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ACG厅  |   原创馆  |   影音室  |   文学院  |   ATV2007  |   F1征文2004  |   F1征文  |
[the Emperess & her Knights队][无
主页>F1征文2004>二月里来  所属连载:[the Emperess & her Knights队]F1作者:苍草若璧

[无效原因:未完]

世界从一块七彩的宝石中诞生,被炼金家们称为贤者之石的世界之石,以自己为骨、以流淌的能量为血、以弥散的混沌为肉,形塑起世界,然后再用谐和的韵动创造出光芒的神明,作为自己意志的体现。神明依靠世界之石而存在,以和世界之石共鸣的韵律为指引,用从石上凿下碎屑,以此创造出兆亿万物,来彰显这个世界。然而诸神的协奏并非完全和谐,终焉的分歧在世界的形塑者厄兰·厄帕辛库和万物运命的编织者厄琼·厄莫尤茜间划出乐章的断裂。
“减缓你那编织命运的双手吧,万物运命的编织者厄琼·厄莫尤茜。你那多彩命运带来了哀伤与悲痛,带来了破灭与消亡。世界之石因你而损耗,万物寂灭的脚步因你而加速。” 世界的形塑者厄兰·厄帕辛库那吟唱的鸣动带着无尽的悲伤。

涟漪从另一端交织而来“不,我不会如此停歇,世界应当繁华如锦,悲伤、愤怒、挚爱、惊喜象征生命的痕迹,哭过、笑过才是生命的所在。” 万物运命的编织者厄琼·厄莫尤茜回应着坚定。

“听吧、听吧,周围风中的哭泣,这3亿年来,你给世界带来了多少毁灭,无数生灵伴随着血泪回归尘土,至今这儿,犹自能听到那被毁灭者的悲诉。”

“听吧、听吧,周围的风中终于传来声音,在你主导的那39亿年,只有孤身孑影的寂寞相伴。我的世界在毁灭之前至少还曾活过,而你的世界却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万物企盼着存在,情感的波动,带来生命的流失。”

“体会世间的一切,灼烈的情感燃烧着生命,所谓生与死之别,也不过如是。”

神的鸣动交织在这世界之石的所在、这万物源起的中心、这世界中深邃不知何处的地方,世界之石迎合着它们的鸣动,颤动着抖落更多的碎屑,让汹涌的能量之风充斥着周围的一切,带起高昂韵律的鸣叫,压制了诸神的争执。感应着世界之石的鸣动,诸神间产生的短暂的沉寂。

“只靠我等间的争执,将无有结果。世界的运命,就让世界的繁衍者来决定吧。” 世界的形塑者厄兰·厄帕辛库用掉落的世界之石的碎屑,形塑成世间金币的模样。

万物运命的编织者厄琼·厄莫尤茜在金币上雕刻出运命的纹线:“自己是自己命运的统领,持币来此者将指引世界命运的方向。”

“这将是我等最后的赌约,无尽的雕塑让我沉重不堪。” 世界的形塑者厄兰·厄帕辛库的鸣动带着苍老的疲惫“如果持币者选择了我,我将把世界的本质一一从世界中剥离,给予一切事物以平等的永恒的冻结,一切就此永生。”

“如果持币者选择了我,那我将用尽世界之石,在那灭亡来到之前,为世界编织一个就是连想象也无法企及的绚烂盛典。” 万物运命的编织者厄琼·厄莫尤茜的鸣动凄亮而高昂。

携带着诸神的赌约,命运的金币被抛入了奔腾流转的能量之风中,与世界之石的碎屑一起经过漫漫时空的帷幕,在那纷扰的世界上空化作璀璨的流星划破天际,遮天的流星雨遍布了世界每个角落。那一日,从东方到西方、从白天到夜晚,无论在长安西市里斗嘴的小贩;还是在呼罗珊酒吧中舞蹈的少女;甚至是在通往君士坦丁堡大道上奔驰的法兰克骑士,世界上有无数的人目睹着那些光芒精灵从天幕上降下,隐没在无尽大地的深处。

这是AD750年左右的世界,在选择的路口,命运的金币怦然坠地。


 作者名:  文章标题:  关键字: