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F·D蜗牛队][绕圈]我是唐僧
主页>F1征文2004>结算之日  所属连载:[F·D蜗牛队]F1征文2004作者:阿修罗


  我是唐僧,意思就是从唐朝来的僧人。当初他们这么叫我,大概是想让所有路过见到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从神州来的高僧,是受唐朝朝廷保护的人。但后来越走越远,再叫我这个名字的人的意思都不过是那个从神州来的和尚而已。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的法号应该是玄奘,也有别称我三藏的。叫我玄奘的人自从离开神州后就少的多了,事实上只有我对自己说话的时候才会用到这个名字。其余的都叫我三藏,或者是唐三藏。人们这么叫,妖怪们也这么叫。似乎加了“唐”这个前缀字以后,这个如果用来做食物就可以起到长生不老白日飞升功效的人就更加的货真价实。


  我很喜欢他们叫我唐三藏。因为每次这样叫的时候,我就会从自己浮云一样的思绪里清醒那么一会儿,想起自己要取回经书的数量,想起取回经书后要回去的地点。不这么叫的话,我很怀疑我是不是能记得住自己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毕竟每天的日子就只是在马上慢慢的颠簸和在马下等待化缘的徒弟回来而已。
  在后来的传说里我是一个很懦弱,遇到妖魔鬼怪就六神无主,怔怔发呆的家伙。


  但每一个和我一起的人都知道那种说法是多么的荒谬。
  我从来都不曾害怕过妖怪,我只怕人,还有菩萨。
  原来以为可以把一切都忘记,只要整天坐在讲坛上给那些虔诚的信徒们教授佛经。让那弥漫的青烟完全拢盖了我,让清醒慢慢的被溺死在那枯燥的经文里。你说那些是小乘的,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不在乎这个,他们也不在乎。


  但是菩萨说不行。观音菩萨把我从讲坛上拉下来,然后告诉所有的人只有在遥远的西方,那些大乘的佛经才是被佛祖唯一认可的经文。
  皇上很喜欢这个可以增加自己政绩的机会。他甚至还认我做了他的弟弟。那时每个人都用钦羡的眼光看着我。他们可能都已经忘了就是这个皇上那一年亲手在玄武门射死了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


  后来观音菩萨和我私下里谈了谈。她告诉我原来我是佛祖曾经很宠爱的弟子来着,就因为一点过失,我被发配出西天,在人间滚了十个轮回。
  这一生是第十世。
  我以前不知道菩萨还这么记仇,不是说一切皆空吗?佛经上还说过嗔念不生。
  “只要到那里拿回经书就完事了,”菩萨拍拍我的肩膀,“大家这么熟,我不会骗你。出家人不打诳语的。只要拿回经书,就恢复你的职务。”


  我一直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就象我这人间里的十个轮回都不是自己选择的一样。这一次他们给我披了一件袈裟,拿了一根法杖就要我去遥远的西天去。甚至连问问我愿不愿意都没有。
  我回去收拾自己一点点的行李时曾经问过方丈,要是我不去会怎么样?他说,天下的寺庙都归皇上管着,不去就再也找不到工作了。


  说这个话的方丈事实上是个坐在井底下的青蛙而已。自从我出了两界山以后,没有一座寺庙是归我那个皇上哥哥管的。但是那时我已经不能停下来了,因为菩萨又给我找了四个徒弟。
  在那些被妖怪绑架的日子里,最害怕的其实就是那几个徒弟。


  每一次被绑架的时候,都会跟着回到妖怪们的家。那些单凭臆想来写作的人们都以为山洞里是很难过的地方。他们就不想想一般人还知道装修一下门庭呢,一个比普通人能力还高的精怪怎么会不好好的布置自己的住处?而且那些妖怪其实也很懂事理,除了限制我的自由外,他们不愿意做出任何可能会影响到食物功效的事情来。
  所以当那些徒弟在外面哭着喊着要救我出去的时候,我通常是在面对着小妖怪们为我摆好的酒席前发呆。


