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
主页>ATV2007>周五  所属连载:[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作者:和理

[荷鲁斯大反乱]第一季•第八集(四)

第一季•第八集(四) 
四人组跟随着大司战穿过了玻璃门,来到了他的书房。那是一个宽大的空间,正建在旗舰的左舷边上,列席席位平台的下面。屋子的一扇墙完全是玻璃的,可以看到夜空和星辰。马罗古斯特和大司战两个人匆匆走进,而四人组们则再次站到了阴影当中,等待着需要自己的时刻。

三个身影通过金属的梯道走了下来,罗肯的身体随之僵硬了。头两个人是帝国之拳军团的阿斯塔特战士,身穿着他们的黄色装甲,活力充沛。第三个身影则比他们要高大得多。另一个神明。
罗嘎尔•顿,帝国之拳军团的族长,荷鲁斯的兄弟。
顿热情地和大司战相互问候,然后坐在了荷鲁斯和马罗古斯特之间,一张面向玻璃墙的黑皮沙发上。机仆们随之送上了饮品。

罗嘎尔•顿是一个从各方面来讲,都能够和荷鲁斯相提并论的存在。他和自己帝国之拳的随员们,已经跟随远征舰队一起航行有几个月了,不过,计划上,他们也差不多就要在这几天离开。他们也有其他的职责和远征事宜需要前往看顾。罗肯听说,顿族长是应荷鲁斯的要求而来,为了讨论大司战这一职务的具体职责和工作细节。自从被赋予了这个职位之后,荷鲁斯一直在征求着其他手足族长对这一工作的建议和看法,但是,大司战的名头也将他和他们之间突然拉开了一大段距离,将他放在了所有兄弟之上。而且,在他们之间,也是存在着一些郁郁的不满与异议——尤其是那些认为自己更合适这个位置的族长们。族长之间,更象是一群同胞兄弟,时常会互相竞争、互相比较的兄弟。

应该是在马罗古斯特那精明的辅佐下,荷鲁斯和他的兄弟们一个个地接触着,消除着忧虑,平息着疑惑,重申着协议,更为经常的是,保证着他们之间的正常合作。他不想让任何人感到自己被轻视了、被忽略了,他不想让任何人感到自己从此失去了发言权。有些人,例如桑吉列斯(血天使军团族长)、烙咖(承言者军团族长)和菲尔金姆(帝王之子军团族长,这三个人是与荷鲁斯私交最好的),他们从一开始就支持着荷鲁斯。其他人,比如安格隆(蚕食者军团族长,嗜杀好战)和佩图阿博(钢铁战士军团族长),则明显是对新的秩序格局不满,大司战运用了相当精湛的交际手段才将他们的怒火和嫉意安抚下去。有几个人,比如罗斯(太空野狼军团族长)和莱昂(黑暗天使军团族长,他和罗斯两个,罗斯彪悍可比张飞,莱昂骁勇可比赵云——不过他们两个有交恶),只是冷笑着、毫不惊讶这此变动。
其他的人,比如吉灵曼(极限军团族长,后世阿斯塔特的作战规范和军事编制的奠基人),可汗(白痕军团族长,机动战和奔袭的专家)和顿,简单地在前进的路途上接受了这个现实,认为皇帝的决定是最正确也是最合理的。荷鲁斯一向是最耀眼,也是最受喜爱的一个。他们没有怀疑荷鲁斯是否适合这个位置,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族长可以在功绩上与他相比,也没有任何一个族长能够拥有他和皇帝之间那种亲密的关系。荷鲁斯所寻求建议的,正是这些可靠而又坚定的兄弟们。顿和吉灵曼是最为突出的两个,他们代表着帝国优秀的将领,全身心地投入到远征事业当中,并且有着无以伦比的军事天赋。荷鲁斯渴求他们的认同,就好像一个年轻人渴望得到更成熟的兄长的认可一样。
罗嘎尔•顿恐怕是族长之中,军事理念最为优秀的一个——有着罗伯特•吉灵曼一样的组织性纪律性,有着莱昂一样的勇力,之后仍然还有空余,容得下一些灵感、一些热情,让他能够得到象雷门•罗斯和可汗这样的人送来的贺胜桂冠。他的功绩只在荷鲁斯之下,但是,荷鲁斯绚烂华丽的地方,他坚定沉着;荷鲁斯会魅力四射的时候,他一般会保守谨慎,而这正是为什么荷鲁斯会是大司战的第一人选。由于他一直以来忍耐力,和顽石一样的个性,顿的军团开始以攻坚战略和防守艺术闻名。大司战曾经开玩笑说,他攻城夺地的本事独一无二,正如顿防守的能力。在一次宴会上,荷鲁斯说:“如果我攻击一片你来防守的工事,恐怕这一仗要没完没了地打到永远了,因为最优秀的攻击手遇到了最优秀的防御者。”帝国之拳是一支无法撼动的铁壁,而月狼则是不可阻挡的刀锋。(译注:真的到了那一刻,这个预言却没有实现。)
顿做客于六十三远征舰队的几个月里,一直沉默寡言,只看不说。他只曾经与大司战接连好几个小时地进行密谈,不过罗肯也有好几次亲眼见过他的身影,或者是在演习的观察台上,或者是研究战争准备工作的会议上,但是罗肯从来没有直接面对过他,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今天,这个房间里,是罗肯和他相处过的最小的空间。

