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1x12(En
主页>ATV2007>周二  所属连载:[11点深夜档][霹雳同人]回身作者:Dong

十二、命运

她有一个愿望。
一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愿望。

她只是一个花妖,爱上了一个魔。
而那个魔,却从来没有想过他是否,爱过她。
剑和速度,占去了他毕生追求,而当他发现感情可贵的时候,转过身去却已只剩墓碑荒塚。
孤独峰的主人一直以来和它的名字一样是孤独的,但孤独并不意味着寂寞,而今天,孤独峰一片寂寞。
诛天、忆秋年、花姬,情若手足的朋友,想要陪伴终身的知音,以及……分不清是不是爱的感情。
诛天留给他的是责任,忆秋年留给他的是伤痛,而花姬留下的,是一滴泪。
步出天坛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眼泪早在忆秋年死时便已哭干,所以天,代他流泪。
“她有一个愿望。”
他离开,香七雪进入,擦身而过的那刻,他听到对方说:“伴着那阵风,做一朵随风飘荡的花。”
永远也不可能再实现的愿望。
而他呢?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愿望,什么希望?
木然看了一眼鲜血淋漓的双手,血流了那么多,却早已痛得麻木,一如他此刻的心。
黑衣有他自己的路,白衣亦有他自己的人生,策谋略已诛,忆秋年之仇已报,妖后虽还活着,但以她的野心日后自有对头,那么看似了结一切之后的他,难道就只能孤零零地站在这孤独峰顶静待死亡来临的那天?
“前辈,绝境之后定有大道,险峰背后正是宽谷,即使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我们也不能放弃希望啊。”
冷冷睨了一眼那个正为自己裹伤的金发青年,风之痕的口气比眼神还要冷:“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对我说教?”
金发青年露出一个温柔无辜的微笑:“因为前辈看上去似已丧志。”
“你以为我是你吗?”
拿着绷带的手一颤。
“前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双眸微合睫毛忽闪,柔长的金发垂落,挡住那张泫然欲泣的脸。
风之痕有些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打从捡到他的那天起便是如此,稍微一句重话便能让他黯然神伤委屈个老大半天,奇怪,为什么自己能对这种可怕的个性忍耐至今?
“吾说错了的话,吾道歉……”
“呼呼,这里谁叫风之痕?”
突如其来的访客打断了诡异的气氛,看着素不相识的来人,风之痕皱起了眉头:“吾便是。”
“有一个年轻人托我把这包东西交给你。”
递过来的布包血渍斑斑,包里是一株奇异的药草,歪歪斜斜写着两个血字:“解药。”
“白衣!”
猛然站起,脑中却忽的一阵眩晕,有力的手臂扶住他失去平衡的身体,激动刹那间平息。
碧眸再度睁开的时候,金发青年正冲着他露出冬阳般温暖春风般温柔的笑脸:“我说得没错吧前辈,希望,说不定就在眼前啊!”

但抱持着希望,便能对抗命运吗?

