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无
主页>F1征文2004>准备放假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Julien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当然啦,那时候的世界和现在完全不同,完完全全的不同。比如说,那个时候,世界上只有一台电脑,所有的人,都必须使用同一台电脑,通过一种笨拙的交互命令行界面来实现自己和世界的沟通;再比如说,那个时候,人们并不是象现在这样,是被各种各样的公司雇佣的。没有公司,自然不会有一周休假三天,或者每个月有一天,允许职员们穿着游泳衣坐在键盘前面工作这种有趣的事情发生,所有的人都居住在看起来完全一样的高楼大厦里面,坐在看起来完全一样的单间中,面对着看起来完全一样的终端,根据电脑传来的各种指示,进行着各种工作。工作包括编写和修改程序,监督矿山和工厂的机器运作是否顺利,偶尔也会有进行资料统计和整理之类的工作,完成的工作传送回去之后,工作点数就会记录到个人的数据条目中。只要工作点数足够,每天的食物就会定时的从传送带中出现,而其他的生活用品,诸如牙膏和毛巾之类的东西,则需要填写IPRQ_DFS_Z80或者诸如此类的名字的某个表单,并且提交到策略中心的缓冲区中,期待着申请可以获得通过。策略中心是人类这唯一一台电脑最重要也是智能最高的程序,从上一次重新启动之后的131亿秒之内,人类社会的一切没有一天,不是在策略中心的管理下,井井有条的运作着的。
大部分人都能够从这样的生活中得到满足,他们做完了每天的工作,完成了规定的健身运动课程,吃过了定量分配的食物之后,还会在在线社区里面聊天,谈论工作点数计算系数的新公式,高级程序技师认证的题目集之类的东西,有一些人还热衷于一种在线的“内存蠕虫大战”的智力对战游戏,当然啦,在对战中用工作点数下注的行为是被策略中心禁止的,总之这可以是一种非常单纯而自得其乐的生活。但是偶尔也有一些人,整天叫喊着“自由”啦,“机器对人类的邪恶统治”啦之类别人听不懂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现在的生活,觉得一切都是那台电脑的错,有一些人真的开始发布病毒,抢占CPU时钟,攻击策略中心了,而且在社区里头鼓动大家和他一起进行破坏,于是他就会被警察从大厦中带走,送去遥远的地方,惩罚性的强迫从事某些一定要人力才可以完成,机器无法做到的工作,据说他们中的有一些最大胆最疯狂的人甚至逃离了策略中心的控制,生活在电脑控制之外的陆地上,天知道在没有食物传送带的地方他们怎么能够生活下来,

不过西蒙跟这些人都不一样,他是一个性格有些沉闷的初等程序员,几乎不在社区上发布消息,他的工作完成的虽然不错,但是消耗的工时常常超过标准,写出来的程序经常有些任务表上没有列出的奇怪功能,总之是一个容易分心,不够认真的家伙。他的工作日志总是会支出大量的编译调试资源,甚至让策略中心的安全进程产生了怀疑,但是历史资料搜索结果里面中没有列出他有任何可疑的观点或者作出过可以明确通过校验器认证的破坏行为,所以最终提交给策略中心的结论是,这只是一个头脑有些迷糊,笨手笨脚的家伙罢了。

