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绕
主页>F1征文2004>桃浪踏春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eIT

A
壁炉里,大块的松木在火苗的摧残下,噼噼啪啪作响。鲁道夫凑在炉火边上,颤抖着往空杯子里又倒了一点白兰地,明暗无定的火光映照着他憔悴的脸孔。一双纤弱无骨的洁白小手从扶手椅后面伸出来,圈住了他的肩,他仰头,玛丽深金色的秀发垂到他的脸上,他看不清,除了那双如星辰般灿烂的眼眸——这是他的,同样,他也是她的。
他温柔地从玛丽的怀抱里抽出来,一仰头,把酒倒进了喉咙,长期的酗酒和使用麻醉药物使他很难体会到那一丝热线从胃里升起的快感,但他知道那热线在升上来,一如他身上那无法摆脱的威德卢斯巴哈家族的血统;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他转过身,靠在壁炉边上,欣赏着玛丽美丽的身材和她浅浅的微笑。真美,他感觉自己起码这一刻是幸福的,她愿意跟着他到这里来,一切就要结束了。
“亲爱的,”那岁月还来不及侵蚀的年轻美丽仿佛小鹿一般轻盈地绕过扶手椅,钻进了情人的怀抱,把脸贴在他的胸前,“这里很冷……”
隔着丝绸的衬衣,能够听见他狂乱的心跳,“你在发抖,”捧起心上人的脸靠近自己,玛丽用自己的额头摩擦着他的络腮胡子,“别怕,亲爱的,有我在这里。”
梅耶林一月的寒风在窗外呼啸着,如果不是玛丽抱着自己,他一定会被风刮走。是的,只有玛丽,只有玛丽肯陪在自己身边,她那么美,那么年轻,那么柔弱,却又是那么地爱着自己。
“你,真的愿意,吗?”他又一次确认,“是的,是的我愿意,亲爱的。”
泪水从男人的眼睛里涌出来,他突然疯狂地抱住自己的情人狂吻,抱得那么紧仿佛要把她揉碎,揉进自己的胸膛,合二为一……泪水就沾湿了她的头发,她的眉毛,她的脸颊……分不清那是他的泪,还是她的泪……

一手握着情人纤巧的手指,一手扣在左轮手枪的扳机上,鲁道夫迷恋地望着已经睡着了的玛丽,她白雪的肌肤上留着他疯狂的吻痕,青色的血管有节奏地一跳一跳,如此的清晰。他沿着那熟悉的锁骨一点点吻下去,如此的温暖……他不敢去看,甚至不敢去想象那冰冷乌黑的枪管接触到她身体的样子。
“呵……”一阵刺痛从后脑袭来!鲁道夫猛地抓紧双手,手指便在那冰凉的东西上扣动,“砰!”一声闷响。
泪水伴随着剧烈的头痛喷涌而出,天,我做了什么……血从玛丽美丽的头颅里流出来,染红了她的头发,染红了床单,染红了他的眼睛……
把一切结束,把一切结束!就让整个哈布斯堡王朝在一发子弹里终结!

