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D蜗牛队]希洛的玩具
主页>F1征文2004>粽子岁月  所属连载:[F·D蜗牛队]F1征文2004作者:阿修罗


  “玛雅,玛——雅。”希洛看着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帕卡尔,伸手把自己头盔外的扩音器音量又调大了些。
  “玛——雅,玛——雅。”他继续一字一字的慢慢把这个词的音节读出来,希望帕卡尔能够突然张嘴跟着念出这个词。然而这个有着两只手和两条腿的雄性生物却依然只是站在那里,没有表情的凝视着自己。
  头盔上的信息器突然发出一阵柔和而动听的音乐后,依达夫人的声音温柔而不容置疑的从那里面传了出来,“孩子,你该回来吃晚饭了。不要总是不停的摆弄着那个玩具。”

  希洛叹了口气,想要试图再拖延一下,但是依达夫人的口气却完全没有可以让步的意味。
  “我已经在屏幕上看到你了,”仿佛是为了证明这一点,随即希洛移动服上的反馈器开始急速的闪动起了红光,“现在就回来,马上。”
  希洛回头向飞船的方向挥了挥手,无可奈何的打开了帕卡尔的脑意识频道。
  “回去等我,”他对帕卡尔的脑意识波长发出命令,“要记得复习哦。”
  他最后加了一句明知道对方不可能理解的话语。
  他站在那里看着帕卡尔慢慢走下山坡,汇入到正在从矿藏基地返回这里的人流中去。现在已经是太阳即将落下的时候,夕阳的余辉照射在帕卡尔身上那些黄金装饰上发出漂亮的光芒,高大的他在人群中显得格外不同。

  按照这颗星球上的天体规律,当热恒星运行到世界的另一端时,大多数生物都要进入休眠期。即使是希洛父亲他们培植出来的如同帕卡尔这样的生物工具也要服从这个规律。在这之前,他们会进行能量补充。现在,就是他们返回营地补充能量的时候。
  希洛看着山坡下那逐渐被夜色笼罩的庞大而静默的人流,突然觉得很沮丧。这里永远也不会有一个能够象家里那样好玩的智能型机器人。即使是专门为自己制作的帕卡尔,说到底也和其他的工具没什么不同。他们永远不会和你说话,也不会理解一个孩子在没有年纪相仿同伴的世界里有多么苦恼。他们甚至连“玛雅”这个词都说不出来。
  父亲他们制作出这些工具来并不是要他们和自己谈话的,他们只要这些工具能在脑意识里接受自己让他们去挖掘矿藏的命令就可以了。他们用不着交流,和主人,和彼此。
  希洛闷闷不乐的开动了推进器,调整好方向,移动服立刻带着他轻快的向飞船飞了过去。

  “早知道会在途中耽搁这么长时间,我就带上我所有的玩具。”他这么想着,看着脚下那漠然的人群。“只是一次普通的星系外调查,他们就让我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
  “这都怪那次该死的故障,”希洛看着飞船的标志灯在越来越浓的夜色里开始闪亮,“现在我没有了朋友,没有了学校,也没有了玩具。”
  但是今天晚饭时,希洛的心情还是变的好了起来。因为尤斯叔叔回来了。
  希洛非常喜欢尤斯叔叔,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在紧张的工作之余还愿意笑呵呵的和自己谈上几句的人。另一方面,这和他的年纪也有关系——他是这艘飞船上最年轻的人,岁数只有20卡屯。(1)
  帕卡尔就是他专门给希洛做出来的。
  其他人也都喜欢尤斯,因为这个总不把挫折放在眼里的人多多少少总能给这些为故障而搁浅在这个星球上的大家带来几许安慰。