“大师。”
“施主,你心中的疑惑,是为生,还是为死?”
“为命运。”
晴空如洗,天边云卷云舒,山风吹得林涛哗哗作响。
天策真龙便看着那翻卷的白云,深深地叹了口气。
“大师,如果说人生早由天注定,那人生一世为了什么?如果说天意执意弄人,那人辛苦挣扎努力奋斗又有什么意义?如果说希望从来便不能拯救人生,那希望于人又算什么?做与不做,又有何区别?”
沙舟一字师稍稍沉吟了一下。
“施主,出家人问你一句话。”
“大师请说。”
“若现在妖刀界与策谋略再度谋害中原,你欲如何?”
“自当全力对抗。”
“却是为何?”
“这……”
“为名?为利?还是为了……龙图霸业?”
“都不是!”不假思索地否定,天策真龙皱了下眉头,脸上掠过一丝犹豫,“我只是……只是……”踌躇半晌,他长叹一声,方道,“我原以为退位归隐便能参悟一切,但每每午夜梦回,脑海中却总是过去同志身陷火海的画面,妖刀界入主中原,表面上我并不在乎,但事实上……我明白,我对不起战死的众位兄弟!”
“阿弥陀佛。”沙舟一字师道,“所以再次复出不为名不为利,为的只是你心中无法淡忘的那份感情。”
“没错。”
“既如此,施主你的疑问便有答案了。”
微笑着看着天策真龙,沙舟一字师缓缓地道,“就算人生天定,就算天意弄人,就算希望最后换来的只有绝望,但人生一世最可贵的便是这份无法淡忘的感情。从呱呱坠地到撒手西归,人生长长短短百数十年,有高峰有低谷,有得意亦有失落,每个人都孤独地上路,孤独地终结,但路途中却永远不会寂寞。”
“……”
“在路途中你会遇到很多人,有朋友,有兄弟,有爱人,还有仇人,而你的人生便因这些形形色色的人而变得精彩变得与众不同。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不管碌碌一生还是名垂青史,每个人的人生之所以独一无二,便是因为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属于他与他生命中的人共有的一份感情,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了解,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
所以人生,才有其特殊的价值!
“天策真龙。”沙舟一字师含笑看着他,问:“人生一世所为何来,现在,你明白了吗?”
杀气骤袭,佛杖破空杀到,天策真龙横臂一挡,气流撞击发出轰然巨响。
风沙过后尘埃落定,挺身站立的天策真龙脸上再无沮丧愁闷,取而代之的是大彻大悟后的清朗坚定。
“我懂了,大师。”他道,“如果说人生一世就是为了走那一段路遇到那一群人,那么就算终点早已划定结果早有安排,但那条路要如何走那些人要如何面对,我的愿望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

即使人,永远也无法对抗,命运!

然后,一箭破空,七星归位,千年梦醒。

尾声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十一月的山风刮得人脸上生痛,他推着轮椅慢慢走着,然后看到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盘膝坐在破碎的陵墓石门前凝视着地面,似乎已经看了很久很久。
地上有零乱的碎石,还有早已变成黑色的血迹。
即使听到轮椅轧过地面的扎扎声,男人仍然没有回头。
两个人就那么一前一后,在那渐趋猛烈的山风中,默默无语。
最后还是对方先开口:“引灵山,千年前,天策真龙的终点。”
他接口:“亦是千年后天策真龙复出的起点。”
“清香白莲曾在此蒙难。”
“亢龙有悔,命中注定的难关。”
“但他最后还是闯过了。”
“闯不过,也得闯。”
“因为他是素还真?”
“因为他是素还真。”
那个男人长长地吁了口气,然后,他露出了微笑。
“我生平第一次突然觉得很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我不是素还真。”
他也笑了:“素还真也觉得很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他不是天策真龙。”
男人大笑,忽又停下,他问:“那你现在是否羡慕?”
“羡慕什么?”
“羡慕天策真龙也会有应天消失的一天。”
“清香白莲也会凋谢的。”他悠悠地道,“就连生生不灭永保光华的彼岸之花都有凋零的一天,何况白莲。”
“所以?”
“所以在那之前的每一天,都要活得充实而自在。”他微笑着加了一句,“这样才不会在那一天到来前哀叹,命运啊,你于我何其不公!”
男人再次大笑。
笑声停歇之后,他终于站起身来,拍拍衣上的尘土。
他看了一眼渐渐阴暗下来的天空,说:“我该走了。”
他点头。
“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应该。”
所以,用不着说,再见。

他静静地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静静地想: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解脱了,而自己,自己却仍要继续在这险恶江湖中行走,在这滚滚红尘中沉浮。因为他是素还真,独一无二的清香白莲素还真。
无需哀怨亦无需怜悯,因为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
一个人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道路,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天空开始飘雨。
一只手伸过来,一把纸伞,为他挡去冷雨如丝。
他回过头,与他几乎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少年就站在身后,对着他露出温暖的微笑。
“江湖风雨多,爹亲多保重。”他说。
他笑了。

山头风月时时过,天下英雄何其多。有人问我事如何?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全文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