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8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八章 王者之路

去白日兮昭昭,袭长夜之悠悠。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风兮暂起。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
荒野之外,墓冢新添,优雅的身影立身月下,形影相吊,茕茕孑立。
孤灯寂火,自黑暗的远方缓缓行近。

“是你。”
微微颔首,朦胧灯光掩映着两张超凡脱俗的秀美面容,令得这凄风笼罩的荒野山林似也一下子平添了几分亮色。
故人相见,却是短暂的沉默,双方都明了各自目前所处的立场,虽对此行早有准备,照世明灯仍然过得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如此忧怀丧志,岂非让敌人有机可趁?可知此刻拒绝招降,只会让你成为天策真龙极力追杀的目标?”
莫召奴冷冷地笑了。
“吾说过,想杀吾就来吧。”
他素来温柔优雅,鲜少露出这般冷诮之色,看在照世明灯眼里,不由得一声轻叹:“重重打击之下,连你莫召奴也失掉素日的冷静了吗?”
“不。”蓝衣公子回答,“恰恰相反,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
“那你为何……”
“照世明灯。”目光笔直地投向白发道者,月色迷离,灯光幽暗,他的眼睛却依然清亮如泉、明亮如星,“你在远浮天所说的话,莫召奴记忆犹新,大局为重的道理,莫召奴也并非不明白,众人的好意,莫召奴更是非常清楚。但是……”稍稍的停顿之后,他落寞地笑了。
“但是,莫召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灯光照着他身后黝黑的墓碑,同样照着他苍白的面孔,伤心、悲愤、痛苦、绝望,种种感情交织激战后沉淀下来的,只有深深的疲惫。
手指轻轻地抚上墓碑,莫召奴轻轻地道:“站在我的立场,我没有办法,允许自己、勉强自己,去投靠泪痕的仇人……这是莫召奴,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
每个人皆有无法逾越的底限,对莫召奴来说,泪痕就是那个底限。所以,即使理智再怎么清楚大局的走向,情感却无法允许自己做出那样的决定。
我…没有办法投靠杀害泪痕的仇人,这就是莫召奴做出选择的最大原因。
“更何况……”稍稍一顿,月色灯光下,他的眼里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慢慢地道,“如果众人都投向天策真龙一方……那素还真不就太可怜了吗?”
照世明灯怔住了。
“呵……”莫召奴放下了手,转身看向那双不论何时皆保持着从容镇定的温柔眼眸,“你今日前来,不就是想提醒吾素还真未死吗?”
“这……”
唇边挑起一抹近乎嘲弄的笑意,蓝衣公子自言自语般地道:“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哪有可能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纵使局势再险恶,也能周旋其中全身而退,不过这一次,相信他也确实是千钧一发、死里逃生吧。就冲着这一点,莫召奴又怎么能不表达一下自身的敬意呢?”说到这里,他淡淡地笑了,“就算是聪明人,偶尔也会傻一次吧。”
在很多人眼中看来,这样的意气用事或许很傻吧。但事实上,在历史的长河里闪闪发光为世间留下希望的,却往往就是这样的傻瓜。
看着莫召奴从容淡定的微笑,照世明灯明白自己已经无话可说,颔首为礼之后,转身离开。
在他身后,莫召奴的声音随风传来:“照世明灯。”
“嗯?”
“天策真龙,当真是值得辅佐的一代名君吗?”

“残忍暴虐,刚愎自用,这样的人一旦一统天下,真有可能成为治世明主吗?”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慈梵寺的废墟之上、寺破人散的慈梵寺主持燃灯大师之口,而被问及的对象则在微微苦笑之后,这样回答:“善恶与否,岂是一面之缘即可认定,而大善大恶之间,亦不过一线之隔。龙主焚寺之举虽为恶,但焚寺之因却是为求大师出手相救天下苍生,应是为善。佛家所谓的种善因得善果,是从因果两面论善。今日大师单以果而论定吾主非善,似乎有失偏颇啊。更何况,王者之路,又岂是单单一个善字便能走下去的。治世需仁心,乱世用重典,若真到逼于无奈之时……”

