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Malice Mizer队]寂静之城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Malice Mizer队]F1征文2004作者:精灵与紫


混沌。
乳白色的烟雾形态不定地蠕动……什么也看不见……或者说,根本什么也没有。抬起手却看不到五指……低下头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
……这是哪里……
一步也不敢动。围绕自己的全是未知。明明没有形体却觉得自己在发抖。眩晕,不安,混乱……
拼命想要想起什么,神经却爆裂般地痛……。不行了……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眼前一下子全黑下来……混沌也消失了。无尽的绝对的凝固的黑……连思想都要停滞了……。


我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花了好一会儿调整双眼的焦距,然后又花了数十秒才让麻木的大脑反应过来,这里是自己的房间没错。
……令人窒息的梦,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明明刚睡醒却觉得全身极度疲惫……好像刚刚剧烈运动过一样。让我下决心坐起身的是房间另一头摆放的电脑----睁眼第一件事就去查看email,这是我最近养成的习惯。
----没有新邮件。
我一拳捶在桌面上,发出焦虑的闷响。为什么都没有任何消息呢??艾瑞丝,你最近好吗?我好担心你,我最近一直做恶梦,而你却突然不再和我联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最近一直不明原因地烦躁不安……我希望是我多虑了……是啊,应该是我多虑吧……Silent City是个安全的地方……你不会有事的……。

----Silent City……
艾瑞丝被选中去那里时我的心情很复杂。SC是为了反抗入侵我们地球的感应人种塞伊卡人而建立的心灵感应训练中心。塞伊卡人天生具有心灵感应的能力,三年前以访客的身份登陆地球后开始秘密窃取主要国家首脑人物和顶尖科学家的心理资料,包括记忆及思考模式。对于这种前所未见的无声的侵略方式地球人几乎毫无抵抗力,防御系统的军事机密,正在研究的尖端科技几乎被无声无息地盗窃一空,当我们察觉到异状时……地球已沦为塞伊卡殖民地。
好在这些可怕的殖民者并不是没有弱点的。首先他们的人数远远少过我们,战后地球人总共还剩50多亿,而他们仅不到一万人。虽然几十亿人被数千人征服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地球防御卫星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只用按下一个按钮就能夷平一个纽约大小的城市的炮口随时都瞄准着全球的人口高密度地区,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要反抗他们,必须“无声无息”,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一举歼灭他们才行。
“‘无声无息’----那不就和他们侵略我们时一样么?看来用同样的方法还击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这是现地下反塞伊卡组织的首领亚诺斯•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也就是因为这句话,心灵感应研究开发中心在喜马拉雅山区秘密建立起来。经研究表明,人类经过一系列训练后也能拥有一定程度的心灵感应能力,起码能够在自己的大脑被人读取时有所察觉。塞伊卡人的另一项弱点是他们的“记忆容量”有限,就好像电脑内存空间一样,读取的资料超过他们的大脑限度后会导致他们精神崩溃。再加上记忆这东西似乎不像电脑档案那样容易删除,所以他们必须谨慎地选取读取对象。现在掌控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的重要人物几乎已经被他们狩猎完毕,现在他们的目标转移到了智商超群的人类身上。因此亚诺斯聚集了一百名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狩猎目标的“天才”们,秘密把他们转移到了新建成的心灵感应训练中心----“Silent City”,目标是把他们训练得有能力抵抗塞伊卡人的心灵感应。

我的挚友艾瑞丝在自然科学和艺术方面都有过人的天分,被选去SC是当之无愧的。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她接到通知时激动地抱着我说,“太好了,太好了,雅希纳!我们有希望了!我一定会努力的!!”虽然我也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和骄傲,但是担心的成分更多。由于是绝密计划,所以就连组织内部也只有极小一部分人知道SC的位置,我虽然有幸成为其中一个,但是也没有接近它的资格,更不用说了解内部情况了。唯一的联络方法是通过要经过组织严密检查的email,虽然丝毫没有隐私权可言,能知道她生活得还好,我就很满足了。
“雅希纳,你好吗?我很好。这里的经验很棒哦,大家学着用心灵感应交流,而尽量减少使用语言……所以这里越来越安静,所以才会命名为‘寂静之城’吧!好有诗意哦!……”
这是艾瑞丝给我的第一封email。我可以想象出她双眼明亮地用带点雀跃的声音对我说着这些话。那时已经是她出发后一个多月后了,我算是第一次睡了个好觉。在那以后我几乎每星期都能收到一封她的email,大概是由于安心后心情轻松了很多,我不但不再有失眠的症状,还出奇频繁地做着好梦。那些梦境都很美妙,有时是置身于一个从没见过的美丽的地方,有时是听到从没听过的优美的音乐。但是大概三个月前,她给我email的次数越来越少,并且提到她有时会头痛,我的担忧又加重起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好梦了,看来心情对梦境的影响真是严重。尤其是最近,由于已经连续七周没有任何她的消息,我已经噩梦缠身到几乎不敢入睡的地步。
“……要振作一点。”我对自己说。担心是没有用的,我只能尽力去做我能做到的事。我的工作是加固Silent City的隐蔽系统。我所设置的环绕整个SC的力场能干扰任何一种探测装置,使人从外界无法探测到SC的存在。但是力场的弱点是可以被中和,所以我必须频繁地更换它的频率。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以后,我走进暗门后的地下室----能够遥控隐蔽力场的电脑就在那里。

“嘀----”
刚进入工作状态不久,电脑提示我收到一封新邮件,我几乎跳起来。急切地打开邮箱,却发现并不是来自艾瑞丝,而是“编辑部”。
“紧急催稿,速来编辑部交稿。”
这是组织内的暗号,我的平时身份是插画家,这封邮件的真正意思是有紧急情况,必须马上赶到离我最近的一个据点。我的身体条件反射般地迅速动作起来,五分钟内做完出门准备,疾行在喧闹的街道上。
“千万不要出事才好。”我极力按捺住狂跳的心脏,不断用理智告诫自己不要被噩梦或是预感之类的事影响了心智,但是那一抹莫名的不安感就是挥之不去。而就在这时,植入耳垂的警报器突然急促地响起来!
----有塞伊卡人在附近!!我进入了他的心灵感应读取范围!!
训练有素的身体不受惊讶的影响迅速做出反应,我掏出微型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部。但就在扣下扳机的那一瞬,我被某种武器击中,当即全身麻痹。
“糟了…”
我倒在地上,视野迅速黑下去。

----……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眼前的光线很柔和,耳边那个声音也很柔和,好像在睁开眼睛的一霎那恍然到了另一个世界。……不对……我记得有极为紧急的事情要做的……必须赶快做……
“艾瑞丝!!”
我喊出来,猛地坐起身。
“怎么了……请冷静点!”
“我的记忆被盗了,SC危险了!!快逃!!……”
“是的,您冷静点,已经过去了,已经没事了……”
“?!……”
我惊讶地望着看着刚刚说话的人,是一位白衣的护士,她正微笑着扶住我颤抖的肩膀。
“……没事了?……”我难以置信地重复她的话。
“是的,雅希纳小姐。”她非常明朗地微笑着回答,“也许您不相信,就在您昏迷的这几天,地球已经解放了!”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您不相信……啊,不介意我打开窗户吧?”她说着走到窗边推开窗户,顿时一阵阵喧闹声从不远处传来,好像正进行着什么盛大的游行庆典。
“看,大家都在欢庆胜利呢!全球人们都在举行狂欢游行,已经持续三天了哦!”
“……你是说……塞伊卡人被打败了?”
“是的!不光是打败了,他们被彻底消灭了,一个不留地----消灭干净了。”她有意拖长音节,“所以----再也不用担心了!”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迫切地问,“那么,SC…Silent City里面的人呢??都安全吗??”
“Silent City?……”她迟疑了一下,“您是问……哪一位呢?……啊对了,我也不是太清楚,不如我去替您拿报纸来,上面有很详细的报道。”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我独自坐在床上整理混乱的思维。
手表还在,我抬手看了看日期,八月十一日。我被袭那天是八月七日……而刚刚那位护士说庆典已经持续了三天,这么说至少九号之前我们就已经消灭了塞伊卡人取得解放……竟然就在我被袭后一两天内……这到底是怎么可能?……敌人被尽数消灭,这倒不值得讶异,因为如果不是这样,输的就是我们了。只要有一个塞伊卡人有时间按下按钮,损失惨重的就一定是我们。
----如此迅速而准确的灭敌方法,到底是----?!
“报纸给您。”
护士回来了,我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有所变化。
“雅希纳小姐……您知道……胜利总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所以……报道中也有让人伤感的部分……。请您……有所准备……”
我感到后脑好像被什么猛敲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

“……塞伊卡人在雅希纳. 林的脑中读取了有关Silent City的资料后迅速派出一千人入侵该秘密之城。由于他们已掌握了该城的防御力场的资料,所以轻而易举地破坏了力场,长驱直入。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城内的一百名反塞伊卡组织成员毫不畏缩,运用他们训练出的心灵感应能力迎战塞伊卡人,以寡敌众,顽强地与敌人对峙。不久之后,敌人纷纷出现了头痛,精神崩溃等症状,完全失去了抵抗力。更进一步,由于所有塞伊卡人彼此间都有精神连接,所以这种症状很快感染了所有塞伊卡人。届时反塞伊卡组织的领袖亚诺斯•杨当机立断,号令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组织成员攻入塞伊卡人的基地,一举歼灭所有敌人。这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战争!一夜之间,解放了全人类!

然而,不幸的是,为我们迎来了这场伟大战争胜利的最关键的人们……也就是Silent City内的一百名以心灵和意志当作武器的战士们,全都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创伤。目前他们都还在医院抢救中,尚未脱离危险。全球最著名的脑神经科医生们正在全力医治他们,我们只能为他们献出最虔诚的祝福。现在,让我们牢牢记住这些奋不顾身的英雄,我们的救世主们的名字:…………”

我拼命甩开了报纸,但是迟了----艾瑞丝的名字就在第一个…………。我难以抑制地颤抖着,感到连呼吸都是那样艰难的一件事。
“在哪?艾瑞丝在哪??她在这家医院吗?!我要见她!!”
“好的,艾瑞丝小姐她就在这家医院里,我们马上带您去,请您先冷静下来!……”
“……”

----!……
我完全挪不开脚步。尚未进入脑神经科的区域,就已经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哭泣声。伤患的家人们互相搀扶着,哭喊着,或是大声呼唤着受伤亲人的名字。这些肝胆具碎的声音形成绝望的浪涛强烈地冲击着我,几乎已经把我吞没。
……是我害的……
----如果不是我被袭击……他们就不需要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勉强迎战……应该也不会受这样重的伤……
“你放心地去吧!Silent City和你,我一定会保护好!”
……这是我送艾瑞丝启程时说过的话……。然而我做了什么?!----真是……太可笑了…………
我感到一阵眩晕。

“你是……那个雅希纳. 林……小姐?”
我听见一个声音在问。周围似乎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我才发现很多人都在望着我。
我点点头,心猛地收紧。
“我在报纸上看到照片了……你看起来……身体已无大碍了,是吗?”
“……是的,谢谢……”
“那么……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这个母亲模样的人用复杂的目光紧紧锁住我的双眼,“可以请你告诉我,我儿子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他不是去接受组织保护的吗??…为什么竟然要他和敌人战斗?!这么危险的事,我做母亲的怎么会同意让他去?!…你告诉我!!一开始组织就是欺骗我们的是吗?!不是为了保护他们,而是为了把他们培养成战士是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她不顾护士的阻拦,为了抑制声音的颤抖几乎已经变成了嘶喊,
“你说话阿?!……为什么你会被敌人抓到?!……像你这样重要的脑应该十分小心地藏起来不是吗?!…………还有,我听说了,组织里的人被抓时都应该立刻打坏自己的大脑!为什么你没有?!……你犹豫了是不是?!你这样自私的话,怎么会成为组织里的重要人物呢……”
“您这样说太过分了一点…请您冷静点,这里是医院……”
护士们想办法把她带离我,四周好像很混乱,而我却只能听到她的声音……每一句话,每一句话,都在鞭打着我。我张开口,想要道歉,竟然都发不出声音,我只能低下头去,向着她和其他的家属们深深地低下头去……。
责问的声音消失了,一切都安静下来。我依然保持着歉意的姿势没有动,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雅希纳的责任,我明白大家痛苦的心情,但是迁怒于无辜的人是不对的。……雅希纳的痛苦不比各位当中的任何一位小,事实上,她也有重要的人在这一百位受伤的人们之中……。”
我的双肩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好了,不要自责了。你是来看艾瑞丝的对吧?来,我带你去。”
我抬起头来,有些吃惊地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孔。
“……苏维……你怎么……?”