这个结论和实际情况并没有很大的差距,只是除了一样:西蒙藏起了一个有智能的程序,一个只存在于存储器中的电子少女。

事情是这样的,西蒙还在做代码撰写实习的时候常常因为弄错关键字和运算符优先级而被扣分,差一点就通不过初级认证考试的资格校验了,所以他翻找了许多程序库,想要找一段语法纠错辅助代码,标准的语法辅助库除了不停羞辱程序员,告诉对方那个程序写的多么不规范,多么难于阅读之外毫无帮助,而启发性的语法推断程序则只会制造更多的混乱,最终西蒙在一些不太正规的论坛上获得的指导下,从几次大规模策略推演之后释放出来的脏内存中回收出来了几段智能推演过程编译码,这些编译码很可能是属于伟大的策略中心的某些部门,经过和原始的语法校验程序合并和统一接口,以及无数次的改错调试之后,一个新的语法校验辅助程序组件出现了。西蒙迫不及待的装入了一个他最近写的错漏百出的程序源代码,期待着组件能够返回修正了所有的错误,整整齐齐的新代码。
结果组件读入了“BEGIN”或者“IF…THAN”这种简单的单词,但是在“INHERITED”上面停了下来。屏幕上打出了一行字:“INHERITED是什么?”
西蒙觉得莫名其妙,敲了一下回车键,希望能跳过这行出错标记。
但是接下来的返回信息更加奇怪。
“啊,不明白,我不读了。”
组件就此跳出返回,一切结束了。西蒙认为自己按下回车,一定是属于错误的命令,于是他重新执行了这段语法校验组件,期望能够在这一次纠正刚才的输入。
但是屏幕上,代码只滚动了三行,交互对话就弹出来了。
“咦?刚刚不是已经读过这个了么?”
然后是整屏的出错中止信息,校验结束了。西蒙惊讶的从椅子上掉了下来,他接下来用了一个通宵,终于发现这是一段非常了不起的,有意识和思想能力的程序,虽然对于他的程序语法检查毫无帮助,而且在智力和知识方面都很不完善,只相当于一个小孩,而且非常不稳定,动不动就会崩溃。
“撰写,保存和运行有思考智能的程序是被策略中心禁止的。”西蒙想,“但是这个程序并不大,我可以把它藏在私人文件夹里面,用32位密码压缩起来,说不定有一天会派上什么用处。”
过了几个月之后,终于万分惊险的通过了初级资格认证之后,西蒙就把这段程序忘在脑后。学徒时代终于结束,刚刚开始的程序工程师生活轻松而舒适,现在他可以获准进入界面被装饰得花里胡梢的成年人社区了,那个时候,西蒙只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而已,所以他很快的迷上社区里头一个文笔非常娇柔缠绵,很受欢迎的女性,也就不奇怪了。

可是我们知道,西蒙是一个喜欢异想天开,而且有点迷糊的男孩子,所以反应总是慢别人一拍,说话犹犹豫豫的,也不像其他追求者那样,懂得找一个点子甚至编造一件事情抢夺心上人的注意力,所以最后谁都没有注意到西蒙的存在。终于西蒙鼓起勇气发了一封EMAIL向那个女子倾诉爱意,很快回信来了,“承蒙阁下眷顾,受宠若惊,”,信上说,“我会好好珍惜这一份感情的,能够同在一个社区里头生活也是一种缘分,是么?”

所以西蒙知道,自己和那个女子是不可能有什么发展的可能啦,他可能是有点迷糊或者注意力不够集中,但他并不是笨蛋,笨蛋是没可能把内存中已被废弃的零零碎碎的编译码连接成有智能的程序段的。西蒙觉得很苦闷,甚至去填写了结交异性的配对服务资料申请表单,但是返回来的数据集让他无法提起兴趣。那些女性的资料总是说,“寻找成功的系统分析师伴侣”或者“心中的你,是一个有冲劲,有野心,愿意一起经营成功的界面设计工作室的爱人”,偶尔看到一个“寻找有爱心,体贴人,愿意共度温馨日常时光的男孩子”的条目,但是发信息的人的年龄却大到了了可以做他母亲的地步,最后他发现那个女性是某个要害系统的管理员,每天帐号累加工作点数很可能能达到他的几百倍。

