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the Emperess & her Knights队][绕
主页>F1征文2004>开岁火拼  所属连载:[the Emperess & her Knights队]F1作者:苍草若璧

高缘这天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南国的四月原本是炎热的,可他只觉得一阵阵发冷,即便身穿了厚重的外套,寒颤却老一直打个不停。嗡嗡的,耳朵里边似乎也有一千个老板在对他训话,把他的脑袋吵得晕乎乎的。

请过病假,高缘跨上他的26寸自行车,晃悠悠的往家骑去,路过家门口的“永乐超市”时,橱窗上贴着刺眼的红纸告示“本店仅存20瓶白米醋,每瓶134元,欲购丛速”。高缘浑身上下又打了寒颤,家里的老人常说:“今年不太平。”而现在非典的传闻果然沸沸扬扬的。

“我不会是得了非典了吧,我还没咳嗽,咳……。”高缘惊恐起来,一股无可抑制的咳嗽的欲望冲过他的喉咙。高缘一时觉自己的人生就要崩溃了,女友薛裳的样子在脑海里形成,然后又扭曲成一团,心中涌起无助、可怕的绝望,只觉得世界是一片形状全无的盲目混乱。

高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全身酸痛的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高缘的父母远在异乡,这个城市里能称上亲人的只有他的女友薛裳。薛裳是个好女孩,聪慧而美丽,虽然有些强气,可也却总是讨人喜欢。只是高缘一直不清楚自己是否爱着薛裳或者薛裳爱着他,两人间一直是平淡的过着,虽然没有什么吵架,但也没有过什么惊天动地的誓言。他和薛裳原本准备今年就要结婚的,可现在他却得了非典,那他怎么办、薛裳怎么办。想到这里高缘突然感到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揪心感觉,从身体里冒了出来。他隐约中明白或者这看来平淡的爱,已经深深的烙入了他的身体,眩晕感阵阵袭来,高缘在迷糊中慢慢的陷入黑暗的混沌,薛裳的影像出现然后又散开,似乎在安抚着他,对他倾诉着什么,就像从大锅深处缓缓浮起的泡泡,慢慢的浮到,然后裂开。

高缘醒了,这是手机不安分的在他的怀里跃动,伴随着贝多芬《悲沧奏鸣曲》的铃声,是薛裳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我刚刚打电话去你单位那里,他们说你请了病假,怎么了?什么病?你的身体还好么?”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的焦虑和不安。

“不,没什么大问题,我在家里。”高缘小心的回应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虽然喉间干哑喘障。

“嗯?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奇怪啊,真的没事么?要不要我过去看看你。”疑惑的调门提高了些许。
“不、不要了,我真的没事。咳、咳、咳……”高缘没能压制住的咳嗽声如同连珠炮一般的迸发出来,纵然捂上嘴,也能清晰的听到。

“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就过来。”电话挂断了,那语气坚决而不容抗辩。

“离开、离开家,不能让薛裳找到,不能传染给薛裳。”一个声音在催促着高缘的心。他挣扎的爬了起来。从柜子中翻出了口罩,小心的戴上。宽大的口罩,遮住了高缘半张憔悴的脸。

踱出家门,高缘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路上的行人稀少,那来去匆匆的寥寥数人中,倒有一半和他一样打扮成口罩党的装束。 头依然是昏昏沉沉的,以至于一度迎面撞上一棵树,之后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发烫的脸贴着冰凉粗糙的树干,吸取着那一丝丝的凉意。

静立半晌后,高缘清醒了一些,他在沃尔玛店前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悲沧奏鸣曲》的铃声再度响起,还是薛裳的电话,接通的时候,高缘犹豫了一下。

“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薛裳的声音中似乎带着慎怒。

“我出去了,我不能见你,薛裳。”

“为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那个、那个,薛裳……”高缘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坚定自己的决心一般“我可能得了非典了,我不能传染给你,我们是不能见面的。如果我有什么不幸,薛裳你要保重好你自己。”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高缘,如果你这家伙被病毒打倒的话,那还有什么颜面来见我,干脆死了拉倒。”

“你,………………”

“怎么了,难道你那么想被病毒打倒么”

“我好歹是你的男朋友啊,不能感动一下,关心一下么?”

“如果被病毒打倒,就不是我的男朋友……”

“无情的女人…………”

“真罗嗦,有时间的话,就赶快去看医生……”

………………

在协和医院的大门口,高缘摇了摇犹在发晕的脑袋苦笑着,看来他的爱情是注定不能像他想象中的那样获得了。在结束了无聊的对话后,他就决定来医院看看。

医院门口一群路过的小女生,鄙夷的看着高缘的口罩装。“真没用,怕成这样。”她们的窃窃私语飘进高缘的耳朵。

“咳、咳,其实我是不想害人啊。”高缘拿捏起腔调,看着一群小女生尖叫着,呼啦的一下子向后退开。高缘转过头轻笑着向医院的发热病人专用通道走去。

“高缘……”在叫声传来的时候,一支手也同时揪住了他的袖子。一个带着口罩的脸出现在他的鼻尖前。

薛裳穿着一袭紫衣,戴着口罩,露在外的眼睛中带着笑意。“我就知道你接了电话,会来这里。”她又向高缘逼近了一点,两人的额头靠在一起,薛裳轻快的隔着口罩吻了高缘一下。

“现在,急急如律令,非典散退”,薛裳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手指轻触着高缘的嘴唇 “这是爱的魔法咒哦,这样无论非典是什么样的瘟疫都不能伤害你了。”高缘呆呆的看着,突然搂住薛裳,两人的嘴唇隔着口罩再次轻轻的碰在了一起。

“一定会没事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嗯,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看着高缘的背影消失在医院的发热病人专用通道的尽头后,薛裳眼泪滴溜着在眼眶里头转着。

当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

“医生说,虽然症状很像,但是还是一般性感冒。就是这样”

“………………………………”

“啊,你不要打我。…………急急如律令,愤怒散退……”

无论是何种的爱,却总能相濡以沫,这或者就是爱情的魔法性……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