  他是负责监视这个星球上其他地区文明进程的人。这一次出去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
  为了表示欢迎,希洛那从来都只呆在实验舱里研究如何改进修复进程的父亲也参加了晚餐。
  “小伙子你好吗?”尤斯亲热的把希洛每一只触手都拉了一下,这可是很少有人做的非常亲密的动作。即使是自己的母亲依达夫人也只是偶尔在感情冲动时会拉那么一次。
  希洛竭力控制住激动,让自己象礼仪要求的那样安静进入了已经盛满能量液的休息舱。
  当每一个人都在休息舱里坐好后,尤斯依然笑嘻嘻的说:“怎么希洛你还没被帕卡尔吃掉吗?”
  这样的说法来源于另外一个船员。当尤斯决定为希洛培植出一个生物工人般的私人玩具后,他曾经半开玩笑半担忧的说,也许这些只能依靠原始食物补充生理能量的生物也许会把主人当作食物一样来攻击。毕竟他们这些玛雅星人和这个星球上任何一种生物的样子都不同。
  在玛雅早期的科幻电影里,主人被自己研究出来的工具攻击的题材很常见。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那些工人整日为了挖掘飞船能够重新起飞的能源而劳作着,而帕卡尔也只是在希洛的面前发呆而已。
  “吃饭的时候不要谈论这个。”依达夫人装作嗔怪似的表示反对。
  “其他地区的情况怎么样?”希洛的父亲很少谈论工作以外的事情,即使和自己的家人也一样。
  “很快。”尤斯耸耸肩,“非常快。”
  “他们的文明和他们生命个体的寿命一样,进行的很快。事实上我们几个人必须非常紧密的连续观察才跟得上他们的速度。想想看,一个只能存活四十年左右的生命种族体,居然可以很好的找到延续自己思想进程的方式。”
  “具体来说,”尤斯很容易进入大家都熟知的激动状态,显然他在外面地区看到的的确很让他兴奋,“当我们在这里搁浅的时候,只有1号地区(1)的中东部文明还比较先进,有了几个小封建政体。还记得那个我曾经说过的王国吗?‘巴比伦’?那个植物集成系统(2)还真是不错。但是我们上次出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成了废墟。”

  “倒是2号地区(3)的南部开始兴盛了。就象我们判断的那样,在这个液态物质构成大于固态物质构成的星球,先懂得利用液态构成原理的地区必然强盛。那里那个‘罗马’地域群里已经出现了中央集中权力的政治形态。”
  “我们回来的时候3号地区(4)也已经兴盛起来了。人类正在向任何一个允许移民的地方扩张,他们已经在生物竞争中表现出足够的优势了。”
  “如果可能,我真想一直观察下去。”尤斯意犹未尽的沉吟着,希洛注意到他的能量液几乎没有被吸收的迹象,“在这里你可以和真正的历史一起进行,而不是依靠书本来思考。”
  “我已经有了增快修复进程的具体步骤了,”希洛的父亲摇摇头,“我们必须在影响到本星球文明自我发展前离开这里。也就是说必须在这里还没被他们开拓前离开。”

  “那么善后的工作也考虑好了吗?”依达夫人看着丈夫的眼光里永远都充满了信任。
  “建造起落台和能源基地的材料可以很快的氧化消失,所有生物体工具也确实没有独立繁殖机能。我们离开,在没有人通过脑意识传达补充能量指令的情况下,他们很快就会自动死亡。即使是比本星球生物要多几屯的寿命。最后他们也都会死亡,他们的躯体将分解的毫无痕迹。”
  “帕伦克基地就这么消失了吗?”希洛遗憾的问,“那我的帕卡尔呢?”
  “我们不能带走他,”这一次尤斯也不再支持希洛了,但他的眼光还是流露出了对希洛的同情,“我们不能带走这个属于这里的生物。那样是违反了星际法的。”
  “回到家后你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帕卡尔的图象扫描,希落。”他遗憾的看着希洛。

