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H.队]喷泉涌出的迷惑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W.H.队]F1征文2004作者:洛宸


“喂!覃梅!那个喷泉怎么样了?”
“啊?什么、什么喷泉?”
“什么喷泉?!”主管正一只手抓着皮包,一只手提起外套,听到覃梅的回答,“哐”的把皮包顿在桌上,“我说,你、你不是,完全还没做呢吧?”
“做、做什么啊?喷泉吗?皇家广场中央的大型喷泉?”
主管盯着覃梅,足足有十秒钟,最后,就在其他准备回家的职员打算集体扑过来“英雄救美”的时候,泄气似的穿好外套,提起皮包,推开门……不过,就在开门的刹那扔出一句:“反正这喷泉应该是一个月前就交给你的了,所以,后天你要按时交上来,没有拖延的机会!”
“等等!这喷泉,不是我的活儿啊!”

覃梅,女,现年27周岁,单身。游戏公司技术部职员。父亲是退休电脑工程师,母亲是中学教员,现任班主任。如果不是高中时的那次“奇遇”,也许她会像普遍女孩子那样:上学、工作、恋爱、结婚……然而,如今的她,能否走出曾经的影子呢?

一·
就在覃梅追到门口,而主管高宇已经消失不见的时候,副总经理肖允博正巧走到这里。咳!确切的说,是正巧和覃梅撞在一起。
“对、对不起!”覃梅惶恐的道着歉,一边心里暗骂自己:“看吧!看吧!这就是你五年了还在做小职员的原因!”
肖允博微微一笑:“没事——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
“下周一必须上交皇家广场中央的大型喷泉,”高宇像个幽灵似的又突然出现在覃梅身后,“她还没做呢。”
“什么?!”肖允博立刻收拾起惊诧的表情,尽量摆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面孔,“还没做呢?是还没做整理修改工作呢,还是,还差底座花纹没设计呢?”
覃梅低下头去,掐灭了肖允博脸上最后一丝希望之光:“完全,还没做呢……”心里则开始痛骂高宇:“分明是冲着我来的!你个混蛋高宇!……”总算她受过良好的教育,就算在心里骂,也没骂出什么“婊子养的”、“王八羔子”之类。
肖允博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或者用“惨笑”来形容更为贴切:“公司不允许无故加班,你……现在回家吧——不过!后天,必须按时交成品!”

覃梅走在回家的路上,无精打采。
马路上汽车呼啸来往,覃梅偶尔抬一下眼皮:“宝马。”“奔驰。”“菲亚特。”“富康……夏利?噢,出租车。”紧紧攥了一下手中的皮包,覃梅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四顾环视,公车站不远处一带灰墙,走近,倒也还算干净。于是斜着身子,将肩头靠在墙上。“闭上眼,好好歇一下吧!”她对自己说。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她正如自己一年前说过的:“除了医学院,哪里都可以。”志愿表上便由此出现了“计算机”、“建筑”、“海洋能源”、“经济管理”……这样天差地远又不着边际的专业。
“当初也许学经济更好些。”覃梅倚着墙,双臂抱在一起,“可惜啊!要是我会应酬就好了。”一面自嘲着,脸上露出了苦笑——她听到有人向她吹口哨来着,可她没有动,一动都没动,就像被人忘记的雕像,依旧斜斜的靠在墙边,闭着眼,想她的心事。
覃梅也算是相当漂亮的姑娘了,特别是大三那一年强力减肥后。同学间都默认一种说法:当一个女生突然开始注意自己的外形,特别是开始减肥的时候,那一定是她动心的时候。所以,覃梅毫无疑问的被归于“名花有主”的系列。然则只有她平日最接近的人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接触过什么“上档次”的男生,更不要说什么男友了!