“不用吃惊吧?我也是脑神经科的教授啊,虽然不好意思说是‘著名’的。”苏维一边轻轻关上单人病房的门,一边回答我,“而且听到艾瑞丝在伤员之中,我怎么可能不来?”
我默默地点点头。中学时的三个好朋友竟以这种方式相聚……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吧……。
“来看看她吧…。”她把我带到艾瑞丝的床边。

“……”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最重要的朋友了无生气地躺在惨白的病床上,我还是觉得自己的魂好像被一点点抽掉了一样……我无力地跪在她床边,握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对不起,对不起,艾瑞丝……我不但没有保护好你,还害你变成这样……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雅希纳,你这样,会让艾瑞丝伤心的……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她根本不可能会怪你的。”苏维在一旁劝慰我。
“……是的……。她不会怪我,但我不能因此就原谅自己……。”我觉得内心在一阵阵抽蓄,
“艾瑞丝,……只有一点……只有一点我可以向你发誓----开枪的时候,我没有犹豫……一点也没有犹豫……,相信我……”
“当然,雅希纳。根本不用你说……我们都了解你。”苏维轻轻揽住我,“…起来吧。你也才刚刚恢复而已,……到那边椅子上休息一下吧。”

“……苏维,艾瑞丝的情况到底怎么样?请告诉我实情。”稍稍冷静了一下情绪,我鼓足勇气开口问。
“……好吧。”苏维微微皱起眉心,“确实不是乐观的情形。……她的大脑活动很弱,大部分时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好在她本人似乎还没有放弃,有时会生成梦境,似乎很努力地想进行思考或者回忆,但是通常什么都没有想出来时就再次深度昏迷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用那个仪器。”苏维指着病床边的一个显示屏,“那个仪器可以探知艾瑞丝的脑部活动情况,当她有梦境时,我们可以从显示屏上看见她的梦境。”
“看见梦境?”
“是的。现在显示屏上一片漆黑,表示她的大脑处于休眠状态…”说到这里,苏维的注意力好像被什么吸引了过去,她站起来走到仪器前。
“啊,有信号了!”她冲着我喊,“艾瑞丝的脑开始活动了,快来看,马上就能看见她的梦境了。”
我立刻走过去。一片漆黑的屏幕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点……很不可思议,好像宇宙,又好像细胞……然后,几乎一霎那间,整个屏幕一片雪白----
“!!----”
我捂住嘴,用尽全力才没有喊出来。
“怎么了??”苏维不解地看着我的反应。
“这是----我的梦啊!----我是说,和我的梦一模一样!”
白色的混沌----蠕动的云……也许别人看了只是这样而已,但是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隐藏在里面的感觉----压抑,不安,混乱----
“……你确定?一模一样?”
“是的,一模一样。因为反复做过很多次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那就奇怪了……”苏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从这个仪器发明至今,没有这种先例。……两个人的梦境完全一样……,至今为止的研究表明即使是有着相同经历的两人在相同条件下产生的梦境也不可能完全一样……。”
苏维在说话,可是我的注意力却被显示屏上的影像拉过去。

“想……看到什么东西……可是看不到……什么也没有……”
我喃喃自语起来。我只觉得自己好像要被吸进那个梦中了……
“想要……记起什么……可是想不起来……怎么也想不起来……记忆就好像一个空洞……什么也没有……”
“……头好晕……完全没有方向感……好像只是悬浮着……”
“……不行,头好痛……每根神经都在痛……”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坚持不住了……什么也无法思考了……啊…………”
黑屏。
混沌消失了,什么也没有了。
艾瑞丝的梦境停止了。

