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
主页>ATV2007>周五  所属连载:[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作者:和理

[荷鲁斯大反乱]第一季•第九集(一)

第一季•第九集
战前宣誓
琪乐拍照
恐吓战术
(一)

“请跟紧队伍,”布道士说着:“任何人不许擅自离开队伍,而且,在得到允许之前,不得作文字以外的任何记录,明白了吗?”
他们都回答是的。
“我们被给予了十分钟的时间,这个时限是非常严格的,你们要知道能够来这里是相当大的特权。”
这位年过三十,皮肤灰黄的布道士名叫埃蒙特,虽然长得这副样子,但是有着一副在琪乐看来最为动听的嗓音。埃蒙特停顿了一下,然后给了众人最后一个忠告:“要知道这里也是一个高危险区域,一个战争预备地。看好你自己的脚,时刻注意你自己的所在。”
说完,他转过身去,带领着他们下到了巨大的喷射舱。机械运转的格格声在他们耳边回响。这是记录者们在这艘船上之前从来没有被允许踏足的地方。大部分军事区域,除非得到最严格审批的许可,从来都是禁区,而这里,登船甲板,更是想都不用想。
他们一共有六个人,琪乐、另一个叫做希曼•厦克的摄影师、一个叫做佛朗西斯科•图奥的绘画家、一个名叫托勒缪•冯•卡斯丁的谱曲家,还有两个文档记录者——阿维尤斯•卡尼斯 和 博罗丁•佛罗拉。卡尼斯和佛罗拉两个人已经在“主题和笔法”这个问题上开始争执了。
所有的记录者们都穿着结实而又适合对抗坏天气的衣服,身上背着自己的各种工具。琪乐很肯定,大家的这些准备基本上是白忙一场,所有人都期待的那个许可,肯定不会被批准。他们能到这里来就已经不错了。
她自己的工具包也正挎在肩上,脖子上挂着她最喜爱的相机。走在队伍头一个的埃蒙特在两个全副武装的月狼战士面前停了下来,把他们的许可状交给了对方。
“幕僚长特许的。”她听到他这么说。埃蒙特那罩在长袍里的小小身材和对面两个披甲巨汉一比,更显得无比瘦弱,他甚至需要仰着头跟他们说话。两个阿斯塔特看了看文件,互相用装甲内的通讯设备交谈了一下,随后点头放行。
登船甲板——琪乐不得不提醒自己,这只是旗舰上的六个登船甲板之一而已——是一块相当大的空间,一条长长的通道,大部分地面都被一个个起落挡板所占据,运输用的轨道顺着长廊的方向穿插顺延。在长廊的另一头,半公里之外,透过微微闪光的力场,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空间。
这里的噪音相当吵人。自动化器械在敲打着、摩擦转动着,升降机嗡嗡地上下运动着,装载设备推拉着,咔嗒咔嗒地作响,哪里的舱门砰砰地关上、打开着,被测试的反应引擎在轰鸣。甲板上到处都在忙碌着:向着工作岗位奔跑着的工作人员,调试员和检修员在对机体作最后的检查和调整,机仆在开启燃料输送管线。一长串弹药运输车正从旁边经过。空气中弥漫着炎热、油料和熏烤的味道。
六艘风暴鸟停在他们面前的发射机架上。它们是笨重庞大的装甲运输机,有太空空间和大气层双环境适应飞行能力。这些运输机排成两排三列,双翼张开,好像是准备扑向猎物的雄鹰。它们被涂装成白色,在机身上标示着狼头和代表荷鲁斯的眼睛。
“……被称作风暴鸟,”带着他们往前走的布道士正介绍道:“它们的实际型号是战鹰四型。大部分远征舰队已经改用体积更小的雷鹰系列型号了,这种机型么,在我们左手边的停机坪上就有几架。不过军团特意将这些老机器保留在服役行列之中。毕竟,它们从圣战远征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在担任着将月狼战士们送上前线的任务了——实际上,它的服役时间还要早,它们的初始设计者地是地球的延都内斯克•布洛克,本是在地球统一战争中,为了对抗太平洋部落势力而制造的。今天的行动将出动十二艘,六艘在这里起飞,六艘在后2甲板。”
琪乐举起自己的相机,飞快地给面前的风暴鸟拍了几张。最后那张,她甚至跪了下来,找了一个很有感觉的视角,把那几排展开的机翼表现得很好。
“我说过不可以记录任何东西!”埃蒙特大喊着跑到了她面前。
“我从一开始就没觉得你这话是认真的。”琪乐态度良好地对他说:“我们有十分钟,我是个摄影师,你认为我会干什么?”
