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无
主页>F1征文2004>桃浪踏春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Julien

[无效理由:参考资料不齐备……爆]

A.
武当山天柱峰立于群峰之巅,宛若天子临驾于诸侯一般,风景奇险,云雾萦绕,让人望而生敬。相传昔年真武大帝便曾经于此修炼得道,飞升九霄,之后更有无数高人剑侠修建宫殿观庵,隐居于此,修身养性,思索人生冷暖,王朝盛衰的真理。
这一日,南岩宫内的气氛确是一片紧张,却见数十人围着一张长桌坐定,面前摆放摊开着无数的薄籍文书,那些人也有身着道士服饰的,也有身着俗家服饰的,各个相貌不凡,气宇轩昂,显然并非寻常修士,其中几个太阳穴饱满,双眸精光四射,武功之高深更是一望可知。另有十几个小厮跑进跑出,端茶送水,传递纸条,显得十分繁忙。
只听呀的一声,门扉打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并同一个壮年男人走入。老人年岁已高,行走却甚是轻捷,径直走上首席,男子紧随着站立在其身后侍奉,神态恭谦,却隐约流露出有一种困惑不决的意味。
围坐在桌前的众人不敢怠慢,刷的一声一齐站起,老人连连挥手,道:“都免了,都免了。”拿起一张适才被放在手边的文函,迅速浏览着。众人重新坐回,坐在左首边的一位老年道人咳了一声,开口道:“岭南五仙教日前遣人将我派十名失踪弟子的随身衣物送回,说是若要那几人保得性命,便不可再教授当地民夫拳法剑法,也不可煽动他们防身自卫,撤回分舵,武当派再不得踏入岭南半步。”
老人翻着手里的纸张,询问道:“当地人民的生活境况可有改善?”右首较远处一人道:“分舵创立两年有余,不但引入中原医药和教授武功,也请了先生开设私塾,让当地孩童可以读书写字,民间无不对武当派发自心底的敬慕感激,但由此原本膜拜巫神,勒索钱物的五仙教便日益凋零,不满由此而来。”
老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这种卑鄙的手段,我们愈加不可屈服。分舵那边有多少弟子?”先前那老年道人道:“现在所在分舵中的,有‘宗’字辈二十名,还有五六名武功高强的师叔坐镇,已经查明,被绑架的弟子现在位于五仙教所掌握的村中一个地窟之内,周围有大约四十名五仙教教众,也有可能布下了蛊毒陷阱,不可不防。”
老人说道:“五仙教武功邪术诡异莫测,被抓去的弟子只怕遭遇什么残酷刑罚拷问,越快救出越好。”那道人点头道:“真人说得是,现今策略已经拟就在此,请真人定夺。甲策:守住村庄路口,等待二日后,于福建处理药品交易的张松溪张师叔率手下弟子前往汇合,然后再攻入村子,救出弟子;乙策:立即差遣分舵的几位师叔,率领那二十几位弟子前往救人,以炸药引开教众,攻入地窟内将人救出,迅速转走;丙策,则须大张旗鼓,集结当地各大门派,以武当派牵头,结成联盟,剿灭魔教,为民除害。”
老人细细看了一遍手上的纸张,问道:“乙策胜算几何?”道人答道:“魔教人多势众,又有地利上的优势,还请谨慎抉择。”老人道:“久则生变,速战速决,若是过得几日再组织人力营救,对手也必有时间准备对策。”老人身后的站立的男子插嘴道:“恕我多言,可以先派遣分舵的一位师叔前往村庄,假意谈判,讨价还价,拖延时日。分舵设立两年有余,必有精通当地语言和民众心理的人在。”
老人叹息一声,道:“远桥说得是,只是那位武当弟子由此便要冒着危险了。”道人起立问道:“甲策?”老人颔首。于是一只鸽子被从鸟笼中拿出来,将道人用蝇头小楷写就的纸条拴在脚上,拿到窗边放了出去。这南岩宫建于峭壁之上,山崖之下,坐落甚为巧妙险峻,鸽子从群山峻岭之上飞入苍穹,几个盘旋便再也不见了。
于是老人站立起来,道声“各位辛苦”,便和那青年转身离去,几名武当弟子紧紧相随,左顾右盼,保护着他的安全。言语中所谓真人,指的便是武当派的开派宗师张三丰,这位老人委实乃是天下最最神秘而令人尊敬的人物,传说他性情诙谐,衣着随意,也说他武功高深,首创太极拳和真武剑法,让武当的地位跃升江湖之首,与少林比肩,维系着天下武林的兴衰安定。他身边的便是他的大弟子宋远桥,学识渊博,气质稳重,乃是武当上下公认的栋梁之才。
老人走在廊柱之间,仍然不能释怀,说道:“魔教凶残多疑,遣人谈判蒙蔽耳目云云,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宋远桥答道:“若不能穷尽所有的努力,只恐武当派的威名受损,但若贸然施救不成,反而折损更多的人手,怕是不如不救。”老人怒道:“难道你便不为那十位被囚禁的武当弟子担心么?”宋远桥道:“既然决心不畏强暴,抗争到底,那么这十名弟子若遭遇什么不测,不是也是无可奈何的么?”