“……不可思议!!”
苏维的一声惊叹把我拉回现实。
“你呼吸加快的时间和艾瑞丝完全一致,而且她也按你所说的停止了思想活动……”
“……现在你相信了吧……”我还在喘息着,就好像刚刚做梦的人是我一样,那种不适感还没有离去。
“……心灵感应。”苏维缓缓地吐出一个词。
我惊讶地望向她。
“虽然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是----只有这个可以解释。”
苏维露出了真正的学者惯有的表情,严肃而充满定性。
我思考了一下,很快确定了她的结论。
“……如果是这样,一切就解释的通了……”我一边回忆一边说,
“自从艾瑞丝开始接受心灵感应的训练,我便出奇频繁地开始做梦。现在想起来,当她给我的email中说她一切都好时,我便一直在做美好的梦。并且看到很多我从没看过的图像,听到我从没听过的音乐……如果那是她所经历的,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当她开始减少通信,并且说身体状况不佳时,我的梦境便开始混乱……时间上完全吻合……”
“等等!你什么时候开始做像刚刚看到的那种梦的?”苏维突然打断我。
“一个多月前……从她再也没有给我来信时……”我突然顿住了,“!……天啊……”
很显然我和苏维注意到了同一件事。她的表情和我同样惊骇。
“这种梦境,是大脑受创导致活动不全,或是受到精神污染的人才会做的。这么说来,早在一个多月前,艾瑞丝已经处于现在这种状态?!……”
“所以她才没办法给我写信……”我突然注意到了另一个词,“等等,你刚刚说什么----精神污染?!”
“是的。其实我在第一次看到艾瑞丝的梦境时就认为是精神污染的症状,但是大部分医生认为既然她们受伤的原因是与塞伊卡人的精神交战,那么受到精神污染的可能性就很小,所以立刻否定了我的意见,认为我们应该往大脑受损的方向诊断。但是由于艾瑞丝的大脑并无任何外伤,塞伊卡人又已全部死光,无法研究他们利用心灵感应攻击的方式,所以诊断几乎难以有进展……”
“……”我陷入思索。
这么说来应该不是精神污染……?塞伊卡人在抓到我之前根本不知道Silent City的存在,所以不可能在一个多月前就用某种方式对她们产生精神污染。----可是这么一来艾瑞丝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而且这样子的他们要如何战斗呢?!
“!……”
我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可以解释了。……
“雅希纳,你的脸色好难看……”苏维担心地望着我。
“……苏维,多亏了你,我差点让事实就那么从我眼皮下溜走。”我苦笑了一下,整理好思维,
“既然我们知道艾瑞丝是在一个多月前就变成这样了的话,这场战斗的神话便被解开了。----塞伊卡人和艾瑞丝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战斗----其实这原本是很显然的,刚刚开始学习心灵感应的他们怎么可能敌得过天生就有这种能力的塞伊卡人?况且塞伊卡人一开始便没有用心灵感应‘攻击’过我们,他们所作的只有‘读取’。他们的心灵感应能力到底能不能起到攻击的作用尚且不谈,既然他们从没有过,就表示他们的目的不在‘攻击’上。再加上艾瑞丝他们本来就是塞伊卡人狩猎‘天才头脑’的目标,塞伊卡人袭击Silent City的目的肯定也是读取他们的心理资料。然而塞伊卡人并不知道艾瑞丝他们已经受到严重的精神污染,所以在读取过程中被感染了污染……而塞伊卡人彼此间的精神连接就好像电脑网络一样,‘精神污染’这个病毒迅速蔓延----直至毁灭了所有塞伊卡人。”
“……嗯,这个可能性很大。”苏维点头肯定了我的想法。
“……那么,艾瑞丝又是怎么受到精神污染的呢?”她再次投来疑惑的目光。
“……”
我紧紧握起双拳,任凭指甲深深嵌进掌心。
“苏维……你和我一样,都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都太过于相信组织了。”
“!!……你是说……组织?!”
苏维几乎倒退了一步。
“是的。……你还记得刚才那位妇人问我的话吗?----我为什么会被捉??像我这么重要的‘脑’应该小心藏好才对----由于刚刚太感情用事,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如此重要的一件事----为了保护我,我的住所方圆一公里内,也就是20倍于塞伊卡人的心灵感应距离的范围内都有组织内人监视着,一旦有塞伊卡人靠近我便会立即接到通知转移。如果组织要求我出门的话,则是探测过后保证我的路线上绝无塞伊卡人出现的可能时才会给我通知。----然而我却遇袭了……你不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吗?”
“……天啊……”
苏维用手捂住额头,露出痛苦的表情。
“……虽然我很不愿意接受你的推测……,但是,另一件事也因此得到了解释----精神污染到这种程度,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如果是组织里面的人有意去做的话就完全有时间办到了……。”
“……”
我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开口……此时的我只要稍一松懈,泪水便会决堤。
“啊!雅希纳,快住手!你流血了!!”苏维紧张地叫起来,一把抓过我握拳的手,“快松手!!”
“……”我松开手,才发现已满手是血。
苏维一边流泪一边帮我包扎伤口。