B
眼睛!到处都是眼睛!到处都是秘密警察冷酷的眼睛,火光中子弹呼啸着穿过头盖骨……
“啊~~”鲁道夫尖叫着坐起来,浑身冷汗,梦中恐怖的画面依然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亲爱的,”透过被汗水浸湿的额前乱发,迎上的是玛丽温柔的眼神,她伸出双手将自己抱在怀里,“可怜的鲁道夫,又做恶梦了,好可怜,好可怜。”
在情人温暖,甚至有些发烫的胸怀里,鲁道夫一点点地松弛下来,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是他无法流泪,干燥的眼球让他永远处于刺痛的感受之中。
玛丽心疼地抱着自己的情人,这半年来,他憔悴得越发厉害,每日都无法入睡,即便偶尔睡着,也很快会被恶梦吵醒……他红肿的眼睛,青色的眼眶,每日里起来都能够看见枕头上他脱落的头发,那曾经厚实的胸膛如今能够清晰地看见一根根肋骨……望着在自己怀里如孩子般无助的男人,玛丽想起了那个孩子……
如果,他没有被打掉,会不会和这个鲁道夫很像?她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那个孩子是男是女,他们的孩子,她和鲁道夫的孩子,就因为他是奥地利的皇储,所以这个孩子就不能被允许存在世界上。她发现自己在哭,但却不知道是为了那个不曾有过生存权利的孩子,还是为了他们无望的爱情。
膝盖传来的疼痛让她清楚地意识到时间不多了,这次她肯跟着他大冬天地到狩猎行宫来,就是为了结束这一切。她知道他想结束生命,但是却缺乏一点点勇气,是的,她了解他就像了解她自己,每当看到他握着手枪几个小时不动地坐在窗前,她就知道。她原以为因为她的爱,能够让这一切改变,但是在庄严的皇室利益面前,她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慢慢地把他沉重的头颅放回到枕头上,她艰难地忍住疼痛爬下床对着情人深情的视线微笑,这笑容在她泛着青色的脸上绽开,是如此的惨淡和绝望。
走到壁炉边上,捷克的雕花玻璃瓶里还残留着些白兰地,她抓过边上的香槟倒了下去,鲁道夫经常就这么混着喝酒,今天就再混一次。从外衣前胸的内袋里掏出那包药粉,颤抖着撕开,白色的药粉雪一般地散落下,混在酒里,消失了……她拿起瓶子摇了摇。
“亲爱的……”鲁道夫看见了情人眼中的泪水,他怜惜地抱起这具滚烫的身躯,接过酒杯将酒饮下,“别,留给我一点!”玛丽撒娇地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跟前……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C
“妈的!”约瑟夫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已经在窗帘外站了四个小时了,这该死的皇储,怎么不知道睡觉!他小心地跺着快要冻僵的脚,尽量不引起床上两个人的注意,尽管从此刻隔着窗帘听到的声音来判断,那两个人恐怕打雷都不会在意。
约瑟夫再一次默念自己的任务,取枪,射击,把枪塞进皇储的手里,跑到地下室。
“我跟父皇谈过了,”隔着一层窗帘皇储喘着粗气的声音非常清晰,“我要和斯蒂芬尼解除婚约!”
约瑟夫心里咯噔一声,他赶紧捂住胸口,生怕心跳的声音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皇帝陛下怎么说?”是那个该死的小妖精的声音。
“他不同意。”鲁道夫殿下的声音有些嘶哑,“我不在乎,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王位,我宁愿当共和国的总统也好过做奥地利帝国的皇帝。”
“鲁道夫,亲爱的,别激动……”
约瑟夫完全明白了自己行动的理由,但是他开始替自己的未来担心,一个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是活不长的。
房间终于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约瑟夫小心翼翼地将窗帘揭开一条缝,扑面而来的暖气刺得他想打喷嚏……他赶忙用窗帘捂住了自己的嘴。
和往常一样,皇储心爱的左轮手枪和头盖骨都放在靠近壁炉的桌子上,旁边放着吗啡和烈酒。从隐藏的地方爬出来,厚厚地羊毛地毯将因为长久站立而沉重的脚步声完全吸收了,刺客轻易地拿到了枪,回到了床边……相爱的两个人正紧紧地拥在一起,那个小妖精的肚子似乎还有些微微鼓出,也许真像传闻所说的,她怀孕了。
再见了,鲁道夫殿下,再见了,玛丽男爵小姐,再见……

资料
1889年1月30日,奥地利皇太子鲁道夫·哈布斯堡(the Crown Prince Rudolf Habsburg)与他年仅17岁的情人玛丽·维特斯拉男爵小姐(the Baroness Mary Vetsera)的尸体在梅椰林(Mayerling)狩猎行宫被发现。皇室和政府对此事失败地掩盖,反倒使得谣言四起,从心脏病、下毒到遇刺、自杀,各种说法都有,但事实真相至今不得而知。
对于皇太子的死因,官方说法是心脏病突发;后说皇储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自杀;有传闻负责调查的警察对皇帝夫妇说,是玛丽男爵小姐毒死了鲁道夫皇太子;另外有传闻说玛丽怀孕了,因此这是一场刺杀;也有人说玛丽被强制堕胎,因败血症而死。

鲁道夫皇太子1858年8月21日生于维也纳,是奥地利帝国皇帝兼匈牙利王国国王弗兰茨·约瑟夫一世(the Emperor Franz Joseph I.)和伊丽莎白皇后(the Empress Elisabet)的独子。因遗传和缺乏父母关爱,自幼便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恐惧和抑郁。长大后,因与父亲的政见不合,失败的婚姻,以及酗酒吸毒,使其备受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因此大部分人认为鲁道夫皇太子是自杀的,只有自杀才能使他从彻夜难眠的病痛、空虚的生活和孤立无援的逆境中得到彻底解脱。

在1888年夏季,他就产生了“双人自杀”的念头。他想着要与他的女友和情人米齐·卡斯帕尔一块儿去死。但米齐予以拒绝,并向警方报告了这件事,但没有人采取任何防范措施。
后来,鲁道夫皇子去找他的另一个情人玛丽·维特斯拉。刚满17岁少女玛丽也深深地爱着鲁道夫,她甚至在人们面前称他是“属于我的”。当鲁道夫皇子向她提出“双人自杀”的建议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1889年1月30日上午8时10分,仆人洛谢克用力推开鲁道夫皇子的卧室房门时,他万分惊恐地发现了鲁道夫和玛丽的两具尸体。

无泪是抑郁症的一种典型症状;另外还有多疑、暴躁、失眠等等。
败血症的主要症状包括发烧、感染、癍症、褥疮、关节疼痛等。

参考书目
《Crime At Mayerling》,Fred Hift,http://www.austria.org/nov95/crime.htm
《Crown Prince Rudolf History》,Kerry R. J. Tattersall,http://www.austrian-mint.com/e/rudolfhist.html
《世界历史名人的真实死因》

特别感谢Anavrin大人指出的历史错误和修改意见。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