老人惊愕了一下,逐渐镇定下来,叹息道:“你这个性子,日后定会遭人嫌恶。我知道你是直性肠子,别人怕是要觉得你冷血无情呢。”宋远桥笑道:“真人教训的是,远桥自幼生活困窘不堪,所以遇事决不会往好处想,总是先做最坏打算,这样方可保持镇静。只是不知今日整日要伴随真人出入,究竟有何事项?少林寺云慧方丈前日圆寂,我还需要拟就武当悼唁之文……”
老人道:“今日你跟我走便是,记住我每日功课,以及接人待事的规矩程序。”说话间到了玉虚宫,张三丰的其余六名弟子聚集在一起,在此已经敬候多时。
宋远桥先说:“五仙教之事,我武当将遣使谈判,期望能说服教众释放人质,和我派和睦共处。”六弟子中的殷利亨问道:“可是魔教岂是口舌游说所能打动的?”宋远桥道:“你所应知的,到此为止,之后几日若有其他变故,我们再知会武林同道不迟。”殷利亨点头称是。老人在桌前坐下,问道:“岱岩?”俞岱岩连忙答道:“关于让海鲛帮撤出南海水域岛礁,方便渔船商船往来,并由天下武林门派每年集资补偿的事项,已经和江湖诸门派掌门商谈甚久,迄今为止,尚有华山派和崆桐派坚决不允,我等还将跟进。”
老人道:“我大明多出能工巧匠,已经可以建造大型的远洋船舶,若是能趁此机会开辟海外的商船航线,不但可以扬我国威,宣扬我华夏文化,对于远近的商业贸易也有帮助,并且可以开开眼界,西域胡商引入的火器和钟表日益精细巧妙,他们的手工器具的制造技术确实匪夷所思。”
俞岱岩点头称是,神色却甚是古怪。老人问道:“崆桐派今年灾祸不断,筹资恐有难处,我等均为武林同道,这次在这件事情上接济一下也无妨。只是不知道华山派为何会力阻此事呢?”
俞岱岩苦笑道:“华山派岳掌门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于这次海鲛帮的事情定是不允,于是我前往华山和他们的弟子面谈,他们说岳掌门心慕我武当张真人的风采,却总是无缘面见,甚是遗憾。愿与张真人在天下英雄面前把酒言欢,一吐倾慕之言,只要这桌酒席喝过,海鲛帮这次的事情定愿鼎力相助。”
老人大笑道:“原来如此,好个沽名钓誉的君子剑!我武当创派之初,尚无声名之时,他岳掌门对我爱理不理,武林大会上连多说一句话都怕罗嗦,此刻却又来耍这等伎俩!”宋远桥道:“虽然如此,会一次面也无妨,毕竟打开商道的事大。”老人皱起眉,想了一想,说:“此事看来没有其他办法,改日我便当面骂他一遍就是了。”俞岱岩喜道:“那么我就如此回复华山派了。”
老人点头称是,又问道:“还有什么事么?”莫声谷道:“永乐帝意欲迁都北京,大兴土木,挥霍民脂民膏不说,以后每年江南的大批粮米财物都得要千里迢迢的送至北方,以支付官员的俸禄。这运送过程异常艰险,或有船帮或者强盗贼寇盯上了这批东西,意图途中抢劫,所以传说民间已经有人组织帮派,建立组织,以便保护运送,并从各门各派挖取人才,偷学武功。江湖上对此怨声载道,几乎就要口角动手了。”
老人叹息道:“永乐帝只知道武功军队,以为守住北方,防止游牧部落南侵,这大明江山便坐得住了,岂不知道还有君轻民贵的道理。运粮帮众学习武功,乃百姓的自保之策,我武当派自当鼎力支持,或许还可以教授一点粗浅的入门拳法。”宋远桥插口道:“只是此事比较敏感,武当派虽然支持,但也以报持低调为宜。”议事已毕,众人纷纷离去,老人却将宋远桥留了下来。
老人问:“远桥,你可知道今日我留你在身边,为了何事?”宋远桥答道:“弟子不知,还望师父训示。”老人将一个纸条递给宋远桥,上面写着“使团今日已入湖北境内。”
宋远桥困惑不解,问道:“这是何意?”老人道:“我于今日早晨受到这张字条,有人定要找我见面,此事烦扰之极,所以今日将离开武当山,避他一避,那么这期间武当派,还有天下武林的大小事务,都要由你来处置乐。”
远桥惊道:“弟子才疏学浅……”老人笑道:“武功高强,性格和善,此事你或不如我,但若要说运筹帷幄,决策天下大事,此事绝对对你的性子。我自幼书读得多了,以为所有的事情立下规矩便可行来,岂料……岂料……唉。”
