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W.H.队][绕圈]寂静之城
主页>F1征文2004>月下啃饼  所属连载:[W.H.队]F1征文2004作者:卡拉

  “痛…………”依沙梅尔呆呆的躺在地上,头顶茂密的枝叶间隐约能看见天空,身边的杂草长的有半人高,然后草叶晃动,一只史莱姆蹦蹦跳跳的出现了,然后,肆无忌惮的在人类身上翻越而过,继续它的旅途去了。

  魔法师叹了口气,继续躺着,她可以肯定这里是在妙勒尼山脉的范围内,但是,这里到底是那里呢?

  事情的起因是导师派她去首都拿8个“恶魔角”作为实验材料,去当然只能雇了骑士老老实实的走过去,而在挑选完材料后,依沙梅尔决定使用上次探索遗迹所找到的翅膀,据说,那是种能瞬间返回出发地的魔法道具。出了城门后,她立刻使用了那种翅膀。

  结果,就是道具使用者迷失在广阔的天空山脉之中。直到现在,她才回忆起,事实上,那种道具应该是以蝴蝶翅膀为原料的,法师郁闷的看着手中还剩下的一枚翅膀,精巧纤细而透明。那是苍蝇翅膀,它的作用则是能够无序的在某一个地区瞬间移动。作为逃生工具,它通常会带来迷路的后果。

  “比如这次……”依沙梅尔揉着肿胀的后脑勺,缓缓的坐起身,不管怎样,发呆是不会解决问题的,走吧,看看会不会正好看见条认识的路。

  然而,才刚站直,法师再次呆住了,自眼前翩然而去的,正是被认为已经灭绝的魔物,古名“克瑞尔”的那种大蝴蝶,双翅华丽的在日光下反射出浓淡不同的粉红色,轻盈的在风中舞动着。

  然后映入眼帘的是坐矗立着的高大石碑,风雨磨去了石碑上边大多数的雕刻,却还隐约能辨别出繁华一时的古王国的标志,依沙梅尔伸出手,古老的徽章隐隐约约的在指间起伏着。

  “在蝴蝶山脉之南,领主建立了他们的城堡,自此,英雄的纪元开始了…”

  不知为何,这首已经被遗忘的传说之歌突然在记忆之海的深处浮现出来,那是首描绘仙境传说时代的古老歌谣,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却几乎每个人都不相信歌中所写的曾经在真实的历史上出现过。

  蝴蝶山脉或许指的就是这里,那么,城堡呢?放眼四周,除了石碑之外,再没有任何的人工品存在,传说终究只是传说罢了。

  然后,某种白色的光在不知不觉中包围了她,打断了依沙梅尔的遐想,事实上在五分钟后,她才回忆起那种古老的徽章是表示有传送阵的含义,而在当时,她只是惊愕的站在那里,任身体在越来越耀眼的光芒中,飘向了另个空间。

  光慢慢的在视野中消退,那瞬,她还以为自己并没有动过,因为,首先出现的,依旧是“克瑞尔”,然而并不只一双,而是绚烂的一大片,粉色的,嫩黄的,翠绿的,孔雀蓝的,酱紫,金红,仿佛焰火般华丽的充斥着视野。风轻轻的自耳边拂过,蝴蝶之海便随风流向山谷的尽头。

  在海潮散去的地方,一座灰石砌成的建筑,仿佛巨兽般卧在荒芜的大地上,威严而沉静。那是……“城堡”。

  蝴蝶的海潮再次顺着风卷了回来,女法师则在斑斓迷离的色彩之中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都太虚幻了,已经灭绝的魔物,仙境时代的石碑和传送阵,还有,蝴蝶山脉中的城堡……就算在最疯狂的梦境中,这些东西也不会同时出现的。

  不,这并不是梦境,依沙梅尔轻轻的抚摩着石砖,那种特有的冰冷而粗糙的质感,分明自指间传来,还有大地上青草的气息,耳边草浪翻滚的声音,是的,这是真实的世界。

  拨开藤蔓,腐朽的城门沉重的呻吟着退开,步入城堡,呼吸着或许是千年前的空气,夕阳,将它的光辉自身后投射入城堡内,眼前,赫然是一面公会的会旗,血红的底子,白银的狮鹫在厚厚的灰尘下闪耀着,不错,那就是银发之妖精工会的会旗,也是传说中的骑士,库利的标志…………

  三百年前,万魔之王苏醒,不死的骑士带领着亡者的军团,奔驰于大地之上,羊首的死神挥舞镰刀,收割人类的灵魂如同秋天的麦子,鲜血和哭喊够成了那个黑暗的时代,直到那一天,白色的勇者和他的四个朋友勇敢的站了起来,打败了恶魔。

  所有的史诗都只写到这里,因为,“勇者来自4个国家,地上的皇帝,却只有一个”

    
  血雨腥风再起,和平,永远都是那么的脆弱,昔日的朋友,最终刀剑相向,刺客索代和牧师凯特,生命的终结者和生命女神的信徒,光与影的双生子,前者的匕首最终划过后者的咽喉,不愿意卷入战争的巫师炫惑,在一杯毒酒之后颓然倒地,不为己方所用的人呀,谁能担保决不投向另一方,失去两个朋友的库里,挥舞长剑,悲伤的冲向敌人,最后,那一支箭刺入了他的胸膛,如同,30年前,同样的箭,刺入了万魔之王的胸膛,英雄的时代至此结束……

  依沙梅尔站在静静的城堡中,脑海中回荡着昔日的传说,和吟游诗人最常用的在那些英雄传说故事后的结尾句:“荣誉归于骑士,骑士归于尘土,只留下大地上的城堡,在风中静静追忆着昔日的传奇……”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