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无
主页>F1征文2004>粽子岁月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Julien

[无偿原因:迟交]

黄昏的时候,村庄终于出现在枯黄色的稀稀拉拉的草甸之上,旅人高举着双手,走向神色警觉的村民们,那些人个个皮肤黝黑,赤裸着身体,强壮却不健康,在这个热带草原上,谋生并不辛苦,但和文明世界中人们想象里面的悠然自得尚有很大的差距。
“朋友,没有武器。”
旅人会用这个草原上很多部族的词汇,结结巴巴的串连成句子,实际上,为了寻找村庄,他已经在这片不毛之地跋涉了数年之久。
“礼物,头人,说话。”
与其说是他镇定自若的态度慑服了持着利矛环绕着他的青年们,不如说是递过去的一小包调味料起了作用,在大草原上,这就是四处都可以获得接纳的硬通货。接过纸包的青年用指甲舀起一点点,放进嘴里,然后大声的和同伴吼着什么。然后他们将他带到村庄内部的空地前面,从井中汲水,调制出奇怪的饮料浆液,连同食物放到他面前。
“头人,说话,面包,不对。”
旅人强调自己的意图,坚决的拒绝了普通的款待,那群人终于明白他不是普通好奇心强烈的外来者,最初尝过他带来调味料的青年和其他人争吵着,对于他要见头人的请求,显然是掀起了轩然大波的样子。
终于在环视的愤怒的目光中,旅人被那个青年领到一个低矮的房子前面。青年问了两句话,里面传出了低沉的应答声。
“里面。”
他推门走了进去,黑暗和闷热包围了他,旅人一动不动的站着,等待着眼睛恢复知觉。也等待着心稍微平静下来。黑暗中一个佝偻的身影席地而坐,烟草的气味和一点火光闪烁着。
“玛格丽特,朋友。”
“朋友?”
“玛格丽特,朋友。”
“…………”
老人将烟杆放入口中,陷入了沉思。旅人张口想要解释,却被老人挥动着手阻止住。
过了很久,老人才开始回答,这是一字一顿,纯正的英语。
“你是玛格丽特的朋友?”
“那么我终于找到这里了。”
旅人发出一声叹息,坐倒在地。
“对,我是为了寻找她而来的。”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我从研究会那里要到了她遗物中的研究日记,最后终于找到了这里,我看到过她写你的段落,她失踪前最后的时候就在这村落里,对不对?”
“那无关紧要,玛格丽特已经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我知道。这正是我来寻找她的目的。”
老人微微笑了起来。
“你究竟是谁?你是她的什么人?”
旅人露出了踟躇的表情。
“我……我不知道。我和她是大学的同学。”
“你的朋友?”
“不,在学校的时候,我没有和她说过话。”旅人露出一丝苦笑。“直到毕业之后又过了几年,在学会中碰到她,我才鼓起勇气写信给她。”
“笔友?”
“连那也不是。她没有收到信,我将信放入邮筒的时候,她正在这里研究古人类骨相学,那次学会是她最后一次在文明世界中出现在公众场合。”
“我很同情你,但是对此无能为力,草原中藏着很多秘密,但你的朋友所去的地方并非那些地方。听我说,回到你的世界中去吧,你的人生还很长,还会不断的失去许许多多的东西,如果连这种程度也接受不了,是无法活下去的。”
“我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旅人现出一丝苦笑。“虽然时常也会觉得在我那个世界,想活下去也不是怎么轻松的事情。现在我的身份是学会的临时雇员,我的责任是收集和调查玛格丽特最后一次研究旅行的过程和失踪的缘由,提交相关的报告。”
“玛格丽特已经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说罢老人将烟杆放入口中,不再作声。
“我查阅了全部的资料,玛格丽特研究的课题是以古人类的头骨对当时人类的生活方式,生理水平以及发展历程,进化方式进行回朔和推断——大致是这个意思,我并非专业人员,恐怕没有办法好好的解说清楚。她之前的研究方向都是头骨化石为基础的,起初集中于头骨的破损,后来又开始研究头骨的孔洞。头骨的孔洞,你可明白?如果是砸破的话另算,但要整整齐齐的开一个洞并不是那么容易。要是现在来弄的话,非要外科手术工具才行,如果是那个时候,若要不管死活的折腾也不是不可以,或者待头骨的所有人死后再随便摆布,偏偏已经找到的头骨化石不但孔洞边缘都很整齐,而且,从融合的痕迹来看,不管打开的孔是方形还是圆形,开孔后的人都还活着,还活了不少年头。”
旅人从随身的包裹中找出一叠文件,在昏暗中摸索着一页一页翻开。
“玛格丽特在投入研究六年后驳斥了外科手术论的解释,之后玛格丽特的研究转变了方向,原本的考古学基础完全抛弃了,她开始调查世界上各个角落现存的人类原始部落和活动遗迹,并且对于头骨的孔洞情况进行了完全的统计,据说玛格丽特最后和同事讨论的时候,声称她发现了某种无法解释的状况。我沿着她生前最后三年的研究路线进行了调查,并且拍摄了照片。”
他打开了一个小手电筒,一个个残缺不全的骷髅在相册上显现出来。
“头骨的孔洞日趋整齐,而且位置从头顶和渐渐趋向到后脑枕骨的位置。无论是非洲部落的藏品,还是青藏高原上的遗迹,都呈现这个规律。”旅人停顿了一下,声音越发轻了。“奇怪的是,近代所有的孔洞遗迹,其位于脑后枕骨的孔洞位置是完全一样的,不用说古代的手术技术规范性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即使是现代的技术水平,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与其说这是一个发现,不如说是一个奇迹更为恰当。”
旅人看了老人一眼,老人吧嗒吧嗒的吸着烟,面色阴沉。
“玛格丽特在学会例会发表了相关的论文,但是学会会刊上并没有发表,我询问了与会的人,甚至没有人记得她的讲演,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玛格丽特接下来的研究申请没有获得通过,据她的亲人说,她变卖了财产,走上了独立研究之路,其第一站就是这片大陆。但是不久,她就失踪了,在最后的时刻,她究竟发现了什么?是不是她发现的东西导致了她的失踪?我想要知道……”
“够了!”
老人站立起来,慢慢后退,一手伸到身后打开了门。
“死亡!死亡!死亡!”
这个词是用部族语,而不是用英语吼叫出来的,村人跑了进来,将他扭住,揪住他的头发将他往外拖。星星已经升起,旅人被推倒在地,有人撕开了他的衣服前襟,连同扣子迸射开来,将他的脖颈裸露出来。村人们用他根本来不及听懂的部族语言大声吼叫着,直到一柄长斧交到一个壮汉的手上为止。烟草焚烧的光点出现在黑暗中,老人打开居屋的门,从门口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头人!头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旅人喊叫着。“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壮汉持着斧头的长柄,迟疑的看着旅人和头人,头人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秘密,我们部族杀了玛格丽特,就像是现在杀死你一样。”
他再次用部族语下命令。
“死亡!”
壮汉嘟囔了一句什么,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周围立刻鸦雀无声。
“那不可能!”旅人号叫起来。“我知道你们没有杀她!”
身后传来重物挥动的声音。旅人竭尽全力把话说完。
“失踪后我见过玛格丽特!”
闷声在后脑响起,幸而并非是金属嵌入骨骼的声音,老人瞬间出现旅人身后,伸手撑住斧头。在星光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出来,他的长相和村民们并不一样……他是一个白人,一个矮小,苍老的白人
“就在这里说,否则你还要被处死。”
旅人挣扎出一只手来,将衣襟并拢,这让他感觉好受一点。
“头人,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成为这里的头人的,如果你是来自我们的世界,也许你会听说过有一些人,在孩提时代,有看不见的朋友么?”
“幻想。”
“心理学上认为孩子需要和自己平等的伙伴和朋友,于是幻想出来了奇妙的朋友,只有自己能够看见,不时的出现在自己身旁,和自己交谈玩乐,个别的人甚至在长大成年后,看不见的朋友都仍然活跃在他自己的生活当中。”
“你就是那个人?”老人不耐烦的说,“那么和你的朋友诀别吧。”
“不是那样!”旅人哀求道,“请让我说完,我并非那种人,我只是社会角落里面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我……我只是迷上了玛格丽特,她失踪的时候,我甚至比她的亲属还要首先赶去研究所,我欺骗他们,说我是她的男朋友,于是他们将她遗留下来的一切物件都交给了我,不知道为何,其中却没有我寄给她的那封信。”
“我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有好长时间,精神一蹶不振,什么都做不好,有一天夜里,玛格丽特突然出现在我居住的地方。她说‘只有你还在思念我,因此我才能返回这里’,我吓了一跳,跑去寻找十字架,为了证明她不是鬼怪,她一直跟随我跑去了教堂。”
“但是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看不到她,她总是突然出现在我所居住的地方,然后又突然消失,她说她喜欢这里,但是又不能久待。这种情形持续了数年,她喜欢空气清新的高处,还有秋天夜间的庆典集市,我……我和她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想。她告诉我,她没有死去,但是已经不再存在于这一世界了。”
“欺骗。”老人说,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色。“如果她是你的朋友,你就无需跑来调查这些事情。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向她询问。”
“我不能。”旅人痛苦的摇摇头。“她为何会失踪,究竟发生了何事,她从来不曾讲过。‘对于你而言,现在和你在一起的我,就是你的全部真相。’她这么说,而我也从来不敢反驳或者追问,我对于她的感情让我无法做到这点。世人所说的爱是什么,我并不了解,我觉得迷恋她,其中也混杂了类似于尊敬的成分……”
“是憧憬。”老人不由自主的答道。“你憧憬于她,你将自身的不完美投射到她的身上,所以连你自己在内心深处,也怀有打破完美憧憬的恐惧。”
“我,我不知道。”旅人挣扎着站立起来,“那些年来,我们过得非常快乐,人们常说,人要和社会建立各种联系,才不会感到孤寂,我却觉得,人需要的是心心相印的伴侣,需要能够交流自身感受的场所,而不是社会本身。”
老人冷笑起来。
“那不过是你用来逃避社会的借口罢了。社会自有其存在的意义,你身在其中,享受着文明的世界,却不愿意付出自己,这就是一种自私。”
“孩童的时候,从来没人告诉过我,要活下去,就要付出到这种程度。”旅人痛苦的说。“当玛格丽特已经成为我生活的全部的时候,我的异状被周围的人发现了,我被送入了精神病医院,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中只剩下许多凌乱狂暴的碎片而已。唯一明白的事情,”叙述者的声音哽咽了,“我已经失去了她。”
“恭喜你。”老人挥挥手,村民们放开了旅人。“看来你只是一个无法面对现实的无用的脓包而已,你不用死了。你可以在这里过夜,但是明天就要离开村子。回到属于你的生活中去吧。”
“等等!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的线索了。”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玛格丽特失踪的时候便已经死了,这一切都只是你的幻想而已。”
旅人没有应声,他从衣服内掏出一个小包,小心的打开四角,取出一张薄薄的纸片,递给老人。
“三年前,也就是我离开精神病医院的数个月后,我收到了这个。”
那是一封普普通通的信,署名是罗伯特,信的开头写着,“亲爱的玛格丽特,希望你还没有忘记我,非常抱歉写这封唐突的信,其实也没有很重要的事情……”
“这就是最初她失踪时,我寄给她的信。”
“一封被弄错的退信。”
“请看反面。”
老人将纸片翻转过来,一个巨大的骷髅的影像占据了纸片的整个背面。在骷髅的后脑枕骨上,安装着一个奇异的圆形的装置,就像是嵌入了一个黑色的圆环,圆环之内,许多股粗细不均的线和软管从中穿越出来,将大脑和外界不知名的东西连接在一起。
“这也有可能是恶作剧,或者是你神志不清时候的作品。”老人说。“别忘了你也进过精神病医院。”
“那不可能是我能够做出来的。”旅人轻轻的说。“这张画面……不是印刷或者绘制出来的。”
那果然不是印刷,影像虽然是平面的,但并没有颗粒构成的感觉,看着纸片上的影像,就如同透过玻璃看着实物一样。
“我相信这信是某种信号,她已经无法接近于我,但是还在某处等待着我。我所能做的,就是沿着这个线索来追寻她,”旅人苦笑。“我原本对于古人类学和头骨解剖学一窍不通,凭借自学获得了为学会服务的资格,由此在三年前,来到了这片大陆。我沿着她还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走过的道路,访问她居住过的村庄,日记中,她行程的最后终点就是这里,她记录了村庄的结构,甚至写了你的事情,但是对于她来这里究竟作了什么,有什么发现,却完全没有写下来,那日记到此为止,对于我之外的人类而言,玛格丽特从此就再也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全部的迷,和她的去向,我相信,如果有人能够回答,那个人一定是你。”
“三年?”