  希洛什么都没说,他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但以前他一直都想象着如果可以把这个充满外星球味道的玩具带回去,那该在朋友间引起多大的轰动。
  晚饭后他的父亲返回了实验舱。依达夫人也按惯例去检查夜晚帕伦克基地的秩序了。
  希洛和尤斯呆在一起,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的玩具还好吗?”首先打破了静默的是尤斯,他对着希洛和善的微笑着。
  “不会说话,”希洛摇了摇头,“也不会和我玩耍。我所能做的就是和他面对面的发呆。”
  “要他能达到和我们一样的脑意识传出恐怕不可能呢。但是如果要做到象我们一样的说些什么那应该不难。制作这些生物体的时候,我们完全是按照其他地区天然生物体的构造来完成的,他们的发声器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让帕卡尔和我说话吧!”希洛满脸希冀的神色,“没有人愿意和我谈点什么。所有的人都在工作,即使是你也总在外面。”
  “好吧,我来看看能做些什么。”尤斯站了起来,“我们不该忽视你的。让他们能说话也没什么不好。我想只要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一下他们的神经组织就可以了,顺利的话,明天你就可以玩一玩老师与学生的游戏。”
  那一夜,希洛的睡梦中全是帕卡尔和自己讲话的情景。
  早上,太阳从远处的山坡上柔和的照进这个山谷,在奥托罗姆河的水面上反射出点点的金光。帕伦克基地的各座建筑慢慢褪去了自己夜晚的影子,雄伟的它们象狮子一样蹲踞在这里,构成了玛雅人的基地。
  发出脑意识波后,希洛看着帕卡尔从去工地的人流中慢慢走出来,走向山坡上的自己。

  尤斯的探索飞行舱在希洛的头上绕了两个圈子后,飞向了远方。希洛的信息器里传来了他的声音:“看看你今天可以让他做些什么吧,我想你会大吃一惊的。”
  但是希洛还是有点失望,无论他怎样示范。帕卡尔还是无法发声。
  他张开了嘴,喉咙颤动着,眼睛里有着急切的神情,但就是无法发声。当希洛操纵着移动服慢慢围着他移动时,这个有着典型地球生物外貌的玩具,开始将身体转动着以保持面对希洛。他本来是木衲的脸上慢慢的变的生动起来——即使不是同类生物,希洛也看得出帕卡尔开始对自己周围的事物发生了兴趣。
  到了最后,希洛干脆完全放弃了对帕卡尔能够讲话的希冀。他操纵着移动服在山坡上飞上飞下,帕卡尔跟着他跑来跑去,以能够跟上他为乐。

  “就这样也不错,”希洛想着,“一个可以陪伴自己并且似乎能领会自己所说话语的伙伴,这也许比一个喋喋不休的朋友更好呢。”
  自从希洛看腻了地球与玛雅不同的自然景象后,这一天是他最快乐的一天。
  他几乎把所有能够想到的事情都对帕卡尔说了,这里面包括了他对尤斯的喜爱和对班级老师的厌恶,甚至也有对整天忙于工作的父母的失望。所有的一切他都对帕卡尔讲了出来。而后者一直象能够听懂一样紧紧注视着他的眼睛,脸上的表情也随着希洛的神色而变化着。
  黄昏再次降临,希洛觉得自己口干舌燥。
  “好吧,这真是难忘的一天,不是吗?”他打开了帕卡尔的脑意识频道,“现在你该回去了。”
  但是今天不同,帕卡尔显得十分的犹豫。他走开时,一直在回头看着希洛,仿佛在等待着将他呼唤回去。希洛从来都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那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更让他吃惊的是,第二天当他来到山坡上的时候,帕卡尔竟然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一见到希洛,帕卡尔的脸上便浮现出了僵硬却是真诚的微笑来。

  “这是你的记忆功能吗?”希洛惊喜的飞起来拍拍帕卡尔的肩膀,尽管这个生物比三个自己摞起来还高,但看起来却那么的温顺。
  “也许今天你可以对我说点什么呢。”希洛关闭了帕卡尔的脑意识频道,开始用嘴直接讲话,“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聪明的人,你比我任何一个同学都聪明。他们甚至都记不住几分钟前自己说的话。”
  帕卡尔终于讲了一个字,那是他坐在希洛的旁边,两个人一起看着山坡下的帕伦克基地时说的。那时希洛正在给帕卡尔讲述基地各项建筑的用处。他知道这对帕卡尔毫无用处,但对于自己来说,记住这些建筑的功用,是课外实习课程的作业之一。就在这个时候,帕卡尔张了几次嘴后,干涩而困难的说:“帕……。”
  一时间希洛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帕卡尔继续坚持说:“帕——”语音越来越清晰,态度也越来越坚定。
  “你是在说自己的名字还是这个基地的名字?”希洛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玩具。
  “帕——”帕卡尔点点头,坚定的重复着这个字,“帕——帕——”