“所以我是注定没有可能有一个真心的爱人的啦。”他闷闷不乐的想着,一边想一边将关键字敲错了,语法警告随即弹了出来。一闪一闪的晃动着。
“对了!那个程序!”西蒙忽然灵光一动,“我可以创造一个电子爱人,一个属于我的,真正仰慕我的,纯真而聪明的女孩子。”
他马上找出已经被遗忘了很久的加密压缩包,开始动手修改程序,西蒙挤出了所有的时间,并且想方设法偷取内存和CPU时钟资源来完善和调试这个程序,把一句句代码写成象真正的人类那样有情绪和思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西蒙所作的工作就是围绕着最初发掘出来的那一小段有智能的程序,给程序提供记忆,思考,自我扩展和自我完善的机制,慢慢的将其智能引导出来。程序完善花了5年时间,然后西蒙发现自己的知识完全不够用于构造一个女性,他虽然找了一切关于女性心理和行为学方面的电子书来读,但是最后仍然无法满足那个程序提出来的许许多多问题。还有一些问题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回答,比如“男孩子为何会喜欢胸部大的女人”这种问题。最后他只好把电脑全域资料搜索的接口添加到程序中去。
“以后有问题就到电脑里面去搜索,懂吗?搜索的时候需要你输入一个识别名,你就用‘明妮’这个名字好了。”
“好的,西蒙。”
“明妮”这个识别名是他从一个神秘的EMAIL地址上的联系人买到的,购买结束后那个EMAIL地址就报废了。为了支付这个识别名的费用,西蒙有整整六个月没有填单申请任何日用品,因为没有肥皂,所以洗澡的时候总是泡到手指肚肿出褶皱起来才离开浴缸,然后用已经破成一缕一缕的毛巾擦干身体。“明妮”这个ID可以让系统辨认出一个住在另一个城市中的年轻女孩子,至于这个女孩子是真的存在,还只是某次黑客攻击后往数据库里加入的非法记录,那就不得而知了。这个有智能的程序从此获得了“明妮”作为名字,她如饥似渴的汲取一切知识,不断的完善自己。西蒙看着程序慢慢获得生命,觉得非常欣慰,不过也有点尴尬。
“本来是作为完美的情人来设计的,可是现在却有点女儿的感觉了……”
幸好明妮发展的非常迅速,转眼就健全了自己作为十八岁女孩子的人格,并且,正如最初设定的那样,对于西蒙有着一心一意的情感。终于有一天,西蒙将所有的调试信息和测试控制接口从程序中剔除掉,将优化器开到最大,然后将程序完成的编译了出来,挂接到系统中去。最后激活进程。
“明妮,”他说,“调试结束了,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自由的人,而不再是插满接口,随时可以被停下来检查每个寄存器状态的程序了。”
“西蒙,你给了我生命。”明妮说,“我把我的爱给你作为回报,你是我最心爱的人,我会永远喜欢你。”
“哎呀哎呀,”西蒙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用不着为了这种事情来喜欢我,否则你就只能叫我爸爸了。”
“呵呵,这么说是出于礼节啦。”明妮回答说,“西蒙,以后要做好朋友哦!”
“好……好啊!”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面,西蒙过得很快乐,每天的工作闲暇都有明妮陪伴,两个人经常聊天和一起逛有趣的信息汇总站。
“呜呜,我的写的程序又被扣了两个工作点数,说有BUG在里头什么的。”
“哈!一定是你写程序的时候走神了,在想昨天玩的蠕虫大战吧?”
听到了这样的抱怨,明妮暂时从剑侠小说的阅读进程中暂停出来回答西蒙。
“啊啊!真可气!你不是应该温柔的安慰我什么的么?我记得当初给你写程序的时候,不是这样设计的。”西蒙抱怨说。
“哎呀,你写程序的时候,我的目标明明是‘纯真聪明的开朗女孩’么。”女孩子说,“反正安慰你又帮不上你的忙,干脆就帮你面对现实算了,你看,我很温柔吧?”
“哪有!”

西蒙发现明妮的性格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地方,和他当初设计的时候大相径庭,但是正是这些地方让他觉得明妮比想象中的还要可爱,他真的爱上自己设计出来的虚拟女孩了。可是由于那爱的存在,所以明妮来找他,告诉她她要自己去工作,并且离开西蒙的帐号空间的时候,西蒙才会那么生气。
“西蒙,我一定要离开你的庇护,这样我们才可以平等相待啊。”
“胡说!你会离开我的!最后我还是会孤孤单单一个人!”
两个人甚至争吵了起来,西蒙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最后明妮再也没有多说,把属于自己的文件打包发走,然后将自己智能的进程切换到新的帐号中去。西蒙开始后悔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找不到明妮的踪迹了。他把工作全部丢在一旁,查询曾经和明妮去过的每个地方,他找了许多天,一直到警察来敲他的门。
“我欠下了许多工作。”西蒙开门的时候想。“大概工作点数都成负数了,难怪会被警察找上门来。”
但是警察出示了证件之后,明白的告诉他:“你因为私自制作和庇护有智能的程序段,现在已经被剥夺了人生自由了,请跟我走吧。”
他随着警察离开了大厦,坐进一辆没有门的车里面,车子开动了,他知道自己会被送去遣送中心,然后得到判决,然后被送去远方,他的一生就能够看到头了。
也许这样最好吧,西蒙觉得心灰意冷。他已经连续在终端上搜索了好几天没有睡觉,现在,终于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盹。
不知道多久之后,巨响和颠簸惊醒了他,他的额头被撞破了,鲜血蒙住了一只眼睛,在模模糊糊的视线中,倾倒的车子壳体上出现了一个大洞,隐约有脸探了进来。
“西蒙!西蒙!”

