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H.队]以圣女的名义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W.H.队]F1征文2004作者:洛宸


"妈妈,我想回家!"
"那就回来吧。本来我也不同意你去的。"覃梅对着水晶球勉强一笑,"晚饭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木须肉。"


覃梅,女,现年43周岁,单身。游戏公司技术总监。父亲是退休电脑工程师,三年前已去世;母亲是中学班主任,七年前退休在家。养女阿华,现年17岁。市立一中的全优学生。


水晶球的光芒消失后,覃梅立即将球放进一个特制的檀木盒子中。盒子里垫着厚厚的天鹅绒,正好把水晶球牢牢的嵌在其中,不致移动磕碰。稳妥的放好水晶球后,覃梅又立即将檀木盒子锁进了保险箱。

每天下午三点钟,覃梅锁上办公室的门,完成这一道例行公事。

覃梅不是个感性的人,做技术的也从来没有几个是感性的人,但这两个半月以来,她几乎每天都要趴在自家的床上难受一阵子,然后就是把从阿华进家门到离开的8年从头至尾回忆一遍。

"阿华是三月份来的。"她对自己说。


那时,她与其他公司高层一起,参加一个所谓"关爱工程"的捐助孤儿院的活动。毫无疑问,此类活动最大的受益者分明是获得免费宣传的公司。在例行公事的"关爱问答"中,一个眼睛深不见底的小姑娘这样冷静的回答了"你叫什么名字"的温柔询问:"我叫小雪,因为院长发现我的那夜天上正下着小雪。"

"那可不好,多悲观啊!雪花、雪花,虽然是雪,但也是花啊!"身为技术部的负责人,竟如此不合时宜的抢了总裁的风头,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覃梅深知自己在这个公司的职位到头了。

但那女孩子的眼中却分明放出光来,就像碧水寒潭反射出的阳光。"你,做我妈妈,好么?"

原来有时候,可以这样简单。

覃梅牵着小雪的手办了手续。
小雪变成了阿华。
阿华住进了覃梅的小家。
覃梅终于,有了个家。


"阿华是六月底走的。"她开始泡木耳。

对于阿华,她总是信任的,不管她对她说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妈妈,昨天晚上来了一个小怪物,跟我说,我是他们的圣女!"
"哦?我们阿华竟然是魔法世界的圣女啊!是不是'公主'的意思?"
"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覃梅笑起来,把阿华拉上自己的床。

阿华是个冷静的孩子,但并不意味着她是个自闭的孩子,她敏感,但绝不脆弱。她曾经在上小学的时候问过覃梅:"为什么人家都有姓,我没有?"覃梅的回答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而我不知道你爸爸妈妈的名字。"
"哦!是这么回事。那么我的全名就叫做阿华了?"
"嗯!没错!阿华就是聪明!"

两人之间的交流永远都是这么简单。覃梅从没有加意的爱护阿华,她知道,越是刻意的显示出阿华与他人的不同,阿华越是容易离群索居,自伤自怜。她是个灵透的孩子,但越是灵透的孩子越容易钻牛角尖。还好,阿华不会。

所以当阿华没头没脑的说出什么"魔法世界的圣女"之类的话的时候,覃梅并没有认为阿华是过度自闭引发的妄想症--当然,覃梅也不会当真相信什么"魔法世界",她以为,毕竟自己是做游戏的,而阿华必然是刚刚梦到了某个游戏的场景。

"那个小怪物是什么样的?"覃梅待阿华钻进自己被子,搂着她的肩膀饶有兴味的问,同时脑中打开了Photoshop。
"嗯……圆滚滚的,上面还有一个尖。"
"哦!"覃梅的脑中浮现出了史莱姆粉嘟嘟的身体。
"全身一条绿一条黑的。"阿华继续她的描述。
"嗯?"覃梅脑中的史莱姆登时化作了肥皂泡,"一条绿一条黑?那不像西瓜一样?"
"对啊!就是西瓜嘛!"
"可是你说,上面有个尖的?"
"没错!西瓜的瓜蒂啊!"阿华咯咯地笑起来,眼中流出"波光粼粼"样的微光。

