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7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七章 屈世之途

屈世途最近觉得很苦恼。
这种苦恼的滋味他并不陌生,事实上,自从认识素还真之后,这种滋味对他来说简直就成了家常便饭,想扔也扔不掉。
唉唉,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屈世途在这么抱怨的时候,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对于素还真,他的感情一向复杂。
天策真龙是他前所未见的强者。这一点,他相信素还真也有同感,单以个体而论,他与欧阳上智应该算得上是素还真前半生来所遇到过的最可怕的两个对手。
--即使二人可怕的地方并不一样。
智慧与武力,长久以来一直处在相互的对耗中。在很多时候,双方谁都无法彻底地压倒对方占到优势,但不可否认的是,只要你在其中一方面能够取得绝对的优势,基本上就取得了在敌对中最后的胜利。
天策真龙便是如此。绝对的武力优势,让智冠群伦的素还真也无法占到半丝便宜。
“所以就要我这把老骨头去做卧底这么危险的工作?素还真,你好狠的心肠啊,你就不想想我死了这么多次都是为了谁,苍天不仁啊啊啊~~”
“好友,别在这装可怜了。”冷眼看着他捶胸顿足哭天抢地,清香白莲自顾自地啜着杯中的茶,无动于衷地揭穿,“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唯恐天下不乱不就是你的个性吗?”
“胡说,这明明是你自己……”
“更何况,我这是给你机会啊,好友。”打断他的反驳,白发修道人大有深意地冲着他一笑,那笑容令他心头一凛。
“机会?”
“能够名正言顺,打败我素还真的机会啊,一线生好友。”
素还真说这句话时的神情,他至今难忘,玩笑、认真、期待,他相信在那时于二人心中都有。
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比失败更可怕。
但是现在,他却不免有些后悔,后悔答应素还真来做这样一个角色,来涉入这样一个团体。
这个世界上很少会有十恶不赦天良丧尽的人,站在敌对的立场,看到对方的缺失,但换个位置站到对方的立场,却往往会发现很多未曾发现的东西。所以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立场不可失。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无法保持自己。
卧底,反间,从来就不是适合自己干的行当啊。
屈世途忍不住苦笑,适合不适合,永远说之无益,命运与形势总是推着你逼着你往注定的道上走,无关乎你愿不愿意。只是自己这一次渗入的这个集体,却与以往他所认识的任何一个团体都似乎有所不同,相应的,也比以往他所接触到的任何一个团体都更让他感觉棘手。
虽然从表面上看,一切的发展尽在他預料之中。
断魂峡一役,四刀四剑功亏一篑,中原正道力量的加入,大大增强了天策真龙的实力,同时也更加稳固了他在天策真龙心目中的地位,但相对的,他与天策集团其它幕僚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为微妙起来。
在魔剑道的阴影一天天不断逼近的当口,他可以清楚地嗅到在自己身遭弥漫着的诡异气氛,特别是在今天,这种带着疑虑、钦佩、认同、敌意的感觉,随着竹丑的死讯传来表现得愈发明显。
虽然稍微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对于竹丑的死,天策集团的每一个人,包括天策真龙,都并没有表现出过于强烈的情感。那般冷静到近乎冷漠的反应让屈世途忍不住生起感叹:就算生前如何的智勇双全、忠肝义胆,一旦死去,留给世人的可能什么都不是。江湖后浪推前浪,三秋一过谁又能说自己不会被这个武林忘记?
不知竹丑在生前是否想过自己死后的黯淡,若是他知道自己的死如此死水不惊,他是否会后悔这一生的付出、一生的等待?只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问这种话的人,大概就是自己了吧。
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生死轮回的自己,比任何人都更知道江湖的残酷更迭,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武林的世态炎凉,当一线生一次又一次传出死讯的时候,到底又有哪一方是真的在为他的死叹惜扼腕?
历史的长河里,总有一些人要站在峰头浪尖接受世人的瞩目的,而总也有另一些人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不为人知。英雄的背后总有无数牺牲,就好比名将的脚下无一例外地踩着累累白骨。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天策集团的幕僚里大约唯一可称为名将的男人正远远地向他走来,下一个思考还未开始的时候,二人擦身而过。
“屈军师。”男人开口唤住他,屈世途迟疑着,停下了脚步。
“有事吗,步将军?”他转过身看着他,注意到那银灰色的发丝上还沾着几点鲜血,显然在刚刚才结束的战斗之后,对方并没有花时间整顿自己,而肃杀的气息一旦消失,残留下来的也不过只是寂寞空虚。
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那双被敌人形容为夜枭般冷酷无情的眼眸在更多的时候,其实并不若传说中冷漠:“魔剑道之事,劳你多多费心。”
屈世途有瞬间的错愕。
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反应,男人举步继续向前走,很快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在这一夜间最深的黑暗里,就连适才的那声拜托都似乎只是空气。
忍不住抬头望天,西边的天幕上,一弯新月薄如蝉翼,而在东边,沉甸甸的启明星已经升起。
天就要亮了。

