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H.队]回声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W.H.队]F1征文2004作者:洛宸

鲜花、毛绒玩具、挥动的手臂、标满"6.0"的指示牌……嘈杂的声音。

渐渐的,视线从座椅飞向顶棚,眨一下眼,顶灯与眼眸平行了。背上,一片冰凉。可是,"讨厌!完全没有刺骨的感觉。"因为,那只不过都是人制造出来的。

本该消失的,竟恋恋不舍;本该虚无的,却响彻骨膜……

--

1. 娜迪娅和托尼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运动员!

他们永远是场上的焦点,是同台竞技者的噩梦,是冬季奥运会上座率的保证,是无数厂商的摇钱树,是……

唯一例外的只是,他们并非情侣,竟然也不是各大花边小报追逐的对象。他们手拉着手接受金牌和花束,他们在赛场的中央拥吻,但所有这些都只作为"最佳搭档胜利后的喜悦"来解释。人们喜欢他们,爱戴他们,尊重他们--更何况,无数狗仔队都在跟踪的头两年便陆续放弃了。这两个人就像亲兄妹一样无懈可击!

他们是连续三届的奥运会冠军。他们是连续五届的锦标赛冠军他们是14年的常胜将军。他们是21年的完美搭档。他们是24年的冰上佼子。

五岁那年,牵手的时候,其实双方都有些不情愿的--他们可都从来没和别人合作过,他们那时幼小单纯的心里只幻想过独个儿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情景。然则,教练逼着他们牵手了,因为只是一场儿童双人冰舞赛,不牵手那便都没有机会上场了。仅仅两周的动作训练,他们毫无争议的拿到了平生第一个州际冠军。

然后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儿童组全国冠军、少儿组州际冠军、少儿组全国冠军,然后便是第一块冬奥会金牌。"真讨厌!为什么要限定14岁以上才能参加呢?"

两人拉着手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的那个时候,托尼没有回答她,只是淡淡一笑。虽然同岁,娜迪娅却一直都依赖着托尼。托尼笑了,那么便没什么可说的了,15岁拿世界冠军也还算可以接受了啦!这不是他们的错,完全是冬奥会举行时间的错!要是能再早办一年…………

2.娜迪娅和托尼既不是恋人也不是朋友!

对!他们是敌人!他们双方都是这么认为的。或者,至少娜迪娅是这么认为的。

"搭档"这个概念在体育界似乎比任何行业更具有特殊性。当然这只是冠冕堂皇的说法,小报记者们更喜欢"暧昧"这样的字眼。所以,在娜迪娅和托尼参加自己的第二届世锦赛之前,这些永不知疲惫的敬业员工们一直不懈的努力的辛劳的勤奋的工作着,直到他们彻底失望。

第二个世锦赛冠军到手的那个新闻发布会上,他们的启蒙恩师霍勒斯先生严厉谴责了狗崽队的恶劣行径,认为这些毫无道德的家伙干扰了他的弟子们的正常训练。当然这也是冠冕堂皇的说法,实际上当时的霍勒斯先生几乎可以用"暴怒"来形容,而且他说的分明是:"都是你们这些杂碎打扰了他们的训练!"

娜迪娅很感激教练,尽管也有些不解。毕竟,对于"比兄弟亲密,比夫妻默契"的"搭档"而言,的确有很多对成就了"美满姻缘"。不过,当然也有很多对成为了"一生的好朋友"这种说出口会感觉酸溜溜的关系。所以,见多识广的娜迪娅并不认为狗崽队们哪里做的过分了。她小声的问托尼:"教练怎么发这么大的火?"17岁的托尼竖起修长却伤痕累累的食指,压在嘴唇上:"别让那帮记者拍到我们靠的这么近!"

"嗯!好的!"娜迪娅一向都很听托尼的话,这次也不例外。一直都没有例外。直到……

"托举!好的!扔!……娜迪娅!午饭不许吃了!这个星期你至少长了3磅!再来!托举……扔!……娜迪娅!3周你还嫌做得不够多吗?现在是空中转体4周!4周!再来!"

假如从5岁那年算起来,这已经是他们连续17年保持不败了。而长生神话的背后便是这样的训练过程。而花样滑冰与冰舞的根本差别也就在这无数的托举、抛出、空中转体、然后栽跟头上面了。两个人都没有过抱怨,这毕竟是伴随他们20年冰上生涯的绝大部分生活内容。有的时候,娜迪娅甚至会想:如果不在冰场上摔跟头,她还能做什么?还会做什么?

不过,谁都知道,一个优秀运动员的产生,总意味着10倍以上失败者倒在了冰场上,甚至,终生都无法再站起来。娜迪娅从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或者托尼身上,因为他们是天才。所以,尽管一次次的被狠狠抛落在冰面上,娜迪娅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似乎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下了。

半透明的人工冰面上,顺着一道道布满碎冰的沟槽,两股深红的颜色交织在了一起。"托尼!"霍克斯先生推倒挡板冲进来,"托尼!"他捧起托尼的手腕,尽全力按住那道割伤,"还好没伤到动脉!你怎么样,托尼?"

娜迪娅艰难的抬起头来,她看到托尼的另一只手似乎想要努力的帮忙按住她腿上的伤口。但终于,她艰难的站起来,跟在教练的后面艰难的走向医务室……

她从此和托尼成为了敌人。

3.娜迪娅和托尼永远在一起!

因为,从那一刻起,托尼的血液里就有了娜迪娅,娜迪娅的血液里也有了托尼。

从那一刻起,托尼再也不能参加花样滑冰了,从那一刻起,冰舞的比赛场上就没有了其他运动员的位置。然则,谁也都知道,真正的冰上王者,是只属于花样滑冰的。只属于那些跳跃、旋转、抛举……那些完美的、让人完全沉醉其中的动作。

托尼一定生气了!是我的失误割坏了他的手腕。”娜迪娅再也不和托尼说话了。因为,“我恨他!一辈子……”

第58次从医院走出来,钻进车里的娜迪娅扯下棒球帽、墨镜和口罩,长长的,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打开手提袋,那些刺目的药品包装上的名称,娜迪娅的眼睛承受不起。她哭了,第一次。尽管这是她第37次领取这些药品。对于一个10几年保持国际赛场不败的超级冠军来说,无论是国家奖励还是广告收入,都足以让娜迪娅不必为鸡尾酒疗法的昂贵发愁,但,身体还是一天天的衰弱下去--这一点,就算看不到自身的变化,至少也能看到托尼和霍克斯先生的变化吧?至少也能看到托尼和霍克斯先生的变化吧?

可是,“想和托尼在一起!”尽管,已经血脉相连。“那么,至少不再做敌人了,行么?”托尼会怎么想呢?

人工的冰场,“我,似乎,从没在河上或者湖泊上滑过冰呢!”大该3、4年前,托尼在一次训练后突然这么叫了一句。而那时的娜迪娅竟然毫无感触的大笑了出来。

“托尼的心也许真的没和我的那么默契呢……”不然他就会看到那抬起的玉腿落下的方位竟然不是地面么?娜迪娅没有去想。

完美的谢幕演出。不是么?“至少,我一直、一直都听得到观众的喝彩声……”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