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6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六章 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菊花仍艳,秋却已残。残秋的夜晚,万籁俱静,仿佛可以听到天空中繁星闪动的声音。
银河缓缓流淌,他的心潮却是起伏跌荡、波涛汹涌。
难道我真的老了?他想:难道我真的是脱离这个时代太久,已经跟不上时代了?不,不可能,我没有老,我不可以老,我怎么可能老?遗世老虽然以老为名,但他是不老的,他是绝对不可能老的!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这是一双枯树皮般粗糙多皱的手;他用这双手捉住一络自己垂在颊边的发丝,如雪如银般的白发;他摸索自己的脸,松驰的皮肉再也找不到记忆中青春的活力。他禁不住悲从中来。
原来我还是老了,原来我真的老了,遗老遗老,遗留在这个世间的,原本便是老人啊。
或许……龙主已经不再需要我了。他悲哀地想,因为我已经老了,而龙主,龙主还和千年前一样,雄姿英发、壮心勃勃。有了屈世途,龙主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遗世老。”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回过身去,对上那双充满睿智与温暖的眼睛,他看到这双眼睛,冰冷的胸口便浮起一阵暖意。
“凤栖梧。”他呼唤这个与他最熟悉最亲近的人,从某种角度上说,他们看着彼此,就像看着自己的影子一样。
“这么晚了,还未安歇?”
“你不也一样?”
“呵……我只是,太激动太兴奋了……”
“遗世老,你想得太多了。”凤栖梧微笑着,道,“你没有必要这般着急,等待着我们去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很多很多时间。”
“不,不,不多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遗世老说着,脸上的曲线微微扭曲了一下,露出强抑的痛苦,“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重复了一遍,声音里渗透着深沉的悲哀,“我们已经老了,凤栖梧。我们都老了。”
“不,我们还年轻。”凤栖梧依然保持着他的镇定,从容不迫地否决同伴的话,“你,我,竹丑,步双极,我们都还年轻。就算这个身体老去,我们的心,我们的思想,我们的灵魂,仍然和千年前一样年轻。”他伸出手,展示自己干枯的双掌,然后反指自己的胸口,“你看,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哪一具衰老的身体里还隐藏着如此年轻的心、流动着如此滚烫的血?这难道不应该值得我们骄傲,难道不值得我们引以为豪?时间虽然侵蚀了我们的肉体,但它也充实了我们的头脑,我们没有被摧毁,我们没有随波逐流,我们看着时间从脚下流过,这样的我们,怎么会老?”
“唉,凤栖梧,凤栖梧……”遗世老转过头去,内心剧烈地挣扎,过得好一会儿,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般地道:“可笑吧,凤栖梧?”他没有等待对方回答,很快接了下去,“我看着屈世途,就好像看到当年的我。恣意妄为、随心所欲的我。那个时候的我,也是这般年轻,不,比他更年轻,年轻得多。那个时候的我瞧不起那些老人,认为他们早就与时代脱节,根本就没有资格再来谈什么理想、什么政事。可现在呢?唉唉,现在的我,在年轻人眼里,何尝不是行将就木的废人!龙主未必还需要我,龙主未必一定需要我啊。”
“遗世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患得患失了?”凤栖梧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道,“我认识的遗世老,从来不会担心自己不被他人所需要,从来不曾担心自己不被他人所需要!自信的尽头便是自卑吗?遗世老,或许你真是老了,在所有的同伴往前走的时候,你却甘心一个人留在原地自怨自艾,你自负毕生未曾服输,但现在却甘心输给屈世途,输给你自己!”
“不,我不甘心,我怎么会甘心!”遗世老激动起来,他惨青色的脸上肌肉微微跳动,他用力的握着拐杖,狠狠拄地,“凤栖梧,我会证明给你看,遗世老没有老,永远也不会老!”
贞谋先生微微地笑了。
唉,老人,为什么越是老人越不伏老?他想:而事实上,对于历经了千年岁月的我们来说,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身后传来诧异的声音:“贞谋先生、遗世老?”
“是竹丑。”
相互见礼之后,遗世老沉稳地开口:“黄山之行如何?”
“正道聚集,情势不容乐观。”竹丑皱着眉头,道,“我遇到了两位老朋友。”
凤栖梧嘿嘿一笑,道:“可是驯刀者与越剑人?”
“正是。”竹丑道,“现场刀者剑客云集,想来四刀四剑,便在其中。”
“哼,此一时彼一时,吾方岂会重蹈千年前的覆辙?”目光一转,遗世老拐杖一顿,“步将军也还未就寝?”
花影幢幢间,银灰色的人影缓步行近,颔首示意。
“龙主呢?”
“已经安歇了。”步双极回答,看了一眼三人,问道:“出了什么事?”
“无事。”遗世老道,“黄山一会,正道屠龙计划呼之欲出,看来将会有一场恶战。”
竹丑稍一颌首,忧心忡忡地道:“据我看来,今世的四刀四剑,实力不弱,只怕……”稍稍一顿,他又展颜笑道:“不过,对于我提出以三剑换取神秘剑客一事,虽然现场波澜不惊,但据我观察,其实人心已开始浮动,贞谋先生果然妙计。”
“那真是太好了。”遗世老道,“对方越乱,于我方越是有利。不过世事难料,特别是非常时期,还是一切小心为要。”
“耶,遗世老,你何时变得和贞谋先生一样,这般小心翼翼、疑神疑鬼的了?”