天就要亮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已经再也看不到今天的太阳?

“俗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武林战乱已久,也是到了一统的时候了。”
“只是统在何人之手,便要看天意了。”
“喔,好友,你所谓的天意,是指天策真龙,还是诛天呢?”
淡淡睨了一眼身旁捻须含笑的男子,碧眸中光芒冷漠淡定:“吾相信魔剑道的实力。”
“只是相信,而不是希望吗?”
“江湖中靠的是实力,凭的是本事,渺无虚幻的希望要之何益?更何况,”稍稍一顿,“诛天能否得到这个天下,与风之痕没有任何关系。”
“好友,你这话好冷血耶,诛天听到会不会哭啊?”玩笑一句,男人脸上笑意不减,话锋却是一转,“如你所说,不论这个天下变成如何,皆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风之痕毕生思考的,只有剑之一途。”
对于对方冷淡的回答并不意外,但忆秋年的眸中却闪过一丝近乎惆怅的神情:“好友,有时候我还真是羡慕你这种单纯的个性啊……”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自然界不二的法则,一切顺其自然吧,强要以人力扭转天命,非智者所为。”
“耶,你这个天又是指谁啊?”
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风之痕的语气里带上一丝不耐:“风之痕没有玩文字游戏的兴趣!”
“但好友你不觉得这其中大有深意吗?”毫不介意对方冷若冰霜的态度,忆秋年笑得云淡风清,“对天下苍生来说,到底哪个天,才是他们所期望的青天朗日呢?”
“我只知道一件事。”
“喔?”
“不管他们期望的是哪个天,他们都无法决定天命!”
“哦?前人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所向才是共主之道,好友你这种说法,似乎有违治世之道啊。”
“民心所向若就是共主,那为何天下纷扰,无法拥有长久和平?”不待忆秋年回答,风之痕冷笑一声,淡淡地又道:“人心变幻难料,民意最是虚伪。天之道损有余而奉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世人贪婪、人情冷暖可见一般,这种民意要来何用?今日你认为诛天暴戾无道,但天策真龙在史上难道便是明君英主吗?焉知诛天不会成为一代名主、名垂青史?世间成王败寇,众说纷芸,谁敢说自己这一生未曾被人诟病?人有人的道德意志,魔亦有魔的处事原则,风之痕只认同实力。”
“实力用在不正当的地方便是罪恶。虽然如你所言,世人庸碌,但魔也好,人也好,共处在这个世间,总还是希望和平胜过战乱。”
“不战而屈人之兵,自是最好,但能不动声色而屈世之人,世间又有几个?”
忆秋年停下了脚步。
引灵山已在脚下,巨大的岩石横七竖八地陈列在封闭的陵墓之前,山风呼啸,静寂无声,只有地面残留的已变成黑色的血渍,昭示着曾经的腥风血雨。
“引灵山,百世经伦一页书陷身之处。”
“亦是清香白莲倒下之地。”
“武林两大巨擎同劫一处,怎不叫人喟叹啊。”
碧眸自紧闭的石门上冷冷一扫,微露嘲讽:“群雄逐鹿,成王败寇,纵然擎天之手,亦如地上野尸。”
“唉呀,武林兴替令人倍极伤怀,实是远不如挑灯看剑来得快意肝肠啊。”
“剑中所得,物外之趣,确实如人饮水。”
隐约感觉得出对方渐生不耐,忆秋年干咳两声,笑道:“那我们二度比试,就此开端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