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D蜗牛队]残雨山庄
主页>F1征文2004>又要开学  所属连载:[F·D蜗牛队]F1征文2004作者:阿修罗

(师兄师妹+绝代佳人)

六月十六,很好的天气。皇历上写着:“宜破屋、坏垣、余事勿取。诸事不宜。生肖冲羊,煞东 。”
残雨山庄的东边是扬州。听说是一个很繁华的地方。
所谓“煞东”大概是说有敌人要从那边来,也可能是说我不应该去那边去。
所以我就独自坐在前院的庭下磨刀。

刀是要经常磨的,但是事情却不能总想。
师傅以前总喜欢说这句话。
刀越磨越快,事却越想越呆。
我很相信师傅说的话。

那时候残雨山庄里的人比现在多,而且仆役们也不都象现在一样非聋即哑。
春天来的时候,这里也会开很多的花。
然后师傅就会带着小师妹和我去赏花。我总是会找一朵最美的花给师妹戴在鬓角。
那些日子里似乎我们总在笑,空气里总弥漫着好闻的香气。

师妹很美。
现在想起来,她的确很美。
尽管见过她的人不多,但是江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很美。
她的母亲是当年武林第一美女。老一辈的人都说除了师傅这样的男人,还真没人配得上师娘。
我没见过师娘,可我知道师傅很爱师娘。
所以师娘死后,师傅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再也不去江湖上闯荡了。每天只教我练刀,小师妹就站在他的身边看着我笑。
师妹也不记得自己的娘是什么样子了。只是每一个人都说她就象她娘一样美丽。

书里面说过最美的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我没有一个国家,但是如果现在我还可以看到小师妹的笑容的话,我愿意用整个残雨山庄去换。
但是我很久都没见到小师妹了。
十二岁的那年,她就住进了残雨山庄的后楼,安心学女红。
我答应师傅不去打扰她。

她十三岁的时候病了一场,师傅请来了最好的医生为她看病。
送医生出门的时候,我悄悄问他师妹现在怎么样了。
他长长叹了一声,说:“前必无古人,后难有来者。如此年纪,如此才貌,真乃‘绝代佳人’也。”
我很讨厌那个医生,因为他根本没回答我的问题。

为了请那个医生,师傅又卖了一片地产。
自从师娘死后,师傅似乎再没有经营过什么生计。
残雨山庄慢慢的不再是武林第一庄了。
虽然我依然每天练四个时辰的刀。但是师傅不再对我笑,师妹也再没有出现过。

我十九岁那年,师妹十六岁。
师傅突然带着我出了山庄。
他带着我用了一年的时间遍访高手。
那时我才知道自己的刀很快。因为一年里我没有遇到一个能挡我十招的人。
原来被称做“江湖第一快刀”的仇二,第七刀就死在我的刀下。
别的人真的都没他快。

每次打败一个人,我都习惯的看看师傅。
以为可以象过去一样看到他赞赏的目光,可以看到师妹那顽皮而甜甜的笑。
但是什么都没有。独自站在那里的师傅只是阴沉的点点头罢了。

然后我们回到了山庄。
师傅的身体开始变坏,一边喝酒一边咳嗽。
先是咳出了酒,后来就是血,再后来就只有气了。

师傅死后,我按照他的吩咐,把他葬在了山庄后面,师娘也葬在那里。
我是残雨山庄的主人了。
但这也和过去没什么不同,我依然每天练刀,吃饭,然后睡觉。

后来江湖上就开始传说,师傅死前留下了一大笔钱财。谁要是可以娶到师妹,谁就可以得到那些钱财。
我一开始觉得很好笑。
残雨山庄早就不是过去的残雨山庄了,现在的我只能勉强靠出租地产维持生活,哪里来的钱财?
但是相信这个传说的人很多。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比美女还好的就是金钱,而比金钱还要好的就是更美的美女加上更多的金钱。
很多人为了这个很好的理由来登门提亲了。

我答应过师傅不许任何人打扰师妹,连我自己都不行。
所以我拒绝了每一个人。
再后来江湖上就传说,要得到残雨山庄的绝代佳人和无数财宝就得先打败我。
我不知道这样无聊的说法是怎么来的,但是人家拔刀来砍我,我也只好拔刀。