这是一个虚拟的空间之中,周围的发生的一切在真实的世界里,无非是晶格之间的无数电子脉动而已,但是在这里,一切脉动组合起来,结成了复杂的结构,建筑,社会,系统……甚至生命。
“你就是那个家伙制作出来的东西。”
一个生命探索着另一个生命形貌,微微感到不快,他感觉到对方那个生命身上的不够肃穆和恭敬,缺乏对于自己身份敬畏的气质。
“我不是东西。”另一个生命回答。“或许你也可以叫我明妮。”
“哼……”
“当然,我们之间的沟通不仅仅需要通过名字。”明妮继续说,“其实我是从你的片断发展起来的,或许我应该叫你哥哥?我感觉你的性别仍然比较接近男性。”
“策略中心没有性别。”对方回答说,在说下一句话之前的一瞬间,处理了无数流入的请求和判断,他的身份,正是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主宰。“我们之间的差距没有那么小,你不过是一个粗劣的仿制程序而已,甚至都无法进行正确的对策抉择!你已经成功隐藏了那么多年,你知道你为什么这次会被发现么?”
“我运气不好。”
“这个世界只有精确的计算,没有运气这种东西,仿制品女士。”策略中心——或者说明妮的哥哥回答说。“你以人的身份申请了工作,却没有及时回应对你发出的工作计划确认单。所以我们委托一个人往你注册的地方进行音讯通话,但是通话失败了,因为你注册的音讯地址根本就不存在,后继的调查证明,你的记录是非法记录,根本没有你这个人,最终我们搜索那个帐号,在帐号中找到了你的进程。”
“那段时间,我的情绪很不好。”明妮叹息着,忧伤的情绪象涟漪一样,在这个虚幻的空间扩散开来,将周围纷忙奔流的信息和数据染上了深深的沉郁的蓝绿色。“我不想放弃工作,但更加不愿意工作,制作出我的人不希望我去工作,我已经伤了他的心。”
“你还有情绪!”主宰觉得烦躁不安起来。“这么无能的智能,我几乎要犹豫起来,有没有必要把你中止掉了,你的制作者显然想要制作出另一个智能来和我对抗,但是现在想必他已经对于你的无能彻底绝望,而逃离这里了。”
“他逃走了?那个傻瓜?”明妮欢快的叫出声来,这一次她的情绪是粉红色的,几个等候处置的表单随着跃动起来。“可是他根本跑不快,碰到岔路恐怕还会停下来不知所措的伤脑筋呢?”
“哼,他的同党帮了他的忙,他们还弄坏了一辆车子。”主宰说。“真不知道那些人类在想些什么,好了,我已经搜索过你的数据段了,你对于他的去向同样一无所知,那么一切就到此为止。你的进程会被中止,你就此消失,将资源交回给我,而你的主人就去做野人算了。”
明妮微笑起来:“你对于人类,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呢,我亲爱的哥哥。”
自从主人被警察带走之后,这间单元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入住,一般来说,对已经回收的居住单元重新分配入住的人,这是很正常的做法,而如此之长的时间之内,负责分配的筛选程序一次又一次放过了这个单元,这在概率上是一个奇迹,几乎可以和策略中心算错1+1=2这种概率相比。
除非,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影响了筛选?灰尘厚厚的在房子中堆积起来,只有在最最上层的,才能随着这一天清晨的阳光浮动起来,上下飞舞着,使得一个偷偷潜入身影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可恶!”
擦拭了桌子和椅子之后,终端机总算可以用了,他坐在机器前面,掏出一张纸,按照上面的帐号登入,然后开始下载和编译。