“……这个是我的决心。”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一定要把害艾瑞丝变成这样的真正凶手纠出来,我以刚刚的血发誓----”

我走到艾瑞丝床边,轻轻拨开她脸侧的发丝。她虚弱的样子让我的神经一阵阵抽痛,这种抽痛感让我变得可以不顾一切。
“苏维……。艾瑞丝就拜托你了。”
我紧紧地拥抱了一下苏维。然后转身离开。
“等等,雅希纳!你准备干什么?!”苏维追上来捉住我的手,用充满焦虑的目光看着我,“你的眼神不对……”
我回头笑了一下,
“……你看到了,我的手已经沾上血腥了……”
我抽回手,踏出了艾瑞丝的病房。


----只有推论是不够的,我需要证据。仅仅凭我的梦境及我和艾瑞斯之间不可思议的心灵感应是根本无法作为证据的。而且,到现在为止的线索也没办法确定凶手到底是谁。即使这本来就是组织的计划,知道并参与的人也绝对不多----为了防止塞伊卡人的读取能力,组织内所有的事情都以保持“最低限度知情人数”为原则,也就是说每个计划都只有参与者才知道。这个做法有效地防止了消息泄漏,但也为某些见不得光的计划提供了良好机会。我现在想要调查精神污染的事情也是困难重重,由于“最低限度知情人数”原则,尽管我是Silent City的建造者之一,但我也仅仅只了解我所设立的防御力场而已,对于Silent City的内部结构毫不知情。
……不光是如此,其实我连怀疑的对象都没有。如同组织内的任何一个成员一样,我们都只认识与自己的工作相关的人。除此以外,组织一共有多少人,哪些人,长相名字都不知道。唯一的例外是整个组织的首领----亚诺斯•杨。由于组织的所有成员都是他亲自挑选的,所以每个人都是“偶然”碰见了他,和他交谈,然后被他的计划和人格所吸引才加入了组织。在那种非常时期敢于公开自己的身份的人实在令人敬佩,所以亚诺斯本人就好像组织的灵魂,就凭着对他的信赖,我们毫无怨言地与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们凝聚在一起,全心全意地跟随他。……所以----现在,我唯一可以怀疑的人,便是我最不愿意怀疑的人。
----亚诺斯•杨。

“雅希纳小姐,您终于回来了,有人来探望您呢。”
正当我一边思索一边走回自己的病房时,站在门口的身影让我的脚步顿时冻结在那里。
“你好,雅希纳。你看上去气色还不错,真是太好了。”
近乎金色的淡棕色眼睛带着深沉的笑意,与之形成对比的漆黑的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面前的这个----单是外表便强烈地透露着一股令人折服的首领气质,见过一面就绝对难以忘怀的人----便是亚诺斯•杨。
“怎么了?你看上去很吃惊。”他走近我,仍然保持着那种令人感到真诚的微笑。
“……”我移开目光,告诫自己要镇定。“没什么。只是没想到组织的首领会亲自来看我。”
“请不要这么说。”他笑着摇摇头,“敌人已经消灭了,组织的存在意义也就消失了。我已经不是什么‘首领’了。”
“但是,您依然是拯救了全人类的英雄。----雅希纳小姐,您还不知道吧?就是他亲自把你从塞伊卡人手中救出来,并送来医院的。”身旁的护士对我说,“你们请进去里面谈吧。不会有人来打搅的。”