那时,覃梅竟然没有深究下去。直到第二天,下班回来,阿华清澈的眼眸变成了桌上的水晶球……

"你们是怎样挑选圣女的?"覃梅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西瓜版史莱姆。
"对不起,我只负责通知而已。" 西瓜版史莱姆不停的抖、抖~~~~
看他,嗯、或者是"它",实在吓得厉害,覃梅放过了这个来取阿华衣物的小喽罗,"只要你带我去见你们的头儿!"同时心里想的却是:"阿华真是聪明啊!指定了这个我必然在家的时间……"


"首先,圣女是不见外人的;其次,圣女除了我们三个长(音涨)使和她随身的两个水灵外不能与任何人交谈;最后,除了每年一度的镇魔大会,圣女不得同时面对超过三个人。"长使看来非常满意自己的回答,禁不住抚摸起自己那一部像极恐怖分子头目的大胡子来。

"那不是等于软禁吗?"覃梅差点从藤萝围绕的龙骨椅上跳起来,"不行!我要带阿华走!"
相对而言,长使更加从容,他依旧不紧不慢的缓缓道来:"圣女有她的责任,魔龙需要圣女手中的橄榄枝。"
"把魔龙当成宠物来养吗?为什么一定要什么圣女来喂他吃橄榄枝?"
坐在东首的那位长使虽然一言不发,但还是忍不住用魔棒在空中一招,招来一块手帕擦汗。
"不、不是喂他。橄榄枝不是用来吃的……呃……事实上……呃……"
"事实上?"
"是这样的。"西首的长使终于忍不住开口,"魔龙其实每五百年才会来一次。但他每次来总要吃掉一个3个水灵或者10个姆瓦纳或者……"
"姆瓦纳?"
"啊!就是领你进来的那种精灵。"
"噢!"覃梅的目光再次望向那个可怜兮兮的西瓜版史莱姆,"正好,我也要向三位长使请求,毕竟是我逼迫它带路的,所以,请三位长使不要难为它。"
大概是出于满足覃梅的谦逊态度吧?三位长使同时点了点头,很大度的向着那个姆瓦纳挥了一挥手:"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吧!"
"那么,"覃梅拉回话题,"魔龙还要吃什么呢?"
"呃……他最满意的,其实,自然是吃一个人族了。"
"没有人去打败魔龙吗?"覃梅觉得太过分了,在她以及所有游戏制作人的眼中,奇幻世界里总是有英雄存在的。

果然,居中的长使也忍不住了,招来手帕擦着额边的汗水,"我们,我们也是,当然也是有英雄存在的啦!英雄、英雄、英雄就是……是圣女!"
"对!没错!没错!"东边长使陡见光明似的忙不迭附和着。
西边长使看来敦厚些,还是向覃梅原原本本的解释:"魔龙第三次来这里的时候,有一个16岁的少女无意中用手中的橄榄枝碰了魔龙的头一下。那时,我们都以为她死定了,可是没想到,魔龙竟然就此掉头而去!"

覃梅了然了,这就是圣女的来历!这就是他们不惜一切维持一个圣女形象与贞洁的原因!"但是,我还是不明白:魔龙为什么要吃人,难道它真的就是无缘无故的以此为乐吗?--五百年吃一个人怎么可能吃得饱嘛!"

"这件事……"三方长使竟然不约而同的擦了一下汗,最后,还是西方长使咬了咬牙:"其实……根本原因……就是……你现在坐着的那张椅子……"
"椅子?"覃梅低头左右打量着,"这是什么椅子啊?"
"呃……实际上……这大厅里的椅子都是……龙骨做成的……"
"什么!"覃梅这回真的跳了起来,"你们、你们是不是杀了它的……呃……什么人?呃……应该叫,什么龙?"
"是……是它的儿子……"
东方长使急切的想要解释:"我们那时并不知道啊!是几个水灵受了惊吓,结果,结果……"