“三年,原本没有想到我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玛格丽特的日记我几乎可以背下来了,那些村庄的名字早就刻在脑海之中,但是村庄所在的位置,却永远和地图上的标示大相径庭。三年里面,我学会了12种语言,学会了判断狮子的饥饿程度,和捕猎烤制羚羊,要知道,在我来自的那个世界,我连学校的考试都只能勉勉强强的依靠贿赂老师而过去。”
“那么这个旅程已经可以结束了,这神秘的一切仍旧无从解释,你却从中获得了成长,这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结局。你今后的人生会带着这一恩赐走下去,你不再会是一个失败者。” 老人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听到预期的反驳。“你还会陆续遇见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情,关于这位女性一切会永远的成为一个记忆深处的美好故事。”
“所谓未来的人生这种东西,从我踏上这块土地开始,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不明白,”老人微笑着,“以你现在的技能和经历,我可以介绍你去一些地方,你以后的生活会顺利很多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旅人说,“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我担心的只是她而已。她才是我之所以成为我,让我坚强起来的源泉,我早已经不再信任自己,不再珍惜自己,我自己是否会在饥寒交迫中死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她而已。”旅人停顿了一下,寻找最后的结词。“一定要找到玛格丽特。”
“即使付出生命?”
“只有她的生命,才是真正的生命。”
老人沉吟着,时间慢慢的流逝过去。
“我没有欺骗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完全一无所知。的确,我是肩负着某种责任而来,许多年以来,一直守候在这里,但是那秘密究竟是什么,我不需要知道,我所能作的只是指引,如此而已。”
“请指引我。”
“指引之前,必须接受我的条件,一旦接受指引,走上旅途,就没有回头路了,想要放弃的人,立刻就会在这里杀死。”
“我接受。”
“那么跟我来。”
老人挽着旅人的手,将他引至井边。
“其实这村庄也包含着某种隐喻,看到刚才那幅图画我才恍然大悟。这井的形状一直让我觉得非常奇怪,想不到原来如此……”
井的形状?这是一个完全没有井沿的井,口径大得几乎可以称为泉了,周围用石头铺成了圆形的基,离开地面有几十厘米,并不高,井口之下黑黜黜的看不到底。令旅人感到一阵战栗的是,这井的外形,和图画上枕骨之后那个圆形的嵌入物从形状到大小比例,完全一摸一样。
“莫非……”
“正是那个莫非。”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推入井中。

气流在身边呼啸而过,偶尔有小颗粒敲打身体的感觉,黑暗吞噬了周围的一切,旅人挣扎着,翻滚着,抓不住任何东西,也吼叫不出什么声音。坚实的地面,或者是冰冷的水面正在呼啸的冲撞过来,他闭上眼睛,绝望的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
“笨蛋,你居然还真的走到了这一步。”
冷冰冰的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旅人心头震颤,睁开眼来。
一个淡淡的人形,在他身体的侧边轻轻的浮现出来,发出黯淡的荧光,那身形是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少女,女孩子脸色淡漠的抬眼望着他,无论他的身体怎样翻滚,女子的身影始终停留在他的侧前方,连衣角都不飘动一下。
“玛格丽特!”