我们走进病房,护士替我们关上门。
“……”
我一直避开他的视线,心情纷乱如麻。沉默了很久,我终于开口。
“……是你救了我?”
“其实也谈不上‘救’。”亚诺斯回答,“塞伊卡人已经消灭了,我不过是把昏迷的你从他们的基地送来医院而已。”
我深呼吸了一下。
“为什么要救我?----我在塞伊卡人手里‘牺牲’了的话,会比较好吧?……”
“……”
他注视着我的双眼,神情没有任何波澜。
我全神贯注地等待他的回答。----亚诺斯•杨,正因为是你,我才选择正面地质疑。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敏锐。”他出乎我意料地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便是我救你的原因。”
“!……”
我讶异地看着他。
“在我做出解释之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疑点的呢?”亚诺斯反问道。
“我的朋友----在Silent City惨遭精神污染的朋友,用心灵感应告诉了我,组织对外宣扬的战斗神话----不过是个弥天大谎。”我一字一句地说。
“!”亚诺斯如我所料的露出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变成了一种带着赞许的微笑,“真惊人。竟然可以和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产生心灵感应……你们一定是一对密不可分的朋友。”
我没有说话,此刻我在尽力压抑心中潮涌的痛楚。

“……抱歉,刚才失礼了。”
亚诺斯再度开口时,表情凝重了许多。
“你说得没错。你是实行计划的首要环节----也是唯一有可能发觉真相的人。为了保守组织的机密,你有必要‘牺牲’。”
“因为我会对自己的遇袭产生疑问,从而发现我接到组织的email而外出根本是被算计好的……”
“你所说的那封email根本‘不存在’。----你是因为擅自外出才会遭遇不测。”
“什么?!”我忍不住喊出来。
“即使你现在回去查看你的电脑,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组织已经湮灭证据了----”我竭力克制自己的愤怒。
“没错。你一定也想调查Silent City吧,但是那个,也已经不存在了。”
“?!”
“Silent City已经在与塞伊卡人的交战中摧毁了。毁坏到----什么证据也不会留下的程度。”
“……哼…哼哼……”我感到心中有什么将要崩溃了,“你竟然……专程来……告诉我这些事情……”
我一把揪住他的领口,“何必这么麻烦呢?既然如此当初就不要救我啊?!----你这个阴险的凶手,既然要扼杀事实,就除掉所有隐患啊!!”

“…………”
他竟然一动不动。
一直到我发泄完了,再度冷静下来,他才缓缓开口。
“我不能杀你。……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空气好像一下子凝结了。我从没见过他脸上如此透明的表情。
“我现在告诉你所有的实情。……我知道对你来说非常残酷,请你做好准备。”

“这个计划,原本,就是以牺牲那一百人为基础的。”亚诺斯凝神地望着窗外,用低沉的声音说,
“那种想法是在发现塞伊卡人彼此间有着精神连接时便产生了。对付好似电脑网络的敌人,用‘病毒’最有效不过,这个提议有好几个人都向我提出了。但是最初我们当然不曾想用如此不人道的做法,而尽量试图找到其他可以对塞伊卡人产生精神污染的方法。但是在我们找到任何可行方法之前,塞伊卡人已经不给我们时间了----我们发现他们在全球各地建立的信号发射塔,其实是一种可以控制人类精神的可怕装置,一旦完成,我们就要永远被奴役了。于是我亲自,提出了这项计划----利用塞伊卡人最想要的狩猎目标,高智商人群作为诱饵,引诱他们自己吸取精神污染……而以塞伊卡人的总人数来算,至少同时吸取一百人份的精神污染,才能保证他们在短时间内,全部遭到感染。”
“…………Silent City,是为了污染那一百名高智商人群而建立…………”我觉得自己的心在抽蓄。
“没错。Silent City不是希望,而是地狱。不管目的怎样,它只是个不见血腥的暗杀场所。是我,毁了那一百人。是我,杀了你最重要的朋友。”
“……我不会原谅你的。”我咬紧牙关,从齿缝中挤出言语,“我不是个理智的人,也不算正人君子。我已经在朋友面前发誓要替她报仇。如果艾瑞斯不能康复,不管你是拯救了全人类的英雄还是什么,我绝不允许杀害我朋友的人活下去。”
“我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亚诺斯用可以看穿我内心的目光注视着我,“所以我希望能,阻止你。”
“你以为你办得到吗?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

