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
主页>ATV2007>周五  所属连载:[10点剧场]荷鲁斯大反乱作者:和理

[荷鲁斯大反乱]第一季•第十集(一)

第一季•第十集
单方面战争
蹒跚在野草和沙土中的席德曼
尤泊
(一)
      
  随着伪帝和古老的中央政府崩溃,反抗军们逃进了南半球的巨大山脉之中,并牢牢占据了一段山峰。在地方语言中,这片山峰被称作“耳语峰”。由于海拔高度的关系,这里的空气十分稀薄。黎明即将到来,在微弱的阳光照耀下,山峰的形体隐约可见,好像形状锋利的冰雪尖塔。
  
  风暴鸟从太空的边缘降落了下来,在暗蓝色的天幕之下,挂着金色的尾焰。在山脉脚下的村庄之中,生活在神话文明中的居民们,以为自己看到的从天而降的火焰是灾兆。很多人哭号着跑向了村子里的神庙。
  
  六十三——十九世界上的信仰,在首都和大城市之中固然根深蒂固,但是在这种村镇之中,经过提炼的信念却更醇。在这种边远贫困的地带,在困苦的生活和贫乏的教育之下,这种却信仰更加的坚定。在占领期间,帝国军的士兵们为了控制当地人的狂热曾头疼过好长一段时间。当阿斯塔特们降落的火焰出现在天上时,军人们不得不再次费力地压制人们被煽起的情绪。
  
  风暴鸟们的引擎轰鸣着,向着一片白色的干燥火山岩高地降落下去。这里位于反抗军占领的山峰之下,和顶峰之间有五千多米的距离。一阵烟尘随着飞船的降落扬了起来。
  
  天空是白色的,天空下的山峰是白色的,空气中的云彩也是白色的。高地向下,是一个个险峻的裂谷和冰川,高地面前,是迎着阳光,在烟云之中隐约露出的诸山峰。
  
  第十连的战士们迈步走进了稀薄寒冷的空气中,武装完备。他们象罗肯期待的那样,整齐有序地下了飞船,按照编制排列在一起。
  只是通讯器还处于干扰之下。每隔几分钟,“沙缪斯”的那通话就要出现一次,好像山中的风一样。
  
  罗肯走下了飞船之后,立刻召集了各个小队的领队者:洛卡斯塔的维普斯、地狱之枪的尤泊、终结者小队的拉斯克、皮苏阿斯小队的塔隆斯、沃而库锐小队的凯瑞斯,还有其他八个人。
  所有人都在他身边集合起来,其中珊维尔•尤泊的神色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作为一个一向擅长观察部下的指挥官,罗肯用不着怎么运用他那些领导学里的知识就已经明白,尤泊对于维普斯的升迁怀怨在心。罗肯听从了四人组中其他人的建议,按照自己的感觉任命维普斯为他的代理指挥,在罗肯需要出席其他事务的时候代替他指挥第十连。维普斯本人在连队中是受欢迎的,但是,尤泊作为第一小队队长,感到自己被轻视了。并没有任何规章制度表示连队中第一小队的小队长资历就仅在连队长之后。小队的序列只是一个数字排列,没有实际意义。但是,在这些之外,一些事物的安排还是有潜在的顺序的,而尤泊明显是感到自己受到的待遇不公平。他本人也亲自和罗肯提起过,不只一次地提过。
  罗肯想起小荷鲁斯对他说的话:
  如果你信任维普斯,那么就把位置交给维普斯,别搞妥协。尤泊不是小孩子了,他会去接受现实的。
  