他和大司战开始交谈了,两个神话一样的人物,同时存在于一个房间里。罗肯感到自己能够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一种荣耀。看着他们象普通人一样,毫无忌讳地交谈着。马罗古斯特在他们的身边,看起来只是一个微小的影子。
顿族长身穿磨光过的盔甲,装饰得有些象棺柩一样,与荷鲁斯闪耀的白色相比,他则是暗红和铜金色,收拢的金属鹰翼,装饰在他颈后,胸前和肩甲上。天鹰和桂冠的图案则占据了四肢上的铠甲。他宽广的肩膀后披挂着一条红底金织的天鹅绒披风。他消瘦的脸孔上没有一丝微笑,就算是大司战的笑话,也没能激起一点笑容,他有一头浓密的白发,白得如同死人得骨头。

两名陪同着族长下来的阿斯塔特战士走到了四人组的旁边,一同等候着。阿巴登、图咖登和阿克西曼德跟他们显然都很熟了,但是罗肯在这之前对这两个人却只有远远地见过面而已。阿巴登介绍了一下:一个名叫希格西曼德,是帝国之拳的第一连队长,用黑白两色的徽章显眼地标识着;艾佛瑞德,第三连连队长。阿斯塔特们互相手划天鹰表示了一下正式的问候。
“我赞同你在会上的看法。”希格西曼德几乎是立刻对罗肯说道。
“不胜荣幸。你们也在观众席上么?”
希格西曼德点点头:“清理掉敌人,把问题处理干净,然后继续征程。未来的任务还有很多,我们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还有那么多的世界需要我们去带回帝国的怀抱,”罗肯同意说:“不过总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休息的。”
“不。”希格西曼德直率地回答:“圣战远征永远不会结束,你不知道么?”
罗肯摇了摇头:“我不这么……”
“永远不会。”希格西曼德强调说:“我们走的越远,发现的就越多。一个又一个世界,总会有新的世界去征服。宇宙是无限的,我们想要征服它的欲望也一样。”
“我不同意。”罗肯说:“战争会结束的。总有一天,一个和平的时代会到来,这正是我们的职责,正是我们所要建立的。”
希格西曼德笑了:“当真如此?也许吧。但是我相信的是,我们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永远无法结束的任务。这是由人类的本性决定的。永远都会有另一个目标、另一个征途在等着我们。”
“无论如何,战士,你可以期待有那么一天,所有的世界都团结在帝国的统治之下。这难道不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梦想么?”