  “帕?”希洛笑着问。
  “帕——”帕卡尔大笑起来,仿佛为自己说出这个字而感到非常骄傲。
  那一天,他们两个一直在喊着这个字,基地所在的山谷里此起彼伏的回荡着他们的笑声与呼喊。
  晚饭的时候,希洛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不住的给大家讲述帕卡尔的事情,直到父亲遗憾的告诉他飞船已经被修复的时候。即使那时,希洛也没有反应过来,他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意识到帕卡尔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
  “帕卡尔已经不再是玩具了!”当一个船员看着满脸失落与伤心的希洛,劝慰他帕卡尔只是玩具的时候,希洛大声喊了出来,“帕卡尔不是玩具!他是我的朋友!”
  所有人都不再说什么了,他们看着希洛冲出了舱室。
  希洛第一次在夜晚走出了飞船。依达夫人远远的跟着自己的孩子,却不说什么——尽管希洛这是违背了行为纪律的做法。
  在工人们的篝火边,帕卡尔高大魁伟的身形很容易辨认。在培植他的时候,尤斯有意的将这个作为希洛玩具的生物塑造的高大健美。和父亲实验室要来的黄金被希洛精心制作成装饰物挂在了帕卡尔的身上,此时正在火光的照耀下流动着光芒。他看起来正在沉思,周围的工人们默默的簇拥着这个与众不同的人,仿佛是臣民们围绕在自己的国王身边。

  看到了希洛,帕卡尔立即站了起来,脸上出现了喜悦的神情。周围的工人也不知所措的跟着站了起来。
  “帕——”帕卡尔大声说。
  “帕……”希洛小声的回应着,感觉自己的眼泪几乎要从眼中流出来一样。
  帕卡尔立刻发现了希洛的沮丧,神色也变的忧愁起来,他紧紧盯着希洛的眼睛,象是在询问什么一样。
  没有人知道那天夜里希洛与帕卡尔说了什么,依达夫人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忧郁的微笑着。
  第二天的中午时分,来自玛雅星球的星际巡行飞船缓缓的从基地中央的起落台起飞了。除了尤斯他们小组要留下来监视最后基地及工人们的消除情况,所有的玛雅人都离开了地球。
  全部的工人包括帕卡尔都按照最后脑意识频道传达的命令,在起落台附近集合。这些结束了自己工作的生物们,默默的看着飞船起飞。
  希洛从飞船里的屏幕上看着帕卡尔那失望而不解的脸庞。
  “帕——”帕卡尔突然张开嘴,大声喊起来,“帕——帕——”

  这些被遗留下的生物已经看不到飞船的影子了,但是希洛依然可以看得到帕卡尔那大声呼喊的样子。
  “帕——”帕卡尔用尽力气喊着,“帕卡尔——”
  希洛那噙了许久的泪水顿时便控制不住的流淌了下来。他呆呆的听着帕卡尔在那里一次又一次的喊着自己给他起的名字——“帕卡尔”。
  依达夫人走过来,温柔的将希洛的每只触手都握在自己的手里。
  “他不是玩具……”希洛抽泣着,竭力想控制住自己那看起来大概很狼狈的窘态。但这一次依达夫人没有对他的行为表示不满。
  “他不是玩具,”依达夫人柔和的搂抱着自己的孩子,“我们都知道他不是玩具,他是你的朋友。”
  当尤斯最后的监视报告送到玛雅的时候,希洛已经回到这个星球了。按照方案,尤斯也已经开始返回玛雅。在他的报告里最后有一段是关于希洛的。
  父亲将那一段信息传送到了希洛的个人接收器上。

