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H.队]月宫的传说
主页>F1征文2004>结算之日  所属连载:[W.H.队]F1征文2004作者:洛宸


“后来呢?”
“后来?后来玉帝惩罚她,就把她关到月亮上的冷宫里去了。”

嫦娥的嘴角只有一边向上挑起一点弧度,回转头来:“小兔,你今天的药捣完了没有?”
玉兔捋捋细细的几根胡须,长身打了个哈欠,顺便化作了人形,妖妖娆娆的摆着腰肢晃过来:“姑娘!你还看下界这些人编排你呢!也亏了你的耐性,几千年了,还真受得住!”
这一次嫦娥两边的嘴角都向上弯了一些,却没回答她,只说:“今儿中秋,你既然捣完了药,就快去准备迎接客人的惯例东西吧!”

又到中秋了,因着这一天是“月亮节”,各路神仙自然要来月宫走走样子,只是,嫦娥曾说“孀居不便”,又说“素喜清静”之类,所以,神仙们也便心照不宣的每年只来那么一位两位代表一下而已。
“今年会是谁呢?”玉兔想着,朝那边望了一眼,嫦娥果然还在。每年,嫦娥都会在这里,冷寒宫的门口,向通天路的另一端望去,几千年了,她也望了几千回——玉兔是很讨厌过中秋的,尤其讨厌嫦娥这么望着人间。虽然嫦娥说过“假如是日日夜夜的望,也不过望了十几年,你不见那些人间望夫的女子,几十年的望下去,对我们来说,这十几年又算得什么呢?”但玉兔还是会咕哝:“真是!都几千年了,转世也转过百世了吧?浪费时间!”
但这些话自然是只能私下里咕哝罢了,毕竟嫦娥是她的救命恩人,又给了她灵性,假如没有这些,她几千年前就尸骨化灰了,更不要说还有机会去见那个人,去爱那个人……
玉兔赶忙把着自己的过去甩出脑袋,专心做事。可是,拿起药杵就想起了在人间嫦娥为她,啊,是它,敷药的事。几千年了,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嫦娥怎样拔出那支箭——这也是她一直讨厌嫦娥看人间的原因之一,怎样取出仙丹来研开了,敷在它伤口上。当然还有,那个叫做后弈的家伙怎么手足无措的跟美女交谈:“我们猎户可是管不了这么多的。啊,当然姑娘你心地好,这也是难得的。”
“这只兔子还太小,你们就算打猎,也别打这么小的,好不好?”
“好!好!我听姑娘的。……啊!姑娘是哪个族的?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嫦娥的笑容,就连那个一向只知道吃吃吃的饕餮都看呆过呢!“我路很熟的,自己回去没问题。”
“可是,会有豺狼虎豹……”
“我不怕……”
玉兔当时还不明白,但它很快就发现了原来,嫦娥是腾云驾雾回家的,回的家是西山,西山的西王母是她的母亲……

所以说,嫦娥本来是天界的公主——只是,虽说正出庶出是一般,嫦娥到底还是不比那七位姐妹的风光。西王母本来就很生气那个圆圆胖胖的正宫王母凭什么就能把她挤到这个角落来?她可是天下群山之首啊!偏偏,玉帝又好死不死的在这个节骨眼,把个海神娘娘封了个“天后”又是什么“妈祖”!正是发觉自己地位不稳的时候,却一眼见了女儿贪玩回来,只要提及“后弈”这两个字眼,便满脸飞霞,这还了得?——玉帝才把亲妹子压在了桃山下,要是知道她这里管教不严,女儿又出了问题,她这个西王母只怕都没的当了呢!这么想着,口里当然是狠狠的教训了起来。
不过,她倒也真没想到,女儿究竟是长大了,西山上上下下,没谁对着小公主还能板着脸孔的,她想出门闲逛,竟是从来都畅通无阻!就这么,还没等西王母发兵去教训那个凡人的时候,后弈竟然直接跑到西山脚下来求婚了!
一个凡人,闯上仙界,求玉帝之女为妻……这种事,在仙界也是传得相当快的。所以,西王母传令“赶回去!”之前,玉帝的旨意已先到了。旨意里的口气,尖刻带着嘲讽,仿佛那凡人也只不过是西王母出乖露丑的道具而已。但是,旨意的最后,竟惊人的说出:“汝若心诚,跪刀山、穿火海,自当准汝迎娶……”当然谁都明白这不过是气冲顶梁下的示威之语,但,后弈真的跪下了!在他面前,整座西山燃烧起来了,近万里的山道密布刀尖……他只说了一句:“我以我族的荣誉起誓!心诚身不灭!”便一步一步以膝头挪进了刀山火海!

“几千年了,还是忘不了姑娘那时的表情啊!”玉兔轻轻的笑出声来,把灵芝月饼送进炉火。“果然是‘心诚身不灭’呢?还是西山上的哪个家伙在故意放水?”总之,玉帝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女儿嫁到了人间,而新婚之夜,竟是在嫦娥一面为后弈敷药,一面不停低泣下度过的。
日子,本来是过得很平静的,嫦娥也算是相当难得的妻子,家里永远料理的纤尘不染。后弈也算是相当难得的师父,几个徒弟都差不多能独立打回一只大虫。可是,麻烦总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弈这个名字,似乎有那么百十来年,人间是喜欢叫做‘哲别’的。”玉兔回忆着。“他的箭法可也真准!”当九个太阳当头照的时候,后弈第一次违背了妻子的意愿,杀死了她的兄弟们。然后,就是为伤心过度抑郁成疾的嫦娥再上西山。
此时的西王母是彻底的看穿了——她不看穿也没什么办法了,总之,玉帝是绝足不来的了。这些年里,又先后闹出了死里逃生的外甥劈山救母、擅织的大女儿重蹈覆辙……特别是连丧八子的大伤心事,种种事端,玉帝定是一股脑的归罪到她身上了。
所以,她并未怎么难为后弈,只是将长生的仙药交在他手上,并嘱咐他:两人同服当可祛病长生,一人独服必要飞升。这也是一个母亲为了维护自己女儿才能想出来的,略显愚蠢的招数。但后弈并未介意,只真心诚意地道了谢,急忙返身回了自家。
徒弟们都守着师娘,直到师父回来。所有的人都退去了,只剩下一个……“嗯~~~~他叫做什么来着呢?”然后,苦思不得的玉兔就笑出声来:“果然时间是个最磨人的东西啊!可以连最大的仇人也忘记了名字。哈哈,哈哈~~~~”

嫦娥终于是听到了这肆无忌惮的笑声,回头问:“小兔,你笑什么呢?那月饼可好了?”
“是!是!姑娘,好了。”玉兔忍住笑,却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姑娘,你还记得当初害你们的那个徒弟叫什么名字么?”
嫦娥一怔:“你怎么想起这个来了?我早忘记了。”
“啊!是么?我只是在想,每个故事里总是有个坏人的,只不过,那个徒弟在传颂这个故事的时候,让姑娘做了坏人。”
嫦娥微微一笑:“随他去吧!都这么多年了,好歹,也留个可以指指戳戳的月亮凭人间发挥啊!”
“姑娘果然好脾气!当初……”

当初,那个被所有人都遗忘了名字的徒弟,趁后弈转身的时候,一箭刺进他心头!嫦娥虚弱得已经无力行走,更遑论救助。在那徒弟转而侵犯她的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手边的仙药吞进腹内。
她的身体在迅速的飞升,可是她的心还留在地上。她大声叫着“夫君!”“夫君!”后弈醒过来,却只能听到一句:“八月十五,月华通天!莫失莫忘,不离不弃!”

“还……要等么?已经……快卯时了。”
“今年的客人这么迟啊?”
“姑娘……”

“小兔,去跟姑娘通报一声,金禅子来访!”
玉兔浑身一振,良久,开言:“吴将军,姑娘今天身上不便,你将这例行的月饼奉上,只说我们失礼了!”
“小兔……”

(完)

————
后记:

嫦娥奔月的故事,人所共知,只不过,版本却往往大相径庭。目下流行的,或者说,是一直以来流传的,都是“嫦娥盗药说”,但这里有一个最大的疑点:既然原本嫦娥就是仙女,为什么还要盗药升仙呢?所以,善良的我也就玩了一把“翻案”,写一个我心目中的善良的嫦娥与后弈。只不过,“故事里总是要有个坏人的”,那么这个坏人,就只好由一个无名的小辈来承担了——但这样似乎确又应了一句话:“很多时候小人物才是改变历史的动因”……那么,好吧!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了!呃……虽然有的时候,手一滑,很想写成玉兔的故事~~~~~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