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09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第九章 一线生机

“摆在人面前的路无非两条,一条生路,一条死路。”
“但你如何判定哪条是生路,哪条是死路?”
“光明为生,黑暗为死。”
“但若一早已踏入死路,又将如何寻找光明的生路?”
“无须寻找?”
“为什么?”
“因为光明就在心中。”
漫天飞溅的血光中,那个貌如孩童的高僧看着他,对他说:“只要你愿意在心里点一盏灯,光明就永远在你心里。”

他的法号名叫:燃灯。

“燃灯?哈!你想燃烧自己照亮他人吗?真是可笑!”
曾经有人这样嘲笑过他,那个人是他师弟,而今却只是黄土下的一具尸体。
他埋葬了尸体,却从未奢望埋葬过去。人生的组成部分从来便不易抛弃,也从来便无从抛弃。
所以渡生剑来了,童冷来了,结果渡生剑走了,童冷死了。抱着童冷的尸体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似乎全然忘却身后哭泣的那个人是他唯一的女儿。
“若我不了解你,定然认为你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老衲本就是个无情的人。”
“无情的人为什么要来管这闲事?”弹着掌中的捆魔索,镜片后闪过讥诮的光芒。
他回答:“无情的人也有职责在身。”
“呐呐。我以为你应怨恨。”麦十细在担子上坐下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最后说:“你老得很快。”
“快与慢,结果都是同样。老与不老,结果亦是同样。”
麦十细笑了一下:“你想说,你与我,结果亦是同样。”
燃灯没有回答。
麦十细的目光深沉下来:“束中蓠。”他说,“你曾经的这个名字。燃灯,你现在的名字。但是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或者说,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你到底应该是束中蓠还是燃灯,你到底是做束中蓠的时候快乐还是做燃灯的时候快活?过去与现在,你可曾后悔?”
燃灯反问:“那你呢?你是麦十细还是昙摩?你是做昙摩的时候快乐还是做麦十细的时候快活?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你又可曾后悔?”
麦十细大笑。
“被你摆了一道啊燃灯。”他又露出麦十细那快活的表情,“过去与现在,即使找不到任何相通之处,它仍是切实存在的,一如你,一如我。”他抬头望向天空,阳光下一只蝴蝶正翩翩飞过。
“一如这只蝴蝶。”
——与它曾有过的毛虫时代。
“天策真龙快来了吧。”
“嗯。”
“之前你一直不肯为天策真龙效力,只不过是因为魔魇大军幕后黑雾重重,时机未到。而今是时候了。但那又如何呢?”轻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片,麦十细道,“以你一人之力是绝计无法对抗三阴的。还要继续这项摆明死路一条的工作吗?”
燃灯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垂下头,低沉却清晰地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麦十细仰头吐了口气,微笑:“人可真是……善变的动物啊。”他道,“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谁会相信你以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现在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赎罪?还是想做英雄?”他摇了摇头,“赎罪的法子很多啊燃灯,没人说一定要死才叫赎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佛门里没有劝人送死这条规矩。就算是……他,也没要你拿命去完成什么任务啊。燃灯燃灯,就算是燃烧自己也未必便能照亮他人,更遑论照亮这个黑暗的世间。”
“你错了。”燃灯摇头:“燃灯的意义并非如此。”
“哦?”
“燃烧自己并不是为了照亮他人,更不可能照亮世间。”
“那燃烧是为了什么?”
“为了在黑暗里留住,一线生机。”
多年以后,麦十细站在死气沉沉的魔佛金殿上,对面站着欲界最高的存在,波旬剑冷冷逼指。
那个时候他就想起燃灯的那个摇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但促使自己留下来断后的原因是什么?
并不是,为了赎罪。
“呐燃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麦十细喃喃地道,“如你所说,我也希望能为这个世界保住……一线生机啊……”

“让天策真龙取得第六星,你走了一步很险的棋。”
“险中求胜,这也是没法子中的法子。”
烟雾自红唇中徐徐吐出,面纱后的眸子略带笑意地看着忆秋年,风凌韵不急不徐地道:“我只是提醒你,天策真龙七星归位的后果,你应该没有忘记。”
“什么后果?”忆秋年装傻的无辜在下一个眨眼转换成讨好的笑容,“放心放心,我自有分寸。”
“这话你不该对我说,左转下山西行,相信自会有人愿意听你的保证。”
“唉呀风凌韵,同样是兄弟,厚此薄彼是十分不应当的啊。”摸着胡子大有深意地笑着,忆秋年在收到一个白眼之后咳嗽了两声,道:“我可是认真的。”
“我不认为不二刀会比潇潇安全。”
“耶,潇潇带着孩子,也安全不到哪去。”
风凌韵看着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慢慢地道:“小痞,若非你我的交情,我又很了解你,说不定我就会怀疑你选择保住潇潇是另有目的。”
“哦?”
“因为他有一个很适合做战力的结拜兄弟。”
“呃…我家洛兄也很有战力……”
“你舍得吗?”风凌韵打断他的话,不容他分辨又道,“佾云在剑术上颇有天赋,又与风之痕有缘,我不认为你没有考虑过他。”
忆秋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承认:“我确实认为他与傲笑红尘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叹了口气,“但你明知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我才说你走了一步很险的棋。”风凌韵道,“不二刀遭受重重打击,无论武功智慧乃至求生欲念都已跌至谷底,若遇有心人设计,只怕……”
“但不二刀自登天台一战后便销声匿迹形踪全无,天策真龙这边却已是火烧眉毛千钧一发了。”
“其实我不懂。若是天策真龙亡于诛天之手,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当初我们只是答应不亲自动手干涉天策真龙七星归位,却并未答应要保护天策真龙。”
“你想说待诛天除掉天策真龙之后我们再出手除掉诛天,如此一来便天下太平了?”
风凌韵嫣然一笑,烟袋优雅地在桌上微微一磕:“难道这不是最方便的万全之策?”
忆秋年苦下一张脸看着对面那个若无其事吐着烟圈的挚友:“风凌韵,你拿我当傻瓜吗?事情若能这般简单顺利,我还费那么大事去求他帮忙欠下大人情做什么。这不就是行不通嘛。且不说杀诛天会费多少事,单说若是让魔剑道入主中原,妖刀界定然横生事端,诛天毕竟是魔,对人如何西疆王朝就是例子,我可不想看着中原变成西疆那副模样。况且就算天策真龙有什么变数,有屈世途在,相信一切都会有转机。”
“这是你和他商量的结果?”
忆秋年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
风凌韵抬起头,刚才还是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一片阴霾,乌云翻滚闷雷阵阵,天地间突然一片昏暗。
“魔焰横行正道势微,这般时势正是英雄辈出之机,总会有人横空出世力挽狂澜,纵使天意难测往往不从人愿,但若不尽力争取又焉知天意所属。”
“所以?”
忆秋年仰头望着那满天乌云,缓缓地道:“所以,就算是再大的逆境,我们也要在黑暗中求取,一线生机!”

“龙主!”
沙漠之上,天策真龙危急之即,黑沉沉的天空突然光芒大作,一道紫芒破空而降!
狂魔枪在中途不由自主地一顿。
屈世途眼中看到的是那骤然豁亮的天空,那在紫芒中漫漫飘开的金色光点,黑暗瞬间亮如白昼,恍若幻境。
那一刻屈世途脑海中浮现的不是世所称颂的那位贤人,而是一盏总会在无边黑暗中点燃的明灯。
那个人喜欢念一首诗,诗的最后两句是:
残灯点亮华光现,一线生机救末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