“若真到逼于无奈之时,为求取胜,那卑鄙下流的手段,也只好用上一用了。”
仍然记得风雪狂啸的那个冬夜,拥炉煮酒,微曛的酒意里,那个素来豪放不覊的男人一边大笑一边对自己这么说,而对于这样的言辞,他却只是微一皱眉,不置可否。
“好友,你这种表情是不相信吗?”
“相信什么?”
“相信有一天,为了成就一统天下的霸业,或许我会做出让你不齿的事来也说不定啊。”
碧眸微阖,抬手饮酒,冷淡的声音里更多的是无所谓:“是吗?”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男人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火光跳动,照着他嘴角那道狰狞的伤疤,“好友,那个时候的你……是否还能认同那样的我呢?”
过于久远的记忆并不是随时都能记起,但同样的,当它突然涌上心头的时候,却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清晰。那个时候的自己与对方,都还只是默默无闻的初生之犊,有缘相识,随缘相交,对方爽朗的笑声似还回荡在耳边,眨眼之间却已是悠悠千载,就连常常携手共游的伴侣,如今也已换成了他人。
“唉哟,想不到诛天这强这么猛,天策真龙真是败得凄惨落魄土土土啊。”
遥望着登天台之战,任由身边的忆秋年抚须调笑,风之痕自始至终默默无语。
“耶,好友,诛天大胜,看你的表情却似乎不太高兴啊。”
“战场使诈,风之痕不欣赏!”
“人家刚才说了,那是兵不厌诈。”
“那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忆秋年笑了:“好友,你是在不爽快什么啊?”
脚步稍稍一停:“因为我想看到的,是一场真正的比试。”
而不是像刚才看到的,那样的一场,闹剧!
忆秋年看着与自己并肩而行的男子,招牌的笑容掩去了内心的感叹,对眼前这个秉持着武人本性的男人来说,要他明白今日之战并不是一场武者间的对决而是争夺天下的战争,或许很困难吧。同样的,对于仍然未能认清自身地位还幻想着以江湖规矩一决胜负的天策真龙来说,大概也会对这样的发展与结果无法忍受吧。
自己并不是败在个人能力,而是败在智谋计策之下,天策真龙会觉得不甘心是很正常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天策真龙却实在没有指责诛天卑鄙奸诈的资格。忽略了自己王者的身份,而把这场战役作为单纯意气之争的后果便是如此,惨败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不过……
想到诛天为求胜利不惜借用十七万魔魘大军的魄力与战场之上背后偷袭的决心,忆秋年忍不住感慨:撇开立场而言,诛天实在是比天策真龙更有身为王者的自觉啊!
“怎么说呢……要成为一名王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很多时候不得不抛弃很多东西。身为王者,首要考虑的是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有时候为求胜利,为了部下最小的伤亡,不得不压抑自身的意愿而做出大局为重的选择。我想站在诛天个人的立场,他未必不想与天策真龙一对一来一场公平的决斗吧。但是他既然身为魔剑道之主,很多事就不能只照他的个人意愿来处理,不管旁人怎么看,但事实就是,这场战役他赢了,而且赢得非常风光。依靠不死之身的魔魘大军,成功击溃天策军主力,并且保全了魔剑道真正的主力,可以说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是真正的达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是完全正确的用兵手法啊。”
忆秋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个时候,风之痕停下了脚步。
被那双澄澈明亮的碧眸一望,忆秋年立刻在心里打了突,笑容再现之时,添上了几分尴尬:“唉呀好友,你这样看着我,我的心跳得很快……”
“忆秋年。”
向来冰冷的声调难得的显露出几分温和,然后在下一刻,剑痞看到了他终生难忘的奇景。
仿若第一缕春风拂过湖面般,风之痕冰雕般的面容上,绽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谢谢。”
雪白孤傲的身影就那么飘然远去,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剑界高人就那么愣愣地站在那儿,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回神,摇首苦笑:“不过说实话,我到底是为什么要为诛天说好话啊……”

魔魘大军进入中原所带来的,并不仅仅是无边的杀戮与死亡。无形的魔魇所挟带的死气,使得边界所有的村民在被吸取精魂的同时,竟是个个变为魔魇!
站在高峰之下冷冷注视一切,身侧狂风怒吼,内心挣扎,不逊战场厮杀。
“那个时候的你……是否还能认同那样的我呢?”
诛天,诛天,你还真是给了我……好大一个难题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