宋远桥连忙跪下,磕了几个头,道:“弟子决不辱师命。”又问:“不知道天下什么人如此烦扰,竟然要让师父下山躲避?”老人将口凑近宋远桥的耳旁,轻声道了几个字,一瞬间宋远桥脸色苍白,道:“弟子明白了。”老人微微点头,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道人从门口探头进来,对老人说:“真人,西藏大手印门桑昆喇嘛已在紫宵宫等待接见。”老人微微点头,说道:“我要去了,你不必再随我前往,这里有武当派上下房产,门众,以及发生了何时该当如何处置的簿册,你且拿回去需要仔细阅读牢记。”宋远桥拱手道:“是。”老人又耳语道:“我于今夜午夜动身,你一人相送即可,明日通知大家。”
宋远桥带着簿册,走过复真观,但见房内整齐的排布了桌椅,一排排坐的均是俗家打扮的人,有老有少,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砚墨,手执毛笔,迅速的在手里的纸上写着什么。只听得一人道:“听闻西藏大手印武功乃为邪派功法,不知道此次张真人接见藏僧,意欲为何?”但听到殷利亨的声音答道:“天下武学殊途同归,何来正邪之分?藏人服饰语言行为习惯与中原不尽相同,但并非因此就归属了邪妄。”又一个人道:“在下乃南京天福茶馆的说书人,请问此次事故之后,武当派可有剿灭云南五仙教的打算?”殷利亨答道:“不知阁下何处此言?我武当派自创派以来,与天下各个武林门派,无论大小强弱,均一视同仁,至力与发展和平友好,共研武学的稳定关系,此次意外想必乃是误会一场,云南分舵已经遣人与五仙教进行商谈……”宋远桥叹息一声,知道明天此时,张真人下山之事必将掀起渲然大波,殷师弟又要辛苦一场了。
是夜,师徒在山下分别,道别之时,老人道:“莫忘了武当乃天下第一门派,少林虽然武功精深,道德严谨,但佛家难免讲究闭门苦修,论到世上的事情,就不再象我们关心了。我当初创立武当,便是存了一个念头,要造福苍生,救助百姓,你的一举一动必将影响深远,愿你好自为之。”
宋远桥跪拜,临走之时,终于忍不住问道:“徒儿自知好奇多嘴,但实在是困惑不已,请问师父,为何永乐帝要差遣使团四处寻找于你?故老传言道,你庇护了建文帝,此事可是当真?”
张三丰笑道:“远桥,我究竟是何人,你心思缜密,想必也不是一无所知,这些年来你可见过我行使外家武功?”
宋远桥磕头道:“弟子未曾有这个福分,但师父的内力精深,曾经数度救人起死回生,这是亲眼所见。”
张三丰大笑,道:“天下事有可以为,有可以不为,有可以与人言,有不必与人言的。”说罢拂袖而去。

B.
“什么!张三丰跑了!”
穿着锦衣龙袍的老人一拍桌子,吓得跪下汇报的东厂太监不敢吭声。永乐帝虽然年事已高,但身材健壮,声若洪钟,发怒的时候更是吓人。
“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他!”
太监连连磕头,转身看看早已经屏退左右,便斗胆问道:“请问为何陛下如此执着与一个小小道士?”
皇帝冷笑一声,答道:“昔年我爹爹洪武帝打下天下之时,便有传言,说江湖中出了一把屠龙刀,一把倚天剑,其中藏有万夫莫当的武功秘笈,一旦掌握,于皇宫内院,重重军围中取下人头,易如反掌耳。如今我发动大军逼死了自己的侄儿做了皇帝,定有江湖狭隘之人引为借口,想要做出拭君大事。所以我建立东厂,便是要剿灭天下身怀武功,意图谋逆之人,可惜当年爹爹自明教带来的武功秘笈,传给我的只有外家功夫,反而是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手上,拿到的是内家的配属心法。如今张三丰庇护了朱允炆,这心法便要从他身上着手,才能将东厂武装起来,方可与天下武林之士抗争,你可明白?”

参考资料……就剑桥明朝史好了
不知道《West Wing》和《倚天屠龙》不知道行不行,笑
唉,其实我只是不想做JMB第一个缺跑的车手而已……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