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赛后总结]我与宣德楼队——不得不
主页>F1征文2004>赛场外作者:凌燕(心)潘


长久以来,都认为我们宣德楼队的组建,始自于一个阴谋。

但阴谋的始作俑者却不是我们宣德楼队的任何一位——否则倒可有些安慰。这个阴谋家、幕后策划者、黑手,乃是此次F1的三圣裁之首,德高望重、文笔斐然的 青铮 大人!
阴谋是以一个电话起始的。一青在某天深夜给一潘打电话,说是无事闲聊,哪里知道七聊八聊就聊到学院新近欲开的F1上,力劝对方组队参赛。甜言蜜语说了无数。其中最动听的莫过于 如果当事人没有灵感或是无充裕时间写文交稿,她本人可捉刀代笔,一效犬马之劳!(原话自没可能记得一字不差,但大体就是这样子)
某潘对对方殷勤厚爱当然感动不已。(多大一只菜鸟)。居然想着什么‘对方是傻瓜,就让她全部写完好了。便宜不占白不占’云云。也不管两人的文风天差地远。当下赶紧遵照嘱咐四处拉人—— 包括经理curren一位,车手Q一名。
当然心怀叵测,没告诉她们阿潘的奇遇。
经理和千也活力四射。各自拉了helen(要分担车手压力)、shoulder(大人勤勉固然,但更心动的是大人在2003赛事开车攒下的许多财产。我们都是财迷^^)、西蓝、wateri,最后九曜大人也在烤鸭的感召下入队当上了资深顾问、形象代言人。宣德楼队就此齐聚。
但真正令人痛彻心肺的事发生了。未及月半此青便已翻脸不认人,矢口否认。‘啊?有这等事?我怎么没有印象?’一脉天真无邪状。‘你有电话录音吗,阿潘?’
可怜的潘瞠目结舌。原来她才是那个相信天下会专为自己掉馅饼的傻瓜。
[后根据青铮电话色诱的日期,推测那时介于2004 F1报名组队者寥寥,远未到现在规模,莫非裁判大人们也在为自己无文可判而伤脑筋,所以一人负责五队(或以上),人人都有既定分额需要完成?……
——纯属个人狂想]

回顾往事,宣德楼以烤鸭车队闻名F1赛场,‘能用烤鸭摆平的事就不要动用K了’,实是始料未及。最开始的创建人是想以‘宋世江山’或是‘宋时江山’为队名。有人曾抗议说不吉利。但创建人却振振有辞道,反正文章是多半不会写的,江山早晚得被人家占领,起这个名字才证明我们是大智若愚,早有先见之明。
奈何反对人众,只有采取折衷,取了个北宋宫殿名安慰自己。江山反正会丢,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千环环似乎也不是很能鼓舞自己。只要看一下我们宣德楼口号,红底黑字。大书:无尘忧,无烦扰。 即可证明。口号实为她拟。
千环环车手还有一至理名言。是在宽慰只要想起有十站要赛(那时helen和shu还没有加入)晚上都恐惧的发抖的四号车手富潘潘时说的,“阿潘不怕。大不了我们十站全部暴掉,欠它二百K。”
 当时似乎有暴缸一站,罚5K的规定。
 富潘潘也立即福至心灵,转忧为喜:“是啊。反正我们大可以赖着不还,要文没有要命一条。谅赛事组奈我何?”
 两人拊掌大笑。

