她突然唤了他一声,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的称呼,让他一阵恍惚,过得好一会儿才想起,原来她叫的是自己。
“记得我刚来的时候,我很瞧不起师兄,师父要我叫你,我老大不高兴,总是找你的碴儿,你知道为什么?”
“因为师妹天纵奇才,小小年纪胸怀大志,拜师之前,早已熟读了数千经册,女扮男装离家游学,拜访过数百业师,辩谈过数千学府,辽阔中原安步当车,学识眼见,自非东陵所及。”
路光明微微地笑了:“师兄,你在变着方儿夸自己吗?这么多年来,我哪一样比过了你。不提这个。”她不等他分辨,继续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起,你就是这副冷淡又高傲的模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东陵微笑:“所以让人讨厌。”
“不。越发让人想亲近你。”话出口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稍稍顿了一顿,然后轻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我就想到一句唐诗,任是无情亦动人。”
可惜最后却是辜负秾华过此身。东陵想这么接,但嘴唇动了两下,终究还是未出一声。
光明看不到背后的他,只是接着继续道:“就如师兄所言,在拜师之前,我早已游历江湖数载,见过形形色色各种人,师父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当真以为我毫无认知?但我仍旧愿意拜他为师,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求知的欲望,就算到了现在,明知学识只会为自己带来灾难,但纵使时光倒转,我的选择仍然与当初一样,绝不更改。”
因为如果不这样,就无法认识你。
夜风吹拂着的她的衣袂,在东陵的记忆里,光明的背影从来没有哪一刻似这般凄凉无助而又坚决果敢,他只是凭着直觉感觉到,他要失去她了。
他要失去她了。
他感觉到这一点,禁不住悲痛欲绝,他想伸出手去,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够抓住什么。就如同当年被逼离开父母与依依,来到这个冰冷陌生的七步阶时一样,不论自己再怎么反抗也无法改变结局。一切挣扎皆是无用,一切努力皆是徒劳,一切一切,他都无法改变!
那天晚上,光明一直没有回头,再次见到她的面容,已是云渡山。

他看着她的脸,她也回视他,在那一刻,他第一次对两个人亲密无间的默契了解恨之入骨。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并不是你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而是你明明知道,却无法改变。
你死,我一样活不了。她用眼睛说,我死,你要活下去,就像在遇到我之前一样,好好地活下去,纵使再痛苦。
唉。他在心里长叹了一声,闭上眼睛,眼前是她初入师门的模样,白袍素冠,风姿宛然,含笑躬身,高傲谦然:“师兄,请受光明一拜。”
血洒长空,前尘一梦。
唉,光明,光明。
睁开眼睛,他知道,他已永坠黑暗。

云渡山上一场恶战,紫星眉面对三大高手围攻仍然全身而退,七星之主吸取星灵之后实力竟然如此强盛,向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一页书也坐不住了,素还真前往引灵山,带回了遗世老的意见:开启真龙陵。

“少主。”
“何事?”
“关于开启天策真龙陵墓一事,劣者想征求少主的意见。”
他深深地看着素还真,后者坦然的神情让他突然忍不住想笑:这个世间便是如此,假到底的时候,岂不就是还真?
“少主是聪明人。”素还真微笑着开口,“劣者想听的是什么,相信少主明白。”
他微笑着点头,突然道:“素还真,我从来都不喜欢你。”他顿了一顿,“但我佩服你。”
“足够了。”清香白莲仿佛长长地释了口气,他把笑容收敛了起来,保持微笑是件很累的事,但他每天做的却都是更累的事,能够不笑的时候就不笑,留着精神去处理那些需要笑容的事、面对那些需要微笑的人。
这个男人太累了,他想,换成其它人早就垮掉了,所以他才是素还真,独一无二的素还真。就算只为这份独一无二,泄露一下天机又何妨?更何况,现在的他,还有什么可担忧害怕的?
“天机难测,岂是人力所能尽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开启真龙陵,对你素还真来说,将是一个死劫!”
“那对于整个武林来说呢?”
东陵少主没有立刻回答,明白他在想什么,素还真微微一笑,淡淡地道:“劣者自知运势已至亢龙有悔之期,置之死地而后生是唯一之径,今日前来,只求少主能够指明开启真龙陵,对整个武林来说,是福是祸?”
“福祸相依的道理,你素还真应该比我更明白。”他回答,“黎明总在黑暗之后,新生的震痛永远也不可能避免,对某些人来说的黑暗,对另外一些人而言或许就是光明。”
“我明白了。”白发的修道人微微颌首,道,“既如此,三天之后,请少主引灵山一会。”
他看着那个男人转身离开的背影,与初见时一般无二,从那似乎与生俱来永远不变的高贵优雅里,简直找不到一丝退缩与软弱。他忍不住开口:“素还真,你可曾后悔?”
贤人的脚步稍稍一顿:“何必后悔。”

紫星眉只怕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了一辈子,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真龙陵开,第一个沦落地狱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就应了那句老话,一山还有一山高,就好比同为七星之主,东陵少主比不上紫星眉,而在紫星眉之上,天策真龙才是真正的天定王者!
虽然早已料到必有变故,但这个变故却委实太令人震惊,素还真只算到了自身劫数,却没算到一页书。陵墓关闭,隔绝通路,眼睁睁看着一页书被困其中却无计可施,素还真在那一刻是真的感觉自己的时限到了。
不止是素还真。
五星联手竟然占不到半点便宜,自信心降到史上最低点的五方主星徘徊于山林野道,日落西山,鲜明地反衬出他们此刻身心俱疲的凄惨落魄。
深笠压眉的男人自路那头漫漫行来。
“可是为天策真龙烦恼不堪?”
“前辈?!”
“随吾来吧。”
“前往何处?”
“落叶知秋。”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