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
主页>ATV2007>周五  所属连载:[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作者:和理

[荷鲁斯大反乱]第一季•第八集(一)

第一季•第八集(一)
  议会
  一个被回答得恰到好处得问题
  一个房间中的两个神明
  
  
  图咖登正在战略大厅外的厅堂中等候着他。
  “你终于来了。”他笑了笑
  “我这不是来了么。”罗肯说。
  “等一下将会有那么一个议题,”图咖登压低了声音对他说:“看起来可能象是一件不那么重要的事,也不会直接关系到你,但是你要注意,做好把它揽过来的准备。”
  “我?”
  “不,我刚才在跟自己说话……当然是在说你,咖维奥!打起精神来,就当是你的入行考验了。”
  罗肯并不喜欢图咖登话语中内容暗示着的东西,但是他对这次关照还是很感激的。他跟着图咖登一直随着厅堂走着,那是一个感觉上又高又窄的地带,走廊两边是两排嵌进围墙中巨大的木质圆柱,它们好像是一棵棵巨树一样,高高地挺立着,支撑着两百米之上那透明的玻璃天棚,从那里可以看到外面闪烁的群星。在一根根巨木圆柱之间是黑木材质的墙面,那上面密密麻麻地覆盖着无以计数的名字和数字,这些优雅的金色字迹全部都是手写而成,它们是牺牲者的名单——自从大圣战开始的那一日起,每一名在旗舰参与过的战役中倒下的军团战士、帝国军士兵、舰队海兵,甚至是民兵成员,这些英灵的名字都会被写在这面长墙上,在他们的名字之前,则是死者们为之付出生命的那一次伟大的征服,那一次战争的经过,以及每一次战斗的记叙。因此,这条长廊也得到了一个称号:荣耀与挽歌之街。
  
  长廊两侧的墙壁已经有三分之二写满了金色的名字,随着两名连队长的大步前行,那尚还裸露着的墙面就到了跟前。一组兜帽遮住了面貌的葬仪员们正在一段半满的墙面上劳作,他们小心翼翼地用金色的毛笔涂写着新的名字。
  那是最近的一次战斗,占领高城的战斗中的死者。
  葬仪员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对着经过的两名连队长低头礼敬。图咖登完全没有对他们看上一眼,但是罗肯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去,看到了那墙上一些笔迹还没有干的名字,其中有些是属于洛卡斯塔小队中他再也无法见到的朋友。
  他可以清楚地闻到葬仪员们用来书写的金漆那强烈的刺激性气味。
  “快跟上。”图咖登催道。
  
  以深红和金黄装饰的高高的大门,在长廊的尽头矗立着,在两扇门之前,是正在等着的阿克西曼德和阿巴登。他们一样穿着全副盔甲,露着头,左手拿着头盔。阿巴登巨大的肩甲上还织挂着一条黑色的狼皮。
  “咖维奥。”他笑着招呼说。
  “让他等你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阿克西曼德抱怨道,而罗肯不能肯定他指的是阿巴登还是指挥官。“你们两个,象对夫妻鱼一样,都叽咕了些什么啊?”
  “我只是问他有没有把维普斯接管的事安排好。”图咖登说。
  阿克西曼德无奈地半耷拉着眼皮,看向罗肯。
  “而我,只是象他保证,那事确实已经处理完了。”罗肯附和着说,显然图咖登刚才那几句提示也只能悄悄和他说出来。
  “我们进去吧。”阿巴登说着,抬起双手,将深红与黄金色组成的大门推开了。
  一段仪仗走廊出现在他们面前,二十米长,乌木石上由银线精雕着各种形象。四十名帝国军的士兵站立在两侧,他们十瓦尔瓦拉斯手下的拜占庭亲卫军的成员,二十名为一侧,整齐地排列在墙边。这些士兵身穿着华丽的制服:霜色的长长的大衣,金色的饰带,镀铬的高帽,篮式帽舌,猩红的帽章,整齐的腰带。
  随着四人组迈步走进,亲卫军们按顺序将自己手中眩目的动力长矛高高挥起,举在面前。这动作就像是多米诺骨牌效果一样,形成了一道波浪,而波浪的尖头,正是四人组经过之处。
  直到最后一对士兵也以完美严整的节奏完成了致敬的动作,双眼前视,毫不动摇,四人组们终于走进了大厅。
  