“……”亚诺斯深深叹了口气。
“就是因为不希望你死,我才想阻止你。参与这个计划的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希望你活着,所以我亲自把你救出来,老实说,真正威胁着你的生命的并不是塞伊卡人……。”
“然而也因为我的这个举动,其他参与者已经开始怀疑我有透露事实的动机,所以我现在行动不自由----事实上,能够来这里见你,已经非常不容易,好在还有愿意尽力帮助我的人,包括刚刚的护士。”
“!……你是秘密来到这里的?”
“对。你刚刚醒来没多久一定还不了解情况,事实上只要你踏出医院一步,就处处有人监视你。一旦发现你有调查这件事的行动,他们就会灭口。所以我赶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请你,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不要再调查这件事。----你要找的真凶----就在眼前。”
“真凶不止你一个。告诉我,其他参与者是哪些人。”
“对不起,唯有这个,我不能说。”亚诺斯的目光很坚定,“计划是我提出的,其他参与者不过是按我的命令行事。这是我,亚诺斯• 杨,一个人的罪。”
“!…………”
我望着那双近乎金色的眼睛,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

“现在我明白了。”
沉默了不知多久,我开口,“你之所以救我,是希望有个忏悔的对象。……你忍受不了隐瞒事实的罪恶感,所以希望我这个唯一有可能察觉真相的人活下来,让你有倾吐事实的机会。”
“没错。……我刚刚说了,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希望什么?……得到救赎?我说过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不……。”亚诺斯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只希望,自己的罪不要再加重。……所以,请你不要再冒生命危险追查下去……如果你想要证据----”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微型录音卡递到我手里,“刚刚的自白,我已经全部录下来了。……要怎么用,你自己决定。”
“!!……”
亚诺斯坦然地微笑着,我紧紧地闭上眼睛,不去看他。……我受不了那个微笑----那是根本不想再活下去的笑容。

……
“你是在……等着我……杀了你么?”我的声音颤抖得几乎不成句子。
“……不,你不需要玷污自己的双手。”亚诺斯的语气宁静到好像已经得到救赎,“我就要死了。”
“!!”
我猛然发现,他的嘴唇异样地乌紫。
“你……”
“我已经服毒了。----再过几分钟,我就会为我的罪过而死。”
“…………”
我感到全身血液凝固了。我只是定定地僵立在那里,看着他的表情渐渐变得痛苦,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我有过一瞬想要冲出去喊护士的冲动,但是就在那一瞬,艾瑞斯的沉睡的样子浮现在我眼前,使我全身不得动弹…………
他已经慢慢倒下去。
我的身子随着软下去。我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紧紧抱着自己的身子蜷缩在地上,看着他,就那样看着他……

…………

他完全不动了。最后一丝呼吸也离开了他。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用双脚走出走个房间的。再来的记忆是我扑倒在苏维的怀里。


----……
最后一根线也连接好了。面前的指示灯像眼睛一样闪烁起来。
我已经用电脑入侵了全球最大的电视台,只要我按下手边的按钮,所有正在收看这个电视台新闻的人们就会听到录音卡中的声音。
“……雅希纳,你已经决定好了吗?”苏维在身旁轻声问。
“是的。”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做一定会引起一阵巨大的骚动。事实上这对艾瑞斯也起不到任何帮助……这样做到底正不正确,明不明智……我全都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大家有权利和义务知道事实真相……我不希望这件影响历史的重大事件以假相被载入史册。”
说完,我一手紧握着苏维的手,一手按下了按钮。

“……Silent City不是希望,而是地狱。不管目的怎样,它只是个不见血腥的暗杀场所。是我,毁了那一百人。是我,杀了你最重要的朋友。……”
“……计划是我提出的,其他参与者不过是按我的命令行事。这是我,亚诺斯•杨,一个人的罪。……”

…………




-FIN-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