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5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五章 屠龙

为让千年前成功阻杀天策真龙的屠龙阵局再现当世,驯刀者与越剑人负责寻找四刀四剑的人选,而在阵局组成之前,则由五方主星做饵暂时吸引天策真龙的注意力。计议既定,素还真五人便相继告辞,各行其务,喧闹一时的落叶知秋又恢复了宁静。
残霞已散,余光未消,驯刀者仰首望天,脸上的神情说不出是嘲讽还是冷淡。越剑人看着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其实,并不一定非要五方主星前往吸引天策真龙的注意力。”
“喔?”
“天策真龙才刚刚自千年沉睡中更醒,对当今局势一无所知,中原门派繁复,关系纵横交错,就算不让五方主星出马,天策真龙要稳固自身,也需要一段时日。我俩脚步加快,也未必就赶不及。”
“是吗?”
“用刀的……”
驯刀者转过目光看他,淡淡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道,“这个时候让五方主星去做靶子,等于是叫他们去送死。你爱惜他们的人才,舍不得看他们死在天策真龙手上,怪我提出这个要求太过冷酷无情,是吧?”
越剑人不禁苦笑。
“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对人解释的习惯,但因为是你越剑人,所以我告诉你我的理由。”驯刀者不待越剑人接口,接着道,“第一,天策真龙虽是刚刚复出,他的旧部遗世老诸人却是早已厉兵秣马、整戈待旦多年,当今武林形势,我相信对方纵便算不上了如指掌,也可说得上是掌握了十之八九。要想掌控武林,第一个要铲除的是谁?不用我说,明眼人都知道。所以就算我不提议让素还真去吸引天策真龙的注意力,天策真龙还是会把第一目标锁定他,他是别无选择。莫召奴本就有为天下先的胸怀勇气,更何况素还真有难,他不可能置身事外。非凡公子心高气傲,自是绝不可能示弱。东陵少主是聪明人,审时度势自保有方,从来都是三缄其口。至于悦兰芳,以他圆滑的个性,头一个出声的事是断不会做的。所以我提出的这个意见,他们谁也没反对。”
“但是……但是……”越剑人踌躇半晌,叹了口气,方道,“此去危险万分,我只怕……”
“只怕他们该死的死不了,不该死的尸骨无全?”驯刀者冷笑了一声,“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这会儿舍不得他们死,等下还不是要去拖人来死?屠龙阵局四剑主守、四刀主攻,四剑人选尚存生机,四刀却只怕活不了半个,照你这说法,我又何必去找诸葛晚照与乔夫,硬生生逼人家出来送死!”
“但至少保得住一个算一个……”
“越剑人!”驯刀者打断他的话,“上古四剑,与你关系如何?”
越剑人不禁一怔,道:“自然是亲如兄弟、生死之交。”
“四刀与我呢?”
“也是同样。”
“那五方主星呢?”
“……”
“四刀与我情同手足,我尚且顾不得他们性命,五方主星与我非亲非故,我为何要管他们死活?”驯刀者扭过头去,冷笑道,“越剑人,别太高估自己,你和我,其实都只不过是工具,为了诛杀天策真龙而存在的工具。你和一个工具讲感情,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好一会儿,越剑人无法开口。
残霞渐散,暮色渐深,小小的院落里只剩下了越剑人孤零零的身影,初升的月亮朦朦胧胧,照得他的影子也朦朦胧胧。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黑暗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抱歉,我不是有意偷听……”
感觉得到他的歉意,越剑人微微一笑,道:“无妨。”稍稍一顿,他微微叹息,“你不要怪他,当年一战,死的死,亡的亡,到最后伤得最深的人是他。”
“我明白。”他望着那影影绰绰的远山点了点头,缓缓地道,“悲龙斩是举世无双的刀法。但是……伤的是敌人的身,却是伤的自己的心。”