  战略大厅是一个半圆形的大平台,就位置和形状来说,把旗舰的主舰桥比喻成剧院的舞台,那么它就是舞台外一层环形的观众席之一。在大厅之下,离它很远的地方,是主指挥层,那里有几百个穿着制服的士官和辅助机仆,象蚂蚁一样在忙碌着。在它的两边,是无数的次级工作平台,用金色和黑色的金属框架装饰,如同蜂窝一般,一个接着一个,升起来,直连接到战略大厅,然后越过去,直到天顶,每一个平台中,都是同样忙碌着的海军人员、操作员、思考官(用自己强化的大脑去干一些CPU的工作)和星语者(超光速电报员)们。而舰桥本身的前端,有一个被框架支撑着的巨大窗口,从那里可以直视舰船面前的星辰和漆黑的空间。天棚顶上悬挂着月狼和帝国之拳两个军团的旗帜,而在舰桥的两侧,则各有一幅巨大的代表着大司战的巨眼之旗,那上面用金色的字体写着:我是皇帝陛下的警卫,我是地球之眼。
  罗肯还记得,那个威严的标志在乌兰诺战役之后被授予月狼时的情景,他满怀自豪地记得。
  在他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之中,罗肯只有两次来到复仇之魂舰桥上的经历:第一次是正式接受成为上校军衔的时候;第二次则是他成为第十连队连队长的时候。而现在,就像是前两次一样,罗肯又一次被这些巨大的空间折服,感慨着。
  战略大厅本身是一个金属平台,在中心支撑着一个半圆形的、看上去好像制作到一半的光滑的讲台,一米高,十个平方大小。指挥官一向都避免使用任何类似王座的东西。讲台被大厅斜坡上的一层层席位所投下的阴影笼罩着,罗肯顺着坡面向上望去,他看到了站在一起的高级布道士们,参谋军官们,舰队的舰船船长们,还有其他的一些身份显赫的人群都在场。他试图认出席德曼的所在,但是却没有找到他的面孔。
  有几个身影安静地站在平台的最前端。高级指挥官亥克托尔•瓦尔瓦拉斯,舰队随行帝国军总司令,一位个子高大的贵族,身着红色的长袍,正与两名制服整齐的助手对着一个数据屏讨论着什么。博阿斯•康莫努斯,海军上将、舰队总司令,正在等待着,钢铁的手指在方形的基座边缘不断敲打着。他身材宽大,那古老的身体如今被安置在一套钢铁与银质构成的外骨骼结构之中,隐藏在深蓝色的长袍里。精致的视觉透镜如今代替了他早已坏死的双眼。
  银美星,远征舰队星语者的女总领,正站在她上司的左边。她穿着白色的长袍,神情憔悴,双目无光(所有的星语者都是盲人,用另一种感官代替视觉),如同一个魂灵一样。在她的周围,按顺序,分别是:导航贵族高级长老——导航员科罗古斯、通讯长、测绘长、战术长、纹章司,还有一些行政管理的代表。
  罗肯注意到,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一件私人物品放在平台上,自己的面前:一只手套、一顶帽子、一条手杖。
  
  “我们呆在阴影里。”图咖登对罗肯说着,将他领到讲台后楼厅投下的影子里:“这里是四人组的位置,我们并非正式与会者、却依然列席。”
  罗肯点了点头,和图咖登还有阿克西曼德一起留在了这道象征性的阴影4之中,而阿巴登则走进了光亮,走到了那平台上,在瓦尔瓦拉斯和康莫努斯之间,前者向他高兴地点了点头,后者则没什么反应。阿巴登将自己的头盔放在了石基上。
  “一件摆放出来的物品表示它的主人有话要说,”图咖登告诉罗肯:“艾扎科现在以第一连队长的身份出席并发言,暂时来说,他是第一连队长,并不是四人组的一员。”
  “天,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习惯这些。”罗肯说。
  “嘿,你永远也熟悉不来的。”图咖登说,然后,又笑了一下:“当然能,你一定会习惯这一切的。”
  
  罗肯注意到了一个身影,一个离主要人群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人。那个男人——如果真的是男人——徘徊在战略大厅的栏杆边缘,目光跨越了长长的距离和深谷,凝视着舰桥上的一切。他是一台机器,他看起来更象是一台机器而不是一个人。他的身上只有很少的地方还能够在机械骨骼和框架之中看到残存的一丝血肉,总体上来说,他是一台令人感叹的金与铁打造而成的机器。
  “那是谁?”罗肯悄悄问道。
  “瑞古鲁斯,”阿克西曼德简单地回答说:“机械会的人。”
  原来,一个机械会成员就是这个样子的,罗肯想。就是这样的人们,指挥着无敌的泰坦,将它们带入战场。
  
  
敬请期待哥特式科幻剧集《荷鲁斯大反乱》第八集之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