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绕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Julien

1.
“哦哦,我都听说了,多么可怕啊!”
大门只是稍稍打开了一条缝,苏就被珍结结实实的拥抱了一个满怀,身后的记者疯狂的一拥而上,大吼着“请问您的丈夫在攀山过程中与大本营失去联系,您能够接受他可能发生的不幸么?”这种没心没肺的问话,幸好一个紧紧跟在珍的后面,提着大包小包东西的男孩子,紧紧的咬着牙,努力的拦阻着记者,不让他们涌进屋子里面,并且最终艰难的挣扎着,将那些神态诚恳,声音嘹亮,吐字清晰的语言怪物拦在了门外,成功的关上了门。
“不,不,没有关系,要坚强一点,现在还只是失踪而已,也许只是通讯器材坏了,搜救队已经出发,我想过上几个小时就会有好消息出来的!”
珍一边絮絮叨叨的安慰苏,一边指挥那个男孩子做这做那。“吉米,都会大学里面学法律的。”男孩子对苏点头一笑,继续往客厅的一角安置充气床和书架,将那里布置成一个临时的居住地。苏用手捧着头,想要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珍……”
“这几天我会一直在这里陪你的,我知道这对于你很不容易,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很能照顾好自己的人。”
“没关系,我很好……”
苏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赶紧用手擦了擦眼睛。珍牵起她的手,“别害怕,朋友就是在这个时候用的……你还没有吃过东西吧?”
苏摇了摇头,然后才发现自己只是穿着睡裙,简单的扎了一下头发就跑了出来,甚至还没有洗过脸。
“我在给一个电视剧作曲,这一批工作来得比较急……我去换一下衣服就来。”
“没关系,没关系,作一点事情能够舒缓紧张的情绪……我来守着电话,你去做你的就可以了,只是别一个人躲在工作间里哭哦。”珍说着,开始往腰上扎围裙。
苏站在那里没有动。
“珍,谢谢你,你来太好了。”
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她是个要强的人,她的这种表情在公众的圈子里面是看不到的。
2.
夜深了,屋子外面仍然隐隐约约传出人的声响,显然还有不肯死心的记者徘徊不去。苏将按钮按下,看着“曲目已经删除”的信息在液晶屏上显示出来,推开架在身前的电子琴,用手揉着眼睛和太阳穴,珍端着两杯咖啡悄然而至。
“吉米睡了。”
“你还真是一个月换一个男朋友啊。”
“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毕业就可以找到那么好的男人,一下子结婚成家的。”珍翻起扣在桌上镜框中的照片,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英俊男人和苏相拥而笑,他有一双澄静的眼睛,此刻他的命运只有远方蓝色穹苍下某座洁白的雪峰可以主宰。
“骗人,市长的女儿,好男人走到哪里还不是一抓一大把。”苏接过像片,抚摸着照片上的男人的面颊。“而结婚后,我和你也不再是那么好的朋友了。”她将目光转向把脸藏在黑暗里面的珍。“你也在牵挂他,为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什么事情而恐惧,所以才来到这里,寻求安慰,对么?”
珍小口小口啐着苦涩的液体,象恋爱着的心那样芬芳,象蜜一样的在口腔中缓缓流淌,将温暖和兴奋的感觉扩散到身体的每个角落,只有在一觉醒来之后,疲倦和空虚的感觉才会重新在躯干和四肢中弥漫。
“对不起,我没办法坦诚的说明我的来意。”她艰难的一笑。“不过对于你们的祝福是真心的。”
“哦,珍……”
“别,别像是看到雨天里迷路的小猫那样看着我。”珍无可奈何的握住了苏伸过来的手。“我真心爱着那个人,所以我也期望他能够幸福。如果是别人抢走了他,我一定会仇恨那个女人一辈子,但是你不一样,才华横溢的音乐家女孩,和勇敢浪漫的名登山探险家,没有哪一对爱人和你们更加般配了。”珍苦笑起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要在臣服和反抗中苦苦挣扎,只有和你在一起,他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我也真不明白,你怎么能容忍他在结婚之后,还要继续去做那些可能会丢掉性命的事情呢?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锁也要把他锁在家里面,他那样太不负责任了。”
“别那么说。”苏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所珍爱的永远都不是平常的东西,他为了所爱付出的牺牲也超出了自我付出的极限,所以他对于我的这一份爱才特别珍贵。他的山是多么伟大的存在,你明白么?在他的心中,我根本无法和那些东西相提并论,如果没有他的爱……”
“而你的音乐也是如此……我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捧着花来约你出去的男孩子一把一把的,结果你整天跟我们诉苦,什么‘男人脑子里面除了女人就没别的了么?’……”
苏想着那时候的情景,跟着笑了起来。
“那时候我还以为会做一辈子老姑婆呢。”
“不过,你们现在非常的幸福。”
“还可以更幸福,其实……呃……”苏犹豫着,考虑要不要说给珍听。“我还没有告诉他,是一个月前检查出来的,是这样……”她终于下了决心,用低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怀孕了,两个半月。”
“什么!”珍大叫起来,连忙留意吉米有没有被吵醒的动静,然后压低声音:“我以为你们还不打算……”
“那是结婚纪念日的时候,”苏羞红着脸,“我们去海边旅行,他说忽然觉得想要孩子,而我也同意,所以我们就决定趁着还没有改主意的时候……”
“这太好了,”珍严肃的对苏说,“这是一个好兆头,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我不知道,”苏摇摇头,“前几天我都在做一个噩梦……”
“梦里面的事情都是你担心的事情,不会真实化的!”
苏摇摇头,脸上带着困惑的神情。
“不是关于他的,而是关于我的,我梦见回到了做学生生了重病的时候,孤孤单单的住在医院里,快要死了,我还没有遇见他,也没有遇见你,我的一生就要这么结束……”
“别说了,我不是就在这里么。”珍用力握着苏的手,让她有一点真实的感触。“至于他,我想他一定会没事……”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