“如果,如果那天不离开班里同学,那么……”
那么一切会好么?
“当然!至少我可以在那些‘比较上档次’的队伍里挑一个。”
说笑啦!说笑啦!她可不是那种没有爱情也能为了生活和他人的目光而与人“搭伙”的女子。覃梅至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算了吧!我怎么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是什么?我可记得高二的时候我还是班里的开心果呢!”
可是已经十年过去了。
“十年?已经、这么久了?他……不再是那个刚刚才毕业的学生会长了么?”
早就不是了啊!其实大约六年前,覃梅和他的联络就中断了——那是他毕业的那年。
“原来,都这么多年不通音信了!”
是啊!他一定早就结了婚,或者还生了个胖胖的可爱的孩子?或者,难道竟……?
“不会的,他很聪明的。”
那么,为什么突然没了音信……?
覃梅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把整个后背都贴在墙上,提包抱在胸前。
这是她十年来最喜欢的一个姿势,每次睁开眼甚至总盼望出现一幅任何女孩子都最讨厌的情景。但,终究已经十年了,这种想法毕竟早就淡了。于是,她睁开眼,决定回家。
“咦?做梦?不对!难道是……场景再现?开玩笑!”
不过,竟真的有那么三四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正围在她周围!而且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其中一个见她睁眼,刚色迷迷的叫了声:“小姐……”
覃梅一瞬间竟仿佛这十年都不曾度过,她依然是那个随时可以起舞的梅梅,抱着书包无助的贴在那条小巷的墙上!
“哇!”的一下,放声痛哭……
十年的积攒,一刹那的爆发。
覃梅顾不得自己哭得天昏地暗的形象,慢慢顺着墙壁坐在地上,抱住膝,止不住的眼泪泉水般潮涌。
这一下反倒吓坏了那几个家伙,有一个慌了手脚的竟要上前去安慰覃梅!到底是巡逻车上下来的巡警几声吆喝提醒了他们,一哄而散。
十分钟后,覃梅站起来,给他们看了身份证、工作地点的出入证,甚至公司打卡的那张卡也掏了出来,总算没被请进收容所。最后,巡警嘟嘟囔囔的终于丢下她一个人不管了:“现在的白领都是神经病啊!10点半了不回家蹲在马路上哭!”
人,果然是不能经历“传奇”的啊!特别是当“传奇”后的平淡才是真正的人生……

二·
“副总啊!可不能说是我连累你啊!”覃梅难得幸灾乐祸的想着,脸上也没有了昨天的沮丧。
肖允博留下来和覃梅一起加班当然不可能是被迫的,不过如果说是自愿……看起来又似乎不那么确切。
临下班的时候,肖允博意气风发的推门进来:“我刚刚和老总请示过,今天允许大家加班!怎么样?晚上没事的就留下来帮覃梅一起把喷泉搞定如何?”
面面相觑。
高宇在13秒钟之后打破了沉默:“对不起,我回家还有事做。”余者开始纷纷附和:“是啊!是啊!”“必须早到家呢!”“我女朋友很凶的。”诸如此类……
覃梅心里太清楚了:一个副总这么热心的帮助一个“犯了严重错误”的员工,特别是一个男副总对一个女员工……不让人浮想联翩才怪呢!所以覃梅开了口:“副总,谢谢您了,我家里也有电脑,我回家去做吧。”
肖允博尴尬的笑笑:“没事。那……我留下来好了。”

盯着电脑久了,覃梅开始时的那点幸灾乐祸早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揉揉眼:“那个混蛋高宇!”
肖允博抬头:“怎么了?竟然骂起主管来了?”
“对不起噢,副总。可是……那家伙真是欺人太甚!”
“还在怨他没告诉你喷泉的事?”
“……不是他的问题!”覃梅想了一想,很坚定的下了结论。
肖允博眼光一闪:“那是谁的问题呢?”
覃梅抱住头:“就是这个不知道呢!我今天问了一圈了,没一个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都说这喷泉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肖允博默然。
覃梅继续大叫:“就是那个混蛋高宇!——他今天不但没给我时间做喷泉,还塞给我一大堆的活儿!什么寻找NPC的地形图、开启宝藏时的动态效果……这个网游一内测,我第一件事就是要宰了那个混蛋高宇!”
“这就是网络游戏的意义!”
覃梅苦笑:“副总还真会开导人哪!”
肖允博跟着苦笑:“别夸我了。说句实在话,我现在算什么呢?29岁做了‘副总’,应该自豪了吧?可是,5年了,我在这个位子上做了5年!这到底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倒追的女孩不少,可至今都没娶上老婆!”
覃梅从自己的电脑前抬起头来,第一次开始很认真地看了肖允博一眼。没错,她听出了肖允博的弦外之音。像她这么聪明的女孩,在高三之前就能轻易突破走私集团和警方的双重网络封锁,如今经历了十年的尘世历练,能听不懂肖允博如此直白的追求么?
“其实外形条件还是相当诱人的。”覃梅在心里评估着。1.8米的身高,正是1.7米的女生不拒绝,1.6米的女生很承认的标准身高,论长相也是绝对的“浓眉大眼、五官端正、一脸正气、相貌堂堂”的那种带给人无限安全感的标准面孔。再加上“副总”的头衔,还真不是一般的有吸引力呢!如果不是这样的技术部门除了覃梅外,抬头低头都是雄性动物(这并非玩笑,上次老总“做寿”抱来了他的“宝贝儿”:一只年方三个月的公狗)的话,这位副总只怕早因众女下属的明议暗论而狂打喷嚏致死了。
“大概是如今的女孩都是事业型的吧?”覃梅不咸不淡不疾不徐的一句话把肖允博堵了回去。
肖允博一怔,不甘心似的继续说:“咱们这边都是男人,除了小杜有女朋友了以外,都是单身。我没老婆是很正常的,你连个男朋友也没交过可真是奇怪了。”
这一次覃梅连眼皮也不抬了:“我也是事业型的吧?”
说这话的时候,覃梅一如既往的暗暗将内心的酸痛狠狠压服下去。她不容许任何人窥及她十年的隐秘,为此,她在大学毕业后甚至不曾对任何人提及她曾受过多年的芭蕾舞蹈训练。她最后的表演只有一个观众,她甚至想过像那一次舞蹈的祝英台一样干脆化蝶飞去……但她毕竟坚强的独自生活着,也越是如此,越是拒绝一切,越是显出一副中性美女的冰山气质。
肖允博终于闭嘴了。良久,除了点击鼠标的声音,竟是万籁俱寂。窗上映着两个看似毫不着意、努力赶工的身影,各怀心事。窗外黑沉沉的夜色越来越深邃也越来越显出屋内的灯火通明,不自然的静谧。

