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D蜗牛队]巧克力味道的夜晚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F·D蜗牛队]F1征文2004作者:阿修罗


  又见到她,在这一列颠簸在夜里的火车上。远处的某个地方,轰隆隆的炮声象打雷一样响了起来。然后那火光便在天边闪现出来。
  车厢里的灯忽明忽灭,每个人都在暗淡的光线中保持着自己的沉默。
  灯又灭了,然后,又一次的亮起。我偶然抬头便看到不远处她对着我微微笑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温柔。 
  依然如初相见那时一样令我惊诧的美丽。清减的面容象一朵无暇的白莲花一样在这个肮脏的车厢里静静的开放着。
  “好久不见,”我鼓足了勇气坐到她的身边,“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真的很让人意外啊。”她小声的附和着,脸上依然满蕴着柔柔的笑意。她同伴的姑娘们也微笑起来,象一簇鲜花同时绽开自己的蓓蕾。这个车厢里顿时变的不是那么难耐了。
  “你们还都在一起吗?”我惊奇的看着这些女子,“难道说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运动员不成?”
  讽刺的笑容象刀一样划过我的脸,刺进我的心里。
  女孩们彼此对视,脸上依然微笑着,眼睛里却浮现了悲哀。
  再没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了,我们都曾经是这个世界上出名的射击运动员。而她更和我同时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次运动会上获得了冠军。
  那些日子里,我们的周围满是欢呼与鲜花。
  那些日子里,我们的生活似乎一直被温暖的阳光照耀着。
  然后,一切都变了。人们放弃了竞技而选择了战争。现在的日子里,运动员大概只能存在于在人们的记忆里了吧?
  “大家在一起这么久都习惯了,”一个女孩子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所以就一起出来找工作好谋生啊。”
  她侧了脸看着自己的同伴,微微的叹息着。
  “你们的国家沦陷后,生活一定很不好吧?”我也开始叹息起来。
  “现在我们只想能活下去就好了。”另一个女孩子苦笑着。
  “你好吗?”突然她转了头看着我,美丽的眼眸象湖水一样荡漾着波纹,“你的国家应该还没有什么问题吧?”
  “虽然说是要保持永久的中立,但是看起来参战也应该是不久后的事情了。”看着这些本来应该是依偎在自己男友臂弯里的年轻女孩子们现在竟是如此的忧愁,我无由的一阵心痛。
  如果我伸出手去,她会让我拥起吗?
  “这个……”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糖果盒来,“大家一起吃吧。”
  铁制的糖果盒被做成是一块巧克力的形状,打开后里面装了一些临行前买来的巧克力。
  女孩子们发出微微的惊叹声,小小的喜悦如涟漪般在我们之间荡漾开来。
  难道已经是如此容易满足了吗?只是一些糖果就让你们如此的幸福了吗?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每个人拿掉一颗后,里面还剩了几颗。她拿回来给我。
  “你也吃吧。”
  我摇了摇头,牵起她的手把盒子放进她的手心。
  “都给你好了,现在我只能给你这么一点东西。”
  娇羞的红晕顿时浮现在她的脸上。周围的姑娘们欢呼着,戏谑的笑起来。
  “愿意到我家做客吗?”我的手略微用力,握住了她想溜走的柔胰,“我很期待呢。”
  这一次我不再放弃了。
  “等我们回来好吗?”她羞红了脸,却大胆的抬起头凝视着我,“我回来后就去找你。”
  是因为这个世界变的疯狂我才会得到她吗?
  我该为此放弃过去对世界的诅咒吗?
  到了我该下车的地方,她们还要继续旅行。
  “等着我……”她从车窗里伸出手给我吻,然后一翻,一颗巧克力送进了我的嘴里。
  甜甜的腻腻的味道在我嘴里心里弥漫开来。
  我最后看到她时,她把那巧克力样的糖果盒放到了自己胸口的口袋里,然后将手紧紧贴在上面。
  那火车颠簸着,带着她进入了黑夜。只有我独自留在这个站台上。
  我是来看我的朋友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后来他做了自己国家军队里的狙击手,我做了我祖国的运动员。
  “最近战斗很激烈,”他的妻叹息着,眉头紧蹙,“每天只让人告诉我他还活着,但却一直没有回来。”
  那雷鸣般的炮火在朋友的家里听的越发清楚了,天边的火光也越发的清楚起来。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的妻,只是默默着。眼前又浮现出她的面容,嘴里幻觉般的又有了巧克力的味道。
  夜里,我们听着炮声,看着彼此的脸庞被火光一下下的映亮,默默的等待着朋友的回来。
  几天后,他的尸体被运回来了。
  “敌人的狙击手很厉害,”他的长官看着紧紧握住丈夫手几近昏厥的女人,悲哀的说,“虽然他是我们最好的一个,但还是没有成功。”
  我该为这个诅咒这个世界吗?现在的我甚至连安慰他的妻子都无法做到。
  我只能拿起他的枪走出门去。
  没有人会反对我替自己的朋友报仇,虽然这并不是我祖国的战争。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野兽一般,我潜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即使那些敌人从我射程中走过,我也不做反应。
  我是来报仇的,我只杀一个人。
  我是运动员,我不参加战争。
  我在弹仓的子弹上都刻上了朋友的名字。
  那个人就在那里,一样的一动不动。我们彼此感觉着对方的存在,却看不到。
  静默中,我思念着她的面容。嘴里是那浓的化不开的巧克力味道。
  曾经以为我要失败了。那个敌人一直都没有动静,我甚至最后以为自己的感觉错了。
  然后他出现了。
  我只开了一枪,我知道他死了。
  逃一样的离开了这里,我只希望能尽快的回到自己的家里。
  有一天,一个我心爱的女子将去找我。我希望那时我会微笑着递给她一朵玫瑰。
  所有的血腥与杀戮的罪孽都远去吧。
  依然是夜里,依然是那颠簸着,灯光忽明忽灭的车厢里,我看到了她的几个同伴。
  满脸的疲惫,给我的微笑也是那么的勉强。
  “这个给你,”一个女孩子给我一个巧克力般的糖果盒,上面有一个圆圆的洞,“她要我把这个还给你,然后告诉你她无法去找你了,真的很抱歉。”
  每个姑娘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打开那个糖果盒,里面没有糖果。
  一颗子弹在里面滚动着,上面刻着我朋友的名字。
  灯又灭了。我摇摇晃晃的走回自己的座位,看着窗外远处那一明一灭的火光。
  在这个温暖的黑夜里,嘴里满是甜腻的味道,是血腥的味道还是那巧克力的味道?
  这个世界啊,你能告诉我吗?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