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D蜗牛队]关于阿伽门农死后地狱
主页>F1征文2004>桃浪踏春  所属连载:[F·D蜗牛队]F1征文2004作者:阿修罗

米诺斯的标注

期限已经到了,阿伽门农必须得到审判。依照普路同的法律,有两位证人及其本人出庭。需要说明的是,之前无数特洛伊战争中来到地狱的灵魂对其的控诉并没有被忽视。他们推举了狄俄墨得斯做他们的代表,而阿伽门农则选择了奥德修斯为自己的辩护证人。
  

狄俄墨得斯的证词

  黑暗中的公正之王,诸灵魂的审判者米诺斯,我在这里向您发誓,所说一切都是我的真实所想、所见,并无半点虚假。我以阿耳癸威王国历代国王的荣誉在您面前发誓。
  阿伽门农绝对不会是我所见过的最伟大的国王。
  也许现在他在上面活人世界的诗歌中获得了这个称号,但那只是因为他是迈锡尼的大国王。所有去征服特洛伊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傲慢、顽固而又独断专行的家伙。
  他仅仅因为海伦那个轻浮的女人私奔就贸然发动了一场为期十年的战争。虽然她是王后,但她也仅仅是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我们数以万计的士兵在异国他乡整整撕杀了十年。
  我不否认这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也为我们希腊的经济复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我怀疑当时阿伽门农是否能预见到这个结果。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他为了挽回阿特柔斯家族脸面的附加结果。
  从一开始,阿伽门农就暴露出了他的自私。
  当我们的舰队在海湾里迟迟不能出发时,若不是祭司向大家宣布了神喻,他是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女儿来向阿耳忒弥斯献祭的。而那时我们这些人都还在等待着出发到特洛伊,为了他自己的荣誉而献出我们自己的生命。
  即使那时,他也只敢欺骗自己的妻子,告诉她伊菲革尼亚是要嫁给伟大的阿喀琉斯,而不敢说明真相。现在,不就是这个原因,他才死在了克丽塞涅斯特拉手里吗?
  在那场漫长的战争里,要没有阿喀琉斯、埃阿斯或者是奥德修斯那些伟大的英雄们,我怀疑一个象阿伽门农那样只是在二线作战的国王是否可以率领自己的士兵在战争中取得胜利。
  是阿喀琉斯、埃阿斯的武器杀死了特洛伊的士兵,是奥德修斯的头脑攻破了特洛伊的城墙,然而是阿伽门农分得了最多的战利品。
  我们都服从于阿伽门农,因为他是迈锡尼的大国王,神给予的王权是必须遵从的。但我们的心灵都对他感到失望。我从每一个国王与士兵的脸上都能看出这一点。
  最让我诧异的是,他身为希腊的大国王,竟然去同阿喀琉斯争夺女人,为此不惜让后者愤然退出战斗。虽然我不明白阿喀琉斯为何一直屈服于他的无礼与蛮恨,但是国王就是国王,尽管您没有问我,我也要说阿喀琉斯才是我所认识的最伟大的英雄。
  同他相比,阿伽门农不过是一只狮子面前的狐狸而已。
  我只想说这么多了。

奥德修斯的证词
  
  黑暗中的眼睛,所有善恶的判定者米诺斯,我在这里向您发誓,所说一切都是我的真实所想、所见,并无半点虚假。我以自己保护神雅典娜的智慧在您面前发誓。
  阿伽门农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
  是的,即使是我自己,也必须承认他比我要聪明的多。面对强者而坦然承认自己的弱小,我想那才是真正的智慧吧。
  我已经听到狄俄墨得斯的证词了,我也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但那只是他们所能看到的事实而已。
  我所敬奉的雅典娜给予了我最好的礼物——智慧,依靠这个,我才为阿伽门农所信任。也依靠这个,我今天才可以说明那些在水面下的事实。
  阿伽门农很聪明,从一开始起他就知道士兵们对为了一个私奔的女人而发动战争的号召感到不满。所以他命令祭司编造了那个神喻。当所有的人看到他为了出发献出自己女儿的时候,再没有人敢于质疑他对这场战争的领导与热情了。有什么比奉献出自己的血亲更无私的呢?尽管他最后用一只小鹿偷偷替换了伊菲革尼亚。
  每一个人都看到了伟大的阿喀琉斯与阿伽门农的冲突,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稍微动动脑子去思考一下为什么同为希腊大国王子嗣的阿喀琉斯会一直屈服于阿伽门农的权威。唯一的解释就是阿伽门农并没有真正羞辱过佩琉斯的儿子,那不过是阿伽门农睿智头脑里的计策而已。
  我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阿伽门农一直都被希腊大国王的地位所束缚着,很多时候能表现出他智慧的计策都给了我来宣布,包括那只木马。大国王的身份成了他最沉重的桎梏。
  我不愿意说的太多,因为我知道上面活人的世界里是怎么歌颂他的。历史是由后人书写的,不是吗?
  我只愿意说这么多了。

