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绕
主页>F1征文2004>黑色七月  所属连载:[Justice Management Bureau队]F1征作者:eIT

(一) 西服

话说从前有个裁缝,天天为他人量体裁衣,却少有机会为自己做一件新衣裳。
某日,他替人做了套西装,毛料做工,无不精美。裁缝看看这尺寸和自己差不多,忍不住穿到自己身上照镜子看看。到底是好东西,穿在身上行动自如,烫缝笔挺,人看上去平添几分英气。
哪知道正得意,顾客却来了。看到自己的西装穿在了裁缝身上,当场大怒,西服不要了不说,还打官司要裁缝索赔,说那毛料乃是苏格兰进口,价值不菲……可怜裁缝不懂那法院黑幕,打输了官司不说,还因为送错了礼,被打断手指头。伤愈之后持刀剪也不利落,更不说为人缝衣了。就此断了营生……
裁缝最后在孤独、病痛和贫穷中死去,他临死前诅咒:穿西服的人都会遭报应!

于是某人每次穿西装去上班,必定遭遇搬东西。

(二) 毛巾

毛巾厂新厂址原来是座荒废很久的老宅,好像当初是雷劈天火烧,火灭了,原来的人家也就离开了。这么多年下来,这断壁残垣一直闲置着,若是有什么好东西也早该给人挖走了,可没想到挖地基的时候居然还是挖出具尸骸来。
打了110,公安勘察了现场,把尸骸带回去解剖了后说,这是很久以前的尸骸了,可能还是解放前的。唯一能确定的是,尸骸是女性。
台湾老板迷信,专门跑到工地烧了香,献了祭。也不知道是烧香的关系,还是真的没事,工厂建造倒是一切顺利。只是投入生产后,值班的人有时候会说看到戴红围巾的女人在厂房后面飘过。
后来,厂里的一个技术员因为和资方不合,想不开,竟然在厂房里上吊了;而且,还是拿了条红绳子上吊的。附近的老人说,那一定是原来那家少奶奶的冤魂来报复了。据说那个少奶奶年轻貌美,引得多人仰慕,她夫君心生嫉妒,就用丝巾勒死了她,那所谓红围巾,就是她的血染红的;她现在是来拿围巾勒人了。
故事越传越离奇,厂里的工人都不敢上班了。台湾老板心里害怕,专门去请了位道长来做法驱鬼。
道长还真不简单,逛了圈后,说:先帮你们开坛做个法事,以后你们每到清明、中关、冬至就做三百三十三条红毛巾,低价出售,保你没事。
台湾老板将信将疑,就照着道长说的做了红毛巾低价出售,但周围的人都不肯买,只好花了大价钱运到其他地方去卖了。不过,倒也果然再没发生撞鬼的事情。只不过,似乎又听说用那些红毛巾的人好像都去医院看病了……

“医生啊,我这个脸上老是出血……”
“……”医生抬了抬眼皮,皮下毛细血管破裂?不像白血病的样子啊。
“这是我的化验单。”
“……”医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是不是用了一条红毛巾?”
“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化验单上说,你脸上的红色液体,是汗水和红色染料。”

(三) 胡琴

卖皮子的人神情不是很好看,脸色蜡黄,跟拿出来的皮子差不多。
拿过皮张看了看,这是张老蟒皮,鳞片大,皮色泛深黄,好看是好看,但若是蒙皮,怕是出不了好琴。皮老就僵硬,弹性不好,音色也不会圆润。不过倒是条大蟒,卡着点用,怕是能出十来张皮,现下蟒蛇是受保护动物,皮张也难搞到,制琴师傅点点头,狮子大开口,砍了一半价。
卖皮子的索抖抖地说:加点吧。和卖皮商人交往了这么多年,师傅怎么会不晓得其中的内幕。八成这是张鬼皮,要不然哪有这么便宜?
“就这些,多一分不要。”
最后,卖皮子的泪涟涟地揣着钱走了,怕还是笔亏本生意。
师傅叫过徒弟,挂上印度传来的怪鸟画轴,这长得和孔雀差不多的鸟叫什么迦喽罗,是一切蛇怪的克星,这鬼皮再怎么鬼也不能不怕自己的天敌。
套皮的那天,师徒大早地起来,对着这怪鸟画轴进香跪叩,再点上长明烛,这才开始套皮。
这老蟒皮倒也奇怪,经过了处理,竟然变得透明起来,说不定这张鬼皮倒可以出特别的好琴来。过不出所料,一共套了十一张皮,这简直是个奇迹。
师徒俩人开心得不得了,饭也顾上不吃,比对着琴筒一个一个地蒙,结果等到了半夜才发现长明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
那间制琴作坊的惨案至今没有破获,师徒俩人均为窒息而死,肋骨寸断,仿佛是被巨大的力量压碎的。
有人说这作坊里最后一批的十一把胡琴乃不祥之物,应当毁去,但这毕竟是绝版之琴,因此黑市上很快标出了高价。
果然不久存在库房里的胡琴就不翼而飞了。虽说没多久,就查到了那个监守自盗的司库,不过这时候此人已是病入膏肓,直抓着来人的说:“作孽啊,作孽啊,早知道是妖琴,我怎么也不敢拿出去害人啊……”

将琴操起,左右观赏,拨动两根琴弦,音色清脆。于是搁到腿上,稍稍调了调音,上了个三连音跳弓……
有人敲门。
“不好意思噢,请问你家在锯什么啊?能不能换个时间?听得人牙好酸啊。”

(说明)
如果不说明一下,恐怕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故事会被放在一起,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没有关系嘛。
这三个故事的关联点在于:咳咳,最后那一段都是真的。
所谓霉源,就是倒霉的起源嘛。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