所以宣德楼最后摇身一变,变作F1少有的全勤车队,站站报名,站站都跑,风评甚好。虽然我们宣德楼其他车手也居功甚伟,比如shu、helen,但功劳最最大,最最无人可及的还是我们宣德楼的经理大人curren!!(至于阿潘车手个人功绩是一丁点都没有的)
我们经理大人才是真正的目光如炬,高瞻远瞩,灵活机变,坚忍不拔,大公无私,智勇双全,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所有颂扬领导的褒词都可以往经理大人头上安。
单凭我们宣德楼私人板子上经理大人留给阿潘的 ‘你一定要交稿。不要妄想抵赖。’‘交不出来——我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要再说没灵感,我就搬铺盖到你家去。你是乖乖写稿,还是要我去你家睡觉?’‘就知道在松散管理下,你的效率会更高嘛’… 相信也不会有几个经理大人能说的出来。
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的经理大人铁定要坐在电脑前,等到十二点(宣德楼车手酷爱夜间撞线,shu是唯一例外),全部阅卷完毕并留书评后方去休息。刚开始车队的四号车手富潘潘参赛,她甚至每到月末的最后一晚十一点后就会往富潘潘家打电话,询问赛车情况如何(有一次甚至是十一点五十五分打电话关怀),搞的富潘潘车手每逢月末只要听见电话铃响就心惊肉跳,不管该不该她跑圈。
一腔苦水只敢对千环环车手哭诉。千环环车手也有一次是晚上十一点半给富潘潘打电话的,只听富潘潘车手大放悲声:“…我,我不行了… 写不完了,而且,而且…我也悃了。我要去睡觉不要写文——…”
 其悲惨若此。
 有压迫的地方必有反抗。富潘潘也不是没动过脑筋。尝试过行贿,想让经理大人放自己一马,从而你好我好大家好。阿潘实在缺乏武装斗争的勇气。何曾得想,经理大人礼物固然笑纳,逼稿却是如狼似虎,丝毫也不手软。不,蒙地利之便(宣德楼是两岸三地队,只有富潘潘与经理大人同处一地),故还得了许多得天独厚的照顾—— 经理大人曾主动提出的三顾茅庐…
试想有哪个车队的经理会对车手这样…!! 所以宣德楼的全勤是来得众望所归,理所应当,所有车手均以为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在这样的经理大人带领下想缺一站谈何容易!
天大地大宣德楼经理大人最大。

人苦命苦宣德楼富潘潘车手最苦。
窃以为她本是就切身实践了‘天作孽犹可挽,自作孽不可活’的千古不变的道理。车队是她受骗上当提议要建的,经理大人是她死拖活拽主张请来的(是哪位同志讲我们宣德楼的兴旺发达是靠勤劳有为经理的请站出来),勤奋温存的队友也是她的一贯梦想(但队友们的发奋写文,从无暴缸旷工之想也让她饱受了刺激),最后她挑选的赛道也让她…
那都是些什么赛道啊?! (这里绝无要诋毁F1神圣不可侵犯赛场的意思)
只是赛车性能纵然优越,也不见得能驰骋于世界的每一处角落(个别怪物除外)。
富潘潘老爷车选择的赛道更是叫人琢磨不透,匪夷所思。这位一心想在康庄大道行驶的老爷车,不是开进了沙漠,就是陷入了泥沼,要么就是在迷宫中找不到了方向… 读过阿潘文的人都知道再也没有比让阿潘去写什么 奇幻、科幻、灵幻 更蹊跷的,她这一生中也没有涉猎过啊。(请叫我潘三幻)
举个例子,奇幻站阿潘报名后(为什么这个会轮到我),富潘潘对奇幻唯一知道的法术就是‘火球术’,在狂啃完经理大人推荐的书籍半个月后,终于又明白了一点,还有一个法术叫‘闪电术’,富潘潘就带着唯二知道的两招去赛了奇幻。有关科幻,朋友们当听说某潘此站参赛,种种惊愕之情实难言表,在狂问一气硬科幻和软科幻的区别,蝴蝶效应、多米诺骨牌(这和骨牌有什么关系)之类的阿潘闻所未闻的问题后,很肯定的说这可怜家伙是个白痴,脑子里没一点的科学概念。不怕你寒掺。说起来,对下大决心读了此次F1的全部科幻征文(请注意,是全部!)的富潘潘讲,没有哪篇她是完全明白的。千环环更好死不死的在那里打边鼓,她说某潘的文章也是她唯一在科幻站读懂的一篇。
只是我能把这话当表扬听吗?这个和富潘潘一模一样的科幻盲。