  “让我们把这事了结了吧,速战速决。”罗肯对军官们说着:“终结者们打先锋,拉斯克?”
  “我的小队已经准备好了,连队长。”拉斯克简单回答道。和他的队员一样,拉斯克身上也穿着巨大的终结者装甲——最近才加入到阿斯塔特的军火供应中的新型武器。由于军团的位置,也更是由于他们的族长是大司战,月狼们是第一批得配装验终结者装甲的军团之一,有些军团甚至还一件也还没分到。这种装甲是为了重火力环境下的攻击任务而设计的。终结者装甲极其夸张的装甲厚度,将一名阿斯塔特变成了一个笨重、缓慢,但是不可阻挡的人形坦克。身着终结者装甲的阿斯塔特战士放弃了所有的速度、灵活、敏捷和运动范围,而他们得到的回报是可以忽视几乎任何远程攻击的强大防御能力。
  在装甲之中的拉斯克,高过了众人一头,就象一个族长高过了一名阿斯塔特,或者一名阿斯塔特高过一名普通人那种感觉。体格同样不小的武器系统挂接在他的双肩、手臂和手套上。
  “穿过那座桥,清理前进的道路。”罗肯说。他的话停顿了一下,现在是该运用一点小小的政治手段的时候了。
  “尤泊,我要地狱之枪小队跟在终结者小队后面,承担的一波攻击的任务。”
  尤泊点了点头,样子比刚才高兴了不少。那困扰了他几个星期的不快终于减轻了一些。所有的军官在集合的时候都没有戴头盔,裸露着头脸。虽然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这里的空气呼吸起来十分困难,但是他们的心肺系统根本没有感到任何压力。罗肯看到维普斯对他笑了一下,他显然是明白这个命令之后的意义的。罗肯提供给尤泊一个获得荣誉的机会,让他感到自己并没有被忘记。
  “那就让我们行动起来吧!”罗肯喊道:“露伯考!”
  “露伯考!”士官们回应着,戴上了头盔。
  
  连队的一部分开始向连接着更高地带的路面和天然石桥前进了。
  帝国军的部队,包裹在厚重的大衣和呼吸辅助器具之中,从山下的喀什里镇赶来和他们会合了。
  “喀什里已经宣告归顺了,阁下。”一个军官走过来对罗肯汇报。他的声音通过面具传出来,呼吸器显得工作得十分勉强:“敌人退到了更高地带的要塞里去了。”
  罗肯点点头,看着笼罩在白色晨光中的峭壁:“从这里开始,战斗由我们接手。”
  “他们有完备的武装,阁下。”军官警告说:“每次我们压到石桥上,都会遭到他们重炮的压制。我们认为他们在数量上没有什么优势,但是占据了极为有利的地形。那简直是个屠杀场,阁下,他们甚至有几个火力点可以交叉射击。我们已经知道的是这些反抗军由一名被称作瑞库斯或者瑞克尔的隐身者领导,我们……”
  “从这里开始,由我们接手。”罗肯重复说:“我不需要知道一个即将被我们杀死的敌人的名字。”
  他转身说:“维普斯,列队,前进。”
  “就这样?”那军官的声音带着一些酸味:“我们在这里苦战了六个星期,尸体堆成小山,多到你不敢相信……”
  “我们是阿斯塔特,”罗肯说:“你们的任务结束了。”
  军官失望地笑出了声,摇了摇头。他在吐气之中念了些什么。
  罗肯猛地转身过来,一步迈到军官的面前,让那人吓了一跳。没有人愿意看着月狼战士头盔上那冷漠刺眼的视镜紧盯着自己的脸。
  “你刚才说什么?”罗肯问。
  “我……我……没说什么,阁下。”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这地方闹鬼’,阁下。”
  “如果你认为这里闹鬼,我的朋友,”罗肯说:“那么,你正在肯定一种承认灵魂和魔鬼存在的信仰。”
  “我没有,阁下!我真的没有!”
  “我想也应该是这样,”罗肯说:“我们不是未开化的人。”
  “我的意思只是说,”那军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在呼吸器后面的面孔变得雪白一片,满是汗珠:“这地方有问题。这些山,他们叫这山耳语峰,我曾经问过喀什里的本地人,这个名字很古老,阁下,十分古老。当地人相信,当一个人单独身处在山里的时候,他会听到一些声音,听到召唤他的声音,这是一个相当古老的传说。”
  “迷信罢了。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有教堂和神庙。他们在信仰上正处于黑暗时代,将光明带给无知的人,正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之一。”
  “那么这些声音究竟是什么,阁下?”
  “什么?”
  “自从我们开始向山谷上攻击时起,我们就一直能听到这些声音,我们都听到过。那些低声细语。在夜里,有时候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要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候,它就会出现,甚至在通讯器里,沙缪斯一直没有消失过。”
  罗肯盯着面前这个人,不久前封在装甲上的战前誓言随风飞扬着。
  “沙缪斯是谁?”
  “我怎么知道?”军官耸了耸肩膀:“我知道的就是,在过去的几天里,整个通讯频道里一直都在重复着,那个声音,那个威胁。”
  “他们在试图让我们感到恐惧。”罗肯说。
  “哈,这招很有效,不是吗?”
  