埃蒙特看起来十分狼狈,他正要说什么,但同时他看到卡尼斯和佛罗拉已经有些走丢了,两个人正在喋喋不休地争论着什么。
“别脱离队伍!”埃蒙特吼着,赶紧向那两人跑过去。
“拍到好镜头了么?”厦克问琪乐。
“还用问,我是谁啊。”她这么回答。
他笑了起来,然后把自己的相机也掏了出来:“我本来也没这个胆量,不过你说的对,我们到这里来,不做自己的本行,还能干什么?”
他拍了几张照。琪乐喜欢厦克这个人。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同伴,而且在地球时就过有很不错的作品。不过她怀疑他今天能有什么收获,他构图的眼光在观察人物的时候还是不错的,但是今天这种情况,还是她的天下。
两个文档记录者现在把埃蒙特逼到了一个角落里,开始用一个又一个让他挣扎不已的问题折磨他。琪乐很奇怪莫萨迪•奥丽通到哪里去了。在记录者之中,这六个位置可是被争夺得很激烈的。在琪乐的努力——还有据说是来自高层的授意——之下,莫萨迪赢得了一个名额,但是今天早上,她却没能按时出现。结果,这个空缺在最后一刻被博罗丁•佛罗拉争取过去了。
她把布道士的嘱咐抛到了一边,离开了队伍,举着自己的照相机开始追逐合适的画面。印在跑道阻力板上的月狼标志;两个正在努力整修故障了的信息缆,弄得一身油腻的机仆;站在刚刚装载完毕的弹药车前,用手抹擦着额头上汗水的机组成员;机翼下的金属炮口。
“你想让我下岗么?”埃蒙特终于追上了她。
“不。”
“我真的得要求你留在队伍当中,女士。”他说:“我知道你现在很受重视,但是事事都是有底线的。在地面上发生了那事儿之后……”
“什么事?”
“几天以前那次,你应该听说了吧?”
“没。”
“某个记录者在地面采访的时候脑子里进了水,惹上了麻烦。挺大的一个丑闻。上面对这事很不满意。首席布道士花了好大精力才让记录者的随军计划没有停摆。”
“那么严重?”
“我不清楚细节,不过,求你了,算是帮我一个忙,跟着队伍走吧。”
“你的声音非常可爱,”琪乐说:“你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事,当然,我会紧跟着队伍的。”
埃蒙特的脸变得通红:“我们继续参观吧。”
等他一转过身去,琪乐又抓起自己的相机,将身形不堪的布道士低着头的样子抓拍了下来,背景里还有一个维修人员的半身,和很有压迫感的飞船机身。
“布道士?”她说:“我们得到随军降落的许可了吗?”
“据我所知,没有。”他有些失望地说:“抱歉,我没有得到相关的通知。”
一阵嘹亮的号角声在长长的甲板上回响起来。琪乐听到——同时也感觉到了——沉重的、好像鼓点一样敲击声,好像是战锤一下又一下地敲打在金属上。
“靠到边上来!赶快!靠到一边来!”埃蒙特大喊着,将六个人都拉到了甲板的角落里。
敲击声越来越响了,靠近了。那是脚步声,是钢靴在甲板上行进的的声音。
三百名阿斯塔特,全副武装,以完美合一的步伐,来到了登船甲板上,行进到两排飞船之间。在他们队伍的最前方,是高举着代表第十连军旗的旗手。
琪乐热切地望着他们。这样多人,这样的完美,这样高大,如此地整齐合一。她颤抖着将相机举起,开始摄影。身着白色铁甲的巨人,为了奔赴战场在此集合,制服之下,每个人都身份明确,场面恰到好处,画面结构完美。
命令的声音响起,阿斯塔特们随着一声踏地的巨响停了下来,好像雕像一样,一丝不动。然后,辅助人员们迅速来到队伍面前,一排排地引领着战士们登上自己的运输机。
队列开始有条不紊地一列列走进了在一旁等待的飞船之中。
“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战前誓言。”埃蒙特对着几个人小声说着。
“解释一下。”冯•卡斯丁问。
埃蒙特点点头,说:“每一个帝国军人在开始服役的时候,都要宣誓效忠于皇帝陛下,阿斯塔特们也不例外。他们的忠诚和决心是无可怀疑的,但是,在每次任务之前,阿斯塔特们还是会举行一次即时宣誓,一次‘战前誓言’,将眼前的任务与自己的决心联系起来,他们会宣誓在这次作战当中达成一些什么。我想,你可以把它当作一次重申誓言,一次仪式。阿斯塔特们很喜欢他们的那些仪式的。”
“我不太明白,”冯•卡斯丁说:“他们已经宣誓过了,但是——”