“呃……我们放点音乐来听好不好?”
“您是副总啊,怎么问我?”
“那我就……”
“再说我工作起来,什么都听不见的。”
肖允博再度碰了个大钉子,而且不是温柔的软钉子而是不折不扣的硬钉子。但他也真沉得住气,再度沉默了片刻,突然朗诵起来:“在这异国文字的花纹下,在大理石中,泉水在呜咽,它淅淅沥沥地向下垂落,象清凉的泪珠,从不间断;象慈母怀念战死的男儿,在凄凉的日子忍不住悲伤。在那里,年轻的姑娘,都已熟知了这凄绝的纪念,和它隐含的一段衷情,她们给它起名叫做‘泪泉’。”
覃梅倏的转过头,紧紧盯住肖允博,惊诧的嘴巴都张开了。
肖允博眼睛一亮,如释重负的吁口长气,兴奋起来:“原来纯理科出身的女生也喜欢普希金啊!”
“我不喜欢,甚至还有点讨厌。除了这首《巴奇萨拉的喷泉》什么都没读过。”
肖允博是真的生气了:“这、这……”
覃梅的脸色柔和下来,“是真的,副总。我刚才以为……”甩甩头,“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才读这首诗的。那时候……”再次甩头,“您是怎么突然想到这首诗的?”
肖允博暗地里已经开始得意了,他确信已找到了突破口,当然表面上需要显出认真探讨的神情就是了:“我刚刚建好喷泉的模型,正在考虑材料和花纹,就突然想起了这个故事。”
覃梅略带凄凉的勉强一笑:“是这样啊。”竟不再追问或者谈论诗文、故事。
于是又进入了沉默。
肖允博忍不住挠头,不知所措的神情已是无法掩饰了。
覃梅看在眼里,忽然觉得不忍了,但她也并不打算为自己的误会道歉,依旧沉默着。
所谓的误会,是覃梅以为肖允博看透了自己正在想着舞蹈的事情,以致一开口就是冷冰冰的锋刃。这部“泪泉”,她在15岁上就学习过,苦练过,只除没有演出过罢了。想来可笑,那时的她竟真的认为玛丽亚的死是“谁知道?”的事呢!所以自己饰演的沙丽玛才总是一副委屈到家的样子,搞的指导老师不住地摇头,不住地叫停,不住地纠正。可老师终于是放弃了,毕竟这对一个15岁的纯真小姑娘来说是太难了。
“很像香香公主的故事啊!”肖允博没来由的感慨了这么一声。
覃梅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站在了自己身后,指着她面前的电脑屏幕:“把喷泉顶新月上面的十字架去掉,换成一条抽象的龙,然后我在底座上写上:‘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怎么样?”
覃梅依旧还以凄然一笑:“这样好,更符合国产游戏的精神。”
肖允博便趁机问:“我说,员工内测的时候,你打算选什么职业?”
覃梅冲口而出:“这次有‘舞蹈家’的职业么?”
肖允博怔住了:“通常都是些‘魔术师’、‘剑士’之类。啊,不过你的建议很有创意,我会向上面反映的!”
“也不用吧?”覃梅懒懒的答,“又不是真的能跳舞,没用的。”
“我说过这就是游戏的意义啊!”
“不一样的。那种渴望、那种冲动,还有那种无法控制身体时的痛苦……”
“我说,你、你最好别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吧?”
覃梅一惊,回过神来,看到肖允博脸上遮掩不住而又竭力忍耐的神情。她不是躲于深闺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她清楚肖允博忍耐的是什么。
斜眼瞥见电脑上的时间显示:23:16。深夜、加班、办公室、男上司与女员工……
覃梅猛地站起来,转身抓过大衣:“太晚了,打的都怕被劫呢。副总,我得回家了。喷泉、喷泉我会按时上交的。”抄起皮包,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轻轻地说了声:“谢谢!”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谢的是什么,总之是有些狼狈的一口气冲到了马路上。