  罗肯从几架已经安顿完毕的风暴鸟之间走了出来,走进了凛冽的山风之中。在罗肯的通讯器里,沙缪斯那干涸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沙缪斯,将是你所能听到的唯一的名字。沙缪斯,它的意思是死亡与终结。沙缪斯,我即是沙缪斯。沙缪斯存在于你周围的空气之中。沙缪斯就是你身边的人。沙缪斯将啃食你的骨髓。小心!沙缪斯来了。”
  罗肯不得不承认,敌人的恐惧传播战术真的很出色。在这种神秘感和耳语之中,不安的情绪很容易就滋生了。这一招在过去,对付六十三——十九行星上其他的国家和文明的时候,大概也是相当好用。那伪帝的势力大概就是靠着这种恶毒的耳语和看不见的战士,成为了一统全球的政权吧?
  只是,皇帝陛下的阿斯塔特,是不会被这种小伎俩所打动和欺骗的。
  周围一些站立着的月狼战士,正在一动不动地倾听着他们头盔中的呓语。
  “无视它,”罗肯告诉他们:“只是无聊的小游戏而已。我们出发。”
  
  拉斯克和他那些笨重的终结者们已经来到了石桥面前。一条花岗岩与火山岩构成的拱形,连接着上面一座座山峰和这片高地,这是远古冰河运动所留下来的遗产。
  映入视野的,是尸体。一些尸体已经在高海拔的环境中风干成了干尸,杂乱地倒在石桥和前方的道路上。那军官并没有撒谎,在各种向上攻击的尝试之中,几百名士兵在这里被夺去了生命。这里的射击火力实在是太过激烈,他们的战友甚至无法将他们的尸体夺回去。
  
  “前进!”罗肯命令。
  终结者小队的成员们举起了手中的风暴矢弹枪,开始踏步走上石桥,白骨和腐烂的衣物在他们沉重的脚步下粉碎。敌人的射击几乎是立刻就从山峰之上的隐蔽地带迎面落了下来。各种枪炮的子弹冲击在特殊的个人装甲上,然后哀鸣着弹开。终结者们昂着头,走进了炮火之中,抖一抖肩膀,将它们掸落在一旁,就像是面对着一阵大风一样。阻挡了帝国军几星期之久,并让他们付出了惨重代价的火力,在军团战士面前如同搔痒。
  罗肯意识到,这一仗确实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结束了。他对之前浪费在这里的忠诚的生命感到悲伤。这从一开始就应该是由阿斯塔特来完成的工作。
  终结者小队的前排战士已经走过了石桥的一半,开始反击了。矢弹枪和装配武器退出的弹壳开始向深渊下掉落,耀眼的光束和高爆弹头象风暴一样扫过头顶的山壁。隐蔽射击口和碉堡一个个爆炸了,残缺扭曲的尸体从里面掉出来,落到下面冰雪和岩石的世界中去。
  
  “沙缪斯”又开始他的攻势了:“沙缪斯,将是你所能听到的唯一的名字。沙缪斯,它的意思是死亡与终结。沙缪斯,我即是沙缪斯。沙缪斯存在于你周围的空气之中。沙缪斯就是你身边的人。沙缪斯将啃食你的骨髓。小心!沙缪斯来了。”
  
  “前进!”罗肯大喊着:“顺便,谁去把那个家伙的嘴闭上!”
-感谢您的收看,本集完-

敬请期待哥特式科幻剧集《荷鲁斯大反乱》第十集(二)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