“我从未想象到你真的能够找到这里。”女孩子说,“外面的一切未必如同想象。”
“玛格丽特,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我不明白。”
“我现在无法去接你,自然会有其他人告诉你许多事情。”女孩子顿了一下,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笑容。“但是记住,无论如此,最重要的真相只有一个,就是我和你。”
“我和你。”
“就在这里。”
女孩子的身形消失了,白色的光芒忽然占据了整个视野空间,全身传来痛楚的感觉,就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眼前的白色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不,不止是血红,血红中不同的深浅,渐渐构成了一副模糊不清的景物,罗伯特挣扎者,液体的阻力迟滞着四肢的挥动。他张开嘴想要喊叫,但是连肺腔中都充满了液体。随着挣扎的继续,火辣辣的刺痛从身后驳接到体内的传导电线传递进来,从接触点扩散到全身,那刺痛一阵强大过一阵,隔着血红的液体,可以看到外面是一个无数红色液体器皿的房间,房间中有许多机械驱动的物件,正在逐渐朝自己所在的器皿中集中。最终一个巨大的物件立了起来,朝着自己的头颅深处了类似手臂的东西,手臂的尽头是一个尖利的金属针。
罗伯特想要摆脱尖针的威胁,但不知何时四肢已经被金属固定住,就在这时爆炸声响起,液体飞溅,血红的世界终于变得清澈起来,液体从鼻子和口中流淌下来,冰冷的空气涌入肺腔,他剧烈的咳嗽着。在泪水中,他看到眼前的机器在闪烁的光线中冒出火花倒在地上。一个粗壮的人端着难以辨别的巨大射击武器跳上破碎器皿满是液体滑溜溜的平台,一阵电火花闪烁,固定自己手脚的金属臂便有一个松开了。
“别问问题!”那个人吼叫着,罗伯特点点头。壮汉说话的口音有点奇怪,似乎带一点俄文的味道。他继续卸下其他的金属臂,接住差点落下的他,几束光线擦着他们的身边飞过,壮汉的几个头发在空中飞舞着,发出了烫焦的味道。大厅中马上跳出几个人,持着武器朝着光线的来源射去。
“我们要快一点了!”壮汉将手伸到罗伯特的脑后,用力一拉,罗伯特只觉得一阵眩晕恶心,然后看到壮汉将一把从头顶上垂落下来的管道和电线扔了出去。
“好了,现在跟我来!”
壮汉跳下了器皿台,罗伯特注意到他的脑后,枕骨的位置,就如同图画中一样,安装着一个黑色的圆环孔洞,但是里面是空的。
“别发呆了,赶紧给我他妈的跑!”
壮汉一边举起武器,朝着远处还击,一边大声吼道。
罗伯特站了起来,迈动双脚想要奔跑,但是随即一个趔趄扒到在地,壮汉弯下腰,将他抗在身上,飞奔起来,罗伯特看到自己离开了满是器皿的大厅,进入了一个狭长的隧道,另外两个持着武器的人和他们跑在一起,远处一个悬在半空中的飞船,正在低沉轰鸣着,一把绳梯悬挂下来,随着船体微微的摆动着。
“好啦,给我抓紧就行,自然会有人拉你上去。”
壮汉将他扔到绳梯上。
“玛格丽特在哪里?”
罗伯特吼叫着问道,飞船的引擎非常的吵。
“玛格丽特在等你。”壮汉微笑起来,然后又补了一句。
“欢迎来到真实世界!”

遗迹解说:
头骨上的孔洞,古代部落甚至是史前的人类居住群落中的屡屡被发现,以环太平洋的遗迹圈子中最多被发现,多半为方孔或者圆孔,有学者认为那是古代人类为头骨外伤所施行的手术,而且确实有在手术后存活数年的证据。中国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广饶傅家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发掘出土的男性头骨中便曾发现过右侧顶骨的的靠后部有一直径为3.1X2.5厘米的圆形穿孔。不过至于枕骨后面的孔,相关的报道并不多见,想来一定是被那邪恶的巨大统治力量抹杀掉了。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