希格西曼德注视着罗肯的脸:“战士罗肯,我听说过你的很多事情,不少的优点。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在你身上看到这样天真的一面。我们将花一生的时间战斗,将帝国建立,然后,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会为了它不会分崩离析而继续战斗。星辰之间的黑暗是如此深邃,即使我们的帝国最终统一了银河,和平也不会降临。我们将注定要为了保护之前战斗中建立的东西而继续战斗。和平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幻影。我们的圣战也许会在什么时候变了个名字,但是它将永远不会真正结束。在遥远的未来,只有继续着的战争。”(译注:这个预言似乎实现了)
“我认为你的看法是错的。”罗肯回答。
“你真的是天真的可以。”希格西曼德嘲笑说:“我一直以为月狼应该是我们之中最有攻击性的一支。你们一直希望其他人这么看你们来着,不是吗?人类所拥有的最为可怕的部队。”
“我们的战绩可以自己证明一切。”罗肯说。
“帝国之拳的战绩也是一样,”希格西曼德回答:“我们难道要在这上面争论一番不成?到底哪个军团是最强的?”
“答案永远都是芬瑞的那群狼(译注:芬瑞是太空野狼军团的老家)”图咖登插嘴说:“因为他们都是些疯子。”他洋溢着笑容,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希望平息它。
“当然,如果你想在精神正常的军团之间比较一下的话,那么问题就复杂得多了。罗伯特族长的极限军团相当不错,但是他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承言者、白痕、帝国之拳,啊,都是成绩不俗。不过么,月狼军团,啊,天哪,月狼军团?希格西曼德,面对面的战斗?你真的认为你们有任何希望?说老实话,你们这些黄色制服的小家伙对抗强者中的强者?”
希格西曼德哈哈大笑:“你要是半夜里能安心睡得着你就这么说吧,塔瑞克。地球保佑,愿这些例子永远不会被事实检验。”
“战士希格西曼德没有告诉你的是,咖维奥,”图咖登说:“他们的军团将要错过所有的荣耀了,他们要撤退了。他对此有些恼火。”
“塔瑞克只选择性地说了一部分事实,”希格西曼德嗤笑了一声说:“帝国之拳在皇帝陛下的命令之下,将要回到地球,在他的身边驻防。我们被选中成为陛下的城卫军。现在,谁更恼火呢?月狼?”
“反正不是我,”图咖登说:“在你们变得越来越胖,越来越懒,整天坐在壁炉旁边烤火的时候,我将在战场上赢得大把的桂冠。”
“你们要退出远征?”罗肯问:“我好像听说了一些这方面的传闻。”
“陛下希望我们驻守地球的皇宫(译注:相当大的一个范围,大可敌国……),防卫外围堡垒。这是在乌兰诺庆典上他的亲口命令。我们在这两年以来尽全力收拾好最后的结尾,以便能够早一天去执行他的命令。是啊,我们将要回到地球老家去了,是啊,我们将要在以后的圣战中坐在一旁观望了。除了这一点:我坚信,当我们完成了驻防的任务之后,当我们离开地球防区的时候,还会有数不清的远征在等着我们。你们不可能自己把所有的事都做完的,月狼。当帝国之拳再次在星辰之间战斗的时候,群星早已已经将你们的名字忘却了。”(译注:确实,那时,月狼这个名字早已被遗弃多时了。)

图咖登饶有兴趣地用手指拨弄着自己的链剑:“你就这么着急,想让我因为你的傲慢而把你放倒?”
“我不太清楚,他是那么想的吗?”
罗嘎尔•顿突然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希格西曼德很欠打么?八成是。看在同僚的份上,把他放倒好了,这家伙很容易弄倒的。”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连罗嘎尔•顿的嘴角闪过了一丝微笑的痕迹。
“罗肯。”他说着,做了个手势。罗肯于是跟着身材高大的族长来到了屋子的另一端。在他们身后,希格西曼德和艾佛瑞德继续和四人组的三个人谈笑,荷鲁斯则和马罗古斯特坐在一旁谈着什么。