遗世老“呵呵”地笑起来。
“放心吧。”步双极突然开口,那个素来以冷面冷心决杀狠断而著称的男子看着眼前的同伴,琥珀色的瞳孔里流露出浓浓的暖意:“我们不会输的。”他说。
“喔?”
“因为我们又在一起了。”
他微笑着说:“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谁说步双极不擅言辞?

******

星光渐疏,夜色沉沉,在这同样深而寒的夜,黄山之上亦有人驻足室外,眺望着远山如墨。
自己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他问自己:这么多年来,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在这个世上,存在于这个世上?
我只是一个工具。他常常这样回答好友,也常常这样回答自己:工具存在的意义就是被利用,没有利用价值的工具,没有存在的必要。
“你何苦这样贬低自己。”越剑人总是用哀怜的语调说这句话,而那种语调和眼神却恰恰是他最厌恶的东西。
我宁愿被利用也不愿被同情,这句话他只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不愿伤害越剑人,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他是唯一真正关心他、了解他的人,但他同时又无比地厌恨越剑人,因为他太了解他,甚至有时候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
被人看透的滋味其实和不被人了解一样难受。
“为什么一定要杀天策真龙?”
文武学堂前,乔夫这么问过他:“没了天策真龙,武林就会平静,江湖就会安宁吗?没了天策真龙,百姓就真正能过上好日子了吗?”
当然不是。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铲除天策真龙?”
他沉默了很久。为什么要杀天策真龙,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找出一大堆,但没有任何理由是无可辩驳的。对他来说,或许唯一的理由就是,如果不杀天策真龙,他就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我是为杀天策真龙而存在的,如果杀不杀天策真龙都没有关系,那我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那我为什么还要存在?
“你很迷惘。”乔夫看着他,他的眼神从容淡定,充满了时间洗礼后的安详智慧,“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说服我的学生,让他们认同我离开这里去杀人比教书更重要,我就跟你走,不管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我做不到。“他不假思索,断然回答。
“你可以再考虑看看。”
他沉默半晌,仍然缓缓摇头:“我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连我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
乔夫笑了。
他缓缓踱了两步,捋须沉吟:“天策真龙……”他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他,对他说:“我答应你。”
他一时愕然:“为什么?”
“不为什么。”乔夫微笑着,想了一想,补充般地加了一句,“或许是因为你做不到我提出的条件。”
他怔了半晌,低沉着声音问:“你可知道,一旦离开这儿,或许你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一旦答应再入江湖,就是步上死亡之路!
“哎,驯刀者,驯刀者……”乔夫含笑叹息,“你到底,是要我答应还是拒绝啊?”
他茫然若失。
我到底是想要对方答应还是拒绝?就好比先前,面对天策真龙提出的以三剑换神秘剑客的条件,他是希望照世明灯答应还是拒绝?
其实说到底,是他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工具,却又总是想做一个人。
“驯刀者。”
不用回头也能知晓来人的身份,他抿紧了嘴唇,半晌道:“何事?”
“夜深露重,回去休息吧。”
他突然觉得一阵恼怒,而这恼怒却是毫无道理,因为明了到这一点,他猛地扭过头去,嘎声道:“不劳费心!”
“不要任性!”
斩钉截铁般决断凛然的口气,令得驯刀者一阵愕然,而说出这句话的白发刀客似乎这才意识到什么,刚毅的脸上浮现出微妙的尴尬:“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他极快地说,“就算没有三剑,我们一定还有其它办法!”
“乱世狂刀你……”
“我是说真的!”乱世狂刀飞快地抢过他的话头,说完这句话又闭上嘴,过得半晌,又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会不顾他人死活的人。”
“哼!”他又扭过头去,胸口一阵发热,“你又知道什么!”
“我当然知道。”乱世狂刀不容置喙地点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输给天策真龙!”
头脑简单就是头脑简单,什么样的大话也敢说!照着他以往的个性肯定会这么讽刺回去,但那一晚他却不想这么说,不知道是因为不想打击对方的信心还是懒得和头脑简单的人争论,反正到最后他只是又哼了一声,回了一句:“我们?”
“当然是我们。”乱世狂刀咧着嘴笑了一下,指指他身后,驯刀者愣了一愣,回头一看,地上横七竖八地趴着好些道人影。
照世明灯你的灯怎么一点不亮是不是考虑多加根蜡烛?这是荫尸人的声音。
朦胧一点才有美感。业途灵居然还颇有情趣。
是照世明灯小气吧。
你以为是剑君你啊?傲神州连损人的时候也一样酷得没边。
罗嗦!驯刀者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回去睡觉?剑君不耐烦地喊了一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朦胧的灯光旁,越剑人的目光自深笠下望着他,闭着眼睛也想象得出那唇角上扬的弧度。
“我们不会输的。”狂刀意气风发地甩甩头发,“大家都在这里,我们怎么会输呢?”
唉,唉唉,这些家伙。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