三·
刚刚到家,电话铃就响了:“你怎么才回来?!”高宇那种冰冰冷带着极端不满的情绪令覃梅恨不得隔着电话线揪住他领口大骂他一顿。但,终于还是淡淡的答了一句:“啊!赶工赶到现在啊。”情不自禁又加了一句:“还要多谢主管大人昨天通知了我,不然到交工的时候我就只能交辞呈了啊!”
沉默。半晌,那边才沙哑着嗓子说:“回来了就好。明天一早是例会,要是让人看见你两只眼睛肿着,哈欠连天的样子,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的,我做主管的也脱不了干系。所以你现在立刻去睡觉!什么都不要想!”
覃梅在肚子里哼了一声,高宇对工作、对名声的认真程度人所共知,加上不苟言笑的习惯,工作组里其实早就背地里“伪君子”、“伪君子”的叫开了。此刻,覃梅在肚子里又叫了一声:“伪君子!”

躺在床上,覃梅用力按着胃部。晚上又没有吃东西。虽然对于她来说,长期节食导致根本晚上就吃不下什么东西,但通常还总是象征性的咬一口苹果鸭梨西瓜橙子什么的。可是今天毕竟是什么都没吃。
开始减肥是大三那年。当覃梅发觉自己连垫起脚尖也会气喘的时候,她无比惊慌:“在他心里,只有一个会跳舞的梅梅,一个可以到金色大厅外舞蹈的梅梅!”
于是,疯狂减肥。没有计划,没有目标,每天除半份菜外便是埋头于数不尽的功课中。
同寝的好友看不过,小心劝她:“你这不是减肥,是自虐啊!”
她一概不理。
直到有一天,站在磅秤上轻飘飘的好似无物,她才意识到另外一件事:她已经虚弱得再也不能舞蹈了!
泪如泉涌……
她写信告诉了他一切,然则却从此彻底失去了他的回音。那一年,该是他毕业的一年。
“或者,他只想告诉我,他从来就没看重过我,更勿论喜欢。”
这是覃梅最不愿接受的一种说法,却是她多年来一直承受的事实。她心甘情愿的扮演着“会跳舞的梅梅”这个角色,甚至完全不曾向他提及过。明明他早就言明一切,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涌身跳下自己挖掘的陷阱。“我一向就是这样的人,死脑筋。”
她整个身子像煮熟的虾那样蜷在床上,试图减轻一些胃部的痉挛。过了一会儿,慢慢调整了一下姿势,连自己也愣住了:“这不是‘天鹅之死’么?”
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经历了一场“寻找秋千之旅”,在舞蹈用品的专卖店里,穿好舞鞋,面对着镜中的自己,看到自己腰间的赘肉,想到再没机会演出的“吉赛尔”,她俯下身去,摆了这个姿势。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我就猜到你还没睡!已经过了凌晨1点了,知不知道?!”
“放心啦,不会连累主管大人挨骂的啦!”覃梅此刻心中盘算的是在办公室里已经和肖允博完成的部分,再加上明天例会过后加紧赶工的话,多半下午4点就可以勉强交差了。何况她也真的支撑不住了,放下电话后合上眼便睡着了。
她笑了,在梦里覃梅总是开心的。她舞蹈着,在校园里,在路中央,在秋千上……旋转,就像拿起书包后在他面前一个轻松漂亮的二位转,就像她渴望的如吉赛尔一般从舞台的一端转向另一端。她以为自己是玛丽亚——
梦醒后才记起那时自己的角色分明是沙丽玛……
早上的时候,电话不失时机地在7点整响起:“已经起了啊?不错!不错!”
就算是夸人也是冷冰冰的呢!覃梅想,内测一开始我一定要宰了这个混蛋高宇!

