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10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十、入世、出世

他近来常常做一个梦。
梦里他坐在高高的龙椅上,脚下是万里江山滔滔江河,他的子民安居乐业,他的部将分列两侧把酒言欢,然而当他笑着举起杯来的时候,那些个鲜活的人形却突然一个接一接地消失,四下里的喧哗变成死一般的寂静,他惊恐地站起身来,却赫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哪里是什么江山,那分明是层层叠叠堆积如山的尸骨!

“那些个尸骨的面孔孤都认得,遗世老、凤栖梧、竹丑、乔夫、诸葛晚照、女煞神、鹫默心、燃灯大师,还有……诛天。”
看着主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屈世途劝慰道:“龙主,这是因为你近来为诛天之事想得太多的缘故。”
天策真龙淡淡地笑:“是啊,就是因为孤想得太多,所以突然想通了很多事。”他道:“孤一直以来总幻想以一己之力建造一个和平自由的世界,没有战乱没有纷争,民众乐业世人安居,然而现实却总是全然相反的残酷。欲先建之必先毁之,所以才有上古时期的血洗武林。然而到了这一世,眼看着和平已经来临,可为什么却是如此短暂呢?”
“但龙主,这并不是你的错啊。”
天策真龙笑了一下:“何必安慰孤呢。孤已经说过,这些天想了很多,想通了很多事,包括诛天之死。”他顿了一顿,又道,“其实诛天之死并非偶然,假使没有此事,亦会有其它变故引发动乱,孤说得没错吧,屈世途?”
不禁一时语塞。
“其实打从一开始孤便错了。治世并非如孤所想的那般单纯,存旧立新更不是靠武力便可完成。强权虽是施政的保障,但也是祸世的根源,独一无二的强大在战时是民众的希望,但到了和平时期,它必然会成为民众的恐惧。所谓人鬼同忌,大概就是指孤这种人吧。”天策真龙自嘲似地笑了一下,“所以就算没有诛天之死,魔剑道妖刀界以及潜藏在暗处的各方势力必然也容不下天策真龙,容不下这个虚伪的和平!”
“龙主……”
天策真龙沉默了一下,突道:“所以孤突然明白了素还真了不起的地方。”
屈世途吃了一惊,天策真龙却不看他,眺望着空旷无云的天空,悠悠地道:“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使各方势力互相牵制互相制衡,绝不让一方有独大的机会,从而确保各派势力的均衡,使之在彼此的对峙中消耗力量,免去大规模的战祸之灾。乍看之下似是没有一天和平,但却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战乱的扩大,相比之下,孤这靠千百万人的牺牲换来的短短半载和平是何等的虚妄啊……”
“龙主。”屈世途深深地看着他,天策真龙并没有发现,这是第一次,儒生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激动,“有救世之心的人数以万计,有救世之行的人却不及百分之一,治世之途数不胜数,是非对错只有做过的人才有资格评述。屈世途觉得,至少在这点上,龙主并不逊于素还真!”
天策真龙笑了。
“这就是儒家所说的,入世吗?”
“是。先入世,方能治世。跌倒了还可以再爬起来,失败了还可以重新来过,过去消逝还有将来。世事如棋变幻莫测,便算是素还真也无法事事料中占尽先机,龙主有救世之心亦有救世之能,焉知不能再还天下一个太平?”
“呵……再还天下一个太平吗?”天策真龙无声地笑了笑,喃喃地道:“但太平真的就好吗?”
屈世途一时没听清,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百姓希望的是怎样的太平,民心所向的又是怎样的和平?屈世途,为何孤现在觉得这般迷惘这般失落呢?你看。”天策真龙指着面前那一座座墓碑,一一数过去,“孤连至亲手足都保不住,还谈什么保住天下?孤连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掌握,还说什么救世济民?孤的存在真的是民意所向吗?如果需要孤的脑袋去换取一个和平,屈世途啊,你说百姓会做何选择、民意会做何决定?”
屈世途默然。
自嘲似地一笑,天策真龙第一次在屈世途面前露出疲惫的神情,右手撑住额头,当世最强的王者轻轻叹息:“这是第一次呢屈世途,孤真的觉得……好累啊……”
所以,或许应该是……孤消失的时候了。

“你既已出世,为何要再度入世?”
寒月江上的风开始转凉了,枕着哗哗的水声,他闭上眼睛,没有立刻回答。
他想起多年前,那个时候他是个剑客,只身单剑闯荡江湖,快意恩仇潇洒人生,眼一闭便入梦乡睁开眼便是黎明,从不关心明天也从不思考未来,时光便如流水般匆匆逝去,转眼到了现在。而现在他只是个浪子,孤舟漂泊浪迹天涯寄情江河之间,剑与酒是他唯二的相伴。
就如剑伕所说,他已退出江湖,他已出世。
但是……
“这是我的命运。”最后他这么回答,“生于江湖死于江湖,这就是我的命。”
没有人能够逃离这个江湖,没有人能逃离命运,正如没有人能够真正,出世!

“所以你终究还是选择了入世。”
麦十细翘起一条腿坐在货担上,在他对面,沙舟一字师望着静静东流的寒月江水,稚嫩的面容一片漠然:“我已无法不入。”
“你明知这是对方设下的局还往里跳,沙舟啊沙舟,我该夸奖你有勇气还是嘲笑你愚蠢呢?”
沙舟一字师不动声色地反问:“那杂细郎,你送还普雨之时又说的什么?”
麦十细稍稍一愕,随即哈哈大笑:“果然是有其徒必有其师,出家人的嘴不该这么利呀沙舟。”
合掌于胸,沙舟一字师深深地低下头去:“燃灯与普雨都多承你照顾,一字师谢谢你。”
麦十细微微哂笑:“谢我有什么用?灯已熄雨已落,覆水难再收回头已无路,你此刻入世,又有什么用?”
“杂细郎……”沙舟一字师微微叹息,“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
“不。”麦十细回答,“你的苦衷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只是明白并不代表着赞同,就好比你接下来要做的事,即使明知大局为重,但你要我如何赞同怎样接受?沙舟啊沙舟,没有人有权利夺走一条生命,对佛祖来说,一条生命的价值与一万条是对等的。”
“没错,对佛祖而言,一条生命与一万条生命的价值是相等的。但是……”抬起头,沙舟一字师缓缓地道:“我已入世。”
“世间事从来最难尽如人意,利弊得失两相权衡即使再不忍再痛苦终究还是要有所选择,救世之心空谈何用?既已入世,种种艰难困阻早已决心面对,纵使是万人唾骂良心难安,死后坠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一字师也早有觉悟。”
麦十细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问:“如此说来,你决心已下?”
“决心已下。”沙舟一字师宝相庄严,一字一句地道,“誓除魔魘,以渡众生!”

数日之后,沙舟一字师面前出现了孤身负剑的男子,他的名字叫:渡生剑,剑渡生。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