(阿伽门农一直在沉思,很久以后才说了如下的言语——米诺斯)

阿伽门农的自述


  那一天我驱车回来,穿过那由几抱粗的树干垒起的城墙进入营地。每次看着这城墙后排列的井然有序的营房和粮仓,看着几万名士兵在我们的营地里操练或者是检查保养他们的武器,人声鼎沸却不嘈杂,我便会不由自主的在长长的胡须下面微笑起来。千余艘航船用铁链连接,整齐的停靠在那里,没有一点海浪可以从它们之间钻过,冲上沙滩。那根根直立高耸的桅杆远远看去就象是一片整齐的树林一样。即使是波塞冬自己恐怕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他在我帐篷的门口看着我,脸上一如既往的是那狡黠的笑容。
  “您好,迈锡尼的大国王阿伽门农。”他照例在我面前弯下腰去,态度恭敬的几乎使人感到做作。
  “你好吗?奥德修斯?”我一向对这个红头发的人很尊敬,因为他很聪明。聪明到只用智慧就能够让自己那贫瘠的伊塔卡国名扬希腊。我尊敬一切为雅典娜庇护的人。
  一早上就乘着战车在尘土中观察特洛伊城的举动让我十分的口渴,所以在我大口饮尽杯中的酒后才发现奥德修斯只是在手里玩弄着那只金杯,根本没喝。
  “您今早的巡视有什么发现了吗?”奥德修斯看到我疑问的眼神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特洛伊的城墙看起来依然是那么坚不可摧。”我了笑一笑,用奴隶递来的手巾擦干净脸上的尘土。
  “但我们的军队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完美了,”奥德修斯继续把玩着那只杯子,“间谍已经开始陆续报告在我们军队里出现了抱怨,甚至开始有人散布想要返回希腊的流言。”
  “抱怨我们迟迟没有取得胜利吗?”
  “抱怨您缺乏才干,致使十年之后我们的士兵仍然停留在十年前到达的地方。抱怨您在战略上缺乏果敢而又无主见,即使在战场上您也始终位于第二线的位置。”奥德修斯咧嘴一笑,“显然还不止是一两个人这么认为。您让我建立的间谍队伍还真是有用,而能想到在我们自己的军队里安插自己的间谍就更是了不起了。”
  他笑的更开心了,坐姿也更加的放肆起来。
  “是你悄悄建立了那只队伍,”我冷静的凝视并且提醒着他,“这是你的主意,我毫不知情。”
  “当然,迈锡尼的大国王怎么会想到如此不堪的计策?”他啜饮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我会和其他人这么说的。”
  “你是在嘲笑我吗?”不知怎的,我一直都恨不起这个一脸坏笑的红发男人。所有的希腊人中,只有他能明白我的计策,理解我的用心。这个只重视目的而不考虑手段的智者从来都没有嘲笑过我那些秘密进行的不符合大国王身份的诡计。他和我一样清楚我的目的对于希腊意味着什么。只有在这个深懂我心的人前,我才能体会到自己那些计策被欣赏,我才能得到智慧方面应有的尊敬,我才满足。
  “被奥德修斯佩服的智者”是多么骄傲的称呼啊,尽管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一点。
  “我是在赞美您。”奥德修斯虽然还在坏笑着,眼睛里却是真切的尊敬。
  “你认为我们该走吗?”我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骄傲的肩膀开始垂落。
  “从前普里阿摩斯借口忒修斯拐走了赫西俄涅,从而禁止了所有我们的船只从海勒斯帕海峡进入黑海。”我慢慢的回忆着,疲惫而沙哑的嗓音从我的胡须里传出。“从那以后我们希腊只能从小亚细亚用高昂的价格购买锡。没有锡我们就没有了青铜,没有青铜就没有了锋利的武器与坚固的盔甲,我们就没有了用以保卫国家的力量。全希腊的王国仅仅因为购买这灰白色的金属就掏空了自己的国库,而特洛伊却借着收取海勒斯帕海峡中过往船只的税金变得无比富足。”
  他凝视着我,知道我不会只是为了回忆才说这个的。
  “现在,我们勇敢的阿喀琉斯率领着他的米尔弥多涅斯人控制了海勒斯帕海峡,每一个在这里的希腊国王都分到了与自己地位相称的财宝。过去一直落入普里阿摩斯口袋的税金现在都支付给了我们。希腊逐渐恢复了元气,特洛伊却开始衰败。从这一点看,我们前进的已经很远了。结果你现在却告诉我我的士兵们认为我是一个犹豫而毫无主见的国王,是一个不敢冲锋的将领?!”
  “您要和士兵们说这些吗?”奥德修斯咧咧嘴,“您得清楚只有国王们才勉强明白这一点,士兵们几乎无法体会我们无声的胜利。”奥德修斯耸了耸肩膀,“他们要的是能够登上特洛伊的城墙,在特洛伊的人家里随意烧杀抢掠。”