四·
例会照例是不得要领的,各部门主管总结本周的情况与上周时总结上周的情况没什么分别,就好像根本便是拿着上上周甚至不知道哪年月的总结在照本宣科一样。
轮到技术部的高宇了:“技术部本周继续上周的工作,没有新的任务,也没有新的问题。大家工作都很努力,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预计下个月初可以提前半周到一周完成全部3D背景等工作。”
没有把一周来的具体进展絮叨一遍,没有对埋头工作或偷偷打游戏的员工提出表扬或批评,没有提交下一周的工作计划,最重要的是没有提及覃梅的“重大失误”!——这不是高宇的作风!
覃梅听出高宇声音中的沙哑与疲倦,终于把一直埋着的头努力抬起来了——高宇的眼睛是红的,似乎还偷偷打了个哈欠?难得啊!难得!难道是昨晚为了盯住她不要红眼睛而导致自己红了眼睛?“哼!伪君子!”
但覃梅眼角的余光只一扫,便发现了肖允博低垂的眼皮下一直未曾离开她的目光。她心里不由自主的打个突,很自然地想起昨晚的情形。却又不知为何,跟着立即又去瞄一眼高宇,像是怕被他看穿了什么似的。好在从头至尾本没发生过什么,覃梅不善作伪的脸上也便毫无破绽可寻。

“喷泉——!”覃梅绝望的叫声不但惊动了全办公室,连隔壁的拓展部也有人推门探头探脑的了。覃梅对所有向她行注目礼的人呢哝着:“喷泉没有了!不见了!消失了!……”
“简单的说就是没存盘?”有人试着探问。
“存了!当然存了!”覃梅几乎嚷起来,“这种东西,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忘记存盘?!”
一瞬间,似有所悟,她把如电的目光直刺到自始至终岿然不动、毫无反应的高宇身上:“主管大人!”
高宇依旧冷冰冰的瞥了她一眼:“什么事?”又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加了句:“对了,还有两个小时上面就要喷泉模型了。”
覃梅气炸了!扑到高宇的办公桌前:“中午,你没出去吃饭——动过我电脑了是不是?!”
“是。”干脆利落!
覃梅反而愣住了:“你……”
她看到高宇的电脑显示器上正有一座华丽的喷泉不断地变换着角度,以近乎完美的姿态旋转着,飞舞着,而高宇则仿佛依然在寻找着瑕疵和漏洞。
头也不抬,还是那冷冷的态度:“我现在忙,有什么事等会儿说!”
覃梅被冻僵在原地!

下班了。覃梅被高宇指定留下来。这正是她所期待的。
“你交上去的是你自己做的?”
“对!‘迷惑之泉’。”
“哼!我已经够迷惑的了!”
“一个月前,副总传达任务,今天上交皇家广场模型。”
“是啊!但我不是一直在做寻宝路线的设计么?”
“所以副总说只要你做一个喷泉就好了。”一顿,“还特别说他会趁下班之前告诉你。”
“所以……要你……?”
“前天下午,他要我问你一声,喷泉做好了没有。”
“切!你以为我会信么?”
“大概不会吧?”又是一顿,“我本来也不是要你留下说这些。”
“那你是……”
“交接工作。”
“交接……?”
“我因为个人原因删掉了你的工作成果,刚刚辞职。”
“什么!”
“还有,昨天让你做了一天的东西,再完善一下,下个月就能提前一周完成全部任务。奖金应该不会少的——你不是一直想换一台电脑么?”
冷峻的脸上竟闪过一丝笑意!只是覃梅,却被冻得更加僵了。

“就是这些了。应该,没有什么遗漏了吧?”
“没了……”
“那好,我先走了。”
“能说明一下么?‘个人原因’?”
竟又是一丝笑意!有些甜,却让覃梅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甜。
“大概是面部肌肉太久不活动的原因吧?”覃梅呆望着走廊里渐渐远去的困顿不堪的身影,想,“不过是一面之辞……而已啊!”

五·
三天后,肖允博被解职。全公司一阵骚动,交头接耳中,连“谋朝篡位”这样的原因也传出来了。
第五天,覃梅递交辞呈,竟未获准。隔日,升任技术部主管。从此,技术部的员工最常见到的便是新任“主管大人”不时对着门口发一阵子呆。甚至偶尔还能听到她喃喃自语:“竟真的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呢!”
两个月后,新款网络游戏正式面世。宣传亮点主要放在:一,全新“舞蹈家”职业亮相,可凭舞蹈动作击敌,主要学习技能有:民族舞、现代舞、古典芭蕾等;二,皇家广场中央设立了一座神奇的“迷惑之泉”,来此祈祷能为他/她所爱的人带去劈开山的力量。
再过一个月,官方“游戏攻略”出版。其中郑重警告:向“迷惑之泉”祈祷,会被这座神奇的喷泉所迷惑,跌入泉池中至少在线36小时无法醒转。同时生命值降低80%,战斗力降低90%。“就算为了所爱的人,也请慎重使用。”云云。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