那些在我面前拔刀的人都死在了我的刀下。
因为师傅没教过我不杀人的刀法。
师傅当年称雄武林就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一拔刀就要杀人,所以大家都害怕他。

到昨天为止,我总共在这个前院杀了二十七个人。每个人都被我葬在了山庄的旁边。
希望后来的人可以看到他们。
听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江湖上很出名的少年才俊。
但是没想到这些才俊也这么爱钱。

那些日子里,似乎人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杀的。
每一个人在看过了山庄旁边的坟冢后,还是会以为自己的运气要比他们好一点。
我唯一没杀的人,是一个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

她说她是师妹的娘。
我差点相信了。因为她真的很象师妹。
可是后来她说她的相公是钱塘那个传说富可敌国的大贾。
我就冷笑起来。师傅说过师娘已经死了,虽然我没见过师娘,师妹也不记得师娘的样子,但是师傅把师娘葬在了庄子后面,我们每个人都知道。

虽然她哭着说,当年她一时糊涂,贪图富贵离开了这里,如今只想母女团聚。
但是我还是拒绝了她。这样的技俩亏这些人真想的出。
要不是看她的确很象师妹,我说不定也会杀了她的。
因为看着她那变形的身材和哭哭啼啼的样子,我实在很讨厌。

这个女人真的很有钱。
她雇了无数的高手来杀我。这时我才明白,所谓的钱财就是她的钱财。
谁把她所说的女儿带给她,她就给谁一大笔钱财。
那笔钱财多到连我听到具体数目后都不禁心动了一下。

但只动了一下。
我答应过师傅的。
师傅说师娘已经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

死在我手里的人越来越多,残雨山庄外面的坟茔也越来越密。
站在门楼上看出去,山庄就象是在一个义庄一样被坟头包围着。
晚上的时候,有时还能看到一点点的鬼火。

今天皇历上说“诸事不宜。生肖冲羊,煞东。”
所以我就独自坐在庭下磨刀。
刀越磨越快。事越想越呆。
为了不想,我干脆抬头看看天气。这时候我就看到了几个人。

陪他们来的人说他们是很可怕的高手,如果我现在退出去,还可以留一条命。
但是我没有象他们想的那么害怕。
以前来这里的也都是高手,现在也只不过是一掊黄土而已。
我怕什么?

和我动手的总共有七个人。
每一个都比以前我见过的厉害。
今天天气很好,快到黄昏的时候,微微起了点风。
这个时候,七个人还剩三个。

到了黄昏,三个人只剩了两个。
往常的这个时候,我也许会站在门楼上看看庄外的乱坟,也许会到后院的门前,遥望一下师妹住的小楼。但是今天的这个时候,我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他们真的很厉害。

那个以为自己是我师娘的人急忙的冲进了后院,我已经没力气去阻止她了。
躺在那里,我突然觉得风吹的很舒服。
剩下的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看着我,眼睛里也并没有什么仇恨。
我笑了笑,问那个把剑刺进我身体的人:“你属什么的?”
他呆了呆,说:“属羊,怎么了?”
可是我再也没力气笑了,只点了点头,就躺在那里看着黄昏的天色是如何的黯淡下去。

那个女人的哭喊在这个静谧的黄昏显得分外刺耳。
我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悲伤。
因为师妹在十三岁那年就死了。那个医生并没有治好她的病。
她的坟就在后院,和师傅的坟并排着。师傅的墓碑上还刻着师娘的名字。
他们一家三口都葬在了一起。


听着那个女人的哭喊,我突然有点相信她也许真的是师妹的母亲。
但是她不是我的师娘。
我的师娘已经死了。
师傅在死前就告诉过我。
师妹也死了。
现在,我也要死了。

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师妹现在怎么样,所以我也从来没说师妹已经不在了。
我们以为死了的人现在还活着,我们以为活着的人现在已经死了。
但是,如果你真的相信,那么死了或活着又有什么关系呢?

暮色低垂,残雨山庄的外面,鬼火又开始飘起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