无主的神兵,就像深山中寂寞盛开的花朵,只是花无百日红,名剑却可永存。
轻轻抚摸着那光滑而古旧的剑鞘,东陵少主仔细地将三口古剑并排放好,深蓝色的布底衬着古铜色的剑鞘,仿佛历史的洪流冲过所留下的沉淀,构成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凉。
人的血肉之躯终将腐化,而这些利器却能够穿越时间的长河,在每一个爱惜它们的人手中,保持着最完美的状态。
一响春雷天下惊,离火烧尽十方原。巽风徒增百年恨,千绝玄冰枯红颜。
那些个爱剑成痴的人啊,对他们来说,一把名剑的命运或许比这个天下的兴亡更为重要,但又是为了什么,原本单纯的剑痴终究还是难逃命运的捉弄?就好比不二刀提出的疑问:“为什么你还活着?”
不知算不算是荣幸,落叶知秋见面后的第一句话,不二刀就送给了他。
为什么我还活着?他问自己,然后回答:因为他们都死了。光明,依依,师父,他们都死了。爱情、亲情、师徒之情,我总是妄想能够保住一切,但事实是,我什么也没保住,全都失去了,全部都失去了。
“爱我的人都死了。”他喃喃自语,“我爱的人也死了。光明,你要我像没遇到你之前那样活下去,但你却忘了,早已习惯光明的眼睛,怎么可能再忍受得了黑暗?”
烛火摇曳,无风自动,他动也不动地望了一眼流动的卦象:除去死劫,最讽刺的还是引来其祸的南方好友吧。
终于连最后一项友情也离他而去了。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如此,也好。
幽兰景上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他伸手轻轻整理了一下胸前的十字架,在心里轻轻地一遍一遍念那个名字:光明,光明,分给我你的勇气,让我能够走完这条通向光明的荆棘之路,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再见的时候。

“汗青编追求的是忠孝节义、流芳千古。”
“是。”
“那你现在所做的呢?”
“站在汝的角度是杀友求荣,站在我的角度是英明选择,而事实是,成王败寇。”
“好一个成王败寇。”东陵少主微笑,悦兰芳看着他,报以同样优雅的微笑:“吾对历史,不会比汝认识得少。”汗青编御主这么说,“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历史是人写的,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实,三人成虎的道理,东陵兄不会不知道。”
东陵少主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是始终不愿相信,你真的是这种人。”
“哪种人?伪君子?”悦兰芳笑了,“东陵兄汝错了,伪君子之所以被人诟病,不是因为他们伪,而是因为他们不够伪。真正的伪君子其实和真君子没什么两样,只是一个伤人,一个伤己。就好比汝。”他用剑鞘指了指东陵,朱红色的剑鞘,明艳动人的色彩,“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都是汝自找的。”
“我从未碍着你的路。”
“怀璧其罪,已是最大的罪过。”悦兰芳道,“更何况,对于害过汝的人,汝不思报复,对于想害汝的人,汝不愿先下手为强。柳依依,路光明,七星,如果汝能够干脆地放弃这些,至少也能独善其身,但汝就是放不下。汝不想伤害别人,却又不允许别人伤害他们,这种矛盾注定了悲剧的结果,从某种角度上说,是汝的软弱害死了他们! 东陵兄,汝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拥有汝不愿意拥有的才华与命运,而汝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在这乱世江湖幻想能够独自撑起一片天!”
“所以你和我不同。”东陵少主淡淡地道,“你伤害他人,而我总是伤害爱我的人。”
“包括汝自己。”悦兰芳补充了一句。
“我不想晚上睡不安稳。”
悦兰芳笑了:“东陵兄,有句话汝知道吗?”
“什么?”
“虽然夜里好人睡得安稳,但清醒的时候,却往往是小人笑得最甜。”
东陵少主定定地看着他,唇边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其实你错了。”他说。
“喔?”
“我不是真君子,而你,亦做不成一伪到底的伪君子。”东陵少主微笑着,目光似乎早已穿过眼前的男人,看到了遥远的未来。
“所以你和我一样,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失败!”

非凡公子自爆猜心园,素还真惨败引灵山,东陵少主魂断龙颈坡,在正道一片愁云惨雾中,天策真龙集团内部开始出现不为人知的小小波动,迸射出微弱却激烈的火花。
一切的缘由,来自一个人的出现:屈世途。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