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11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十一、渡生

剑是凶器,但义父却为他取名渡生。

“大师,何必对魔剑道之人如此客气!”
荒野之上,渡生剑望着白衣剑少远去的身影,忿忿之色溢于言表,沙舟一字师微微一笑,合掌宣了声佛号:“渡生剑,不可为世俗成见蒙蔽了你的心啊。”
“我只知他过去为虎作伥,残害正道忠良不计其数!”
“人谁无过?你的义父燃灯当年也是满手血腥杀孽深重,便算是你,难道剑下便无一条冤魂?这位施主的剑锋虽是无情,但背后却充满矛盾与无奈,而且由眉宇之间散发的正气,出家人可断定做此要求必有苦衷。”
“哼!为恶之人向都自称深有苦衷!”
沙舟一字师微笑:“渡生剑,是非善恶,岂能一语蔽之,正邪之道,亦不过一线之隔。佛家讲求因果报应,有果必有因,循前因方能了后果;佛门又讲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讲的是新,求的是生。鲁莽行事不明究里只知以暴制暴,如何求生,如何渡生?”
青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沙舟一字师慈祥地看着渡生剑,那双如孩童般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渡生剑,吾问你,剑乃凶器,为何你却名渡生?”
“这……”
“生是生,死是生,花开是生,花落亦是生,世间万物,无一不在求生,无时不在求生。燃灯教你剑法,却是望你求生。剑是死物,心却是活物,一口剑是杀生还是渡生,端看你的心是求死还是求生,是存着善念还是藏着杀机。”
看着一脸茫然的渡生剑,沙舟一字师合掌念了声佛号:“修性、修心,你的剑法才能更上一层,也唯有如此,才能成为真正的,渡生之剑!”

“生处乱世,不知花姬处世之道如何?”
“无欲、无求、亦无所为,只求独善其身。”
“若然苍生蒙难,战火遍及八荒,施主还能独善其身吗?”
她笑了:“大师,姬无花力属棉薄,黎民苍生国家大事,非花姬之所能也。”
高僧也笑了:“棉薄之力亦可撼天振地,世间事,存乎一心而已。”
她哑然失笑:“大师,你弘道传佛的功夫,真是令人钦佩啊……”
“哈哈!是吗?”
而今她终于明白,那日一字师拈花微笑,求的不是弘道传佛,而是她的领悟她的觉悟,领悟她的生,觉悟她的……死!

“可是香君啊……我真的不甘心……”
倚在擎荷杯上,花姬轻轻叹息,“不是怕死,只是……”
地面上的男人明白她的心意,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明白,于是他低声为她接下去:“只是你放心不下风之痕。”
“香君。”花姬悠悠地又叹了口气,“你说他……不知怎样了……”那双平日里清澈美丽的眼睛此时蒙上了一层名为忧郁的薄雾,“自从得到我将被杀的消息之后,他一直都没有来过……”
“他不会来的。”香七雪道,“一匹狼若是受了伤,它必定会躲在没人能找到的地方舐舔伤口,而一个男人若是受了伤,他也绝计不会在深爱他的女人面前出现。”
“哎香君!”花姬抚着额头苦笑,“你真是……”
香七雪只是微笑:“所以换作是我,我也不会来。”
“人的心思真是复杂。”花姬托着腮,微微摇首,“就连魔,也跟着复杂……”
“不,风之痕还是风之痕。”香七雪说着弯腰捧起一盆花,翠叶红花,在这深的夜色里暗送幽香。
“暗香浮动一花痕……”喃喃地念了一遍,香七雪看着花姬露出沉稳的微笑:“他虽然没有来,但白衣剑少来了。他来了,证明风之痕从来不曾忘记过你,你的安危你的生死,他从来都放在心上摆在心里。”
“唉……”
“诛天猝死忆秋年惨亡,风之痕自己也身陷阴谋家的算计之中,在这种时候,他仍然记挂着你担心着你。”香七雪稍稍一顿,又道:“沙舟一字师向我言道风之痕曾为你之事,找过他。”
花姬发出一声不知是惊是怨的轻叹。
“所以花姬,生命是属于你的,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强迫你舍弃自己的生命。诚然牺牲是种美德,然而当牺牲变成强迫的时候,美德就沦为了罪恶的工具。”香七雪上前了一步,脸上掠过一丝激动,但他旋即深深吸了口气,将情绪又控制了下去。
“花姬,我尊重你的选择,相信风之痕亦是同样,但不论你的选择如何,我只希望促使你选择的理由不是求死,而是求生!”
花姬轻轻摇头:“我的生是众人的死,而只有我的死才能换回众人的生……”
“你错了,花姬。”香七雪沉声道,“世事总有应变之策,凡事总有回旋之方。你无须太多顾虑,你只要想清楚目前对你来说最想做的是什么,最放不下的是什么,最舍不得的是什么,其它的……”香七雪的声音低沉下去,却反而增添了一种先前所没有的威严,“交给我和风之痕。”
交给我和风之痕。
花姬含着淡淡的忧愁笑了:“香君呀,你怎知风之痕……”
香七雪打断了她的话:“相信吧,花姬。”他安详地看着她,那张英俊儒雅的脸上是毫不怀疑的坚定,“你从来便相信他,不是吗?”
花姬嫣然而笑。
东风夜放花千树,没有月光的天坛在香七雪的眼中骤然一亮。
“谢谢你,香……”
余下的字化作了血雨。
香七雪的惊呼声中,花姬看到了空中飘洒的血沫,如残花的碎屑在风中飞舞。
意识在这剧痛袭来的这一瞬间反而格外的清醒,便如黑夜中一道流星闪过,花姬突然明白,原来从一开始,天早就为自己定下了,生死!

“生者求生,死者求死,而今日,掌控生死的人是我!”
阴云密布闷雷阵阵,一向与世无争的天坛今日再难宁静,百花凋敝万物残破,唯有擎荷杯上那道倩影对应着圣光笼罩全身的沙舟一字师,犹如黑暗中两盏孤寂的灯火。
黑袍杀手默默无语,紫衣剑客缓缓拔剑,如水的剑身映出他狼一般残冷的眼眸。
“沙舟一字师,花姬,结伴下黄泉去吧!”
“休想!”
看着突然现身的白衣剑少,凯不屑地冷笑:“就凭你?天真!”
“若再加上我呢?”
天坛的风瞬息凛冽,从天而降的男子,带来比剑光杀气更深的寒意。
凯的瞳孔蓦地收缩:“魔流剑.风之痕!”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