“他们宣誓捍卫帝国的真理,捍卫皇帝陛下的光明,”埃蒙特说:“但是,就像这个仪式 的名字所提示的那样,一个战前誓言是单独针对每一次任务的,是有具体指向的。”
冯•卡斯丁终于点了点头。
“那是谁?”图奥问道,手向前指着。那是一名阿斯塔特高层人员,身穿着连队长的斗篷,走在正在登记的战士们身边。
“那是罗肯。”埃蒙特说。
琪乐举起了相机。
罗肯那带着诸多修饰标记的头盔被他摘了下来。一头漂亮的短发落了下来,搭在他白皙的脸庞旁边,一双灰色的眼睛似乎在闪烁着。莫萨迪曾经跟她提起过罗肯。现在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人物了——如果传言不错的话,已经是四人之一了。
她拍下了他对属下训令的镜头,然后,是他挥手命令机仆们清除降落挡板的镜头。他是一个可叹的摄影对象,她不需要在他周围选景取镜,也不用考虑后期剪裁,他很自然地主宰着每一帧画面。
怪不得莫萨迪对他这么上心。琪乐又一次猜测起莫萨迪错过这次机会的原因来。
战士们基本上都已经登上了飞船,罗肯也随之离开。他和旗手说了什么,然后深有感触地抚摸了旗面。又是一张不错的画面。然后,他转身过去,面对着忽然间空旷下来的甲板,迎向五个正向他走来的全副装甲的人。
“这是……”埃蒙特小声说:“这可是了不得的场面。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你们能看到这一幕有多么幸运。”
“看到什么?”厦克问。
“连队长是最后一个进行战前宣誓的人,他的誓言将会被两名两队长同袍见证,但是今天,啊,我的天,四人组剩下的三位也都来了。”
“那是四人组?”琪乐问,她的相机已经在不停地拍照了。
“第一连队长阿巴登,连队长图咖登,连队长阿克西曼德,和他们在一起的是连队长辛戴尔和塔古斯特。”埃蒙特吸了一口气,生怕自己的声音太高。
“哪个是阿巴登?”琪乐问,用相机瞄准着。
罗肯跪了下来。“你们也用不着这样——”他说。
“我们想要锦上添花么,”图咖登答道:“卢克?”
卢克•辛戴尔,第十三连连队长,将带着封印的誓言之纸拿在手里,说:“我奉命在此聆听你的誓言。”
“而我在此见证。”塔古斯特说。
“而我们来这里让你高兴高兴。”图咖登插了一句,阿巴登和小荷鲁斯笑了出来。
塔古斯特和辛戴尔都不是荷鲁斯之子。塔古斯特,第七连连队长,有一张粗横的面孔,一条深深的伤疤从他的额头上划过。卢克•辛戴尔,很多次战争中的英雄人物,是一个笑面浪人,有金黄色的头发,面貌帅气,一双明亮的蓝眼睛,他的嘴永远都是半张开的,似乎要咬住什么东西一样。辛戴尔将那一条文书举了起来。
“咖维奥•罗肯,你是否接受以下的职责?你是否宣誓带领你的部队,杀入敌阵,引导他们走向荣耀,无论敌人凶猛残暴还是诡计多端?你是否宣誓消灭六十三——十九行星上的反抗势力,无畏他们的任何抵抗?你是否宣誓为十六军团和皇帝陛下之名带来荣誉?”
罗肯将一只手搭在塔古斯特握在他面前的矢弹枪上:“以此武器,我宣誓。”
辛戴尔点点头,将誓言之纸交给了罗肯。
“为生者而杀戮,战士,”他说:“为死者而杀戮。”
说完,他转身走开了,塔古斯特挂好了自己的枪,也划了一个天鹰,跟随辛戴尔离开了。(译注:帝国的一种普遍礼节,类似现实世界里基督徒胸口划十字,只是还没有宗教意义。)
罗肯站起身来,将誓言之纸封在了自己右肩的肩甲边缘。
“一定要把这个任务漂亮地完成,咖维奥。”阿巴登说。
“我很高兴你提醒了我,”罗肯面无表情地说:“我本来考虑糊弄一下就好来着。”
阿巴登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图咖登和阿克西曼德大笑起来。
“他的那身厚皮,艾扎科,长得很快啊。”阿克西曼德呵呵笑着说。
“这可是你自己找的。”图咖登附上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阿巴登看起来有些恼火地说。他又看了看罗肯:“别让指挥官失望。”
“我怎么会。”罗肯回答,然后迈步走向了他的那一架风暴鸟。

-感谢您的收看,本集完-

敬请期待哥特式科幻剧集《荷鲁斯大反乱》第九集(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