3.
苏听到丈夫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很好,别哭,亲爱的,一切都好,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你几乎就要埋在暴风雪底下了!”
“只要你还在这个世界上,我哪里都不会去的,我爱你,苏。”
电话里面嘈杂不清的声音中,可以感受到那一边的深情。
“我也爱你,亲爱的。”苏用手擦了擦眼睛,喜悦在胸中激荡着,一下子几乎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我来机场接你。我知道你成功了,恭喜你,大英雄。……我还有另外一个喜讯要告诉你。”
“什么?”声音开始变弱,通讯讯号越来越不稳定了。
“没关系,吻你,白白。”
“白白。”
苏放下电话,呆呆的站了几秒,望着背对着她倚在餐桌旁,肩膀耸动着的珍。
“他没事。”
两人再次拥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电话铃响了起来,该死的记者。

最后一次确认所有的电话插头已经拔掉之后,苏终于关掉了台灯,白天喝了不少咖啡,但恐惧和恐惧的释放已经让她精疲力竭,她终于进入了梦乡。

味道……消毒药水的味道……白色的天花板……还有插在身上的管子……
“哦,不。”苏说。

4.
年轻的医生揉着眼睛,回忆着自己是谁,在哪里,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然后将手腕举到眼前。
“才六点半,我说过我要睡到八点的!”
“我做过苏的精神诊断医师,听说你找过我?”
医生用手揉着脸,让自己身体恢复感觉。
“对不起,我以为是那些恶作剧的杂工呢。”
他从床上爬下来,打开灯,小小的休息室里面一片狼藉,他带着歉意向那个叫醒他的老人打招呼。
“咖啡?要加糖么?”
“好的,谢谢。”老人微微一笑。“你可真够可怕的,应该回家去洗个澡,睡一觉了……”
“她最初进来的时候没有那么严重,我想,她应该还有希望。”医生开始哗啦哗啦的搬动堆积如山的书籍和年鉴,让桌子看起来整洁一点。“我看到过比那更严重的家伙痊愈出院的,而且最近德国有一种疗法……”
“清醒一点,小伙子,那是绝症啊。”
年轻的医生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你没义务跟我讨论这些。谢谢你赶来,她的精神状况有点奇怪,这难道会是什么并发症么?”
“哦哦,没有那回事。”老人抿了一口咖啡。“因为身体的极度虚弱,她睡眠的时候脑活动反而大大增强了,我想是什么人体自我保护作用的激素影响的结果。我和她谈过,她有一个完整的梦境世界,在那里她有健康的身体,有事业,有朋友,还有一个丈夫。”老人微微一笑,“登山家的丈夫,很勇敢吧。”
“可是她说噩梦什么的……”
“她说的噩梦指的不是那个梦境,而是这里,她生着绝症,来日无多的这个世界。她以为她一直在她那个世界幸福的生活着,只是偶尔做梦会梦见自己躺在医院里面,全身插着管子,快要死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这里才是现实世界啊!”
“你想要救活她么?小伙子,我不知道现在的医科生这么有责任心。”老人温和的笑容里面有讽刺的意味。
“她刚刚来的时候,我和她很谈的来。”年轻的医师脸红了。“我想我大概是迷上她了,而且她那么美,她不应该死啊。”
“让她去吧,在她的这个噩梦里面,你恐怕也救不到什么了,为何不让她在属于她自己的那个世界中,尽情的享受人生的最后几个月呢?”
“我不知道。”年轻的医生敲敲脑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想我要拯救的不是她的噩梦,而是我自己的噩梦。”
老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我还有病人,先离开了,抱歉帮不了你什么。”
“哪里,非常感谢您,我也要查房,要一起去看看她么?”
“不用了。”

年轻的医生最后一次整理自己的衣服领子,然后走入了病房,竭力的摆出了一副最开朗最无所畏惧的笑容,拿起病历板。
“怎么样,苏,感觉好点了么?我恐怕你今天会做几个检查……”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