  “毕竟在这场战争里损失最大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这些国王,然而在这场战争里我们依靠他们才能胜利。”他又补充了一句,“尽管我同您一样认为那些勇武之夫都可以通过后天的锻炼得到,而智慧之士却是雅典娜赋予的天才。”
我沉默了。
  十年前,我的弟弟墨涅拉俄斯可怜巴巴的跑来抱着我的双腿控诉帕里斯拐走了他的海伦时,最初的我在一刹那也曾感到和他一样的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随即我便为这个绝好的宣战借口而激动的浑身颤栗起来。任何一个神祗都会不支持没有理由的战争。不过这一次我终于得到神的旨意来拯救被特洛伊慢慢榨干血液的希腊。
  从这一点来看,无论海伦是怎么样一个美女,无论她是希腊哪一个国王的女人,也无论她是否我的妻妹都无关紧要了。能发动战争才是最重要的。当初我只是为了考虑到有借口可以加强对希腊各王国的控制,所以才在海伦的父亲为她选择夫婿时提议每一个求婚的王子都立下了恶毒的四分马誓言。当他们站在那被分为四块还是热气腾腾的马尸前发誓的时候,他们和我一样没有想到我们都这么快就得实践它。
  现在全希腊的国王都在我的营地里等待着命令,即使是神祗们也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军队聚集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作战。难道就在我们即将得到胜利的时候却要撤退了吗?我得到了奥德修斯,尽管他很不情愿参加这次战争。我得到了阿喀琉斯,尽管他只是希望在那致命的宿疾发作前勇敢的战死在战场之上。
  我得到了希腊最有智慧的头脑与最有力量的臂膀,难道最后却是撤退的结局吗?
  “全希腊最睿智的人啊,”我沉吟着,“请给我一点意见吧。”
  奥德修斯对我这样的称呼微微低下头去,然后他用坚毅的眼光看着我。
  “第一个办法,我们围困住特洛伊,截断他们的粮道,用不了一年就可以攻取这座城市。这也是我一直向您坚持的。”
  “只有这个办法不行,”我疲倦的摇摇头,“身为大国王,我不能命令军队违背古老的战争法则,进行卑鄙的行为。我可以命令你到处安插间谍,我可以指示祭司们编造预言,但那都只能是暗地里的事情。下令军队公开违背战争法则不是大国王应该做的事情,那样必然会影响我的地位。”
  “即使您被士兵们称做所有战争里希腊最软弱无力的大国王?”
  “说说你的其它办法吧。”
  “撤退,带着我们获得的战利品回到希腊。这样所有的士兵都会称赞您的。”
  我看了看他那精光闪动的双眼,“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办法吗?”
  “您真的要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
  “或者在战斗中战死,”他微笑起来,“再没有比在战斗中战死的国王更能得到士兵的拥戴了。而且您的死亡必将会激励军队的再次凝聚,同仇敌忾的士气将在最后使我们得到特洛伊。而今后您的英名将被无数的诗人传唱。”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也知道我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会笑的这么肆无忌惮。只有明白对方完全理解自己的时候人才会这么坦诚。
  面对迟迟没有开口说话的我,奥德修斯知趣的告辞了。
  他的确很聪明,他的办法也是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的办法,甚至最后一个是我都没有想到的。
  那一天我一直在沉思,我的卫兵阻挡了所有前来拜谒我的人。
  最后,深夜里我的使者悄悄的把奥德修斯从睡梦中唤醒,带他来到了我的帐篷。
  “告诉我,奥德修斯,”我完全不理会他为我激动的声音而诧异的眼神,“告诉我是什么阻挡了我们进入特洛伊?”
  “粮食。”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粮食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
  “城墙,那传说是波塞冬与阿波罗建造的城墙。”
  “城墙是死的,奥德修斯,城墙只是一堵墙而已。”