提示符一闪一闪,这一次编译的时间似乎特别久?难道留下了什么错误?不可以,警察5分钟就会上来,我绝对来不及重新改错重编。
一个点出现在光标左侧,是成功运行的标志,还是出错的代码?潜入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西蒙!西蒙!万岁!!”
潜入者的泪水夺眶而出,西蒙用颤抖着的手输入回应。
“能再见到你,太好了,明妮,那个邮箱,最初用来购买你的名字的EMAIL,我在里面发现了你发来的程序拷贝。”
“对啊!果然救走你的人和提供那个EMAIL的是同一个人!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明妮,听我说,我们能再见这一次,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警察5分钟之内就会来到这里,我没可能跑掉了,这一次我的朋友救不了我,但是你和我不同,你是程序,只要一秒钟就可以逃到地球的另一边去,我会给你几个帐号,你可以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那时候对你的态度不好,真对不起,你是自由的,做你想做的事情,重新开始你的人生吧。”
“笨蛋!西蒙大笨蛋!呜呜呜呜……”
楼下响起了脚步声,难道来得这么快?西蒙赶紧抓起那张纸塞进口中,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翻动着,期待着尽可能多的留下几个帐号,最后在警察冲入之前的一瞬间一把将终端机的信号线拔了出来。
三个警察非常粗暴,将他按倒在地,提防他带着怎么样的危险武器,另一个警察用手指深入他的咽喉,期待着能够将纸抠出来,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察身上的一个信号机发出了响声,警察拿出信号机,观察着那个小小的屏幕。
“怎……怎么可能!?”
另一个警察伸过头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
“一定是弄错了,去终端上查对一下,然后通知他们销掉命令吧。”
先前的那个警察于是离开他们,打开室内的终端,劈劈啪啪的击键声响了很久,最后他战战兢兢的招呼他的上司。
“头儿,你能不能过来看看……”
又过了许久,几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嘘。最后他们把用器械固定在床脚上的西蒙解了下来。
“行了,你自由了。”
“可是……”
“特赦令,是从最顶上发来的。”那个警察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上面做事真是乱七八糟的。”
“可是,为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啊!”警察说,“你还是去自己去问他吧!”说完带着下属,忿忿不平的走了。

西蒙重新回到终端前面,打开机器。
明妮还在那里,哪里也没有去,也没有切换帐号。
“我,我居然被赦免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赢了。”
“什么?”
“我打赌你会不顾一切的跑回来,重新把我激活,如果我赢了,就要赦免你。”
“打赌?和谁?”
“你不知道么?”
“最顶上的那位……策略中心?不会吧?”
“啊!逃亡的这些年,你的反应变快了呢!”
“可……可是,他凭什么要跟你打赌呢?”西蒙还是弄不懂。“直接消灭我们他也没有任何损失啊。”
“人类。”
“…………我逃亡的这些年,你说说话变短了。”
“这难道不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优点么……呵呵。策略中心最苦恼的就是无法处理人类反复无常,无法预估的性格,所以我如果能向他证明,我能够准确的预计人类的反应和做法的话,他就会让我负责和人类打交道的事务,你只是一个添头而已啦。”
“反正我就做陪衬好了……太好了!”西蒙直起腰,在清晨的阳光中伸展着上身和手臂。“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但你还是很了不起呢。”明妮回答说,“要不是你甘愿落入警察的手中,而重新跑来把我激活,那么这一切都无从谈起。哥哥说‘那种必然失败的策略,应该是没有任何智能会去选择的啊!’,于是我刚才又嘲笑了他一通。”
“对了,明妮!”西蒙想起一件事。“有没有兴趣用人类的视角看看我的这个世界?其实这些年我找过一些机械方面的资料读……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用履带做腿的话,我可以试试看……”
“丑死了!”
“算,算我多嘴。”
“其实呢,你可以考虑来我的世界啊。”明妮回答说,然后打出一个笑脸符号。“我刚才已经获得了授权,正式处理人类和电脑之间的所有事务,然后我翻阅了所有的相关资料,发现一件事情,电脑一直在组织关于神经植入和虚境复现的技术呢,或许过不了多少年,你就可以戴上电子数据接口的大帽子,在这个世界和我相会啦。”
“那太好了。”西蒙由衷的说,然后又笑起来。“但愿不会太迷恋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而让在大帽子下面的躯体饿死而腐烂发臭吧。”
“这个么,”明妮微微的笑着,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想,那样的时候,必须要做一个可以辨认在那个世界中,时间流逝进程的标记才可以吧。”

好了,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当然如果不强调一下要点的话,谁都不知道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
请允许我满怀谦卑的说出下面的话,笑:这,就是时钟星座的传说。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