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绕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Multivac

我一动不动的躺在黑暗中,倾听着外界传来的声音。

最多的是地下的水流声,当然也有虫子和小动物的吱喳声,偶尔还能听到风雨的呼啸。

但是假如我集中精神,我可以听到人们的声音。

来往的交通,相互的谈话,恋人的谈笑,婴儿的啼哭;当然还有动人的诗篇,以及悠扬的音乐。

总之,我陶醉的聆听着生命的声音,在这不为人知的古老墓园地下的石棺之中。

对了,我是一个吸血鬼。


当我厌倦了人间,我会回到一口不受打扰的棺椁之中,继续沉睡。

我的安眠也许是几个月,几年,几十年,也可能长达几个世代。时间对于永恒不灭的我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

但是每个梦都有尽头。当我准备醒来,到地面上经历另一番新奇的体验时,我就能感到皮肤因为即将来临的快感而颤栗,能听到血流的激荡在我耳蜗中扬起的回声。然后我就会像现在这样,先悄悄的听听这个时代的声音,了解一些状况。我承认,人类总是能让我感到惊奇。

可是这一次我不是主动醒来的,而是被一种恐怖的预感惊醒。


轰鸣的机械声和强烈的震动让我一跃而起。人类的开发范围波及到我的居所并不是第一次。我化成一团雾气,往声音的来处飘去。我原本以为会看到巨大的掘土机,然而不是。那是一种管状的机械,被它吸进去的一切似乎都分解消失了。另外几台机械在有条不紊的在它后面铺上预先制成的建筑部件,很快便开出一条路来。

我看了看路面,像是我所不认识的合成材料。那些机器都无人驾驶。看来人类又有了巨大的进步。既然这里已经呆不下去,我便照计划前往地面。刚才的不快让我想要痛饮一次鲜血的欲望更加强烈了。外面正是深夜。我看见远处的灯光,便向着城市走去。

街上来往的车辆不少,还有些机器人在行走,可就是没有人。

我越来越感到不安。即使在市中心也见不到一个人——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一个机器人快步朝我走来,直接将我撞倒在地,回头看了看便走了。接着几只脚从我身上踩过去,都只略作停留便离开。

这个时代的机器人都怎么了?

我匆匆站起,免得被一对轮子碾过——那个装有轮子的机器人则失去平衡绊倒了。它摇晃着站起来,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好端端的摔倒——

我望着它锃亮的金属外壳。当然,上面并没有我的倒影。

我顿时明白过来,它们的“眼睛”只不过是摄像镜头,不能捕捉到吸血鬼的影像,自然不会发现我的存在。

可是,难道这里就没有一个人,一个活人吗?


我跃向夜空,伸开双臂,在月光下展开柔软而坚韧的翼手。我的飞行速度并不快,而我必须在黎明之前尽快找到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处——这个光闪闪的都市几乎没有能让蝙蝠栖息的地方。

自从我获得永生以来,时间头一次没有站在我这一方。

我终于喘息着在墙上一个浅浅的排水口边缩拢一团,希望这小小一片阴影能够给我些许遮挡。

当第一缕晨曦洒到我的翅膀边沿时,我尖叫起来。可是,没有痛楚,被照到的地方也没有化作青烟消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小心翼翼的朝天边望去。那不是太阳。不是我所认识的那颗黄色的恒星。那只是人造的明亮发光体而已。


我走进一处看起来是博物馆的地方。所幸除了0和1之外,这个世界还保留了一点点实物的历史。

我走过那一个个玻璃箱子,直到读到一块金属板上面的说明文字:

“……XXXX年,最后一只田鼠在非洲死亡。这标志着地球上哺乳动物的灭绝。”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冲进人类展区,又怎样狂奔出来。我不记得在那里看到了什么,只记得那是我所能想象的最恐怖的事情。

我发泄般的嚎叫着,然而陪伴着我的只有我自己那嘶哑的声音;在这精巧的城市中,甚至连回声也听不到。


我是最后一个吸血鬼。

我将永远活在饥饿、疲倦和紧张之中。

这个钢铁的星球没有教堂。它甚至没有能够穿透我心脏的木桩。

在伪造的太阳下我漫无目的的飞翔。血流仍然在我耳中哗哗作响,仿佛以为所谓的生命,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