  “那么……”他低下头微微皱了皱眉头,“那么就只能说是特洛伊的士兵了。”
  “没错,就是士兵。从十年前开始,特洛伊的士兵就只是躲在城墙后面抵挡我们的进攻。我们用来进攻的士兵不断减少,而他们用来防卫的士兵却几乎没死几个。”
  “您是要杀死那些几乎不出城的士兵吗?特洛伊没有一个战士敢于在战场上面对面的与阿喀琉斯交手,即使是赫克托耳在看到我们的英雄时也会象狮子面前的豺狼一样逃开。”
  “要是阿喀琉斯不再参加战斗呢?”
  “您要他不参加战斗就象要说服阿瑞斯放下手里的长矛一样困难。”
  “如果有合适的理由,他会不参加战斗的。”
  奥德修斯看着我的目光,终于明白了什么。
  “那么,特洛伊的士兵们会拥出城门来争取胜利的。有消息说他们也已经厌倦了城墙后面的日子。”
  “当他们所有的士兵都来到外面那广阔的土地上时,这些羔羊将发现自己是在与狮子对峙。”我得意的笑了。
  “自然我们首先要装出完全败退的样子来吸引他们尽量的都出来。”奥德修斯心领神会的附和着,“让埃阿斯与狄俄墨得斯也装作无力应付的样子吧,我们应该给敌人足够的信心之后再放出我们的阿喀琉斯。”
  在那个静谧的深夜,只有他那低声而又狡猾的笑声还在不停的响起。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圆满。奥德修斯的草药被我们的间谍偷偷放进每一口煮着食物的大锅。无论是国王还是士兵都一个接一个的病倒了。看起来的确是一场瘟疫在我们的军队里传染开来。当然那些最强壮勇敢的战士们却安然无恙。
  卡尔卡斯宣布这是因为太阳神阿波罗愤怒于克丽塞被我作为了心爱的女奴。这个阿波罗的祭司告诉所有的人,只有把特洛伊城里阿波罗最高祭司的女儿克丽塞送回去,这可怕的瘟疫才会停止。卡尔卡斯在宣布这个神喻的时候,表演的比我教他时候的表现还要好,好的几乎连我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在我的坚持下,阿喀琉斯就如我们事先商量好的那样,不情愿的将布里塞伊斯送到了我面前后愤怒的返回了自己的营地,米尔弥多涅斯人的营地关上了大门。这时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为了弥补克丽塞被送走后的空虚,而无耻的索要走了阿喀琉斯的宠妾。为此阿喀琉斯宣布永远不再与我并肩作战了。
  那些间谍再次把解药偷偷的放进了锅里,我的军队恢复了它的勇猛,而这时,愚蠢的特洛伊人已经开始走出城门,离开了他们唯一的屏障。
  那一天,特洛伊人失去了自己四分之三的士兵。他们的尸体遍布在特洛伊城与我们营地之间的战场上,如同被疾风吹过的麦田。
  当阿喀琉斯用战车拖着赫克托耳的尸体绕着特洛伊城疾驰的时候,那些只能站在城头的仅剩的特洛伊人发出阵阵哭喊。
  我的士兵们如森林般矗立于此,他们用自己的武器不住的敲击着盾牌,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他们在欢呼,欢呼着阿喀琉斯的勇猛。
  我站在战车上满足的享受着我的胜利,奥德修斯则伫立在我的身边,脸上依然是那狡黠的笑容。
  “他们只欢呼阿喀琉斯的名字难道不使您恼怒吗?”他微笑着看着我的表情。
  “千年之后,”我凝视着远处那狂热驱车疾驰的阿喀琉斯,“人们或许会把这个舞蹈于死亡边缘的人称为英雄,奥德修斯。”我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微笑,“但是阿伽门农的名字将被作为指挥希腊军队获得特洛伊战争胜利的统帅载入史册。”
  “让士兵们尽管去抱怨吧,但是当所有抱怨的人都随风飘逝,所有的微瑕都被忘记的时候,我的功绩依然会被深深的刻入石柱,屹立不倒。你是希腊最聪明的人,奥德修斯。而我将以恪守王道的行为成为希腊最伟大的国王。”
  “说到这里,”我回头看了看奥德修斯,“我突然想知道你是怎么评价我的呢?你这个希腊最聪明的国王?”
  奥德修斯沉默了很长时间,风把那火红的头发不停的吹动着。
  “您知道,我以我的智慧使得伊塔卡王国闻名希腊,人们称我为伊塔卡之狐。但是——”他退后了一步,带着真正发自内心尊敬的神色,深深弯下腰去。
  “但是我以生命向我的保护神雅典娜发誓,在您的睿智之前,我也只不过是一只獾罢了。您才是狐狸,阿伽门农,迈锡尼的大国王,希腊之主。”
  我只想说这么多了,黑暗之神。


  (此案留待后审——米诺斯)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