“我们接到了返回故乡的命令,”顿以平常交谈的语气说着。他的声音低沉,又有一种带有痛感的柔软,好像是水花拍打在遥远的沙滩上,但是其中有一种力量在流淌,如同紧绷的钢丝。
“皇帝陛下要求我们去驻守帝国的核心要塞,而我又怎么能够去揣测怀疑他的需要?我很高兴他能够认可第七军团在这方面的天赋。”
顿低头看了看罗肯:“你不习惯和我这样身份的人相处,是么,罗肯?”
“不,阁下。”
“我喜欢你这一点。艾扎科和塔瑞克,他们这样的人已经伴随着你们的族长太久了,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你,你还明白,一个族长和一个常人的不同,甚至,和一个阿斯塔特的不同。我说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所承担的责任。”
“是,阁下。”
顿叹了一口气:“皇帝陛下是独一无二的,罗肯。在这个空虚的宇宙当中,没有神明,没有能够和他相提并论,与他并立、陪伴他的人。所以,皇帝陛下制造了我们,半神们,来伴随在他左右。我从来没有这样讨论过自己,你对此惊讶么?我检视自己的能力,还有我受到的期待,而看到的结果让我战栗。有时,我会对自己的存在这一事实而感到一丝恐惧。你觉得,你的族长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感受呢?”
“我不这么认为,阁下。”罗肯说:“自信是他最大的特点之一。”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很欣慰。不会有比荷鲁斯更合适的人选来作大司战了。但是,一个人,甚至一个族长,也只作到和他能够接受到的最好的建议一样优秀,尤其是当他极端的自信的时候。他必须被周围的人所引导,所调和。”
“你指的是四人组,阁下?”
罗嘎尔•顿点了点头,他透过那面装甲玻璃墙看着外面闪烁的星群:“你知道我早在观察你了么?还有在选择四人组成员时对你的支持?”
“我听说了,阁下。我诚惶诚恐,深感荣幸。”
“我的兄弟荷鲁斯耳边需要一个诚实的声音。一个能够正确评价我们自己的行为的声音,一个在半神之中不会显得言之无味的声音。希格西曼德和艾佛瑞德就是我身边的声音,他们让我能够对自己保持诚实。你应该对你的族长尽同样的义务。”
“我会尽力……”罗肯说。
“他们原本是想要卢克•辛戴尔或者是艾卡顿•库鲁兹的。你知道吗?两个名字都被仔细考虑过。辛戴尔是一个狂热的战场杀手,更象阿巴登一些。他会赞同任何能够带来战斗和荣耀的提议。库鲁兹……你们叫他‘半聋’是么?”
“是的,阁下。”
“库鲁兹是个马屁精。他会赞同任何对他有利的建议。四人组需要一个严肃的、能够有所不同的选择。”
“一个否定人?”罗肯说。
顿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真正的微笑:“是的,就是这样,象古老的王朝所作的那样。一个否定人。你的学识很不错。我的兄弟荷鲁斯,如果他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想要作一个尽职的皇帝陛下的代理人,他需要一个理性的声音。我们其他的一些兄弟,他们对荷鲁斯成为大司战的人选深感愤怒,所以,他需要让他们看到,一切都在自己牢固的掌握之中。所以,我推荐了你,咖维奥•罗肯。我考察了你在四人组之中的表现。说起来你不要感到冒犯,不过我发现,罗肯,作为一个阿斯塔特,在你的心里,有一些很人性的东西存在着。”
“阁下,恐怕我的头盔块要装不下我这个脑袋了,你往里面添了太多夸奖了。”
顿点了点头:“抱歉。”
“你说到了责任。这让我突然感到自己肩上的重量,相当沉重的重量。”
“你很坚强,罗肯,你是一个阿斯塔特,坚持下去。”
“我会的,阁下。”
顿从那面玻璃墙转向了罗肯,他将自己的大手轻轻放在了罗肯的肩膀上:“做你自己,只要做你自己就好。直率地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因为你得到了一个及其珍贵的、可以如此发言的位置。如此,我就可以安心地回到地球去,因为我知道,圣战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中。”
“我有些担心你加在我身上的信任是否会被辜负,阁下。”罗肯说:“就在今天,我做了也许跟辛戴尔一样的事,我刚刚提议了一场战争……”
“我听到你的发言了。你做的不错。那是你现在的职责的一部分了。有些时候你必须作出建议,有些时候,你则必须让大司战利用你。”
“利用我?”
“你明白今天早晨荷鲁斯让你所作的事情了吗?”
“阁下?”
“他预先将四人组预备在了支持自己的位置上,罗肯。他一直在作培育着和平空气的人,这一身份在帝国世界中一直都很受欢迎。今天早晨,他需要自己之外的人,提出出动月狼军团的建议。”
-感谢您的收看,本集完-
敬请期待哥特式科幻剧集《荷鲁斯大反乱》第九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