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D蜗牛队][绕圈]命运之轮
主页>F1征文2004>孟夏荡舟  所属连载:[F·D蜗牛队]F1征文2004作者:阿修罗

——感怀《孤独鸽》(拉里·麦克默特里)

诸生中谁是自己的主人?
苍天下谁能握住命运的缰绳?
而我们所有的人也不过是命运之轮上
那被带起的泥土,
虽然有时也会升起,
但最终仍然落下。

是不是一切都是悲剧的结尾?是不是其实人生的结局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美丽?若当我们这样的弱者看到强者也为命运所支配,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也只是最终死亡前的游戏?
奥古斯塔斯是强者,考尔也是。他们两个无疑是那种活着时就已经成为了传奇的人物。
奥古斯塔斯象是溪水一样顺着命运的安排流动,同时却不停发出对一切的嘲弄。他看得清所有的事情,却无力改变它们,嘲弄是他在和平的日子里唯一的武器。


考尔却象是风,他只努力去摧毁命运给予他不愿接受的东西,却在放弃思考的同时逃避了一切。
考尔为了小小的公司日夜劳作,奥古斯塔斯却坐在那里喋喋不休。然而谁都没有抱怨对方,因为彼此内心里都了解对方的优秀与强大。
作为两个已经成为传说人物的前骑警,他们既可以将得克萨斯州的强盗和盗马贼直接判处并执行死刑,也可以作为最好的牛仔到墨西哥那一边偷回大量的马匹和牛群。他们掌握着法律,他们也驾御着犯罪。在这两种极端中都是顶尖的人,自然会是那片土地上的王者。
但是一切最终都还是悲剧。


两个叱咤风云的英雄一开始就为了经营一个破弊的小马场而费尽心思,多长时间没有驰骋过了?考尔握枪的手如今抓着镐头,只有深夜一个人为了回忆中的印第安人去巡逻时才又拿起枪来。他是在巡逻印地安人还是在巡检自己的记忆?奥古斯塔斯鹰一样的眼睛现在只盯着酒瓶,只有在酒吧里赌博时才又显示出过去敏锐的眼神。他是在放纵生活还是在放纵生命?
难道不是悲剧吗?命运的轮子就这么滚过去了。
洛蕾娜是妓女,但她却如同天使般在这里存在着。当考尔逃避自己已经死去的爱情,当奥古斯塔斯试图忘却自己已经失败的爱情,她却还没有爱情。这个天使唯一的希望就是去旧金山。这个美丽纯真而又倔强的女孩子只想去那个据说是很凉爽很美丽的地方。那是她失去的天堂。


其余的人都是那群里的羔羊,考尔的强悍使得除了奥古斯塔斯外每一个人都顺从的跟随他的意愿,盲目而忠实。谁都不曾想过其实考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奥古斯塔斯知道,却也无力抗拒命运所给予的,他嘲弄着,却依然被命运拖着前进。
杰克到来的时候似乎改变了一切,这个考尔与奥古斯塔斯的老伙伴似乎带来了改变的契机。但是他自己却也不过是一个被命运作弄的可怜虫。他逃避死亡,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向死亡的方向急驰。
干旱、枯燥而无边际的平原上,一群人就为了不知道的目标出发了,虽然他们以为自己知道是在干什么。
考尔以为自己强大的不会需要爱情,但是纽特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自己内心里那最柔弱的愧疚。


奥古斯塔斯以为自己无耻的不再惧怕爱情,但是仅仅在过去与恋人欢聚的树林里一驻足,这个最强硬的汉子竟然泪流满面。
洛蕾娜以为自己不需要男人那无法理解的爱情,但是在被俘略后她唯一想的就是爱自己的人可以来救出自己。
谁握住了命运的缰绳?
考尔想到远方的动机难道不是为了逃避现在这死寂的生活吗?奥古斯塔斯想找回克拉拉难道不是为了挽回过去一丝丝美好的生活吗?
所以奥古斯塔斯发现岁月飘逝带走的不仅仅是克拉拉的容颜也是他们的爱恋时,他又离开了。
所以考尔到了北方把计划中的牧场建立起来时,却觉得无力了。


死亡,在命运的游戏里反而成了一种幸运。
杰克被自己的伙伴绞死时,他感到轻松了。
奥古斯塔斯等待着死亡来临时,他觉得解脱了。
而考尔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伙伴们离开自己,孤独降临。
青草在死尸上飘舞,歌声与风声混合在一起。


“曾经有几百万头的野牛在大平原上漫游———在鼎盛的年代中曾看见过那么大群大群野牛的人至今仍没法相信这么多的动物竟能在三年中统统被杀光。” 牛仔们指着那片苍凉雄浑的平原如是说。
依然坚信奥古斯塔斯是强者,和命运最后一次赌博时,他推开了纸牌,选择了死亡。这一次是他做主。
但是我看到周围那些茫然的面孔却依然在俯首中等待着命运之轮的再次滚动。


是不是一切都是悲剧的结尾?是不是其实人生的结局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美丽?若当我们这样的弱者看到强者也为命运所支配,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也只是最终死亡前的游戏?
爱情、友谊与仇恨都和着风随着岁月飞走了,只剩下那些孤独的人在命运的车轮边郁郁独行。
原来,原来能够先得到死亡的都是幸福的人吗?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