  我从来都没有成功的让妖怪们明白作为一名和尚,职业要求我不能吃荤。这和我个人心里想不想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能不能的问题。就比如我的十世轮回一样。但每一次好容易绞尽脑汁让这些语言不通的小家伙们同意去做素菜的时候,徒弟们就杀了进来,打死了除我之外每一个他们能看到的活动的物体。
  后来他们说我总是劝徒弟们不要杀妖怪,其实我只是不想看着血水在自己面前飞溅而已。为什么不能等我走开后再杀呢?这得怪我的徒弟,不是太懒就是太急。


  一般说来,从被绑架到被解救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通常得几天的工夫。如果按照传说来看,那段日子我应该是面如土色,度日如年,战战兢兢的蹲在角落里等着死亡的降临。
  但事实上我从来不害怕死亡。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到如果我死了,那佛祖的安排会怎么样?给我第十一次的轮回?那是不是他的预言第一次不准了?他的威信怎么办?


  要是这个妖怪吃掉我,那他是不是真的能象传说那样成仙得道?那这样得来的正果能被仙界承认吗?如果承认,那仙和魔还有什么区别?
  又或者说我的肉根本没那样的效果,所有这样的说法不过是佛祖放出的口风,为得是妖怪们蜂拥而来,好凑够我那很难凑够的八十一难?


  想到这里我便会笑起来,眼前这些恭敬的小鬼们如此谦卑,大概也只是为了能分到我一根骨头而已吧?第一次被人从内心里真正的重视竟然是这些妖怪。
  等待的时候我也并不寂寞。


  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轮流值日听候。其中丁甲、功曹、伽蓝轮次。五方揭谛中的金头揭谛更是昼夜不离我左右。在这样严密的保护下,我还担心什么死的问题?就是想自杀都困难了,我只担心这一次徒弟们又来的太早。扰了又一次的清净。
  但大多空闲下来的时候,我只会想到那些不想想到的问题。


  其实我不是生下来就叫玄奘的,我有着自己的姓氏,和大家一样的尘世里的姓氏,甚至也还有一个乳名。
  我姓陈,乳名叫江流。
  之所以没有名字,是因为我的母亲没来得及给我起,而拣到我的和尚除了法号外根本想不出什么正常人的名字来。
  传说里我的母亲是自尽的。


  事实上我的母亲也是自尽的。
  但自尽和自尽也有不同的时候。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就会很难过,眼睛里也会漾出泪水来。那些丁甲揭谛功曹护教伽蓝们就会来安慰我,因为他们以为我很害怕。其实我只是怀念过去那些坐在香烛前的日子,在那样的烟雾里,没人会知道我在流泪。即使看到了,也会认为那是因为烟雾缭绕的关系。


但是我不会和他们说这些。我只是默默的想着心事默默的流泪默默的等着徒弟们把外面的大门打破,然后大呼小叫的冲进来。
母亲是注定要自尽的。这一点她不明白,但是现在的我却想的很明白。
  当初在稍公刘洪面前没有和父亲一起投下水去的她,日后就一定要吊死在那三尺白绫上。我的父亲说她不守妇道,她的父亲说她不从夫条,总之是一定要死的。这样虽然晚点,倒也还有挽回名誉的余地。


  我永远也忘不了奶奶在看着母亲去自尽时,那烙在她背影上怨毒的目光。
  然后就有人说我其实是刘洪的野种。
父亲和外公虽然没说,但他们看我的眼神其实和奶奶看着母亲时也差不多。
  所以父亲做了翰林,外公依然做丞相,我又回去做了和尚。
  奶奶做了翰林的母亲,却不做和尚的奶奶。


  原来以为我做了翰林儿子就可以报答他们的那些师兄们也不愿意理睬我了。
  我只能在香烟缭绕里想想母亲。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不会有人想到她了吧。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再痛苦的事情,只要你一直去面对着看它,那它也会慢慢的崩塌下去。就象一把刀在身上刺了太多次的话,刀刃也会变钝。只要不死,伤口还可以痊愈,但刀刃不磨就再不会快起来。
  只要命运不再来磨它。