覃梅不愿再坐那张椅子,就站在原地挥了挥手,"我明白了,魔龙要复仇。那么,我想知道,当年那个16岁的少女呢?她既然是圣女,为什么没有一直做下去?"
居中长使似乎不耐烦了似的,"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了,外人最好不要过问!"
覃梅嘴角一翘,仿佛又回到了精灵古怪的少女时代:"她嫁人了!没猜错吧?所以你们不得不另外寻找替代品!哼,就算规矩再严格,女孩子到了动心的时候,谁也拦不住!"
三位长使没有反驳,各自低下头去。
覃梅感到自己终于占了上风,既得了理怎么能再饶人?"你们是怎么选择圣女的?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居中长使涩然开口:"我们寻找15到17岁的孤女,当然要长得漂亮的,最好有一点像从前三任圣女的。"
"如果结果有好几个人呢?"
"呃……"擦汗,"我们自然有我们神圣的仪式……"
"嗯?"
"到最后嘛……"擦汗,"抽、抽、抽签啦……"

覃梅已经无力发笑了,她只是一字一顿的说出她想说出的话:"我要带阿华走!"
"圣女是我们这里最尊贵的人!她享受的一切远远超过你能想象的范围!"
"我只想要她像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最好碰到一个优秀的、能让她一辈子铭记的男孩,啊不,还是找到一个平凡的幸福的爱情吧。总之--你们是留不住一个少女的心的。"

东方长使抬起头来,"如果可以呢?"
覃梅一挑眉毛,"要打赌吗?"
居中长使站了起来:"可以!"
"时间?赌注?"
"我知道你们的世界里,学生有'暑假'的说法,那么,就以一个暑假为准,到九月份。条件是你不能见她,对她说起赌约的事。"
"好!"覃梅咬了咬牙,"赌注呢?如果我赢了,我要带走阿华!"
三位长使对看了一眼,"可是,我们没办法再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了啊!事实上……到九月份……就是魔龙来的日子……"

覃梅低头沉思片刻,忽然抬起头微微一笑:"你们说,魔龙每五百年才会来一次?"
"是。"
"换句话说,如果它吃了一个人或者十个姆瓦纳什么的,就至少可保得五百年的平安?"
"你……什么意思?"
"我想和魔龙谈谈。"
"怎么可能?!"三位长使一起跳起来,"你、你想去喂魔龙吗?你疯了吗?"
覃梅笑了:"我其实并不想自杀啊!只是如果它愿意的话,我希望可以劝服它放弃这种报仇方式。如果,我失败了的话……至少这里会有五百年的安稳……"

三位长使彻底沉默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终于,还是覃梅打破了这沉默:"我并不是想充当什么英雄,我只想要阿华回家。这一点你们很清楚,我只是不愿意为了阿华,导致你们再度陷入无穷无尽的恐慌轮回。"
"你,至少可以选择让阿华留下,不是两全其美么?"
覃梅轻轻摇头,"也许你们没有听说过,在我们的世界里,曾经有一部叫做《黑暗中的舞者》的电影。讲的是一个母亲为了儿子的眼睛宁可选择死刑的故事。"
"你是想说你和那位母亲一样的伟大么?可是那应该是她的亲儿子吧?"
覃梅再度摇头:"恰恰相反,我很不欣赏那部作品--抛开其中对于'舞者'的诠释,实际上,身为一个无法再度起舞的舞者,我本人与电影中所叙述的感觉完全不同。但,仅就'母亲'而言,那部作品过于大惊小怪了。"
"大惊小怪?这是怎么讲呢?"
展开一个安详的微笑:"因为,每个母亲都会作那样的选择啊!那部作品的作者,一定,不是一位母亲!"


"妈!太好了!我终于回来了!这三个月可真害死我了!"

看着难得神采飞扬的阿华,覃梅再次向她的碗里夹了一筷木须肉。这,也许,就是她最后一次为阿华夹菜了;晚上,也许,就是她最后一次为阿华盖被子了……因为,她实在并没有把握能否去说服另一位母亲……


魔龙现身时,三位长使共同对魔龙说的一句话是:“今天,我们的圣女将随同你一起离去。请化解我们之间多年的仇恨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