但不同人不同命。
我们车队的shu无论从人品、作风、态度和敬业精神来讲,都与富潘潘、某种程度上的千环环不能以道计。就凭十站参赛五回,绕圈四篇—— 在其他队也许不算最高,但在以懒散怠工、消极反抗成风的众宣德楼车手(helen除外)来说,实在是个天文数字,我等只能望其项背、这辈子也绝难企及。所以荣膺‘队宝’之号,实属应当。据经理大人说她也是恨不能飞奔过去抱住亲爱的shu的裤脚不松手的(一定是被下属逼急了的结果。可怜可怜)。
“ ‘该车手不但文写得好,身家丰厚,更重要的是,温柔可亲,勤勉堪为表率’这点在后来的宣德楼得到一致认同,故此被视为千环环其人的最大贡献 ”—— 千环环车手更不惜耗巨资三番四次打国际长途要富潘潘加上这点。且一字都不能改。
个人也一直以为如不是偶然原因,shu大人绝对能以全勤车手跑完十圈。当时在F1最后申报全勤车手时,也险些一时冲动将亲爱的shu报上。没报的原因不是经过了严密调查(调查的事与本人绝缘),而是因为阿潘她懒。
总之是宁肯相信天上下红雨,也不相信亲爱的shu会少跑了一圈的。
其虔信若此。
也是千环环讲的:有所欠缺,才是载福之器。深以为然。这才不再为炎高高(实在拼不出那个生僻字眼)跑车最终折戟扼腕长叹。
而Shu的公益心,及为人处事,对车手、车队、整个赛事的平和友爱态度也是某潘要正色致敬的。
中正平和。
不单论文,其人也是如此风范。
写文易,做人难,足见修养。
共事(共侍?)一年,朝夕相处,既爱且敬。

Helen则是我们车队最多才多艺的赛车手了吧。笑~
为人能写擅画(爱画美人),会民族乐器,通晓一国以上的外语,和某潘一样的簪子迷。
只可惜大约是阿潘家电脑的问题,Helen的画作没能欣赏到全数的四分之一,没几张能打开的。但Helen答应给某人上传的祖传宝物的照片倒是欣赏到了—— 诡异诡异(这里不是说helen家的宝贝古怪,而是说某潘家的电脑性能着实奇特不一)。
共同组队一年,为人也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
如果说shu得的是‘中正’,那helen就该是‘认真’了。共同参赛写文,尤其看的出队友每写一篇所付出的心血。此人也是赛道无论多么艰险也绝不轻言放弃、绝不暴缸之人。
经常会拿对簪子的态度作比较。同为簪子爱好者,与某个得了老簪不撒手,喜孜孜连夜杜撰野史的家伙不同;爱乐乐是要亲手去设计制做仿古簪子的,竟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那种为标准。想来一定是台湾的故宫博物院。无事时helen曾经透露,将来的心愿是重振家业。爱乐乐家早年还真曾开过一家宝胜银号。‘宝’字当宝贝、宝物讲,‘胜’同‘盛’,繁荣昌盛的意思。得此佳名,helen的银号想来不开则已,一开必定宝物多多,四通八达,财源广进。

一年间于富潘潘留下深刻印象的当然不独经理大人和同队车手。更有三位辛劳的主裁(虽被其中一位害得颇惨),勤奋的诸位杂工大人,赛事组全体成员(和理大人也是),以及其他以种种形式关怀和爱护过我们的人。比如赠我们很多K(具体K数已记不清了)的千山,教我如何合法逃税好拿车队解散养老金的洛宸队长(宣德楼还是跑到了最后所以一文也未捞着),还有无偿为宣德楼写文绕圈并赠所有财产的梓溟大人(一定要说,要不是畏惧经理的毒打早就和大人掉个,请大人去做正式车手了)等等,这里挂一漏万,一一表示谢意。
当然,同时也要向同队有幸共度一年却鬼使神差未能交谈一句的西蓝大人致意;最最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开始问‘有烤鸭吃吗’后再未有幸一睹芳容的我们宣德楼官方发言人、资深形象大使九曜大人致敬(并抱抱小公主,可以吗?)

非常非常的感谢大家。所有的人都是。包容、爱护、和监督了不成材的富潘潘老爷车这样整整一年(此车去年没报废,今年铁定玩完了)。

还有就是,亲爱的wateri你看到了吗?如果看到了,还请费心把我们宣德楼板子的颜色换一换吧。可怜我们已在鬼站的气氛中活了大半年了。
^^


你们最最忠实的 潘三幻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