  渐渐的我不再想过去的事情,母亲的样子也变得象是沙漠里的热气一样飘渺而遥远。
  等着徒弟们来杀死我面前这些妖怪的时候,我会和那些丁甲揭谛功曹护教伽蓝们聊聊天。说说天上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认为我很可怜,为了几卷经书就要遭受这么多的磨难。但我不这么想。
  我觉得自己很好,事关佛祖的面子,死总之是死不了的,经书也一定会拿到。早点晚点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关系。急的是佛祖,因为他想早点把自己的教义在神州推广。急的是徒弟,因为他们要把我送到西天才算是成功为自己赎了罪。


  可怜的是徒弟。
  如果非要我选择一个最喜欢的徒弟,其实我会选择沙僧。
  他不多话,只做事。
  就只是打破了一个杯子,他就得下凡。我不知道那个杯子有多值钱,但我听说他们道家的仙人修炼时很讲究练气的。然而就是仙人们的皇帝只为了个杯子抹杀了沙僧千万年的修炼。


  有了这样经历的人,自然不会高兴。所以我在任何时候回过头时,都会看到他黑着脸挑着担子默默的走着。当初白龙挑了背我的责任这也让他很不高兴,因为那行李担子绝对要比我重的多。沙僧曾经试图说服白龙来驮担子,他自己来背我。但白龙想都没想一下就拒绝了他。
  他没脾气。因为先入为大,白龙加入我们这一伙的时间比八戒都早。所以现在沙僧也只能挑着担子走。
  传说里还说过八戒是最聪明的。但其实最聪明的还是悟空。八戒只是最幸福的。
  因为八戒是凭着本能来做事情的。


  一个能让本能自然控制的人是幸福的。虽然这个人是只半兽人。
  他可以本能的去找吃的,去瞟美女,我就不能。我总得拿腔做调的先念几句佛经,看到美女时还得用眼睛去看自己的鼻尖。那样很痛苦。
  八戒自自然然的活着,随随便便的想着。担子不用他挑,我不用他背,妖怪不用他砍,他很幸福。
  悟空才累,事实上一切主要的事务都是他在策划并且付诸实施。表面上看起来他总是嘻嘻哈哈的,即使面对妖怪也严肃不起来。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其实很苦。


  一个一直以为与天同大的人突然发现其实自己被任何人都看不起的时候是很痛苦的。我听说以前他刚从菩提老祖那里毕业的时候,很有朝气,无所畏惧,自以为可以凭着自己改变天地。但是一旦参加了工作就彻底的消沉了。因为他居然是从养马工做起。而且后来还被东西方的大大们联手给封杀了。
  这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老师不是名牌。一个不是名牌洞府毕业的学生竞争力是很差的,更不要说他还那么自大。


  我一直在怀疑他现在叫我师父叫的这么恭敬,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我过去的导师是佛祖的缘故。他这么聪明,在社会上打几个滚后,不会不知道派系门阀的力量。
  他很用心的保护着我,因为我是他出狱后的第一份工作,这次做好了,也许他以后还有前途。
  他和其他人的关系处理的不怎么好,虽然每个人都在他的呵斥下不言不语,但是我知道其实悟空是很自卑的。他在五行山服刑的时候,沙僧和八戒的日子都的一直都很惬意。沙僧做着水产生意,八戒弄了一个农场搞期货。只有他在坐牢,所以他一直很自卑。


  徒弟们都恨我。因为我打不能打,跑不能跑。
  事实上每一个徒弟刚参加时都说过要自己驾云去取经,我只要原地等着就可以了。我无所谓,但是菩萨说不行。要是赎罪有这么容易,那大家都会反抗了。所以他们必须带着我养着我慢慢的走到西天去。


  我是他们的镣铐。你见过囚犯喜欢自己的镣铐吗?
  于是我一直默默的跟着他们走在去西天的路上。想着自己被解开的时候。
  日子就在别人的安排下这么过去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