  “基地所有的设施都已经氧化,遗留的建筑物也都没有了任何痕迹。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的帕伦克基地消失了。事实上希洛的玩具——那个‘帕卡尔’凭借着本身被培植时所具备的优势基因成为了这些生物体的领袖。至少在这些生物体完全消失前,他会一直是他们的领袖。”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这个帕卡尔领导着这些生物体正在将我们的帕伦克基地重新建造起来。我的意思是,他们利用了原始的工具与原料,按照我们原有基地的样子重新建造了那些建筑。尽管它们不会有我们曾经使用过的功能,但那些建筑就在我们的眼前正慢慢的建立起来。很显然他们将这些建筑作为崇拜神灵的地点,而那神灵就是指我们玛雅人。”
  “我们有理由相信希洛在与帕卡尔游戏时所讲述的一些知识已经被他们部分的掌握,这包括一些天体运行规律及运算方法。他们称自己为玛雅人,称重建的基地为帕伦克基地。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记忆重新建立起秩序。”
  “根据星际公约,我们建议不对此地区进行消除程序。因为他们目前尚未对本星球文明进程造成失衡,而且以后在自然消亡后,没有将目前文明传承的可能因素。”

  希洛知道,当他看到这个报告的时候,帕卡尔和他的伙伴们已经消亡了。如此遥远的距离和时间,只有玛雅人才能超越。
  最后知道帕卡尔消息是在尤斯回到了玛雅的时候。
  “帕卡尔作为众人的王者而死的,”尤斯说,“他死时极尽荣耀。那些人把他唤做‘帕卡尔王’。”
  “他很聪明,”希洛想起了那现在已如梦境般的日子,“他是最聪明的。”
  “我知道。”尤斯站起来准备离开,“对了,你一定会对帕卡尔的葬礼感兴趣的。”
  “为什么?”
  “他在自己棺材的装饰上刻了某些东西。”
  “是什么东西?”
  “是你,”尤斯走了出去,不想看到希洛的眼泪,“是你穿着移动服的样子,还有你们飞船离开时候的情景。他都把它们刻在了棺材上。他们说帕卡尔相信死后自己的灵魂可以到达你的身边。
”(6)


注释:

(1)玛雅历法,1卡屯=20屯=14万四千日
(2)指亚洲哈姆拉比斯王国时期
(3)指空中花园
(4)指欧洲罗马帝国蒂欧克勒提安时期
(5)指非洲北非的法蒂玛王朝哈里发阿齐兹时期
(6)公元8世纪初著名的帕卡尔王的棺材上,清晰的刻有被现代人认为是飞船起飞及宇航员的图案。

附注说明:

  玛雅古国城市遗址帕伦克,位于国境东南沿海平原,座落在恰帕斯州北部,是典型的玛雅文明遗址。古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城市发展的顶峰时期是公元600年至700年间,迄今保存下来的古老建筑多是在这一时期修造的,素有“美洲的雅典”之称。
  帕伦克古城遗址有着大量的宫殿、庙堂、石碑、及铭文、金字塔,另外还有大量的象形文字、绘画、雕塑等,为人们研究玛雅文化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帕伦克城自东向西沿河谷地带平缓地延伸11公里多,奥托罗姆河从市中心缓缓流过,一座长50米的拱形引水渡槽横跨河面。城内的神庙、宫殿、广场、民舍等依坡而建,错落有序,形成雄伟壮观的古代建筑群。市内最著名的建筑是王宫,它高高耸立在一个梯形平台上,平台底边长100米,宽80米,四周有4座庭院环绕。王宫外墙用岩石垒砌,内部装饰华丽,四壁有壁画、浮雕和各类雕刻,做工精细,技艺高超。


  在帕伦克城的发掘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952年在碑铭庙的金字塔式台基下面发现的地下陵墓,为公元8世纪初著名的帕卡尔王的墓,是首次发现玛雅文明的金字塔式台庙,同时又是国王的陵墓,对深入研究玛雅文明具有重大意义。当年,发掘者们打开这座陵墓的入口后,发现一条20多米长的阶梯从金字塔式台基中央通入封死的墓室入口处。当打开封死的入口时,出现了高大宽敞的拱型圆顶墓室,墓室中央摆着一口石棺,棺盖重达4.5吨,可见当年已对预防盗墓考虑得非常周密。打开棺盖,入葬者已变为一具骷髅,四周摆放着1000多颗珠宝,头部有一顶玉片面罩。经考证,陵墓修建于公元7世纪,入葬者为帕伦克最高统治者。从陵墓中获取的象形文字以及实物,首次证实了帕伦克当年是玛雅王国的政治中心。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